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端午恰逢右友节/俞梅荪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4日 转载)
    6月8日是端午节,回首历史上的今天,51年前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这是为什么?》,拉开了反右派运动的序幕,致使55万人惨遭横祸。2005年10月6日《北京晚报》发表吴美潮(上海交通大学机电系学生右派分子)的文章《建议设立“右友节”》,日期拟定每年6月8日。
    
端午节的几种纪念

    
    端午节始于春秋战国,其由来与传说很多,主要有以下几种:
    
    端午为上古的“夏至”节,颛顼及殷商古历中尝黍之日的新年。夏至,疾病开始流行,故要驱毒避邪。传说农历五月是毒月,五日是恶日。《吕氏春秋》中《仲夏记》一章规定,人们在五月要禁欲、斋戒。在江淮地区,端午节家家悬钟馗像,用以镇宅驱邪。夏季江河水涨,人们寄望于操纵水的龙保佑,祈祷一年风调雨顺,这一天又为华夏祭龙日。
    
    纪念屈原。屈原是春秋时期楚怀王的大臣,倡导举贤授能,富国强兵,力主联齐抗秦,忧国忧民,却遭馋去职流放,于五月初五投汨罗江;死后为蛟龙所困,世人哀之,每于此日投粽子于水中,以驱蛟龙。唐代文秀诗云:“节分端午自谁言,万古传闻为屈原;堪笑楚江空渺渺,不能洗得直臣冤。”另有张耒的《和端午》:“竞渡深悲千载冤,忠魂一去讵能还;国亡身殒今何有,只留离骚在世间。”
    
    纪念伍子胥。伍子胥,春秋时楚国人,因遭陷害,其父、兄为楚平王所杀,被迫出逃吴国,助吴公子夺取王位,与谋国政;辅佐吴王修法制以任贤能,奖农商以实仓廪,治城郭以设守备;举荐孙武为将,整军经武,使吴成为强国;帅吴兵攻破楚都,楚昭王逃跑,掘楚平王墓鞭尸三百,终报杀父兄之仇。吴、越之战,越惨败,吴王夫差欲允越王求和之时,子胥力谏乘势灭越;夫差不纳,听信谗言,赐其死。子胥说:“我死后,挖我眼悬挂在吴京之东门上,以看日后越军入城灭吴。”便自刎。夫差闻言大怒,令将其尸于五月初五投入大江,江浙的人们端午节纪念子胥。
    
    纪念曹娥。东汉孝女曹娥救父投江,其父溺于江中,数日不见尸体,曹娥昼夜沿江号哭半月,五月初五投江,五天后终于抱出父尸,传为神话。
    
    纪念秋瑾。秋瑾擅长诗词歌赋,28岁时参加革命,在策划起义时为清兵所捕,至死不屈,于光绪三十三年六月在绍兴英勇就义。后人敬仰,定端午节为纪念日。
    
    千百年来,端午节多为纪念在凶险之日殉难的志士仁人,屈原的汨罗江、子胥被沉的苏州胥口镇太湖畔、秋瑾在杭州西湖畔的墓,我都曾去瞻仰过。
    
    反右派运动至今尚未平反昭雪,多少冤魂尚未瞑目,6月8日设立右友节纪念和告慰他们,合情合理,在51周年之际,这一天与端午节重合,莫非天意?
    
    
    
     愤怒谴责人民日报“6,8”社论
    
    
    
    1957年的反右派运动是从人民日报6月8日社论《这是为什么?》开始的,在《社论》发表50周年的2007年5月12日,18位反右派运动幸存者愤怒谴责这个反人道、反文明、反事实的《社论》,要求中共彻底推翻反右冤案,道歉并赔偿损失。
    
    1957年4月,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发出“整顿主观主义、官僚主义和宗派主义”的整风运动号召,并组织社会各界人士参与提出意见和建议,得到广泛响应,举国上下顿时形成生动活泼的民主局面。
    
    6月8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内容是卢郁文(民革中央委员、国务院秘书长助理)在整风建言指出:应加强共产党的领导,不应学资产阶级民主。为此,他收到匿名恐吓信,被骂为无耻之徒,为虎作伥,如不回头,人民不会饶恕他。《社论》指出,有些人借口帮助整风,向共产党和工人阶级的领导权挑战,公然叫嚣要共产党下台,要打翻社会主义事业。必须进行“反右派斗争”,保卫社会主义和共产党的绝对领导。(注:据上海作家叶永烈近年考证,卢郁文曾要求加入中共,被告知留在党外更能发挥作用。)
    
    从此,反右派斗争的严打行动在全国展开,揪出右派反党集团、地方民族主义集团20多个,全国55万人被划为右派分子,30多万人被划为反社会主义分子,被送往劳改农场,被送往农村、工厂监督劳动,被判刑入狱;或含冤自杀,或被折磨致死,或被以反革命罪枪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株连亲友逾千万人。
    
