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凌沧洲谈中国官方作家的集体堕落/昝爱宗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4日 转载)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就作协主席铁凝组织作家灾区采风及余秋雨、王兆山现象答昝爱宗问

     (博讯 boxun.com)

    昝爱宗
    
    地震是压在每一个中国人头顶上的苦难,所谓多难兴邦,不是中国人多么喜欢苦难,而是不得不承受更多的天灾人祸。对于人祸,历来有猛于虎的说法,可今天却看到现实生活中有另外一面,就是把人祸包装成喜剧,把灾难当成了作秀的场地,灾难日当成了节日。自5月18日晚起,御用喉舌就开始忙碌了,先是举办一场抗震救灾大型募捐活动,不久就组建所谓作家团去灾区采风。到了5月28日,中国作家协会的主席及书记铁凝、金炳华亲赴灾区看望慰问作家。铁凝说是人民养育了作家,在国家和人民遭此大难的时候,作家不能缺席,我知道这样的场景我们最熟悉不过。
    
    现在我请来著名文化学者、北京作家凌沧洲先生就相关几个话题进行访谈,凌先生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他的大作《文化人批判》、《批判文化人》、《文坛厚黑学》中,就对中国文化界的黑暗有深刻的揭露、反思和警惕,他的观点想必当下更需要。
    
    昝爱宗:作家到灾区所谓作家不缺席,有作秀之嫌疑,现在关键是救灾,作者不如记者更快捷地报道真相,反而容易沦为歌功颂德的御用工具,所谓作家灾区采风说白了就是站好队,表忠心,对上邀功请赏,对下绝对添乱。你如何看?
    
    凌沧洲:《诗经》中采集的民风包含着人民的痛苦与愤怒,爱国诗人、自由志士郑思肖的一心中国梦,万古下泉诗,前半句讲亡国之痛,后半句讲哀悼民生多艰的诗歌才能长久流传。今天这帮权力的附庸,文学侍弄之臣到灾区去,能写出什么东西,我们不难推测。
    
    当然,我不反对鼓舞人心的文学,我鄙视的是粉饰现实、虚伪造作的文学,真正的作家应该和有良知的记者一样,传播真相,通过艺术形式传播生活的本来面目,传播人民的真实的生存状况,写出人民的悲痛与愤怒。他们即使做不到杜甫、契诃夫那样直面苦难现实,至少也应该扪心自问,那些谄媚的作品、虚假的谎言,对得起死去的儿童吗?
    
    昝爱宗:6月5日,全国著名作家余秋雨在博客里发表了《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一文,作出如下判断:昨天从海外一些媒体看到,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由此,那些已经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宣传了,惹来网民一片骂声。第二天,另一文人跳将出来,这个署名王兆山的山东作协副主席推出大作《江城子 废墟下的自述》,居然对天灾遭难的死者称纵做鬼,也幸福……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还有一位诗人对一位因救援不及坚持不住遇难者称傻子,可见当下中国作家之堕落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说举目王兆山,遍地余秋雨并不夸张,这些作家为什么堕落到如此不知廉耻人格尽丢的地步?
    
    凌沧洲:地震之后,举国哀痛。伴随哀痛,有识之士也在反思、也在问责。为的是天灾中的人祸不再发生,为的是抚慰妇孺的伤痛,重塑民族的良知。但也有心思不在死难儿童和同情他们家长无限悲痛的,像余秋雨、王兆山等人的文章诗歌,无论披着怎样的国家利益的斑斓外衣,脱不了谄媚侍上的腐朽气息。古人有讽刺谄媚的大作《屁颂》,其辞曰上官之屁,闻之仿佛丝竹之声,依稀麝兰之气。今之能写出纵做鬼,也幸福和坟前也要看荧屏奥运之辈,这种打油词作,能发表在官媒上毫不奇怪,为当代灵魂堕落史留下最黑暗的一页。惟这种身段阿娜善解上意之辈,能在文坛呼风唤雨;中国文坛尽是这路文章诗词与这路货色,正是文学沦为权力的婢女、作家沦为官员的玩物的产品。你说大跃进、文革时代过去了吗?为什么这些诗文中大跃进、文革的谄媚气息那么浓,而人味绝无呢?
    
    余王之流在网络上遭到网民狙击,也足见网民还是火眼金睛的。
    
    昝爱宗:所谓抗震救灾面前,中国作家在行动,战斗正未有穷期!,都是政治语言,人性哪儿去了呢?作家丧失人性,没有独立人格,除了写出类似浩然《金光大道》、柳青《创业史》之类的政治御用作品外,还能写出真正有人性的东西吗?他们还能称为作家吗?由此可见,文人堕落,作家丧志,从帮权力说话,给百姓添乱开始,其实这也是乱世的前兆。
    
