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杜导斌:湖北警方应执法守法,以人为本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5日 转载)
    杜导斌更多文章请看杜导斌专栏
     中国信息中心
     (博讯 boxun.com)

    6月14日上午,湖北发生了警方不许杜导斌先生回家探望病危父亲一事,就此事中国信息中心记者与杜导斌先生进行了一次对话。杜导斌希望湖北警方执法守法,以人为本,及早安排他会老家看望病危的父亲。
    
    记:杜导斌先生,据说你父亲病危,当地警方居然阻止你与父亲见最后一面,有这回事吗?
    杜:有!
    
    记:你对此有何看法?
    杜:不是我愿意我父亲怎么样,或者咒我父亲早逝什么,而是事实上就是,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我父亲也许就要在这几天里辞世了,想起很可能不能与父亲见上最后一面,悲哀至极!羞辱和恼怒相加,无以言表,又无可奈何!
    
    记:能不能问问一个也许涉及隐私的问题,你跟你父亲亲情如何?
    杜:我父亲是那种很老派的男人,对我们后人,话非常少。在我这里住过一年,一年中我们之间说话大概也没有超过100句。但父子终归是父子,他老人家其实非常爱我们,爱他所有的孩子。我也非常敬爱他,只是平时说得少。父子间45年亲情,平日里总有点不知不觉,现在一想到父子间也许将面临诀别,父亲也许从此就再也没了,悲从中来!
    
    记:他们当时是怎么答复你的?
    杜:说话是在我单位里进行的。国保的一个人,我所在单位的一把手,还有一位。他们的话是以关心和威胁两种语气混在一起表达的。大意就是:如果我父亲真的过世了,他们都会陪我一起回去。不过,现在不行,上面没有回话,得等上面回话后才能放行。上面一天不批,就一天不能回去,否则后果自负。虽然没有明说,但琢磨这话,似乎是说,只有等我父亲死后才能放我回去。他们还说,我是聪明人,现在应该知道是什么时候,我觉得他们的意思是说,快到奥运的关键时刻了,同时缓刑眼看就快到期了,不要硬来。还说,为了今后的政治前途,也不要硬来,要求我服从组织安排。
    
    记:你当时的态度呢?
    杜:我们老家的传统,就是中国传统中的养儿防老,有儿女送终才算人生正常结局。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传统,儿女自然应该与父亲见上最后一面。我希望能握着父亲的手送他老人家走,希望在父亲最后一眼中,能看到我在身边。但我也知道,坐在我面前的三个人,都是听令于人的,与他们理论,与他们争吵,吵翻天也起不了作用。事情是很明白的,他们既然决定了不让我走,我就根本走不了,与其毫无用处地争个面红耳赤,不如找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法子。当时明确表明,我等到明天早上8时,这实际上离我提出要求回家的日期已经是第四天了。
    
    记:也就是说,按照行政许可法,他们完全应该在这个时间之前答复你。
    杜:对!现在不是讲以人为本吗?父亲将去,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应该为本的呢?阻止我回到病危的父亲身边去,完全可以说是与以人为本的原则对着干。我希望在我回家这件事上,湖北警方能切实落实以人为本的原则。
    
    记:你急着回去还有没有其它什么原因?有没有准备借机搞什么政治活动的打算?
    杜:尽管我希望回去后奇迹能在父亲身上出现,但客观点估计,我这次回去基本上是生离死别了,也许明天回去就见不到他老人家了。这当然是主要原因。除此以外,我急着赶回去还有三个原因,我在本地医院里弄了点好药,希望能尽早送回去,看能不能起作用,心里总是盼望能起作用。自己的父亲嘛,能让他老人家多活上几天也是好的。第二个原因是,我兄长对医疗保险方面不大熟悉,我呢,吃这碗饭多年,如果父亲还有时间,住院也好,用药也好,我能使得上力。还有个原因则是,准备后事,很复杂,我父亲只有我们兄弟两个后人,我兄长一个人支不开,要求我快点回去帮忙料理。中国传统中有"丁忧"之说,即使是正在极高的职位上的官员,遇到长辈去世,都得辞官不做回家守孝,何况我一个普通公民。且不说我没有什么政治活动谋划,即使有,此刻也应该放下,再大的事,当自己的父亲病危时,都不如父亲大。
    
    记:你说到明天即使国保不同意,你自己也要硬闯回去,你估计结果会怎么样?
    杜:以前发生过类似的事,有一年我与孩子计划一起去北京旅游,结果在火车站里遭到七、八个大汉拦截。那时还没有身陷文字狱,某种意义上说,还是自由之身,情况都是这样,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眼皮底下,没有任何秘密可言,当然,我也没有什么需要保密的。现在对我监控自然更加严密,又快到奥运,他们的神经肯定紧张得不得了。他们如果真的打算不让我回去,我是肯定回不去的。我住的院子里前后有两台摄像机,据说院子大门口的斜对面出租屋那里还有一台,因为那里树多,我眼睛高度近视,太高的墙上的小件东西根本看不清,不能肯定。我在应城市,这四年中,每当国家政治有大一点的波动或举动,或者有人打电话说要从外地来看我,头一天就能感觉到身后有盯梢跟踪的。我的一举一动,用他们的话说,完全在他们的掌握之中。如果我硬闯,结果可能是四种,一是闯过去,回家了,这当然好,这只能说明他们还有点良知,没把这事太当真,是以人为本的;二是像上次那样在车站被拦回来;三是如他们曾经所说的,贸然离开本地将处以行政拘留;四是取消缓刑,收监。
    
    记:四种可能性,哪种更大些?
    杜:说不准。中国现在美其名曰法治,实际上基本还是人治,全中国都如此,湖北这地方以前有人通过我的案子认为要好点,实际上是不是真的好点,得一事一事的看。如果硬闯,如何处理我,也许同样不是看法律,而是看某些人或某个人高兴怎么办,也得看我的行为给他们造成多重的紧张程度,以及形势等等非法律因素。从法律上看,在我一再申请后,他们确实没道理再对我怎么样了,他们对我采取任何措施,都是违法的。
    
    ──《观察》首发 _(博讯记者:龚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杜导斌刑事申诉书
  • 杜导斌:我们需要杰伊我们需要卢武弦
  • 杜导斌:是「被沾光」还是「沾光」?
  • 点评几句杜导斌的“狱中札记”
  • 《维权诗集》编辑顾问委员会谴责中国当局严厉迫害编委杜导斌、陶君
  • 网络作家杜导斌缓刑临近结束 监控更趋严密
  • 杜导斌:公安禁止我离境是违法行政(图)
  • 杜导斌:我被从老家绑回应城市的经过
  • 杜导斌能否回家过年?
  • 湖北警方不许杜导斌回家探望八十岁父亲
  •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
  • 杜导斌:两点意见——二审法庭辩护和陈述
  • 请关注杜导斌
  • 杜导斌: 为什么中宣部的秘密通知大于宪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