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永丰"24万多人死亡的唐山大地震为何没有丝毫反思?
请看博讯热点:四川地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4日 来稿)
    
    郭永丰
     (博讯 boxun.com)

    任何专制制度都是极端邪恶的,无论其怎样自我粉饰和吹捧,或者在
    多么号称英明的人物领导下,永远都改变不了本质的邪恶性。
    
    今天的中共政权,与过去相比,在面对大地震的人祸时,依然没有多
    少长进,虽然其已执政中国半个多世纪,经济的繁荣与发展,并不等
    于其本性已经全面变好了,而是一如既往的邪恶。正是因为这样,这
    便致使中国普通人常常遭受无尽的苦难、屈辱与疼痛。在中共统治其
    间,汶川大地震已不是第一次了,但由于该政权的极端邪恶性所致,
    竟然对30年前所发生的唐山大地震从来没有丝毫反思过,直到今天,
    当汶川大地震发生时,一切仍如过去一样重复原始的方式方法和路
    子。32年前的唐山大地震发生时,震前就没有任何预报,32年后的汶
    川大地震的发生,同样也没有任何预报,这难道不是因为人祸的原因
    所直接导致的沉痛大灾难吗?
    
    据《新华网》报道,1976年7月28日,北京市以东约150公里外的唐山
    市发生里氏7.8级大地震后,当时22岁的北京市民于沛和邻居一起,
    用草席、竹竿和塑料布,在宣武公园的儿童体育场上搭起四处透风的
    防震棚暂居。当年,中国17个省级行政区的近四亿人躲避在简陋的防
    震棚内度日。
    
    然而在防震棚外,“批邓抗震两不误”的标语随处可见──无论是电
    线杆还是残破的墙头,时刻提醒人们“阶级斗争”仍然是当时中国的
    首要任务。已持续十年的“文革”阴霾笼罩下的中国,国民经济濒临
    崩溃,政治、思想、组织处于不同程度的混乱之中,党内民主和人民
    民主遭到破坏。
    
    (这怎么也成为中共歌功颂德今天的领导的最佳借口和措辞了?)
    
    报纸、电台很少提及军队和民众在唐山震区如何开展抗震救灾、解救
    残垣断壁下的受困者,而更多的是报道正在深入开展的“废墟上的批
    斗会”。直到三年后──当时被批斗的“主角”邓小平主导设计的改
    革开放已经开始实施,人们才从新华社播发的一条简短消息中获悉,
    高达24万多人在唐山大地震中遇难。
    
    唐山大地震,虽然死亡人数24万多人,如此重大的伤亡事故,竟然在
    漫长的32年的岁月里,中共执政着,无论在邓小平时代,江核心时
    代,还是今日胡温时代,竟然就从来没有人积极带头予以深刻反思?
    而是作为中共执政史上一桩沉痛大血案常年累月被积压着,即便已历
    经31个纪念日,中共当局从来就没有把此当成特大事件纪念过一次,
    甚至当每次的纪念日来临时,更加被严实地包裹起来了,比如设置重
    重障碍和封锁,妄图让其彻底烂掉的,在广大民众心目中永远不留丝
    毫痕迹和把柄的。殊不料,完全一致的第二次大地震在祖国大地再次
    又发生了。当汶川大地震所激起全民问责政府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
    时,那么,重新记忆反思唐山大地震中属于人祸的所有原因,就变得
    非常迫切而又极其重要了。也就是说,假若没有汶川大地震的发生,
    这唐山大地震的人祸,还要包裹到何时?当汶川大地震发生时,中共
    执政当局究竟做了多少比唐山大地震发生时较为先进和优秀的事情?
    
    据《新华网》的评价,时隔32年,2008年5月12日,比唐山大地震更
    为严重的四川汶川里氏8.0级大地震发生,人们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
    象:32年前被视为“国家秘密”的灾情与伤亡数据,如今在地震发生
    十几分钟后,就经由国家通讯社发布,成为海内外媒体滚动更新的
    “快讯”。而地震发生三天后,国务院抗震救灾总指挥部甚至公布了
    此次地震“遇难总人数的估计数字”,这是新中国历史上的首次。
    
    (这也算进步?)
    
    印刷媒体的详尽描述与电子媒体的实时转播,让第一时间赶到灾区的
    国务院总理难忍的同情泪水、失去亲人的群众的号啕痛哭、废墟上争
    分夺秒的救援、社会各界的捐赠与哀悼,甚至是军队在地震发生数小
    时内迅速向灾区调动集结的过程,都公开传递给了国内外公众。
    
    “天地之间,莫贵于人”。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
    涛和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一再强调,要把救人作为重中之重的任务,只
    要还有一线希望,就要尽最大努力,不惜采取任何手段,付出任何代
    价。国务院还设立了新中国的首个“国家哀悼日”,第一次为自然灾
    害中遇难的民众降半旗。
    
    (这种被迫的举措,确实算是一种略微的进步,但确实能改变其本性
    的极端邪恶吗?)
    
