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来广营地区办事处串通奸商欺压业主纪实录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7日 来稿)
    
    一、序言
     ‘时代庄园’小区是北京市太合日盛房地产公司开发的一个低密度普通住宅小区,位于朝阳区来广营乡红军营东路,处于朝来绿色家园和北苑家园之间,行政区划隶属来广营地区办事处,一期(西区)建成于2002年,二期(东区)建成于2003年,共计647户。 (博讯 boxun.com)

     2003年以后,随着小区业主入住时间的延长,开发商在售楼过程中隐瞒的临时电、万米绿地、会所利用等重大问题逐步暴露出来。在此过程中,来广营地区办事处扮演了一个为奸商坑害业主打伞盖丑、‘保驾护航’的不光彩角色。为此,业主曾多次到有关部门上访。
     2006年5月-2007年1月间,由于小区业主委员会经多次沟通,协商无果,无法与开发商指定的前期物业管理公司续签合同,就招标选聘物业召开业主大会事件,及后续而来的业委会换届选举事件,时代庄园小区物业与业主之间的冲突进一步升级。物业公司打着部分业主的名义,在园内张贴、散发了许多诋毁业委会及其委员的大字报、大标语,企图破坏、阻挠招标选物业和业委会换届。面对物业管理公司近一年来肆意破坏小区环境的恶劣行为,来广营地区办事处采取了放任、推诿、不闻不问、甚至纵容、鼓励的办法,甘当为开发商利益集团充当保护伞的昏官,危害一方。
    2007年2-7月,小区业委会正式启动2006年5月13日业主大会通过的公开招标选聘物业公司的决议。经过广大业主公开、公平、公正地推荐,考察、评议、专家评选、业主投票等程序,时代庄园已从数家国家一级资质的物业管理公司中选择了六个公司候选,即将产生中标的物业公司。就在此时,来广营地区办事处从幕后跳上了前台,于2007年7月13日下午突然紧急发文,宣称将从16日开始重新组织时代庄园业委会换届选举、业委会公章停止使用。其阻止物业招标、保护开发商前期物业公司利益的目的昭然若揭。堂堂来广营地区办事处,再次沦为开发商的家丁、奴仆,成为物业公司强占时代庄园进行“最后血战”的主力军。
    作为时代庄园业主,我们眼见身边的基层政府在中央强调依法行政的今天,竟然当为之事不为、不当为之事滥为,甚感心惊。在中央政府倡导建设和谐社会的今天,竟然敢为了维护开发商利益集团而不惜以政府名义下发粗暴干涉业主自治的公文,打压业主,挑动群众斗群众,激化矛盾。为此,我们请求上级政府立即立案调查本次事件的起源,查明真相,查处有关违法人员,让来广营地区办事处成为人民群众拥戴和信任的部门,而不是开发商利益集团的走狗和帮凶。
    
    二、纪实
    1、小区绿地事件(主题词:托儿)
    ‘ 时代庄园’小区西区西侧绿地占地几十亩,系小区西院墙内一条东西宽约50米、南北长约250米的景观绿化带。自时代庄园小区项目开盘预售之日,这片绿地就是整个小区最大、最美的一块绿地,是整个项目的最大卖点之一。开发商为了让这片绿地发挥最大的商业价值,不仅在售楼书、沙盘上强调这片绿地,而且在一期售楼时,将小区的临时大门就设在绿地上,让每位来看房的购房者必须先经过这片春意盎然、繁花似锦的优美绿地,再到各自楼前看房。在项目全部建成后,该片绿地仍围在小区园墙之内。
     然而,广大业主也许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一万米大绿地可能根本就不是开发商的项目用地,而是来广营乡政府临时租借给开发商用于欺骗时代庄园业主每平米多花2-3千块钱买房的一块有争议的飞地!而这一现象,直到小区全部卖完后,来广营乡派人要来强行拆除西侧围墙、把西侧绿地分割出去时,才由施工人员告诉小区居民!大家才恍然大悟。
     我们困惑:既然绿地使用权并非开发商所有,来广营乡政府为什么让开发商把这一大片绿地印在售楼书上、圈在围墙内?按照当时和周边房价相比,开发商因这块绿地而让业主多支出过亿元,如果绿地真被乡政府从小区内夺回,不仅开发商承诺的45%的绿化率远远达不到,业主因这块绿地而损失的亿元房款就成了开发商非法获利,乡政府该如何赔偿?承担什么责任?
    既然乡里有用地规划,却又为何数年不提土地权属之事,而直等到开发商刚刚卖完全部项目就要收回绿地?更严重的是,直到小区入住5年后的今天,业主仍无法拿到小区的六图两书,其中是否有更多的侵权、欺诈行为我们无法得知。
    托儿!作托!乡政府用绿地为开发商卖房作托儿!这是我们所能想到的唯一的合理的理由。
    我们不禁要问:
    来广营乡政府究竟是人民的政府,还是开发商掠财的帮凶?
    是谁在出卖政府形象、坑害百姓的钱财?肥了哪个硕鼠?!
    
