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灾区人民有娱乐的权利 / 冉云飞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20日 转载)
     四川大地震,自从三天全国哀悼日的“停止公共娱乐活动”(至于何为“公共娱乐活动”恐怕极难界定)以来,人们一提到娱乐二字,似乎就有一种不洁的感觉。这种不洁的感觉,这种心怕因娱乐了而产生的道德焦虑,在一定程度上蔓延,似乎如今依旧在一定程度不能公开谈论此事。非灾区的人娱乐了,也是悄悄地并不言说(因为他们看到了对地震稍微出格的言论如die豹受学校处分、高千惠被抓、他们的言论你可以批评,但是否该受如此处理,大可讨论。但在我看来,均属滥用权力)。半灾区(如成都市区)娱乐了,唯恐被人知晓,更不敢形诸文字。哀悼日的最后一晚亦即21日晚,一帮参与救灾的自愿者会来四川救灾的老罗(老罗喝矿泉水,他不是怕道德谴责,而是担心回去怕算错帐),喝了几瓶酒,第二天我写博客上,就受到了许多人的攻击,我看了也就一笑置之而已。以我的人生阅历,满身道德窟窿的人,往往最喜欢到处挥舞道德杀威棒,以此来掩盖自己无处不在的道德窟窿,因为他必须找到你和他一样甚至比他更不如的心理支撑,何况藏在一个可以随时变换的ID后面,那是多么天然一件“逃生”外套啊,指责起别人来,根本就不必考虑要为自己的言论负责,所以反倒是那些在日常生活里胆小的人喜欢在网络上“快意恩仇”。他们在谴责个体的时候都相当勇猛,勇猛到好像不似人,而似豺狼虎豹;但当他们面对极权的时候,温顺得和绵羊没有什么区别,拣软柿子看来已成为许多国人的本能。
    
     (博讯 boxun.com)

    妻子死了,当然是一场灾难,但庄子鼓盆而歌,你会说他没有心肝吗?这里面有很大的哲学和人生问题可以探讨。家里至亲死了,亲朋聚在一起悼念,我们伤心,但我们一样喝酒吃肉,这有什么不对吗?吃不下饭,可以证明你是伤心,难道吃得下饭喝得下酒,就被开除悲伤之列了吗?悲伤的时候,人有许多种反应,有人木讷不言,有人眼神空空,有人干嚎有人泪如雨下,有人露出忧郁的笑,有人以酒浇愁,有人做些事情给自己压惊,其表现形态千奇百怪,悲伤不会只有一种正确答案。换言之,我们不能要求人们在发生大地震这样的灾难后,所有人的表现都完全一样。我们不能因为中了几十年统一思想的毒,让人们完全不能选择对自己悲伤(我想对这样大的灾难,悲伤是人的本能)的方式和态度。事实正是如此,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在大灾之后活下来,生活总要继续,哪怕你再悲伤,除非你真的去死(想一下子使肉体解脱),你总得选择一种渐渐面对现实的态度。面对现实,你或悲观或乐观,都是你的人生态度的一部分,无法强求。无论在灾区与否,有人选择布衣素食,有人开始喝酒吃肉,我认为都是正常的。
    
