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曹长青:欧洲左派频频败落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9日 转载)
    
    
     1968年5月,法国左派掀起造反红潮,其影响波及了整个洲际大陆的政治和文化。欧洲很多左派政府的产生,就和这股红潮所代表的意识形态有关。 (博讯 boxun.com)

    
    但在这场“红潮”发生40年后的今天,欧洲英、法、德、意四大国中,德国、法国都已是保守派执政,意大利最近大选结果,被左派猛烈攻击的亿万富豪贝卢斯科尼不仅第三次当选总理,而且共产党等左翼势力惨败,出现二战后意大利国会首次没有共党议员的新政局。在英国,虽然左派工党近年向右妥协走所谓“中间道路”,但在刚结束的地方选举中,仍遭到四十年来最惨重失败,保守党不仅大胜,极左的伦敦市长更被右派取代。这些都标示着欧洲40年来,正一步步告别“左派”的意识形态。
    
    ●萨特要当法国“毛泽东”
    
    40年前的5月,对法国来说,简直像是一场炼狱。在全球反越战浪潮,尤其当时中国文革红卫兵的传染下,法国左翼学潮兴起,被史家称为“六八学运”。先是巴黎的大学生示威,然后演变成暴乱。接着左翼工会加入,引发全国性罢工、罢课。巴黎街头出现了像1789年大革命和1871年巴黎公社那样的街垒和巷战,最高峰时,约有一千万人加入抗议行列,整个法国简直到了一场大革命的临界点。
    
    主导这场“五月风暴”的是法国左派知识分子。他们向往红色苏联的左翼乌托邦,那个蔑视法治、崇尚暴力的罗伯斯庇尔传统,在这个时刻也开始呼风唤雨。参与这场运动的法国知名左派“公共知识分子”格卢克曼(Andre Glucksmann)把这场运动定性为:“希望改造世界,就像俄国布尔什维克革命一样”。
    
    这场“红潮”的思想旗手,就是被称为“存在主义大师”的萨特,还有他的革命情人、宣扬女权主义的西蒙波娃。这对革命伙伴五十年代曾访问苏联,回来就说苏共的好话,为共产主义辩护。萨特还被卡斯特罗、毛泽东等独裁者请去做客,回来后就称赞共产古巴“是一种直接的民主制”;对毛的共产中国,尤其文化大革命,更是迷恋、向往,赞不绝口。
    
    当法国的学潮兴起时,萨特异常兴奋,四处奔波演讲,提出“必要的暴力”理论,煽动说“暴力是遗留在学生手中的唯一的东西, ……在我们西方国家,学生代表了反对既定统治的唯一力量。”他和西蒙波娃最喜欢的学生口号是“把禁止禁止掉”,那就是要像中国的红卫兵那样,打破一切秩序、法律和道德,要建立一个像苏联和中国那样的“新社会”。萨特鼓励青年人造反、革命、性解放,打破一切规矩和限制。他还把自由的法国描绘成像是“巴士底狱”,煽动年轻人说,没有理由把明天的快乐建筑在今天的不公不义、压迫和痛苦之上,要改善状况,就得趁现在。萨特俨然成了法国思想界的“毛泽东”,要指点江山、激扬“暴力”,颠覆法兰西。萨特的名声和影响力也在这个时候达到巅峰。
    
    ●“所有激情都到哪儿去了?”
    
    即使今天,当年领导这场五月风暴的狂热毛派份子之一、物理学家吉斯玛(Alain Geismar)还说,“这场运动是成功的社会革命,但不是成功的政治革命。”因为他们没有像列宁“攻打冬宫”那样摧毁了政府、拿到政治权力。仍然极左的格卢克曼今天虽已七十多岁高龄,却毫无反省,仍说五月风暴是“一座巨碑,应该推崇、纪念。”而当年以反越战、反以色列出名的英国左翼领袖阿里(Tariq Ali)最近还在英国“卫报”撰文“所有激情都到哪儿去了?”哀叹今天欧洲左派反美、反伊拉克战争的示威劲头,缺乏六十年代那种“毅力和共鸣”,愤愤不平地追问,“激情”都到哪儿去了?
    
    左派们的哀鸣可想而知,因为五年前伊拉克战争时,欧洲还有德、法、俄组成被称为“旧欧洲”的同盟,反对美国领导的伊战。但今天,德国的左派施罗德政府早就下台,保守派的默克尔总理出生在共产东德,深知什么是邪恶,上台后就实行亲美、减税、充分市场经济的典型右派政策;并改变左派施罗德总理要解除对中国武器禁运的立场,坚持批评中共践踏人权,呼吁“我们要有勇气批评中国”。
    
    随后法国的变化更令世人瞩目。虽然希拉克总统属于右翼政党,但法国二战后从戴高乐开始,就有一种大国的衰败感和输不起劲头,从而嫉妒和杯葛美国,戴高乐执政的法国还曾一度退出了“北约”。希拉克政府反对美国领衔的伊战,就有这种背景。而希拉克手下的诗人外交部长(后又任总理)德维尔潘则以反美、崇拜拿破仑、对伊斯兰主义有浪漫情著称。而法国的国内政策,更是偏左:高税收,高福利,大政府,国有化,推行福利社会主义经济。结果导致法国经济多年发展滞缓,不要说远落后于大西洋对岸的美国,在萨科齐当选总统之前的五年中,其经济增长率才是英国的一半。
    
    ●法国人、意大利人“受够了”
    
