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张鹤慈:信誉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2日 来稿)
(博讯编者按:地震预报问题,博讯报道很多,这不仅是异议人士的看法,很多海内外新闻都有报道,以博讯的报道最快、最全。博讯的报道基于内部消息,有根据。地震可以预报是定论,这从很多公开发表的论文可以得知,只是预报的时间段,以及是否通知大众都有利弊的权衡。中央领导人是否接到预报,是否有个别领导否定发布预报?这是问题的关键。)  

  • 地震预报专家欲哭无泪:今天的强震确实有人预报(图)
  • 1976年8月四川省松平7.2级地震预报成功/taodax
  • 新华社发表后马上删除的报道:显示蓄意掩盖地震预报
  • 关于“南方工报”的辟谣解释的质疑!报纸影印为证(地震预报争论)(图)
  • 地震局:地震前没有作地震预报
  • 被删除的报道显示:广元在5.12地震前接到通知(地震预报争论)(图)
  • 新华社删除的地震预报的报道 百度仍然有存档(图)
  • 为压制地震预报找借口 官媒发表这个报道
  • 中国地震局组织举办了震情信息保密知识培训班(地震预报争议)
  • 中国学者:《国家地理》指责中国漠视地震预报无根据
  • 专访中国地震局前研究员耿庆国:越是大地震越容易预测(地震预报争论)
  • 地震预报乌龙:震后预测误作震前预测 甘肃地震局致歉
  • 几则地震预报相关新闻(图)
  • 中央是谁决定隐瞒地震预报的四种说法
  • 《南方工报》及其地震前“提前撤离”的报道被网友证实存在(地震预报争论)(图)
  • 震情信息保密知识培训班的通知(地震预报争议)
  • 甘肃《重要更正》无法消除“震前地震预报”疑云
  • 关于决策四川地震预报的最新辩解/陆士绅
  • 滕吉文院士证实:收到汶川周围6-7级地震预报
  • 四川家長示威促查偷工減料/專家踢爆地震局謊話連篇(有地震预报)
  • 汶川地震震前信息汇编18条(地震预报)/taodax
  • 四川地震局高级工程师曾警示有关部门 震后沉默(地震预报线索)
  • 据《成都商报》记者采访刊登,汶川地震中国地震局早有预测(地震预报争议)
  • 汶川地震震前预测预报--信息汇编21条/taodax(地震预报争议)
  • 地震预报:多次上书未获理会,地震专家耿庆国震后痛哭
  • 高校科技奖报道一:地震研究所多次成功预测地震(地震预报争论)
  • 这是北京工业大学有关地震预报的一篇论文
  • 陈一文:民间业余地震预报研究者孙威被压制
  • 陕西地震局网站再次被黑 黑客发布地震预报(图)
  • 重組汶川地震预报门事件
  • 学者预警川震,疑为奥运遭掩盖 (地震预报争论)
  • 《科学时报》:“连唐山地震时的观测都不如”(地震预报之争)
  • 《科学时报》证实:汶川震前有大量微观和宏观异常(地震预报争论)
  • 汶川大地震预报预测预兆---信息汇编24条
  • 地震预报的中国经验:李四光坚信可预报
  • 地震预报应借鉴气象预报,提供"地震发生概率"预报/王红旗
  • 胡锦涛拒绝发布地震预报的原因解析/林泉
  • 就是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驳孙力舟似是而非的谬论(地震预报争论)/张成觉
  • 北京当局应给灾民一个“说法”——汶川地震预报与震级的疑问/张成觉
  • 地震预报:此处无银两?做贼定心虚!/隐名
  • 严辞问责胡锦涛——蓄意隐瞒地震预报,弃民于死地,谁之罪?、陈泱潮
  • 盘县4.3级地震是否是四川汶县发生强地震的前奏?(地震预报争论)(图)
  • 史学:地震问责的重要突破口!(温总理泄密曾有地震预报)
  • 地震预报与否,不是现在的地震局官员说了算的
  • 曹长青:汶川地震可能“漏报”的六个疑点(地震预报)
  • 救了47万人的共产党书记是谁?——汶川地震反思之七(地震预报争议)/黄河清
  • 郭泉:出狱后继续谴责当局没有依法进行地震预报/民主先声221
  • 传胡温中江氏常委阴计,作不发布地震预报错误决策/昭明
  • CCTV对话: 地震预报太难太难了 大家别骂了    

        信誉
         (博讯 boxun.com)
        先从李森科谈起。在苏联。他的遗传学战胜了摩尔根的遗传学,依靠的是政治。
        无产阶级的科学战胜资产阶级的伪科学,社会主义的科学战胜帝国主义的伪科学。苏联的科学院院士流放到西伯利亚,大批的西欧的共产党员退党。
        
        今天,在地震预报上,同样是把科学问题变成了政治问题,同样是政治正确可以改变科学事实。
        
        :
        三个奇特的现象同时出现:
        
        一,几乎海外所有的异议人士,一边倒的支持地震可以预报,都在地震预报问题上明确表态,都把地震预报作为对中共问责的最主要的话题。包括一些在学术上,文笔上,或个人经历上的佼佼者,也几乎都写了文章;几乎这些人都在这次四川地震中,对中共有意隐瞒地震预报的问题上发难。
        