    2、小区居委会事件(主题词:秘密选举)
     时代庄园小区2005年1月经全体业主选举,产生了第一届业委会。2005年5月,业委会与物业公司签署了为期一年的物业管理合同。然而,由于服务质量和物业费收支不公开等问题,业委会自2005年年底开始与物业公司分歧逐步加大。
    为此,物业公司在乡政府的领导下,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在时代庄园小区近乎秘密和闪电般地成立了由开发商家属控制的居委会。其成立过程如下:
    第一步:秘密成立筹备组。筹备组成员包括物业公司项目经理、开发商老总贺某的夫人、其他乡政府委派的非本小区人员。业委会和绝大多数居民未接到任何通知。
    第二步:秘密选举居民代表。小区内从未开展公开选举居民代表的活动,更没有超过法定人数的居民参加选举,也没有公布候选人资料,居民代表就“合法”地产生了,时至今日,乡政府仍以保护居民代表免受骚扰为由而迟迟没有公布居民代表名单。
    第三步,‘匿名’居民代表选举的居委会五位成员,其中主任由乡政府指定的非本小区居民宋某担任,开发商副总贺某的夫人王长荣任副主任,成为实际控制人。其余三位,两位小区居民一位外小区居民。
    对上述选举过程,广大居民一直心存疑问:
    居委会依法应由居民公开选举产生,为何从不公开选举程序?
    居委会既然是居民自治组织,为何不是小区居民的宋某等却当上了只负责时代庄园一个小区的居委会的主任?
    居委会本来是社区民主的重要形式,为什么“民主”如此容易被少数人私下操纵?
    对这些问题,乡政府没有给过答案。
    居委会上任之时,正值业主大会决定不续聘前期物业公司之际。因此,居委会所干的第一件政事,就是在物业公司合同期满的当天晚上,‘独家’宣布指定前期物业公司继续临时代管本物业(至今已代管1年2个月),从而为物业公司不需业委会聘用而继续强制服务提供了‘依据’。
    然而,遍查整个中国、北京市的法律法规和文件,没有一个文件规定居委会享有决定指定物业管理公司的权力!至此,我们才明白物业公司积极参与筹备居委会的重要目的,也才看出开发商副总夫人担任居委会要职的重大意义。
    操纵!赤裸裸地操纵!在首都北京,竟也有阳光照不到的阴暗角落!而且就在奥运圈内!
    
    3、业委会换届事件(主题词:不作为)
     2005年1月选举产生的业委会任期两年,至2007年1月3日届满。根据物业管理条例,业委会于任期届满前两个月起开始组织换届选举。由于宣传准备充分、广大业主积极参与,最终经过460户业主(占全部业权票数的70%)的合理合法投票,选举产生了第二届业委会。
    然而,以掩护开发商侵权事实不被发现为首要任务的前期物业公司由于饱受不能操纵业委会之苦,决心阻止和破坏业委会换届,使此次换届工作在园区内引起数起风波。而居委会和乡政府则在业主委员会和业主的多次请示,交涉和告知的情况下不予理睬,心照不宣地当了物业公司的同盟和幕后黑手。
    第一步:物业公司在小区内广贴大标语和散发匿名小传单,称业委会换届组织非法,应由居委会和政府主持(此说显然与物业管理条例规定相悖)。
    第二步:散布谣言,污蔑业委会主任、副主任谋取私利,想聘用自己的物业公司(现在公开招标,谣言不攻自破)。
    第三步:唆使个别业主另行组织一个“业委会换届筹备组”,私刻公章,准备另起炉灶自己选一个业主委员会,还在物业广告栏内公开张贴了一、二号公告。此非法组织的活动最终以公安机关查封了其私刻的公章而收场。
    第四步:居委会十多次拒绝参加业委会换届的任何工作和活动,不履行法定的监督和指导工作。理由是乡政府不让参加。
    第五步:乡政府多次拒绝参加业委会换届的任何工作和活动,不履行法定的监督和指导工作。理由是找居委会参加,可告诉乡政府居委会不参加,你们应该负起领导的责任时,就推三拖四,充耳不闻。现在却以此作为换届无效的借口,是多么地厚颜无耻,荒诞可笑。
    第六步:在业委会主持的公开开票现场安插不明身份社会人员若干,企图抢夺销毁选票(会议最终被迫半途散会,转移到新天第小区进行)。
    在整个事件中,居委会和乡政府拒不派员参加指导和监督是最为耐人寻味的事情。在此次业委会换届过程中,业委会换届工作组先后派人或书面邀请居委会和乡政府达十多次。然而,两个机构均不作任何答复,也没有任何行动。
    根据相关文件,业委会选举产生后,需要进行备案。而备案登记的条件之一,是需要居委会或乡政府出具监督指导意见。可见,虽然居委会和乡政府的不作为并不影响业委会依法产生,但必然影响业委会备案,给其他政府部门确认业委会的合法性带来障碍。
    默契!实在默契!在无奈之余,广大业主不得不再次佩服开发商和物业公司掌控乡政府和居委会的能力。
    