    与会者指出:若真有这封匿名信,人民日报为何不公布其原件?公安机关为何不抓出元凶?即使有此匿名信,又怎能抹煞当时生动活泼的民主局面?怎能改变共产党治理官僚主义、主观主义、教条主义的决心?怎能成为打击近百万精英的借口?这完全是造谣惑众,混淆是非,贼喊捉贼的伎俩。
    
    刘衡(人民日报资深记者右派分子)在书面发言写道:我没想到,1957年6月8日以后,党妈妈竟成狼外婆,吃掉了自己的儿女。我在劳动改造的22年里,痴痴地等,轻轻地劝,给党妈妈写了数不清的思想汇报;我更没想到,55万右派分子的深重苦难,在“改正”的皇恩浩荡欢呼声中,竟轻描淡写地过去了。“向前看”竟成“抹煞过去”。这要比我们付出的惨痛代价更为可悲!如果连对百万人造成严重伤害的错误与罪行都不肯承认、道歉与补偿,对历史造成的社会极为不和谐的事实都要否认,怎么可能化解日益沸腾的民怨,怎么带领全国人民去构建现在和未来的和谐社会呢?(刘衡,87岁,1939年在延安参加新闻工作并加入中共;1983年当选为全国妇联第五届执行委员,被授予“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称号。)
    
    劫后余生的与会者们强烈要求:人民日报社必须公布历史真相,承担责任,对造成危害社会的严重后果,向全国人民道歉,向55万反右派运动的受难者谢罪!否则,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大家认为,这是由毛泽东亲自发动和领导,以大鸣大放“引蛇出洞”的“阳谋”,导致敢说真话的人被残酷打击迫害,以期达到毛思想的绝对权威和专制独裁的政治运动。直至毛泽东去世后的1978年,广大右派分子虽被“改正”,却留下“反右派运动没有错,只是扩大化”的结论。又至30年后的今日,中共仍未推翻反右冤案并向受难者道歉并赔偿损失。如今,幸存者仅约3万人,大都仍被歧视并处于贫困之中,反右派运动的危害直至今日。①
    
    2007年12月20日,中共中央宣传部新闻局局长钟沛璋、中共中央党校教授杜光等离休老革命右派分子欲在郊外的一位右派老人的家中聚会,学习胡总书记的“十七大”报告,邀请关注右派情况的官方人士参加座谈,议题为“加快和谐步伐,消除历史积怨”,获其同意。右派老人们兴高采烈地准备参加,不料在会前一天突然被禁。聚会当天,一些右派老人分别被警方看管在家中而不得出门。
    
    2007年间,国内不少右派老人不断呼吁,依法维权却被打压,有的还被警方抄家;再呼吁,再被打压……。致使右派老人们对胡温新政倡导的“立党为公,执政为民,以宪治国,以人为本”几近绝望,有的依然坚持且誓死进行下去,反右维权亦如屈原之《离骚》曰: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又到了6月8日,一切如前,已成耄耋老人的右派分子们,步履蹒跚去上访,维权不成反被侵权,漫漫维权路,何处是尽头?
    
    
    
     师友评论
    
    
    
    反右维权不成的要害。百分之九十九的“右派分子”都因错划而被“改正”,那么“反右派运动并没有错,只是扩大化了”还能说得过去吗?对这种荒谬的诡辩之说,应加以批判。为什么官方只强调“要向前看”?如果要认真清算毛犯的罪行,老一代“革命家”都有各自无法推卸的责任,共产党的统治地位势必难以维持。因此,邓小平才极力主张,对待中共过去的错误“宜粗不宜细”,致使上千万反右派运动受难者群体,历经半个多世纪的人身和财产权利被侵害,无人问津。
     ——陈奉孝(73岁,北京大学数学系学生右派分子,曾被以反革命罪而铁窗生涯20年;1984年经胡耀邦批示,被改正。)2008-06-12
    
    
    右友节的建议好。设立这个节日,既尊重历史,又是对受难者心灵上的抚慰,诚乃极佳之建言。然而,五十年来的苛政猛于虎,与虎谋皮,安有果哉?!
     ——陈华东(75岁,河南开封大学退休副校长,原开封机械厂技术员右派分子)06-11
    
    
    天意。端午节与发动反右的6月8日恰好重合,真是天意。北京晚报能够大胆发表《建议设立“右友节”》文章,实在难得。但是,官方未予认可,也不奇怪。
     ——王志勇(77岁,湖南省某剧团原团长右派分子)06-12
    
