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放:中国知识分子的死穴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中国知识分子的死穴
     ――从余秋雨事件谈起 (博讯 boxun.com)

    
     刘放
    
    最近发生的余秋雨“含泪劝灾民”事件,再一次暴露出中国知识分子的致命弱点。象余秋雨这种被誉为“国学大师”的知识分子,其浅薄如此,眼光、视野如此,着实让人吃惊。就象朱大可多年前说他的,还是媚俗、媚上那一套。有网民说出一句很重的话:文人无行。
    这句话让所有“知识分子”汗颜,如芒刺背,无地自容。
    追溯一下历史,历次的政治运动,中国知识分子几乎都首当其冲,成为被打击迫害的对象。知识分子作为受害者,每每都被同情。而当这些历史结束,大家都争先恐后控诉,吐尽无限冤屈。人们总是喋喋不休地述说知识分子如何受到打击迫害。而冷酷的现实是,具体执行打击迫害知识分子的,正是这些知识分子!下狠劲整知识分子的,也是这些知识分子(就是张春桥、姚文元、陈伯达算来也是知识分子)!
    在历次政治运动中,那些长篇累牍的批判文章,杀气腾腾的报纸社论、评论员文章,以及批判会上措词激烈、置人于死地的发言,都是知识分子所为。而工农兵群众实在没有那种本事。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知识分子在害知识分子,是知识分子在自相残杀。至少,是被利用来打击杀害同类。
    这才是中国知识分子的死穴。
    