    高税收导致很多法国人不堪重负而“出逃”,像国际知名的法国摇滚乐手强尼哈莱德,则被迫移民瑞士。他说,“法国加给我的重税,让我感觉厌恶,我受够了。”而在钱宁之前,则有法国的汽车巨子、香奈尔大股东、家乐福合伙人、网球天后、当红名模等很多名人富豪,都因躲避高税收而迁离法国。
    
    “受够了!”不仅是强尼等富人的情绪,更反映了被重税盘剥的法国中产阶级的感觉。因此法国上次总统大选时,亲美、减税、强调市场经济的右派候选人萨科齐大获全胜,法国多年来首次出现总统和总理都是右派、国会右翼占多数的崭新政局。而在法国六十年代五月风暴时才年仅13岁的萨科齐,当选总统后就明言,法国“六八学运”代表着无政府和道德相对主义,摧毁了价值标准,他甚至宣称要“清算”这场学运。 其实就是要“清算”这场红色风暴所代表的极左思潮和价值取向。
    
    法国总统选举以右派大胜落幕之后,接着就是今年四月欧洲四大国之一的意大利大选。右派联盟候选人贝卢斯科尼不仅立场亲美、强烈抨击左派,并力主市场经济,更因为他本身事业成功,早就是亿万富翁,而更成为那些反资本主义的左派们攻击、甚至仇恨的目标。贝卢斯科尼的竞争对手是罗马市长,这位左派候选人曾做过意大利共产党机关报的主编,热衷社会主义和乌托邦。美国好莱坞知名的左倾演员等全球左疯们,都赶到罗马给被称为意大利的“奥巴马”的左派候选人助阵,结果意大利人民也是“受够了”,而毅然淘汰了左派,使贝卢斯科尼所领导的右派联盟在参众两院都获得多数席位。意大利共产党从早期领导人陶里亚蒂开始,就和苏共、中共不同,主张参加选举,走议会道路,因而一直在国会有席位,甚至七十年代共产党人还出任了意大利众议院议长和七个国会委员会主席,这次则是二战后首次“全军覆没”,一个议员也没有选上。左倾的意大利绿党也是同样结局。
    
    ●“大政府”最擅长“大失败”
    
    在德国、法国、意大利都由亲美右派执政之后,整个欧洲四大国中,只剩下英国仍是左翼工党掌权。但布莱尔首相去年卸任,就标志工党的寿命也是屈指可数了。在最近英国的地方选举中,右派保守党赢得绝对多数席位,工党遭到惨败。有550万居民、对全国大选至关重要的首都伦敦,左派市长也在选举中被保守党议员取而代之。如果目前大选的话,工党绝对败北,因为民调显示,工党的支持率仅为24%,不仅远低于保守党的44%(过去21年来最高),甚至低于自民党的25%,而沦为英国第三大党。
    
    去年夏天,由英国左翼历史学家贝克特(Francis Beckett)等评选的“英国20世纪最佳首相”排名榜,强烈主张市场经济的撒切尔夫人荣居榜首。连左翼学者们今天也承认,撒切尔首相任职期间,“扭转了英国战后三十年的福利国家体制和工会强权体制”。
    
    撒切尔夫人推行私有制、减税,并坚定反对共产主义、亲美的政策,更被今天的英国选民怀念。今年3月英国《每日电讯报》做的民调显示,撒切尔夫人被评为“二战后最受欢迎的首相”(丘吉尔排第二)。在今天左派工党领导的英国,连用手机传电子邮件也要被课税,选民也像法国、意大利人一样“受够了”。民调显示,今年82岁的撒切尔夫人仍是保守党选民最钟情的政治人物,近三分之二选民支持她出任保守党主席,比例高于现任党魁卡麦隆。有报导说,以撒切尔目前的高人气,如出来参选,将能顺利当选。
    
    美国《资商日报》(IBD)最近就此发表的分析,可谓一语中的:“保守派的胜利从法国、德国、瑞典、意大利蔓延到英国伦敦,原因基本都是一个:成本高昂、骄傲自大、反应迟钝的(左派)大政府干了它最擅长的事情——失败。”
    
    ——原载香港《开放》杂志2008年6月号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曹长青:马英九和“愤青”
  • 曹长青:从六四屠杀到汶川地震
  • 曹长青:谎言机器仍在运转—写在六四19周年
  • 曹长青:汶川地震可能“漏报”的六个疑点(地震预报)
  • 曹长青:地震掀起民族主义狂暴
  • 曹长青:中共腐败政府是“震中”——比较唐山和四川地震和救援
  • 曹长青:从意大利、印度看“内阁制”
  • 曹长青:美国“总统制”的优势
  • 曹长青:一个蒋介石,各自表述
  • 曹长青:捷克总统批评西方左派
  • 曹长青:南韩大选争什么?
  • 曹长青:台湾媒体的隐患
  • 曹长青:法国总统的“情书”
  • 曹长青:南韩“统派”的困境
  • 中国的红色王子们/曹长青
  • 曹长青:坚持原则的领袖才能获得人心
  • 曹长青:给欧洲写墓志铭
  • 曹长青:美国 Vs.旧欧洲
  • 曹长青:日本首相的右派之路
  • 曹长青:在美国有多少中共特务?
  • 曹长青先父病逝,因黑名单无法回去尽孝
  • 曹长青:阿拉伯恶棍摧毁人类文明
  • 曹长青:新疆的三光政策──吃光,抢光,分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