    
    坚持就是胜利。中国的革命解放运动是在内忧外患,人民生活在极其痛苦中,由农民为大多数的民族解放运动。取得政权后,在毛的领导下带有很强的农民意识,也就是长期提倡的阶级斗争意识。其中一个特点就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凡谁对我有威胁就打倒谁。包括反右等所有后来发动的运动都源于此。阶级斗争积怨甚多,该纠正的就应彻底纠正,像台湾对228事件的处理,吴伯雄到南京中山陵献字“天下为公,人民最大”都是启示。世界在变,国家在变,你们的努力是公义的,一定能成功!
     ——周洪(深圳小业主,“文革”受难者之子)06-11
    
    
    无日不吟民主歌。读此文口占:
    
     端午恰逢右友节,喜闻右子豪情多。
     心中不解自由结,无日不吟民主歌。
     ——黄河清(旅居地中海畔学者)06-11
    
     (完稿于2008-06-09,修订于06-13)
    
    
    ①18位右派老人愤怒谴责1957年6月8日《人民日报》社论—— 北京右派老人聚会综述,原载《观察》2007年6月7日,www.observechina.net/magazine/artshow.asp?ID=43846
    
    
    
    图1,2007年5月12日,右派老人在北京远郊区农舍的住家中聚会,讨论50年前人民日报《6.8社论》。左起,万耀球(77岁)、冯志轩(76岁)、燕遯符(70岁)、任众(74岁)、赵世秀(85岁)、蒋绥敏(74岁)、纪由(80岁)、俞梅荪(右派之子);老人平均77岁,其中万、冯、任、纪是1949年以前参加革命的老同志。
    
    
    图2,2007年4月6日,30多位右派分子50年来首次在北京聚会,73岁的吴美潮(上海交通大学机电系23岁的学生右派分子)携含辛茹苦的94岁母亲到会,并把其发表在2005年10月6日《北京晚报》的文章《建议设立“右友节”》送给大家。他曾建议把1957年6月8日人民日报发表反右派的社论之日,定为“右友节”,与会者一致好评。中立者,任众(聚会主持人,北京市公安局右派分子)。另,吴美潮的两位姐夫都是右派分子,这个右派之家的深重苦难自不待言。(俞梅荪摄)
    
    
    附件
    
     这是为什么?
    
     (1957年6月8日人民日报社论)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国务院秘书长助理卢郁文因为五月二十五日在“民革”中央小组扩大会议上讨论怎样帮助共产党整风的时候,发表了一些与别人不同的意见,就有人写了匿名信来恐吓他,这封信说:“在报上看到你在民革中央扩大会议上的发言,我们十分气愤。我们反对你的意见,我们完全同意谭惕吾先生的意见。我们觉得:你就是谭先生所指的那些无耻之徒的‘典型’。你现在已经爬到国务院秘书长助理的宝座了。你在过去,在制造共产党与党外人士的墙和沟上是出了不少力量的,现在还敢为虎作伥,真是无耻之尤。我们警告你,及早回头吧!不然人民不会饶恕你的!”
    
    在共产党的整风运动中,竟发生这样的事件,它的意义十分严重。每个人都应该想一想:这究竟是为什么?卢郁文在五月二十五日的发言中讲了些什么呢?归纳起来,一是告诉人们不要混淆资产阶级民主和社会主义民主,不要削弱和取消共产党的领导;二是说国务院开会时应该有事先准备好的文件,以便讨论,免得象资产阶级国家的议会一样每天争吵,议而不决,不能说就是形式主义,就是不让大家讨论;三是说他自己同共产党员相处得很融洽,中间没有墙和沟;如果有些人和党员中间有了墙和沟,应该“从两面拆、填”,双方都要主动;四是说共产党人对某些批评可以辩驳,这种辩驳不能认为是报复打击;五是对党外人士如何实现有职有权的问题提供了一些具体意见。我们和许多读者一样不能不问:发表这样实事求是、平易近人的意见。为什么就是“为虎作伥”,“无耻之尤”?为什么要“及早回头”,否则就“不会饶恕你”?
    
    把卢郁文的发言说成“为虎作伥”,共产党当然就是写信者们心目中的“老虎”了。共产党在领导中国人民对中国人民的死敌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作战的时候,的确和老虎一样勇猛,没有任何力量可以使它畏惧,屈服。但对中国人民来说,共产党却是最好的朋友:它帮助人民推翻了压着人民身上的反革命势力,帮助人民收回了土地、工厂等生产资料,使人民摆脱了剥削阶级的残酷压榨,把自己的历史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现在正朝着人民富裕、人民幸福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远大目标迈进。最广大的人民从来没有像在共产党领导的时代这样充满光明的希望和生的乐趣。共产党也犯过错误,也有缺点,共产党的整风运动正是要整掉这些错误和缺点。一切对党和社会主义事业抱有善意的人们,都在积极地提意见帮助共产党整风,以便加强社会主义事业,巩固党对于人民群众的领导。在这样的时候,却有人把维护社会主义民主、维护共产党的领导权的言论称为“无耻之尤”,“为虎作伥”,把共产党人比作可怕的吃人的“老虎”,这种人的政治面目,难道还能不引起人们的警惕么?这些人警告卢郁文“及早回头”,请想想他们所说的,究竟是向什么地方“回 头”?当然,这些人在另外的地方,口头上也会说他们怎样才是真正拥护社会主义,拥护共产党云云。但是,难道还能相信对劳动人民的先锋队如此仇视的人们,是在那里帮助共产党整风,是在那里拥护社会主义事业么?
    