    曾读过一本万同林所著,写胡风冤案的书《殉道者》。书中列举的大量事实证明,在当年对胡风无情的批判斗争中,几乎所有文艺界的名人都参与了。有的名字,是我们今天难于接受,不愿看到的。郭沫若、周扬等人就不用说了。就是连吴晗、老舍、巴金、茅盾、冰心、曹禺、翦伯赞、钱伟长、冯友兰、王若望、王元化、秦少阳、丁玲、李希凡等人都曾落井下石,写了措词激烈的批判文章,共同参与了对胡风的迫害。
    在“反右”运动中,许多知识分子为求自保或升迁(我不相信他们连这点认知能力都没有),再一次参与了对右派分子的残酷斗争和无情批判。例如吴晗,配合运动写了大量的批判文章,作了大量的发言,实际上成为迫害知识分子的最得力打手之一。又如老舍,历次运动都毫不含糊地写文章、发言参与批判斗争同类。
    据知象老舍这些人都是善良的人。今天的人们也谅解他们当时的处境。但不能不指出,当年他们若是选择低调选择沉默还是能够做到的。事实上不少人也都这样做了。这就要问一个为什么了。我知道,现在许多人写文章谈到这些事实时都吞吞吐吐,为尊者讳。我们虽也同情他们,但就事论事,讲还是要讲清楚的。
     我们今天当然很难再去指责他们。换上我们,在那个时代也很难说。但他们自己后来吃尽了苦果。他们先后步了胡风的后尘,有的人甚至比胡风还惨,也有些人失去了生命。翦伯赞、冯友兰、王若望、钱伟长、秦少阳、丁玲等人,后来也都被划为右派,或扣上其他帽子,遭受迫害。虽然在历次针对知识分子的政治运动中,他们都曾积极配合,口诛笔伐,但最后仍难逃一劫。
    吴晗,老舍在自杀前,他们会想到什么?我想,除了恐惧,肯定也会感到天大的委屈,并深深悔恨。
    事实上,胡风案与后来的反右、文化大革命是一脉相承的。胡风案已为反右、文化大革命做好了准备和铺垫,埋下了伏笔。在这个意义上说,文化大革命实际上成了最后的审判。中国知识分子早就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在文化大革命中,红卫兵使用的批判语言,大都可在批判胡风或反右的文章里找到。而文革中有些批判他们的文章,连标题都与当年他们批判胡风、批判右派分子的一模一样。例如批判周扬的文章,仅仅是将胡风的名字换成周扬罢了。红卫兵们从小生长在那种环境,耳熏目染,这种批判斗争方式已是无师自通。
    这种教训太深刻了。
    难道这就是报应,这就是宿命?
    当然这也不能仅仅以“剃人头者,人亦剃其头”,或“恶有恶报,善有善报”这么简单去诠释。
     除了当时的特殊政治环境造成人的心灵扭曲,应该承认这样一个事实:中国知识分子传统上(尤其明清以来)缺乏独立的人格意识,本身太懦弱,骨头太软,在强权面前只知服从,唯唯诺诺。这应该与封建极权时代残酷的文字狱有关。另外,许多中国知识分子太功利,过分追求名利,往往也会为追名逐利而丧失原则和良知。
    如果说,在当年的环境里,人们不这样做将会带来某种危险,包括人身安全、政治前途、自己和家人的切身利益等等;那么,在改革开放后相对安全的环境里,不少知识分子仍相当令人失望。八十年代以来的每次政治运动,如反资产阶级自由化、清除精神污染、“89”风波、镇压宗教人士等等,都总是有知识分子出来表态表忠,对被打压者踩上一脚。奴颜卑膝、舔痔拍马者仍是大有人在。今日出现余秋雨、王兆山那样的文人,就不足为奇了。
    而在世界人类文明史上,知识分子通常都应是社会的良知,民族和社会的脊梁。他们占有的思想知识资源,活动空间,话语平台,都远高于普通群体,因此他们对国家民族的命运走向影响重大。在一般情况下,知识分子们都会坚持真理、主持公义、同情和支持弱者,敢于蔑视邪恶,维护普世的道德价值观。
    事实上,中国知识分子的卑贱之格也并非于生俱来的。在历史上,中国知识分子也曾有过他们辉煌的黄金时代。如春秋战国时期,群雄并起,百家争鸣,便是中国知识分子少有的春风得意、 踌躇满志的美好时光。那时候,满腹经纶的知识分子们各显神通,周游列国,或巧舌如簧游说国君;或出将入相,干一番事业。象苏秦那样背一把剑,纵横捭阖,是何等自信何等豪气。因此在这个时期,群星灿烂,出现了多少万世景仰的文化思想大家。
    到了魏晋,知识分子仍是有很大的自由空间。如“竹林七贤”那样的独立特行、我行我素的清风傲骨,仍为后世所仰慕。就是到了唐代,知识分子仍是比较自由的,象李白那样“天子呼来不上船,自言臣是酒中仙”的自负狂傲,居然也相安无事。无官可做时,他可以做一个自由自在的诗人。
    历史上中国知识分子的这种情操,这般风骨,这样的神韵,令我们仰慕,也令我们惭愧。
    后世知识分子的堕落,与统治者的不断加压,知识分子的生存环境持续恶化直接有关。明清两代残酷的文字狱,使知识分子成为惊弓之鸟,脊梁再也直不起来。而清代因是异族统治,对知识分子的控制就更加严密。清政府又采另一手法,对听话、驯服者加以恩宠,这就造就了一批卑颜屈膝的奴才。
    但对知识分子来说,真正的严寒是在1949年之后。文字狱、思想罪空前绝后。说话、写文章动辄得咎。连与亲人、妻小的私话都可能招至杀身之祸。在此就不赘述了。清代那些有反叛思想的知识分子,大不了便顿入空门,削发为僧,就可逃过一劫。而“解放”后的知识分子则已经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一旦被咎,中国之大,已经没有一个地方能让他们藏身。连自己的父母、儿女也不敢收留。什么叫无立锥之地?这就是名符其实的无立锥之地。有历史以来,知识分子从未被如此广泛地、全面地、彻底地、巨细无遗地、一个不漏地被收拾。这也是知识分子不得不堕落的主要原因。
    也有些人士认为,中国知识分子之所以没有独立人格,是因为没有独立的经济,即没有法律保障的真正意义上的私有财产。只要受的是嗟来之食,腰杆就永远直不起来。这有一定道理,但也非绝对。许多铁骨铮铮的文人也可能是布衣、寒士。
     说到底,民族的觉醒,首先在于知识分子的觉醒。知识分子的堕落,必然导致民族的堕落。中国知识分子如果不能深刻反思,看到我们自己的弱点,不能大彻大悟,恐怕永远也跳不出苦海。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1968--2008,人性的反思/刘放
  • 刘放:第三只眼睛看西藏
  • 台湾的最终出路--寄语马英九先生/刘放
  • 文革离我们到底有多远/刘放
  • 命若琴弦--60年代饥荒死亡仍在继续/刘放
  • 当统治者这只猛兽被关进笼子/刘放
  • 刘放:台海间是否真的必有一战?
  • 我家的抗日老兵/刘放
  • 达赖喇嘛,一个坚忍的流亡者/刘放
  • 新年感怀:大国崛起与没落,如何走出历史轮回/刘放
  • 红太阳的殒落--毛泽东逝世30周年/刘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