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当今中国谁代表国家?谁在发动颜色革命?/张宏良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9日 转载)
     国丧三天的轰炸已经过去了一周,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谁代表国家?在哀悼日国丧期间进行大规模谩骂栽赃和陷害,不到3天时间超过500条的肮脏轰炸,其行径之野蛮暴虐超过了人类历史上所有最无耻的流氓。最近之所以连续介绍两组右派网站的文章,就是想让大家了解哀悼日期间的肮脏轰炸并非是来自一般意义上的右派。因为右派辱骂左派的罪名一般都是什么民族主义、民粹主义、集权主义或者文革余孽等,决不会辱骂左派是准备发动颜色革命的叶利钦,是准备推翻中央政府的美国特务,可见,哀悼日轰炸的那些人绝不可能是一般意义上的右派。不过这些人至少在客观上说明了一个基本事实,就是目前关于中国的发展道路的争论,其实质是中国利益和美国利益的争论,是中国势力和美国势力的较量,而绝不是什么国内改革开放两派的争论。所以他们才会突然骂左派是受美国驱使准备在中国发动颜色革命。通过这些天对右派网站的了解,相信大家已经十分清楚,右派是永远不可能骂左派搞颜色革命的。那么,哀悼日轰炸的究竟是些什么人呢?他们究竟又想要干什么呢?
    
     我们不妨回顾一下整个事件的过程和背景,5月18日晚发了一个帖子,对央视晚会的时间安排表示了一点儿异议,其后就是哀悼日期间的集中辱骂,并且绝非是一般网民的辱骂。一般网民辱骂比较散乱直接,不会有组织地设置政治陷阱,进行政治陷害,而哀悼日期间的辱骂则是阵容整齐地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以左派的名义发布各种所谓造反、推翻、打倒之类的口号和宣言,另一部分则以捍卫国家安全和稳定的名义对左派进行批判。其中反复提到叶利钦和颜色革命,反复提到左派在勾结美国颠覆国家。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一个晚会的时间安排问题,为什么有人如此敏感,和叶利钦和颜色革命联系在一起?提升到颠覆国家的高度?为什么对一台晚会如此紧张,甚至仅仅为了肯定晚会的演出效果,不顾抗震救灾的关键时刻,去请示党中央总书记要求批示?如果把时间再向前拉几天答案自然就浮显出来了,这个答案就是有人的确在搞颜色革命,所以才会如此敏感。就在地震之前,承接台独和藏独势力闹事之后,中国或者说与中国相关出现了3件大事,一是中国银监会宣布中国金融全面开放;二是与中国完全相反,美国新的外资管理法案把外资阻挡在绝大多数产业之外,经济管制达到了二战以后最高峰,完成了对中国进行全面打击(除军事之外)的经济防御准备;三是中国买办势力在国家统一和基本制度问题上直接攻击党中央和人大常委会,迈出了颜色革命第一步。 (博讯 boxun.com)

    
     今年4月针对藏独暴力事件,胡锦涛主席发表了关于西藏问题的讲话,十分明确地肯定了西藏问题“不是民族问题,不是宗教问题,也不是人权问题,而是维护祖国统一和分裂祖国的问题。”吴邦国委员长也发表了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拒绝西方宪政模式的讲话。两个讲话立刻成为国内买办势力攻击的目标。南方都市报发表了皇甫平的文章,不点名地对胡锦涛关于西藏问题讲话进行了全面批驳,中国青年报也发表文章,对吴邦国拒绝西方宪政的讲话也不点名地进行了否定。其中皇甫平的文章可以说是打响了颜色革命第一枪。文章对涉及到改革的中国所有领导人都赞扬了一遍,包括含蓄地赞扬到了赵紫阳,甚至提到了刚刚进入中央工作不久的习近平,唯独漏掉了毛泽东、胡锦涛、吴邦国三人。毛泽东是开国领袖,胡锦涛是现任党中央总书记和国家主席,吴邦国是全国人大委员长,显然不可能是疏忽,实际上也没有疏忽,之所以把所有领导人都赞扬一遍,并不是真的赞扬那些人,目的是要突出衬托出毛泽东、胡锦涛、吴邦国的另类地位,从而使不点名批判更加醒目,免得使读者看不出来是在批判这三位领导人。问题不在于对三位领导人的批判,而在于站在什么立场上进行批判,为了让大家能够直观地了解他们批判的立场,我们不妨从他们最近的大作《日本不必向中国谢罪》中随便摘录几段给大家看看:
    