    
    为什么要说灾区人民需要娱乐,前两天看了两天帖子。一是赵牧兄的《回忆:灾民为什么喝啤酒》(http://www.bullog.cn/blogs/zhaomu/archives/149233.aspx),赵兄为这位喝啤酒找了个恰切的理由(其实也是煞费苦心,因为赵兄是担心乌合之众们对喝啤酒灾民的责难),就是没什么可喝的。我承认这是事实,即便有水可喝,这位灾民就不能喝啤酒了吗?灾区若是自己的钱买啤酒,那是他的权利;若是你的捐款发放到灾区,他买了啤酒喝,也是他的权利。你捐的钱,物权归他所有,他怎么处置,完全是别人自己的事。你因为捐了钱,他却拿了你捐的钱去享受,你不平衡,你以为捐了钱就是天下的大爷吗?管天管地管空气还要管别人喝不喝啤酒,这是典型的市恩心态在作怪。其实我们捐了一点财物,是自我拯救(因为自己有物伤其类、兔死狐悲、唇亡齿寒的道德焦虑和心理负担,需要医治这些大灾难给我们造成的“并发症”)),客观上救了别人而已,那种以为自己捐了钱物,别人的生活都得听你指挥,别人的选择自由都得让渡给你,那是真太把自己当盘菜了。即使有水,灾民就是不想喝水想喝啤酒享受一下,有何不可呢?难道一旦受灾了,就只有愁眉苦脸的份吗?受了灾能够想得开要苦中作乐,这不是灾后心理辅导正需要的吗?以我的经验,往往就是这种苦中作乐的人,其灾后的自救能力和生存能力都是比较强的。再说另外一个帖子,就是我的老朋友高洪珠兄的帖子叫《娱乐者止》(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BlogID=496683&PostID=14293850&idWriter=0&Key=0)。高兄本人及其全家受灾都很重,他在乡下的几间房子,全部倒塌,所幸全家安全。而他在绵竹的家也属危房,他也只能住在低湿炎热帐篷里,生活可谓艰苦。他作为一个受灾的人看到了志愿者和军队、工地建设者的忙碌,也看到了一些受灾者在打球娱乐,心生厌恶。受灾者当然应该自救,只有在自救的过程中才能逐渐从灾难中解脱出来,但打下球或者用其他方式娱乐一下,未始不是为将来在打算与考虑,进行适当的调剂。因此对我阻止灾区人民娱乐的做法,不同苟同。我理解高兄他要自救的心情,但也要理解自救和心理调适,每个人是不一样的,应该允许有一个过程。事实上,自愿者也好,解放军也罢,其他建设者也好,只能救一时,不能救长期。长期的路得他们自己去找,哪怕他们一边娱乐,一边去找,或者渐渐去找,都不应该禁止。更不能像什邡一样打牌拘留十五天,罚款一千;或者干天体力活,罚一千元。我认为这是对民众生活和自由权利的粗暴干涉。政府、自愿者、解放军、其他建设者,你做自己能做的,余下的当然得他们自救,这一点他们不会不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灾民在这样的过程中不免似乎占了些小便宜,但面对他们的损失,这点小便宜根本不算什么,何况偶尔娱乐不值得指责,更不能用处罚的方式来限制灾民的娱乐。在我看来,娱乐是灾区医治心理疾患的良药之一,也是灾后重建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我理解高兄处在他作为灾民位置对救助者感恩,而对有些灾民恨铁不成钢(有些灾民想做铁不想成钢,你就让他做铁嘛,这也是他的权利)的心情,但无论如何,不能制止灾民在重建过程中的娱乐。
    
    
    灾民的娱乐权利和吃饭权利一样,同等重要,不可非此即彼,更不容轻视。
    2008年6月20日8:49分于成都
    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35a02e31603df059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逸明:地震灾区的豆腐渣工程是一面镜子
  • 昝爱宗:灾区报道管制让中国新闻人驴马不如
  • 郭永丰:父亲节,我一无所有,家乡就在重灾区
  • 余秋雨的“人性”——再评《感谢灾区朋友》/张成觉
  • 地震灾区防疫过度易引发二次污染
  • 吁请媒体关注陕甘及四川非重灾区/张成觉
  • 灾区煤矿何以罕有伤亡报导?——解开短临预报之谜/张成觉
  • 警钟(金仲兵):灾区亡灵游走,后方借尸还魂
  • 辽宁女辱骂灾区事件中哪些人涉嫌违法/西风独自凉
  • 放宽户籍限制减轻地震灾区重建压力/王鑫海博士
  • 德《法兰克福评论报》:灾区大熊猫需要心理安慰
  • 灾区丑陋现象說明甚麼?/張華
  • 警钟:我在为灾区做什么?
  • 多难未必兴邦 自强方为首务——谈对灾区学童的心理辅导/张成觉
  • 灾区儿童面临心理危机 不要强迫孩子坚强
  • 中国官商一气,地产商王石四川灾区胜利的微笑(图)
  • “非重灾区”、“豆腐渣”及其他——对救灾的几点思考/张成觉
  • 披露地震灾区红十字会的贪官
  • 能指望通过CCTV来了解灾区人民的真实情况吗?
  • 美结构工程师川震灾区考察笔记 惊叹豆腐渣
  • 外国结构工程师的四川地震灾区考察笔记(被豆腐渣惊呆!)
  • 四川灾区贪官害怕清算 掀起胡温造神运动(图)
  • 女民警为灾区孤儿哺乳被破格提拔为副政委 (图)
  • 日本对中国灾区伤亡了如指掌(图)
  • 灾区帐篷室温高达40℃
  • 为灾区捐款献血的访民陈连清、李桂芝被劳教、拘留(图)
  • 坚称“没钱” 青岛副校长因拒为灾区捐款被辞退 (图)
  • 美国小学生写给灾区小朋友的信运往成都 (图)
  • 贵州黄燕明亲到地震灾区照片(3)(图)
  • 贵州黄燕明亲到地震灾区照片(2)(图)
  • 贵州黄燕明亲到地震灾区照片(1)(图)
  • 豆腐渣有福了:灾区的教育厅开始招商引资/费小琳
  • 视频:各地访民为灾区献血,有70多岁的老太太(图)
  • 《世界报》:北京收紧对地震灾区的负面报道
  • 救灾不力 四川重灾区15名官员被免职
  • 四川重灾区破格提拔官员十九人 免职十五人
  • 习近平为甚么没去四川灾区?
  • 灾区党委书记豪宅固若金汤 武警站岗侵占灾民帐篷(图)
  • 女医生主动请缨到灾区做志愿者,爱心冲动,罪该开除?/王国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