    唐山大地震时,由于极“左”思潮的影响,在具体工作中,个人的利
    益要求和价值往往遭到忽视,个人的一切都要服从于“斗争的需
    要”。
    
    描写唐山大地震的《断裂带》一书的作者张建平说,“早出煤、早出
    钢、早出陶瓷”是当年唐山抗震救灾的突出目标,个人和家庭生活的
    恢复很少被公开提及。煤、钢和陶瓷是重工业城市唐山的标志。张建
    平当时在驻唐山的空军服役,既是一名地震幸存者,也是抗震救灾的
    一员。
    
    在汶川大地震发生半个月后,除了仍然抓紧抢救人民群众的生命,灾
    民的善后安置及灾后重建也迅速成为工作的重心。地震后,上千万无
    家可归的灾民急需帐篷和过渡安置房遮风避雨,胡锦涛先后专程到浙
    江和河北考察帐篷和救灾过渡安置房的生产情况,督促抓紧生产。温
    家宝则表示,争取用三个月时间把灾区安排有序,使灾民过上正常的
    生活。
    
    30多年来,中国已由计划经济迈入市场经济。“阶级斗争为纲”已经
    被“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取代。
    
    中国社科院数量经济所所长汪同三说,如果和32年前的唐山大地震时
    期相比,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增长了数十倍,尤其是近些年中国经济
    的持续快速发展,无疑为中国政府的救灾和灾后重建工作积累了深厚
    的物质基础。
    
    严书翰指出,抗震救灾还反映了中国法治社会的逐步形成完善,“过
    去数年来,中国已明显加快构建有助于发展和保障社会主义民主的法
    律体系”。
    
    例如,“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与“私有财产不可侵犯”被写入宪
    法;今年5月1日实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要求政府主动公开“需
    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或者参与的政府信息”;《突发事件应对法》则
    删去了草案中有关新闻媒体不得“违规擅自发布”突发事件信息的规
    定。
    
    30年的对外开放使中国融入了世界。唐山大地震时,中国仍处在东西
    方冷战的国际大环境中,受到超级大国的军事威胁、政治压力和经济
    封锁,与外部世界的联系受到限制和干扰。
    
    而如今,中国同世界的关系发生了历史性变化,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
    下,中国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同包括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
    在内的世界所有国家发展友好合作,推动构建“和谐世界”。
    
    与唐山大地震时拒绝外援相比,此次抗震救灾中,中国政府首次接纳
    多国专业救援队前往灾区。政府不仅坦然接受国际社会的救灾款物,
    还多次主动地向国际社会提供救援清单寻求持续支援;政府更是历史
    上首次接受外国军队提供的救灾款物;外国记者也被邀请到灾区现场
    做第一手的采访报道。
    
    从唐山大地震到汶川大地震,也都留下了一些遗憾。两次造成巨大损
    失的大地震,都没有能够得到临震预报。中国是地震多发国家,从
    1966年的邢台地震起,中国就开始进行较大规模的地震研究,并取得
    了很多成功的经验。但是,地震科学仍是世界难题,人类离最终揭开
    自然界的奥秘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针对以上,一位网友评论道:中国的地震预测曾经是领先世界的,世
    界上至今为止唯一承认的地震成功预测,是发生在1975年2月4日辽宁
    营口海城地区的7.3级强烈地震。这是人口稠密、工业发达的地区,
    震前的防范工作做的异常完美。政府提前二个月正式向群众发布了近
    期会发生大地震,而且组织了多次的模拟地震演习,让人们掌握地震
    发生时的各种自救知识,丝毫没有影响到人民群众正常的生产和生
    活,只是比先前多了一份谨慎和小心。地震是75年2月4日晚上7:30多
    分钟发生的,那天的早晨开始,所有的震区警报齐鸣,很多工厂通知
    放假,全部进入了防震抗震的紧急备战状态,所以成功的把地震造成
    的损失真正降到了最低点,这是地质科学家们多年来坚持不懈、精益
    求精努力的结果。
    
    1976年6月,美国“赴海城地震考察组”负责人雷利教授在地震现场
    说:“中国在地震预报方面是第一流的。海城地震预报是十几年来世
    界上重大的科学成就之一”。
    