     ——关于日军占领时期的伪满洲国这样写道:“满洲国是中国大陆第一个以建立现代法制治国为目标的国家。以五族协和建设皇道乐土为口号,满洲国的经济飞速发展,人民生活不断提高,中国人等的收入也是显着的增加了。”可见,在他们看来,只有让日本继续占领东北,人民才能过上富裕生活。
    
     ——关于南京大屠杀是这样写的:“东京法庭认定日军在1937年(昭和12年)攻打南京时杀害了中国民众20万以上。但是,根据当时的资料表明,当时南京的人口只有20万,而且在日军攻占南京一个月后增加到了25万。这个事件,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疑点,至今仍在争论之中。因为是在战争中间,所以难免会有杀伤,但绝不会是什么大屠杀!”瞧,在他们看来,日本不仅没有进行南京大屠杀,反倒一个月就给南京增加了5万人口,可见中国国民党政府和中国共产党政府两代政府都在造谣。
    
     ——更荒谬的是书中认为日本侵华8年是中国共产党造成的,日本是被迫拖入了战争:“在中国大陆的战争陷入泥潭,不知何时才能结束。同国民党联手的中国共产党,作夺取政权的战略,决定了同日本长期作战的方针。日本也失去了战争的目的,被拖入了无休止的战争。日本希望和平解决,从1938年到1941年多次通过各种渠道向中方提出和平方案,但都没有成功。”
    
     这本书的作者是皇甫平之流的核心成员,是他们几家报社联手打造的改革明星,就在地震前几周,还在一家党报上发表长篇论着,大谈中国改革方向。上面三段话,可以十分清楚地反映出他们的政治立场。可是,地震后在数万家报刊当中,恰恰是南方都市报和中国青年报上了央视,并且宣传的仍然是普世价值,特别是在报道默哀3分钟这一举世瞩目的重要片断里,所引用3家报刊评论中,就有2家是南方都市报及其所属报社。这一切不能说都是巧合吧?先不说由这些人主导中国改革开放,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眼下中国金融业的全面陷落就是这些人主导改革的结果。在这里我们想要说的是,在当今中国,究竟谁代表国家?谁在发动颜色革命?如果说对央视晚会的时间安排表示异议就是攻击国家,那么对国家主席和委员长讲话表示异议,对国家统一和社会基本政治制度表示异议,则更是严重的颠覆国家!为什么这些人反倒成为中央电视台近期的热点?中国共产党是国家的领导力量,人大常委会是全国最高权力机构,国家主席是国家荣誉的象征,矛头对准这3个人的政治攻击,不是准备发动颜色革命又是什么?今年以来,台独藏独,火炬受阻,美国突然关闭金融大门,俄罗斯也突然关闭产业大门,欧盟领导人突然把保护国家核心产业作为竞选口号,可是就在此时,有人却在经济上全面打开中国金融大门,在政治上发动对国家主席和人大委员长的攻击,所有这一切,不是在准备对中国动手又是什么?不是在准备发动颜色革命又是什么?
    
     中国买办集团对左派的仇恨主要来自于左派以下的历史片断:无论西方国家对中国发动什么颜色的革命,最终都会成为红色革命。美国突然关闭金融大门无非也是在对中国颜色革命做两手准备:如果能够通过颜色革命成功地更换掉中国领导人,则顺利推行他们的殖民经济计划;如果对中国发动颜色革命失败,逼出第二个普京,则提早关闭金融大门,防止中国动用巨额美元反扫美国核心产业,形成玉石俱焚的被动局面。美国的两手准备,说明了西方国家对中国共产党内的健康力量十分顾忌,这也从反面印证了国内反动势力为什么要对胡锦涛、吴邦国进行攻击了。
    
     可见,中国金融全面放开,不仅仅是美国对华战略的一部分,同时也是国内发动颜色革命的一部分。再过几个小时,外资银行就要发行在中国第一张信用卡了。外资对中国金融的进入已经超越了中国法律法规的限制,越来越多的外资银行已在中国违法发行投资基金,面对记者对外资银行违法活动的质疑,中国银监会回答十分干脆利落:不管。
    
