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奥运前后局势之研析/张建
请看博讯热点:北京奥运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奥运之前局势不会发生重大变化,总体维持稳定,这是不用怀疑的。关键在于奥运之后。奥运后,由于奥运共识的消失、抗震救灾共识的逐渐消退,改革以来长期累积、被人为压制的各种社会矛盾将会缓慢释放,有可能集中暴发,并极有可能在2009年春夏之交出现比较严重社会动乱,从而引起又一个九年之乱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基于执政者仍然对局势有较强的控制,因此如果处理得当,这种动乱还是可以避免的。
    
     一段时间来,围绕奥运、火炬传递、3•14事件,在国际国内爆发了一系列火药味很浓的论战和冲突,似乎激烈对抗将不可避免。但这些论战和冲突被5•12汶川大地震灾难而冲淡。救灾成为国际国内的一致行为。这些事件会给局势代来一些冲击,但总的来看,在奥运会之前,中国的政局不会有根本性的改变。 (博讯 boxun.com)

    由于有奥运共识、地震共识的作用,团结、爱国似乎成为了所有中国人的共同目标和现实。但这种局面能维持多久呢?中国真的从此就能走向民主、就走向和谐了吗?这是我们必须要思考的问题。
    
    在奥运共识、地震救灾共识的共同作用下,使得中国国内以利益为核心的许多尖锐矛盾被整个社会掩盖了,或者说是暂时被搁置了,但这些矛盾并没有消失。
    随着时间的推移,地震形成的团结共识将消退;随着奥运会的结束,奥运共识也将不复存在,各种尖锐的矛盾又将重新被推向前台,这些矛盾的存在和暴发,一旦处理不当,极有可能使中国走向新一轮的动荡、混乱局面。
    
    因此,对于中国来说,真正的危急应该在奥运之后,对于中国政府来说,真正的考验将在2009年……
    
    就围绕奥运、3•14事件而进行的政治斗争来看,会给当局带来一些麻烦,但不会对中国政局产生根本影响。
    一方面,由于3•14事件打上了分裂主义的符号,抵制奥运触动了大多数中国人的神经,使得民众与政府找到一些共同点,所以,在国际上看起来很热闹的奥运政治,在国内则不可能掀起太大的波浪。而国际上由于已经与中国有了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政治、经济关系(包括那些影响很大的西方大国),所以,最终国际主流社会仍然将和中国当局达成妥协,抵制奥运的活动也将会破产。而中国各种问题的出现和解决,主要取决于国内形势,国际形势只能是一种外在的压力,但其不是解决中国各种社会矛盾的决定因素。所以,在国际上看起来很热闹的事件,对于中国国内来说,其作用是有限的。
    另一方面,由于政府对反对活动的高度戒备,对奥运安保的空前看重,加上反对者的实力与政府相比,是强弱分明,即便有类似3•14事件这样较大规模的反对行动,在当局的超强实力面前,也是不堪一击的。
    再者由于对奥运有着过分期待和关注的情节,冲淡了中国普通民众对社会不合理现象的关注,使很多尖锐的社会矛盾暂时被遗忘,从而延缓了社会矛盾的激化。奥运会成为中国社会的短暂稳定剂。
    又加上突发的大地震,让整个社会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抗震救灾的行动中,这使得中国内在的许多尖锐矛盾被严严实实的掩盖了,出现了上下一心抗震救灾的大团结局面。
    基于以上原因,在奥运之前,尽管国际上有一些不同的声音,在政府超强实力的高度戒备下,国内不会有太大的风浪,政局不会有根本改变,奥运会也将如期举行。
    真正的危急有可能在奥运之后,即2009年。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奥运之后,基于奥运而形成的共识将不复存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以抗震救灾形成的共识也将逐渐消退。由于奥运、抗震救灾而被冲淡的社会矛盾,将重新成为普通民众关注的主要问题。如物价飞涨、股市暴跌、房价高趋、上学难、看病难、就业难,以及贪污、腐化等等,还有公务员年初实施的大幅度增加工资(此事虽然没有见到宣传报道,但在普通民众中已经广为流传,并且已经引起了很多的不满了,有可能加剧官民矛盾),这些与大多数人利益相关的问题,都将会成为社会矛盾的焦点,在一定条件下,这些以利益为基础的经济矛盾,将转化为以权力为中心的政治矛盾,从而引起政治局面的动荡。实际上,当一些困难群体刚刚还在为得到国家数十元的补足而高兴的时候,一听说公务员每月要加一、两千元,加上物价的大幅上涨,就忍不住又痛苦的摇头了。这些与大多数人利益相关的矛盾,容易激起普遍的愤怒,可能诱发大规模的动荡,从而有可能撼动坚如磐石的统治基础。
    第二,由于奥运安全而高度戒备的情形有可能会出现松懈。
    实际上,为了确保奥运安全,政府出台了很多严厉打击、管制措施,这种措施,让反对者几乎没有什么空子可钻。
    严厉的打击、管制措施,虽然对维持社会秩序很有效,但也容易诱发不满。因为严厉的管制措施,总是会给人的基本生活活动带来很多不便。但以奥运安全为前提,这种严厉打击、管制措施,还是容易被人们接受和容忍的。
    因此,对于一些针对奥运安全的严厉打击、管制措施有可能会被取消。
    如果随着奥运会的结束,这些严厉打击、管制措施被取消,则会给社会一个比较宽松的环境,这也会是各种活动,包括反对活动有加剧的可能。
    如果不取消,这种严厉打击、管制措施,最终也会激起民众的不满的,可以想象,如果每个到天安门广场的人都有可能被搜身、被怀疑,类似这种高压管制,迟早都会引发强烈不满的。并且,在高压管制下,有可能使反对者停止公开活动转入地下,变得更加具有保密性、组织性,从而为社会剧变打下基础。回想当初国民党对反对者的高压政策,并没有扼制反对者的发展壮大,最终使国民党成为了被打败的对象。
    基于以上可以估计到的原因,应该说,在奥运会之前,中国政局不会出现重大变化,真正的危急应该在奥运会之后,按矛盾激化的渐进时间看,应该在2009年,并且及有可能在2009年春夏之交出现难以控制的局面。当然,如果各种矛盾只是分别暴发,仍然不足于动摇执政者还比较牢固的统治基础,但若出现各种矛盾集中暴发,则很有可能从根本上动摇执政者的统治基础,在这种情况下,社会将作怎样的选择,那就要进行进一步的观察了,一种可能是走向全面的民主,而另一种可能就是走向更加严格的专治。
    2009年或许是中国面临的又一个严重考验年。
    从近几十年来的社会历史事实看,十年一乱,似乎成为了一种规律,重大事件似乎都出现在与九相关联的年份,这使我们对于奥运之后的2009年充满了狐疑。也应该引起关注国家前途命运的各方面重视。
    (个人观点,欢迎点评)
    