    4、招标事件(主题词:釜底抽薪)
     根据时代庄园业主大会的决定,在原物业公司合同期满后,时代庄园将通过公开招标方式选聘新的物业公司。该业主大会决议于2006年5月13日通过。然而,由于时代庄园居委会的非法成立、大肆干扰,大字报、大标语不断,业主委员会换届选举等影响,招标工作一直到今年4月29日才得以正式启动。
     为了体现民意、维护广大业主权益,做到公开、公平、公正,招标公司完全由全体业主自己投票选择,专家意见只做参考。通过业主推荐的招标公司邀请了近十家优秀物业管理公司前来小区考察,最后有六家一级资质物业企业参与投标,并向小区全体业主发放了相关资料,进行了现场展示。
    经过第一轮专家评标,所有六家一级资质物业公司的物业费报价均比原来物业费(三级资质)低10-30%。显然,尽管物业公司已在小区张贴了巨幅反对和阻挠招标的标语,广大业主依法有可能很快就投票选出新的物业管理公司。
     迫在眉睫、无技可施,正是前期物业管理公司当下最真实的写照。
     怎么办?诋毁没用了,造谣没用了,居委会没用了,打手没用了,扎轮胎、写恐吓信的办法也用过了,怎么办?谁来拉兄弟一把?
    就在此时此刻,来广营地区办事处《积极参加时代庄园社区业业委会换届工作》的一封信突然发到了各家各户。宣布:“2007年1月3日,第一届时代庄园小区业主委员会任期届满,新一届业主委员会尚未按照法律、法规完成换届工作”,“来广地区办事处在朝阳区房管局的业务指导下,将于2007年7月16日启动时代庄园小区业主大会的筹备工作,由时代庄园小区业主按照法规规定选出业主委员会,完成换届工作。在新一届业主委员会产生之前,时代庄园小区业主委员会印章停止使用”。
    高,实在是高。这釜底抽薪、一石三鸟之计用得何其高啊!
    其一,公开否认了第二届业委会的合法存在,间接否认了业主大会关于换届的决议,但却没有提供依据什么法律条款;
    其二,收缴公章使业委会难以继续开展工作,间接否认了业主大会关于招标的决议;
    其三,在能够代表乡政府、居委会、物业公司利益和旨意的业委会没有产生前,让时代庄园处于无业委会的真空状态,使物业公司可以不受监督地继续永久地“临时”管理下去。
    
    5、物业公司大事记(主题词:指定)
     无合同滞留小区的物业公司名为“北京金世恒业物业管理公司”,自2002年起,由开发商指定开始管理时代庄园小区。此时,该公司尚无物业管理资质。
    2003年3月,该公司取得三级物业管理资质。
    2005年5月,刚成立不久的业委会与该公司签订为期一年的物业管理合同,至2006年6月24日期满。物业收费标准仍按前期物业管理收费标准执行,每月2.49元/平米。
    2006年1-3月,业委会经过调查,确认物业公司存在违规收费和虚假收费问题。
    2006年3-5月,业委会在多次协商未果的情况下,召开业主大会通过了“招标方式选聘物业管理企业”的决议。
    2007年6月,招标公司向金世恒业发出招标邀请,该公司在直接进入第二轮如此优惠的条件下拒绝参加投标。
    2007年6月,参与招标的六家投标物业公司均为物业管理一级资质,物业费标准分别为1.73-2.20元/平米。
    
    6、临时电大事记(主题词:欠费)
     众所周知,七通一平,是任何小区建设完工交房的基本条件。通市政电,是七通之一。
     然而,时代庄园小区一期已入住六年、二期也已入住五年,至今还在使用临时工业用电。业主多方调查才知道,是因为开发商未向电力部门交纳电力设施费用,欠费高达4000多万元。
     2006年12月28日,朝阳区法院判决开发商在180日内向小区提供正式电。可开发商至今没有任何动静!而物业公司一直在全情投入地帮助开发商向业主追收不明不白的“电费”。
    
    7、会所大事件(主题词:不交费)
     小区会所位于一二期中间,建筑面积约7000平米。在售楼时,开发商承诺会所将在业主入住后投入使用许多服务项目,但多数项目至今没有兑现。
    2 006年,开发商企图将会所卖给一家计算机公司用于办公,被业委会及时阻止。
     根据物业服务合同,物业公司应收会所物业费每米4.98元,但物业公司至今分文未收,全部由业主分担了,而会所地下室健身房、地上一层超市、美容院和游泳池的租金收入,全部和业主无关。
    
    三、思索
     如果换了家新的物业公司,虽然广大业主可以得到实惠,但却可能使西侧万米大绿地、临时电问题、房屋质量问题、会所归属问题等等内幕实情完全曝光。显然,这不仅危及了物业公司和开发商的利益,而且也触动了乡政府个别人的切身利益。否则,乡政府怎么会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地滥用行政权力,对业主、业主大会和业主委员会疯狂打压?社区大门口立上了“血战到底”的标语,这还是共产党的天下吗?
    ...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