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塑料袋,一种免费公共工业品的最后丧失/徐亮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9日 来稿)
    
    小小的塑料,看似并不重要,却是中国社会最后一块免费的公共工业品丧失的标志,是商业服务意识中免费工具丢弃的体现。普通消费者就是在这样的、异化为只针对普通消费者的“环境保护措施”下,完成它的杂技表演的。
     (博讯 boxun.com)

    
    
    限塑令颁布了,我们的生活中似乎“环保”了起来,原因很简单,理论家告诉你:“每个中国人一天少用一个塑料袋,就是减少10几亿塑料污染”。每当你走进菜市场,或者是超市,服务员总是会客气地告诉你,对不起先生,大塑料袋2毛,小塑料袋1毛。除了多付了两三毛以外,塑料袋似乎并没有消失。原来,塑料袋已经更换了它的面貌,成了需要用货币衡量的工业品,从而退出了中国社会保存下来的最后的公共免费工业品领域。
    
    它曾经是免费的,至少在零售行业,它是一种作为商业附加的服务而存在的。正如你作为卖主卖一头牛要给买主提供一条栓牛的绳子一样:你总得让买主把牛牵回去吧。现在不同了,在一个非常合法的理由下,即绳子的材料污染环境,所以赶紧得把绳子消灭了,所以赶紧得制订政策,规定买主自己带绳子,并且如果你没有带绳子,那么绳子一毛一根,或是两毛一根。
    
    荒谬隐藏在如此似是而非的逻辑下面。即一种工业品因为它的材料是污染的,就取消了免费提供这种服务的必要性,从而将隐藏在这种工业品本身的那种免费的服务也当作污染物本身连带取消了。塑料袋子不是取消了,而是在交换、商品化的基础上复活了。这次,不是由卖主出资,而是改由买主出资。
    
    这还不够明白吗?这跟进餐馆吃饭是一样的。本来你要了份面,餐具是免费的;现在不同了,因为餐具、椅子、桌子是塑料制作的,所以必须付费才能使用。也就是说,你到照相馆照相照一张照片要花费5元了,但这只是照相的费用,现在要从镜头里洗出来因为要用塑料胶片,是污染的,所以得付费。
    
    这就是限塑令的全部真相:将塑料袋的成本毫不迟疑地转嫁到作为消费链条低端的劳动者身上,而商人在这次限塑令中没有任何代价。商人可以在买主答应付费的情况下随意支配塑料袋,而消费者由于身上不可能天天装着各式各样的袋子而不得不付出这部分费用。
    
    
    
    限塑令岂能让消费者"割肉"肥了商家
    
    
    
    
    
    
    
    塑料袋正式由在终端消费者和零售商之间的免费工业品高升一阶,成为终端消费者和零售商之间的商品参与交换关系,从而成为劳动和资本买卖的对象。我们知道,商人在批发商品的时候,塑料袋是他们从塑料袋生产厂家购买的,从而以免费的形式提供给消费者的,这部分塑料袋作为商品严格限制在流通领域的商人和生产领域的资本家之间,零售商某种程度上是消费者,但只是作为中间消费者。现在这个关系发生了变化,交换关系因为限塑令而发生在了终端消费者和零售商之间,从而成为零售商辅助自身增加利润的一个组成部分。
    
    在这场限塑政治活动中,商人是最大的赢家,而终端消费者和生产者都没有得到任何的好处,其中最大的失败者是作为终端消费者中的中低收入阶层。他们由于收入较低,不愿意多付出一两毛,所以很容易以其他的材料取代塑料袋,但是对富裕人群来说,限塑令无非是增加了一两毛,对他们来说,无关紧要。在这种似乎合理的环境保护措施中,我们看到,它是如何异变为穷人身上的负担和责任,而为富人和商人网开一面的。
    
    价升量跌是塑料袋使用中出现的较为普遍的现象。对零售商来说,消费者不使用塑料袋,对他们没有什么损失;但是只要消费者使用塑料袋,那么他们就可以从一两毛钱上获得一毛左右的利润。
    
    在一两毛塑料袋的成本博弈中,商人没有任何损失,反而确保了利润,并在政策上被给予了上升的空间。这让我们想到了计划生育,当穷人还在为交纳超生罚款时,富人却为能够“以罚款式交税的形式换得第二胎”而感到高兴万分。
    
    以经济手段限制社会生活本身,会导致富人特权,这已经是屡试不爽的真理了。而这个真理,恰好是资本主义社会所秉承的真理,大的选举,小到塑料袋。当社会生活的一切方面都以经济为指针,成为交换的商品时,这个时期的自由就是资本霸权的自由。在经济不平等下的自由,不过是资本自由地压迫劳动的自由。
    
    限塑令导致的结果是:
    
    1、在限制塑料能够减少污染的大前提下,穷人平均在每次购物时要多付一部分钱,这部分钱被商人拿走了。
    
    2、富人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这种限制对他们来说,只能是限穷不限富。
    
    3、限制塑料袋能够减少环境污染是一个看似正确却隐藏着荒谬的前提,这里转移了最重要的一些污染根源,比如造纸业、电子业、石油业等等。对环境问题的减少性措施采取了很多年,都没有成效,后来他们发现,爱国的老百姓最容易欺骗了,只要告诉他们利国利民,就能够让他们乖乖地付费,还能够通过穷苦人自身经济条件的约束来在他们贫瘠瘦弱的身体上取得成绩,真是不错的主意。
    
    4、遭受最惨重损失的是,免费工业品的理念和资本提供责任服务的思想在这场运动中最后丧失了,从此,塑料袋这一普通、广泛的工业品从免费的工业品领域最后撤出了历史的舞台,再也没有任何工业品来取代这一免费工业服务的理念了。
    
    按照这种逻辑,随着“减少污染”的深入,我们将发现,我们不但得为啤酒付费,还要为装啤酒的箱子付费,还要为捆扎啤酒的塑料绳子付费。不但如此,还要为酸奶付费,还得为装酸奶的小袋子付费。也就是说,娶老婆的时候,不但要给老婆彩礼,还要给老婆身上的衣服彩礼,很简单,因为老婆身上衣服的扣子是塑料做的。
    
    免费塑料袋以免费的、公共的、民用工业品形式存在于社会肌体中,后来,人民会发现,废除的并不是塑料袋,而是免费、公共、民用品本身,塑料袋取消了,但是它又在商品交换的领域重新复活了。真正遭遇失败的是,工业品本身对民众而言免费、公共、民用最后一块领地的丧失。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物价上涨是官僚资本联盟对人民群众的掠夺/徐亮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