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轶东:从“天安门母亲”到“汶川母亲”(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7日 转载)
    
    
    张轶东(美国)
    
    “白发人送黑发人”本来就是人间最痛苦的情况之一, “汶川母亲”们理所当然地要向中共政权讨公道。在即将到来的民主与专制的决战中,继“天安门母亲”们之后“汶川母亲”们投入战斗了!汶川母亲们将是一支最勇敢,最坚强的突击队。她们也将为民主斗争而得到安慰。要帮助她们斗争得法!
    
    
张轶东:从“天安门母亲”到“汶川母亲”

    
    
    图为《动向》杂志2008年6月号封底
    
    
    应该说, “汶川母亲”这一提法并不准确(其实“天安门母亲”也不准确,因为还有“天安门父亲”嘛!)首先,死难的学生不只是在汶川,而是遍及整个灾区。其次,死难学生除去有母亲外,还有父亲,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和兄弟姐妹等。死难者还有学校的教职工,他们也有很多亲人。总之,这是一个很大的群体,“汶川母亲” 不过是他们的一面旗帜而已。
    
    “白发人送黑发人”本来就是人间最痛苦的情况之一,和况爱儿爱女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呢?因 此,“汶川母亲”们理所当然地要向中共政权讨公道。然而,她们在悲痛欲绝,失去理智的情况下,不大可能采用有效的斗争方法。其实中共政权根本不可能还她们什么公道,只能不断地哄骗她们,让时过境迁之后不了了之。在这种情况下,海内外民运人士和全国广大人民群众都应该向她们伸出手来。不仅要支持她们的斗争,更重要的是启发她们,告诉她们正确的斗争方式,使她们在斗争中得到安慰。
    
    怎么启发和帮助“汶川母亲”们的斗争呢?大约有以下几个步骤:
    
    1. 组织起来 “汶川母亲”们较之“天安门母亲“们人数更为众多,分布面域广。但困难是比较分散,集合不易。目前”汶川母亲“们正在搞集体上访。这是临时性的集体行动,不能持久,而斗争是长期的。因此应该建立起她们的组织,如”汶川母亲协会“。这个协会的建立必然会遇到中共当局的阻扰和打压,而“汶川母亲”们连死都不怕,还怕这个吗?不妨先走过场地在政府有关部门办一个登记。反正你准予登记我要建立,你不准予登记我也要建立。
    
    一旦这个 “汶川母亲协会”建立,就可以建立自己的网站(封了又启,启了又封),发行自己的通讯录,刊物乃至报纸。不但“母亲”们要保持经常的互相联系,还可以争取国内外(尤其四川省的)民运人士和组织(如新民党和民主党)的支持,甚至要争取中共政权机关乃至军警内部那些正在觉醒的人明里暗里的帮助。在条件具备后,可将“汶川母亲协会”的组织和活动扩大到全国范围。
    
    2.认清中共的一党专政制度是祸根。
    
    现在中国的13亿人口,有14亿 (除千万分之一的权贵以外)是痛恨无官不贪,无处不腐的。但是这个贪腐的根源在于中共的一党专政制度,则远不是所有人都认识得到的了。几千年的专制制度造成人民对于“明君贤相”的幻想,而胡温之流又善于利用这一点来蒙蔽人民群众。他们在这一次救灾中的表演就是这一手法的集中表现。因此,使人民群众认清中共的一党专政制度是一切灾难的根源,这就是国内外民运人士在唤醒民众方面的“攻坚战”。
    
    但是失去爱 儿爱女的汶川母亲们是势必要深思的。目前她们的集体上访活动就反映出她们的认识仍然停留在寄希望于“明君贤相”这一水平上。然而上访的结果会使她们进入更深的认识。本来在此次地震之前多年里,各种上访活动此起彼伏,上访人群的要求得到满足的不过千分之几。汶川母亲们上访,能满足她们要求的10—20%吗?
    
    据说一些灾区政府已开始行动,即劝阻汶川母亲们上访,以每人2--5万 元的赠款换取她们不去上访的许诺。对于中共的这一手法,汶川母亲们应如何回应呢?一部分人会接受赠款而不去上访,这或许是她们认识到明君贤相也无法把爱儿爱女还给她们。另一部分人会拒绝而坚持上访,对她们应是既支持又开导。上访的实践会告诉她们对明君贤相寄希望是徒劳的。
    
    其实在收钱 方面,不管官方给钱是什麽名义,要不要什麽承诺(承诺了不兑现又怎样?你共产党不就是一贯开空头支票吗?)这叫“吃孙喝孙不谢孙”。不但一切钱照收不误,还应继续多要。钱来自人民,汶川母亲们不要,贪官污吏们就要了。汶川母亲们需要改善自己的衣食住行。再说,建立“汶川母亲协会”还需要经费哩!
    
    3.汶川母亲们要把自己的爱和恨转移到还活着的孩子们身上。要打好反中共一党专政的第一个战役。
    
    据说汶川母 亲们正在酝酿暴动,要亲手杀死那些经手修建劣质校舍的贪官和奸商。然而,不等她们找到这些贪官奸商的名字和地址,他们早就逃光了。汶川母亲们的偾怒还是需要有一次发泄的。发泄的对象是什麽呢?这就是各地各级中共党组织的办公楼,还有各地各级政府机关的办公楼。这叫作“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议报“第355期拙文”紧急建议。。“已提出了这个问题。总之,危房破屋学校的重建是当务之急。但是离今年9月1日 大中小学新学年开学只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了。来得及吗?那就对不起了,危房破屋校舍的师生员工们,家长们(汶川母亲们也是还活着的孩子们的家长)就把原学校的一切强行搬进这些办公大楼,在那里上课。把各地各级党组织的第一书记和整个党的机关赶出去(但不要伤害一般的工作人员和普通党员)。也勒令各地政府机关另找地方办公,把办公楼让给师生们用。如果当局出动军警,我们就要看看,到底是他们不怕死,还是我们不怕死。这将是民主与专政决战的第一个战役,通过这一战役也可以使汶川母亲们消消气。
    
    4.把为民主斗争作为汶川母亲们后半生的精神支柱。
    
    经过心灵上 的短期剧痛之后,汶川母亲们将迎来长期的隐痛。她们会想:“爱儿爱女都没有了,我活下去有什麽意思呢?”有些人会轻生,有些人会想削发为尼,有的人会患上长期疾病。怎么能避免这些情况并使汶川母亲们坚强地生活下去呢?这就需要向她们提供一根强大的精神支柱。这根精神支柱就是:为实现中国的民主而斗争。
    
    在这方面汶川母亲们有一个活生生的榜样,这就是天安门母亲们,尤其是丁子霖女士。丁子霖女士的爱子被中共的枪弹杀死已经19年了。19年来丁子霖女士始终为中国人民的民主事业进行着不屈不扰得斗争,作了不少有益的事情。她就是高悬在黑暗的北京城墙上的一盏明灯。汶川母亲们走上她的路,自己后半生的生命不就有意义了吗?
    
    在即将到来的民主与专制的决战中,汶川母亲们将是一支最勇敢,最坚强的突击队。在建立民主中国的斗争历史上,有可能在汶川母亲中出现不少新的花木兰,穆桂英和梁红玉。汶川母亲们将丛为民主斗争而得到安慰,也能安慰她们爱儿爱女的在天之灵。
    ---2008年6月1日于美国宾州
    --------------------------
    原载《动向》 _(博讯记者:龚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轶东: 韬光养晦决战百日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