    附一旧文:
    九年之歌
    (读之、笑之、思之、乐之)
    一九四九东方红,出了救星毛泽东;
    一九五九大跃进,革命江山红彤彤;
    一九六九大革命,牛鬼蛇神要扫空;
    一九七九万元富,从此钱使鬼推磨;
    一九八九学潮怒,天安门前来静坐;
    一九九九法轮转,不向政府向神府;
    二零零九未知数,红星不知几时没;
    二零一九心燥动,夕阳西下难归路;
    二零二九子夜更,东西南北不相顾;
    二零三九破晓日,众生再见幸福时;
    二零四九一百年,诸葛难知后世事。
    2005年12月20日 _(博讯记者:张建)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书记下跪:仅仅只是官权短暂失效后的惶恐行为/张建
  • 六•一儿童节:小学六年级的学生难快乐/张建
  • 国家政治的进步:下半旗致哀不再仅仅属于国家主要领导人/张建
  • 大地震:莫让偏远山区乡村成为救援的盲点/张建
  • 应利用直升机加大对偏远乡村的救援力度/张建
  • 四川大地震,考问各级地震局/张建
  • 中国青年,你还有多少朝气?/张建
  • 论人的幸福观和猪的幸福感/张建
  • 中国股市猜想:下周跌破3000点?/张建
  • 中国股市:股民救市思维源于政府的压市操作/张建
  • 中国股市:利好传闻末对现,明日或将现黑色星期一/张建
  • 两会大选与股市大跌/张建
  • 闲话两会:投票请不要说……/张建
  • 闲话两会:换届选举最高国家领导人不是热点?/张建
  • 张建明:关于我们冤枉白成为“呼喊派”事情的始末
  • 30年改革的哀思:怀念那些为生活所迫而永远离开我们的人们/张建
  • 30年改革的启示:权力是最有效的致富工具和手段/张建
  • 贯穿30年改革的主线:富人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穷——两极分化严重/张建
  • 发展的道理真的那么硬?/张建
  • 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关于系狱作家张建红健康急剧恶化的紧急行动通报
  • 十七大专题后,不显示的新闻评论跟贴是些什么?/张建
  • 异议作家张建红被转到监狱服刑
  • 十七大,我不关心/张建
  • 就张建红保外就医申请致浙江省法院及警方的公开信
  • 力虹(张建红)上诉状
  • 关于原《爱琴海》网站总编张建虹先生被判重刑的声明(图)
  • 朱屯村退伍军人张建民已经于近日被判刑三年
  • 请看退伍军人张建民是如何沦为盗贼的/蔡爱民
  • 中国社会现实之二十种怪现象/张建
  • 文件口号频发,农民问题解决难!/张建
  • 学校收择校费、赞助费交税,意味着此类收费合理化!/张建
  • 中国政府实行的是没有诚意的义务教育!/张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