    凌沧洲:作家丧失人格,不自今日始。而极权主义把所有自然人变为单位人的时候,人们也就为自己打造好了上好的锁链。胡适、林语堂时代,作家们虽然可能要自己在市场中搏杀,没人养着,但是有言说自由,思想自由,结社,出版,新闻有相对自由;江山一统笼,天下英雄入极权彀中。所以当了官的老舍就写不出自由作家时代老舍那样的好作品,最后落个身体受辱、投湖自尽的悲剧。在为人民打造锁链上,在与权力合谋与通奸上,这些当年的左派文人难辞其咎。包括储安平、罗隆基等自由派知识分子,虽然他们最后被迫害致死,但当年他们不是自甘钻罗网吗?罗隆基,没有住在当局提供的王府旧宅中吗?当一个自由人被人包养的时候,你是不要指望他发出什么自由的声音。同样,体制内的作家,拿官俸的作家,也近乎被包养,他或她们不婀娜多姿、极尽政治春宫文化叫床之能事,不用腐朽的政治语言冒充文学作品是不可能的。
    
    昝爱宗:谢谢凌沧洲先生的观点。我通过余秋雨、王兆山之流的表现,就知道官方作家的必然堕落。看看,网上又有作家堕落的新闻了,6月12日即汶川地震月祭之日,余秋雨又开始作秀了,他在《含泪劝告请愿灾民》发表一周之际又写下了《感谢灾民》一文,置网民骂声于不顾,反而幸灾乐祸地提到:这两天收到很多来自灾区的信息,得知一些救援队的朋友把我劝告请愿灾民的文章及时地向有关帐篷作了转达,效果很好。为此,我要对转达者和被转达者表示双重的感谢。记得民间作家余世存对余秋雨、王兆山等作家的大作,有这样的评论,时之不详,必有妖孽。国之将亡,神降以观其恶。老祖宗早就这么定评了,而作家们却没有任何警醒的地方,这样下去,我们这个多灾多难多难的民族还将有大灾难,所谓余秋雨含泪劝告什么的,无非是劝官从恶、劝民从恶,最后人祸连连,作家则是那管洪水滔天——一样是独夫民贼歇斯底里的幽暗心理。
    
    ──《观察》 _(博讯记者:龚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我们应当热爱范美忠
  • 昝爱宗:六四和中共地震—纪念六四死难者
  • 昝爱宗:公民参与社会从抗震救灾开始
  • 昝爱宗:呼吁踊跃捐钱捐物给灾区的公开信
  • 昝爱宗:力挺温家宝——指挥官总是在前线的
  • 昝爱宗:专访作家凌沧洲谈知识分子的自由观
  • 铁流:我愿投资一百万元支持昝爱宗创办《中国真话报》
  • 昝爱宗:在圣经里听我的乡音
  • 昝爱宗:向恢复自由的喻华峰致敬
  • 昝爱宗:县委书记张志国的权力有多膨胀
  • 昝爱宗:拘留校长的陕西县长岂能道歉了事?
  • 昝爱宗:恳请胡锦涛先生关注胡佳先生的遭遇
  • 昝爱宗:平安夜的祝福
  • 昝爱宗:可怜的北大,霸道的新闻出版总署
  • 昝爱宗:三联《读书》这束老花插在中宣部这堆牛粪上
  • 昝爱宗:对于"大屠杀"这一名词的几种历史背景解释
  • 昝爱宗:2007年最无赖的衙门:国家新闻出版总署
  • 昝爱宗:抗议上海非法查抄翟明磊家里的私有物权《民间》
  • 赵紫阳包遵信葬礼之比较/昝爱宗
  • 昝爱宗:是记者诈骗,还是经济纠纷?
  • 昝爱宗:为地震死难者祈祷
  • 昝爱宗:请公正对待长平先生
  • 凌沧洲昝爱宗等九位学者就民族主义的联合声明(完整版)
  • 昝爱宗:2008年问温家宝总理十个问题
  • 昝爱宗:向"两会"强烈呼吁加快新闻立法保障新闻自由—致五千名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公开信
  • 昝爱宗向国家新闻总署申请创办中国真话报和"揭穿谎言出版社"(图)
  • 昝爱宗:国新办替官掩盖"政治错误"再出丑(组图)(图)
  • 昝爱宗:中国外长对外人说话多半是客套的
  • 昝爱宗:台州网友呼吁一总编引咎辞职被警察问话 (图)
  • 昝爱宗:1997,我与大独裁者邓小平擦肩而过
  • 昝爱宗:紧急呼吁央视春节晚会改为"赈灾晚会"
  • 昝爱宗:全国31省市忙于"两会"盛筵却是逃避应对雪灾之责
  • 昝爱宗:从《财经》"阴阳刊"看中共新闻检查方式转变(组图)(图)
  • 昝爱宗:北京资深传媒人凌沧洲呼吁新闻自由
  • 昝爱宗:上海翟明磊<壹报>再次被屏蔽无法浏览
  • 昝爱宗新浪博客被关闭移师国外取名《道路》
  • 昝爱宗致新浪关于询问博客被删情况的邮件
  • 新浪称昝爱宗博客暂时被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