[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这几天又要被软禁/徐永海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21日 转载)
    昨晚,派出所警察给我妻子打来电话,让转告我,从18日(星期三) 开始到21日(星期六),不能外出:我又被软禁了。后来,何德普的 妻子──贾建英大姐──给我打来电话,她说,她也将被软禁。我们 被软禁,但我们不知为什么。警察没有对我妻子说,也没有对贾建英 大姐说。我真不知是为什么,只好瞎猜。

    6月4日,我去买菜,院门口外长期负责监视的联防人员,问一个穿便 衣的警察道:“跟不跟?”警察说,“跟”。他们跟着我到农贸市 场,跟着我买菜。因为他们没有限制我买菜,仅仅是后边跟着,我一 般是装不知道。这是今年的“6.4”,是中国的一个“敏感”的日 子。但是这几天,也不是这样的敏感的日子,应该与“敏感日”无 关。

     5月25日到28日,派出所警察和公安分局警察提前来我家,对我说, 这几天不许外出,如外出,必须通过他们,坐他们的车。为什么事? 警察也不对我说,当时也只好瞎猜。好在我的大学同班同学,现居住 法国巴黎郑钦华当天晚上给我打来电话。从他那里我得知是因为“中 美人权对话”:美国国务院负责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局的新任助理 国务卿大卫.克雷默要来北京。但是,这两天,是否有外国领导人要 来北京,我还真不知道,大学同班同学郑钦华也不可能总碰巧给我来 电话,告诉我什么事情。再说他虽然身在国外,但也不可能什么都知 道。 (博讯 boxun.com)

    总之,我们时常搞不懂是什么原因,就被软禁了,不能外去。一年中 这样的事情,会碰上十来次,有的时间短,有的时间长,如去年10月 份,“10.1”加十七大,几乎一个月都被软禁。这十分影响我们的 正常生活、工作。2006年1月出狱后,失去了原来的医生的工作,本 想继续找个工作,可是时常这样,如何找工作呢?因此,我只好一直 失业在家,没有收入。一家的生活只能靠妻子微薄的收入,生活十分 的艰难。

    这几天,不能出家门,也不能去买菜,生活将陷入困境。现在不是冬 天,只要家里储存着大白菜,几天不出门,半个月不出门,也有菜 吃。夏天不行,家里不可能存太多的菜。不许我出门,但是如果我非 要去买菜,也许警察在请示后,在严密的贴身监视下,会允许我去买 菜,但是需要层层请示,十分麻烦。门口的警察要请示派出所,派出 所要请示区公安分局,区公安分局很有可能还要接着请示到市公安 局。我受不了这个麻烦,只好不出门、不吃菜了。在监狱里,很长时 间都只能喝菜汤,吃不到菜,我也过来了。

    现在如同监狱。监狱就是让你办任何事都很麻烦,如大、小便。在监 狱里,白天不许大便,必须在晚上。白天小便也是规定时间,而且还 要提前请示,组长批准后,才可以小便;喝水也是如此。这样使得很 多犯人,不敢多喝水,怕得不到批准还挨打。这些组长都是犯人,给 了他们这些权利,他们要用足。

    这几天,我不能出门了,我也不打算出门了,以免自己生气。我也是 快50岁的人了,不想多生气。好在家里,还有点干的黄花、木耳、蘑 菇,将就着当菜吃,其实不是将就,而是很好了,平时还舍不得。可 以做打卤面,可以做木须肉,当然是没有肉的木须肉,没有肉的打卤 面,因为不能出去买肉,家里也没有肉。家里还有点干的茄子皮,是 平时吃茄子时削下来,晾干了,留着将来和肉炖在一起。只是现在没 有肉,不知如何把干茄子皮做成菜,让妻子来吃。

    (2008年6月18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苦修禁欲是魔鬼的道理/徐永海
  • 徐永海出狱后写给朋友的信
  • 徐永海:坐牢九年的查建国将于本月28日出狱
  •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徐永海
  • 徐永海:今天是被软禁第四天,禁食祷告第三天
  • 徐永海:北京市公安局要抓我去派出所‎(图)
  •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再度被抓
  • 徐永海先生被抓/民生观察
  • 2007年元旦三天警察不许我外出/徐永海
  • 萧山教堂被拆与我们为主坐牢/徐永海
  • 徐永海出狱后写给朋友们的信
  • 徐永海出狱后又被限制自由(图)
  • 滥用诉讼程序,家庭教会领袖徐永海被超期关押近82天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公布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 高寒:把拯救抢在惨绝人寰的自焚悲剧发生之前——救救公民个人权利的捍卫者徐永海!
  • 为维护拆迁百姓利益徐永海决定以自杀相拼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