    我们所以认为这封恐吓信是当前政治生活中的一个重大事件,因为这封信的确是对于广大人民的一个警告,是某些人利用党的整风运动进行尖锐的阶级斗争的信号。这封信告诉我们:国内大规模的阶级斗争虽然已经过去了,但是阶级斗争并没有熄灭,在思想战线上尤其是如此。革命的老前辈何香凝先生说得好:“今天是新时代了,在共产党和毛主席的领导下,我们走上社会主义。难道在这个时代,也就一切都是清一色,再也不会有左、中、右了吗?不会的。”她指出,有极少数人对社会主义是口是心非,心里向往的其实是资本主义,脑子里憧憬的是欧美式的政治,这些人就是今天的右派。在“帮助共产党整风”的名义之下,少数的右派分子正在向共产党和工人阶级的领导权挑战,甚至公然叫嚣要共产党“下台”。他们企图乘此时机把共产党和工人阶级打翻,把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打翻,拉着历史向后倒退,退到资产阶级专政,实际是退到革命胜利以前的半殖民地地位,把中国人民重新放在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反动统治之下。可是他们忘记了,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以前的中国,要想使历史倒退,最广大的人民是决不许可的。在全国一切进行整风运动的地方,这些右派分子都想利用整风运动使共产党孤立,想使拥护社会主义的人孤立,结果真正孤立的却是他们自己。在各民主党派和高级知识分子中,有少数右派分子像卢郁文所说,还想利用辱骂,威胁,“装出‘公正’的态度来箝制”人们的言论,甚至采取写恐吓信的手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这一切岂不是做得太过分了吗?物极必反,他们难道不懂得这个真理吗?
    
    非常明显,尽管有人叫共产党“下台”,有人向拥护共产党的人写恐吓信,这些决不会使共产党和人民群众发生任何动摇。共产党仍然要整风。仍然要倾听党外人士的一切善意批评,而人民群众也仍然要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坚持社会主义的道路。那些威胁和辱骂,只是提醒我们,在我们的国家里,阶级斗争还在进行着,我们还必须用阶级斗争的观点来观察当前的种种现象,并且得出正确的结论。
    
    (原载人民日报1957年6月8日)
    
    《观察》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漫天大雪祭英魂——紫阳的三周年忌日纪实/俞梅荪
  • 黄河清:琴心剑胆男儿行之2——反右五十周年纪念活动中的俞梅荪
  • 黄河清:琴心剑胆男儿行(一)——俞梅荪悼包遵信逸事
  • 俞梅荪:紫阳两周年忌日祭拜系列文
  • 俞梅荪:彭真委员长像读《毛主席语录》那样读《宪法》的启示(修订版)
  • 俞梅荪:彭真像读《毛主席语录》那样读《宪法》的启示(组图)(图)
  • 俞梅荪:太石村选举人大代表两轮投票前景未卜
  • 律师:天使与魔鬼—— 一个立法工作者与律师的恩恩怨怨/俞梅荪
  • 陈小平:前中南海法律秘书俞梅荪的故事
  • 俞梅荪:李柏光深陷囹圄之真相
  • 张耀杰:中南海秘书见证中国监狱——俞梅荪和他的狱中难友
  • 俞梅荪:失地农民浴血抗争 汕尾电厂运营艰难(组图) (图)
  • 江棋生等参加包遵信追悼会受阻 俞梅荪被抓派出所
  • 俞梅荪:建军八十周年暨海军反右五十周年祭(下篇)(图)
  • 俞梅荪:建军八十周年暨海军反右五十周年祭(上篇)(图)
  • 俞梅荪:刘衡,青春而活力四射(组图)(图)
  • 俞梅荪:右派聚会起风云 民主潮流成趋势(组图)(图)
  • 任众、燕遯符、铁流、俞梅荪联名上书国家主席胡锦涛(图)
  • 俞梅荪:紫阳两周年忌日的沉闷(图)
  • 俞梅荪:百里洲镇选区投票日,吕邦列被警方调离选举现场后 
  • 俞梅荪:太石村民选举人大代表两轮投票前景未卜
  • 俞梅荪: 只因悼念紫阳.被逼连夜逃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