    我是亲身经历过这次地震的,我们由衷的感激专心科研的地质科学家
    和一心为民的人民政府,使我们免于地震的灾难,我们是幸福的。
    
    另一网友说:我们在称颂汶川抗震救灾的快速反应和巨大成效和成就
    的同时,也应好好反思在这次大地震中为什么在震中地区许多七、八
    十年代修建的旧房子未倒,而后来修建时间不长的学校等建筑却大量
    倒塌,造成了那样多人员伤亡特别是中小学生的惨重死伤?为什么在
    经历了唐山大地震,有了那次地震的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以后,对
    明知处于川陕板块地震带的建筑标准和质量还未引起应有的重视?为
    什么国家进行了那样大的投入,培养安排了那样多的专家机构,开了
    那样多的防震减灾会议,而真正遇到地震了却又几乎作用全无?为什
    么历史上在海城地震中曾经起到了较好作用的群众性防震预测网络机
    制等在此次地震中不再发生作用抑或作用似有却无?为什么未更加广
    泛有效地开展群众性防震宣传教育和演练,我们在这方面与世界上其
    他地震多发国家和地区又存在多大的差距和不足?痛定思痛,在血淋
    淋的惨痛事实和教训面前我们难道不应认真检讨反思并切实吸取教训
    吗?!凤凰卫视的一虎一席谈对此已经有了一个开头,希望其他方面
    也能有些后续行动和结果,以真正体现对国家民族负责,对人民群众
    负责,也对众多惨逝的学生和民众有一个符合实际的象样交代!
    
    至于《新华网》拿唐山大地震和汶川大地震抗震救灾的某些方面做对
    比,也是牵强附会,很不客观,很不真实,很不应该的。此一时,彼
    一时,在唐山地震当时的生产力水平和情势下,救灾工作到底做得怎
    么样,中国人民特别是唐山地区的人民群众和当时的孤儿都是心中有
    数、自有评价的。世界上虽有一些别有用心的声音对唐山地震的救灾
    工作多有抹黑,但总体上的反映也多是肯定和正面的吧!至于楼主所
    说“当年,中国17个省级行政区的近四亿人躲避在简陋的防震棚内度
    日”、“报纸、电台很少提及军队和民众在唐山震区如何开展抗震救
    灾、解救残垣断壁下的受困者”、“当时,各种流言混杂在一起,令
    人真假难辨,很多人生活在恐慌和不安之中”、“个人和家庭生活的
    恢复很少被公开提及”等等,作为经历过唐山地震时期的过来人,对
    这些貌似有理的说法不得不问一句:这些说法真的客观、公平、公正
    吗?帖子中还提到“志愿者的大量出现是汶川大地震和唐山大地震的
    最大不同之一”,在这里且不说唐山地震时我国根本没有志愿者一
    说,一切都是国家统一组织安排的,“一方?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永丰:由慈善募捐看中西方的巨大差距
  • 为何民运总是一事无成?--由杨建利公民行所想起的/郭永丰
  • 郭永丰:祝贺郭泉再次胜利归来!
  • 郭永丰祝贺郭泉再次胜利归来!(图)
  • 郭永丰:万恶制度豢养王石式精明商人
  • 大地震能否彻底震醒胡温/郭永丰(图)
  • 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祝贺马英九就任新总统
  • 郭永丰:面对震灾,我哭无泪
  • 郭永丰:与缅甸比较中国还是进步的
  • 郭永丰致胡温紧急建议:大震紧跟洪涝巨灾,请马上投入防御!急急急!
  • 郭永丰:民主人士海外募捐可以争取大陆民心
  • 郭永丰:小肚鸡肠的中国政府与愤青
  • 王千源事件再次印证中共政权的流氓性/郭永丰
  • 巴克:郭永丰并不可笑
  • 郭永丰:与达赖对话乃北京拖延之术
  • 郭永丰:公务员干什么了,为何享有万元以上的高薪?
  • 中国公民郭永丰祝愿希拉里竞选成功
  • 郭永丰:全球逐“奥运”,胡温难妥协
  • 网民酝酿全国性“五一爱国大游行”郭永丰回复
  • 郭永丰 :问责中共,彻查一切人祸
  • 甘肃郭坪村被夷为平地 1000多人六顶帐篷/郭永丰(图)
  • 邯郸北方汽车修理学校老是打学生引发骚乱/郭永丰(图)
  • 郭永丰:悲怆甘肃,被低估的震灾(图)
  • 郭永丰:甘肃成受灾第二大省,陜西也受重创 (图)
  • 郭永丰:甘肃陇南受灾触目惊心(图)
  • 郭永丰家乡甘肃陇南震灾极严重!(图)
  • 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陷生活困境
  • 郭泉:郭永丰辞工仍做自由撰稿人专业推动民主
  • 郭永丰向海内外推动中国民主的同仁拜年!
  • 郭永丰:中国民主应该指望谁?
  • 深圳民主人士郭永丰遭传唤 网络被切断/刘飞跃
  • 郭永丰: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是巨贪
  • 郭永丰赠送高血压治疗仪给民主朋友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