     对违法活动的外资不管,对正在发动颜色革命的不管,而对一台晚会时间安排的质疑,却要扣上攻击国家的罪名,集中进行谩骂围攻。这个国家到底是怎么了?出卖国家利益的人却在围攻捍卫国家利益的人危害国家!对国家主席可以质疑,对党中央可以质疑,对人大常委会可以质疑,却不能对电视节目的时间质疑!质疑党中央质疑人大常委会,是民主自由是文明进步,而质疑电视节目的时间安排则是攻击国家攻击政府是颜色革命!这就是中国右派的所谓民主,他可以民主地从事任何活动,包括劫人财物、淫人妻女,甚或杀人性命,你却不能有任何反抗的自由。我突然想起了美国总统布什去年在“共产主义死难者纪念碑”落成仪式上的讲话,那个讲话设定了中国颜色革命后宪政道路的基本框架,就是立法把宣传共产主义列为刑事犯罪,如同欧洲把法西斯言论列为刑事犯罪一样。这就是颜色革命的其中一个政治目标。对此中国人民一定要保持十分清醒的头脑,西方国家联合中国买办集团准备通过颜色革命建立起来的所谓民主制度,绝不会是独联体和东欧国家那样的政治制度,而只能是重演民国初年军阀专制的黑暗年代。要知道,在资本主义最黑暗的时期都没有剥夺共产主义存在的合法性,而中国右派则十分坚决地要彻底剥夺共产主义存在的合法性。虽然布什总统声称共产主义灾难超过法西斯主义,但是美国禁止宣传法西斯主义,却没有禁止宣传共产主义。如同在金融问题上一样,美国自己限制外资进入金融领域,却要中国敞开金融大门,美国自己并没有禁止宣传共产主义,却在鼓动中国右派将来要禁止宣传共产主义。在政治改革问题上,中国人民不能再糊涂了!如同在丢掉医疗、住房、教育和养老,成为下岗工人以后,才明白私有化改革的可怕后果已经太晚了一样,我们绝不能再等到国家陷入分裂、人民血流成河时,才明白西方国家肢解中国的战略有多么可怕。
    
     美国等西方国家为中国设置了十分清晰的亡国路线图,就是改革私有化——开放殖民化——政治分裂化。私有化改革剥夺的主要对象是蓝领,是阶级的劫难;殖民化改革剥夺的主要对象是白领,是民族的劫难;如果说前两种剥夺是经济劫难,那么,政治分裂化的西方宪政改革则是全国人民的生死劫难。2008年似乎注定是中国要承受诸多劫难的年份,但愿被国内外反动势力攻击的这两位领导人——胡锦涛和吴邦国,能够带领中国人民战胜劫难走出困局,实现中华民族的世纪性崛起!
    
     其实,现在的矛盾解决起来也并不困难。比如金融问题,只要我们按照对等原则像美国一样开放,问题就解决了。美国自称是世界上最开放的国家,我们和世界上最开放的国家对等开放,总不能说是闭关锁国了吧!美国今年4月刚刚修订的外资法案规定:外资进入美国产业,如果不影响国家经济安全,参股比例不能超过10%;如果影响国家经济安全,不仅1%都不允许,还要对试图投资的外资企业进行巨额罚款。美国耗费近一年时间才完善了这一规定,如果中国做出和美国同样的类似规定,只需要一天就够了。可见,解决眼下的问题并不困难,让全国人民放心也很容易。只是如此一来,中国买办集团就走到了历史尽头,必将进行殊死反抗,这才是中国问题的难点,也就是说,目前解决问题的困难已经不在于问题本身,而在于社会集团的利益。
    
     当解决社会问题的方法已经十分简单,连街头卖烤白薯的都已经看得十分清楚时,历史为政治家犹豫不决留出的空间将会越来越狭小。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驳中国建设银行关于贱卖国有银行的辩护/张宏良
  • 张宏良:官权泛滥——中国内乱的历史根源
  • 322劫难:杀鸡的时候到了/张宏良
  • 张宏良:《互换——刺杀中国金融的封喉一剑》
  • 张宏良:辽宁西丰 正在拉开中国内乱的历史序幕
  • 灵魂救赎的革命与血腥无边的复辟/张宏良
  • 鲁能738亿惊天大案始末/张宏良
  • 全球化让发展中国家形成与本国利益相对立的精英集团/张宏良
  • 改革让老百姓屁滚尿流/张宏良
  • 张宏良:“钉子户”把什么钉上了中国历史?
  • 毛派张宏良教授文章:鲁能被鲸吞!
  • 张宏良:惊天大案,鲁能738亿国有资产被私吞!
  • 张宏良:中国经济再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 教授张宏良:2千万少女卖淫,创造6%GDP
  • 贱卖国有银行给外资,中国损失万亿元/张宏良
  • 北京银行娃娃股东,刘亚洲的儿子赫然其中/张宏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