        为了政治目的,可以相信任何他们愿意相信的东西,而不肯去多化一点点力气去核查和推敲;为了政治目的,他们居然可以相信四人帮时代的人民日报,而不相信今天的美国地震局。
        
        二,有关地震预报的说法有几十种,而且很多互相矛盾,甚至针锋相对,但这些矛盾说法,从来没有交锋。只要是针对共产党的隐瞒地震预报,所以的素材全部可以被采纳。
        
        简单举两个例子:有关地震可以预报,而失职的中共没有能够预报;和中共已经预报出地震,为了奥运而故意隐瞒。是两种不能同时存在的说法,但这两种说法,在几百篇的声讨文章中,从来没有发生过冲突。
        
        有关中共故意隐瞒了地震预报,和中共通知了居民,学校,军工,煤矿等同样是不可能同时存在。
        为了证明中共事先已经掌握了地震预报,说出的首先通知,和中共为了奥运前的稳定而隐瞒的动机矛盾。隐瞒就是没有通知,通知了就是没有隐瞒;煤矿是高风险行业,不可能有什么干部子女在矿下采煤,为什么中共会对矿工这么特殊的人道关怀?
        
        三,同时出现的有关地震预报的消息,不但混乱,矛盾,而且没有一个消息能够得到证实。从核爆炸到中共有意希望出现地震惨剧来转移国际压力;从小学校的一个班在地震前两个小时得到通知到出现过的地震云,从耿专家的密件到美国的事先的地震预报,没有一个人能够拿出一点可以证明他们指控的材料。
        而没有证据支持的指控,不论是道听途说,不论是牵强附会,都全部只能接受,不能质疑。
        
        异议人士的文章,可以算是对中共的声讨;可以算作对中共的问责;也可以算作是对中共的控告。
        如果真正有一个世界法庭,这些声讨的材料哪一个可以拿的出手?你们谁敢面对法庭?
        
        不论在中国,美国,一个中立的国家,或是在联合国设立的法庭,去控告中共故意隐瞒地震预报,而使近十万人死于非命,都绝对是一场惊天动地的特大官司。
        所有在文章中信誓旦旦的指控中共故意隐瞒了地震预报的作者,可有一个敢于出庭?
        
        问责需要下功夫,和打官司告状一样,如果你拿不出来证据,官司肯定会输;你们输的将不只是这一场有关地震预报的官司,你们输的是你们自己的信誉。
        
        输一两次官司,并不致命,但输了自己的信誉,不论对是一个组织,对一个媒体,还是对一个个人,都是致命的创伤。信誉不是短时间可以建立的,但毁一个信誉,可能并不需要多久。想再恢复,比开始建立还难的多。而国内的人,除了信誉,失去的可能还有自由。
        
        负面文宣最中央的是它的震撼力和可信度。
        
        负面文宣需要冲击力,震撼力。合情合理,按部就班的消息,对负面宣传没有效果。
        
        可惜的是,震撼力和可信度一般成反比。耸人听闻的事件,往往都缺乏可信度。
        
        爆炸性的新闻,在被证伪后,同样会成为爆炸性的新闻,只是被伤害的是暴料者自己。
        
        震撼力惊人的6000人被活摘的苏家屯,惊动了西方主要国家的政府和国会,震撼力更惊人隐瞒地震预报的十万人的地震屠杀,已经不能在西方国家引起什么涟漪了。
        
        地震预报是一个纯科学问题,依然被政治搞的乌烟瘴气。其他的和政治关系密切的,甚至本身就是政治问题的,就更可想而知了。政治立场取舍事实甚至改造事实的后果是输了自己的信誉。
        
        
        从地震奥运,到西藏事件,再到地震,我明显的感到我已经离开了这些异议人士的主流。
        
        我不觉得我错了。
        
        可能等奥运的尘埃落地,再慢慢恢复和一些朋友的关系。我只是希望:在这个恢复的过程中,需要否定和调整今天的态度和观点的人不是我。
        
        张鹤慈。12。06。08 墨尔本

    [博讯来稿] (Modified on 2008/6/12)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鹤慈:失望后的反思―――马英九64感言读后
  • 89年老百姓为什么上的街/张鹤慈
  • 64的反革命暴乱的定性是如何出笼的/张鹤慈
  • 国共两党不可以搞交易/张鹤慈
  • 夜郎自大者自食其果/张鹤慈
  • 张鹤慈:抵制奥运和地震。
  • 张鹤慈:四川地震救灾中的最大失误是什么?
  • 温的讲话没有一个字提到共产党和马列主义意识形态/张鹤慈
  • 请换一个思路看新闻的真实性和公正,客观/张鹤慈
  • 张鹤慈:到底怎么看【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 】?
  • 张鹤慈:西藏独立问题的探索。
  • 张鹤慈:请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送回托儿所去补习。
  • 中国正在形成左右合作的反西方联盟/张鹤慈
  • 探讨:西藏问题主要是民族问题还是民主问题/张鹤慈
  • 张鹤慈:想故意找这么笨的领导人都不容易---谈公祭黄帝
  • 从漢城奧運的成功,来看抵制北京奥运的错误/张鹤慈
  • 马英九选举胜利后讲话的败笔/张鹤慈
  • 为什么北京政权死死的咬住达赖?/张鹤慈
  • 为胡佳一辩/张鹤慈
  • 张鹤慈:今天中国人权的焦点究竟是什么?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