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19年前的6月8日,合肥市的最后一次游行/郑存柱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0日 来稿)
    
    19年前的6月8日,合肥市的最后一次游行
     (博讯 boxun.com)

    郑存柱
    
    今天是6月8日,有朋友送来了粽子,原来今天是农历的端午节。
    
    突然想起19年前的今天,也是端午节。阳历和阴历在19年后会再次重复。这点可以帮助那些只知道自己阴历生日的人查到自己的阳历生日。你在19岁、38岁的时候的阴历生日,那天的阳历就是你的出生日期。
    
    1989年的端午节也是6月8日,那天是六四镇压后我在安徽合肥组织的的最后一次游行。
    
    那天我们组织学生继续到达合肥市的中心地带四牌楼的立交桥下面,这里是我们合肥教育学院分配的抗议地点。我记得安徽省教育学院的地点是在三孝口。已经忘记和我们学校在一起的其他学校名称了。如果有来自合肥市参加过六四运动的读者,请补充各自学校的地点。
    
    那天我们已经预感到游行很快就要结束,接下来就是秋后算账了。但是还是有很多同学在我们的召唤下走出宿舍,在学校的教学大楼前集合。我们打着旗子和标语走出了学校大门。
    
    我们经过学校前面的宁国路,是直接上芜湖路转弯到青年路,还是先绕到合肥工业大学和工大的学生一起,已经记不清楚了。早先的几次游行都是先绕到合肥工大和他们集合的。我们学校的安徽省人大代表许有为老师就是这样和我们一起走在游行队伍的最前面,手里高举着红色的人大代表证,赢得路边市民的阵阵掌声。
    
    一路上,就有市民给我们送来各式各样的粽子。我记得有一位中年妇女把一袋粽子递给我说:“这是我亲自做的,我们永远支持你们。”,傍边的人接着说,“我俄每年端午节纪念爱国诗人屈原,今天也支持你们爱国学生。”
    
    这是我一直记得的89年的两句话之一,还有一句话是在5月19日夜,我们学校的王浩副院长、英语系的章智源老师和历史系主任桑潮流教授在播放了李鹏讲话的录音之后劝说我们回校的时候说的,桑教授说:“我是学历史的,请你们相信历史”,章智源老师说:“你们已经创造了历史,你们写的历史意义已经超越了五四运动”。王浩院长默默无语,他一直是理解学生的,事后也多次开导鼓励我们不要消沉。在我毕业之时,王浩院长还在我的英文版的《鲁迅选集》的书扉页上写下了鲁迅“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英文诗句作为毕业留言。
    
    我们已经有了接受学生运动被镇压的心理准备,在前一天的学生自治组织的会议上已经宣布了6月8日是最后一天上街游行了。所以我的心情一直很不好,一直想大哭一场,但是还是坚持着忍住眼泪,带领同学们一路喊着口号,到达了立交桥下面。我那天爬到了立交桥上面写下了两句口号,一个是 “5月27日(28日)? 中国民主日——王丹”。 这个是王丹在天安门召开记者招待会的时候宣布的,我那时还在天安门听到王丹这句话。记得这个记者会之后王丹和吾尔凯希被学生们簇拥着无法离开现场。很抱歉19年过去了,我已经忘记民主日是27日还是28日了。另外一句口号是 :“六四不平反,我们年年来”。写完后,我回到了学校的同学之间。这时候,有几个学生为了什么事情争吵了起来,我气得大骂了几声,心中的委屈再也无法抑制,终于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放声大哭起来。旁边的同学以为我被那几个争吵的同学气哭的,还上前把争吵的同学斥责了一阵,好像让他们来给我道歉。同班有几位女同学把我拉到一边,劝我,有一位女同学递上一块手绢给我擦眼泪。她们拉着我离开了静坐的地点,默默地陪着我走回了学校。
    
    那个给我递手绢的女同学,后来成为我的女朋友,现在是我的妻子。
    
    以上就是我今天回忆起19年前的一点片断。
    
    第二天的6月9日,我们在学校的教学楼前举办了六四死难者追悼会,还是有100多学生带着白花参加。其中有一位财会系(政教系? )的女同学,一直低声哭着。她是一名共产党员,之前一直没有参与游行。但是在看到我们从中国科技大学影印回来的北京镇压的彩色照片后她当时就哭了,从此一直参加爱我们组织的游行一直到6月9日的追悼会。和她相对的是另外一位来自肥东的王姓同学,在5月19日之前他一直非常活跃,是我们学校的游行积极分子之一,为此他被选择参加爱了5月18日和安徽省委书记卢荣景的对话。他的发言很精彩,他质问卢荣景:“为什么中国是80多岁的人召集70多岁的人来讨论60多岁的人的退休问题?” 但是5月19日之后他却销声匿迹了,从此再也没有参加我们组织的游行。
    
    6月9日的追悼会是张姓同学主持,由一位王姓同学致悼词,他说:“我是一名共产党预备党员,但是我宣布退党!”
    
    之后就是空校,后来学校的几位主要学生被学校用车子送到芜湖路派出所审讯。审讯的时候有一个很有趣的故事,那就是我们几个学生之前商量好,学校的纪委书记一直很左,六四镇压后也非常积极。但是在游行的时候他也曾参与过。于是我们在审讯的时候就都说他支持我们学生。他正好和一位警察一起审问我。当我说他支持我们的时候,把他气锝直翻白眼。
    
    经过一年多的审查,我们最后7名学生,有三人平安无事,另外四个人没有过关,这四个人是:我,郑存柱, 王XX,吴XX,谢XX。
    
    王、吴、谢三人当年毕业,都没有分配工作,只是临时做代课教师。后来王XX得到了警告处分。吴XX,谢XX免予处分,但是档案里面却留着厚厚的动乱材料。
    
    我因为身份特殊,虽然在教育学院进修读书,但是还保留着肥东县青龙中学的英语教师身份。于是一年后由肥东县教育局和合肥教育学院联合发出了处理意见:行政记大过,工资降两级。
    
    在处理决定下来之前,我已经偷偷用以前的同事提供的虚假证明信报名参加了当年的研究生考试,并于1990年考入上海师范大学攻读研究生。
    
    能够到上海继续读书,需要感谢以下几个人:合肥教育学院英语系的几位老师,他们给我出主意,让我继续在上海读书,不要回合肥在处理决定上签字。按照规定,只要本人不签字,他们就无法宣布处理决定,也无法把握的档案转寄到原来的单位并在此转移到上海。只要拖上一年,我就基本上不会被山宾馆还开除了。但是拖了几个月,那个纪委书记托人告诉我,如果再不回去,他们要直接到上海来找我了。我没有办法只好回去接受处分。
    
    于是再次跑到肥东县教育局,一位副局长是我师范的班主任,他也帮我出主意,要求人事部门再次拖延档案转交时间,这样直到一年后我的处理档案才转交到上海。研究生院征询我的导师的意见,两位导师一致保我,最后大概是说我当时年纪轻,到了上海师范大学之后学习很刻苦,就让我留下完成了研究生学业。
    
    最后还要感谢青龙中学的张景汉校长。当年的研究生录取之前有一个政审意见,上面特意标明:六四期间的表现。我看到政审表个傻眼了。回到了青龙中学,校长大概已经知道了我的来意,准备好酒菜,几个人喝闷酒,张校长大概一半故意一半真实,很快就说喝多了倒在床上打呼噜。主任看看我的表哥,问我怎么填写。我说,你看怎么填写才可以让我可以录取读研究生?主任笑咪咪地写好了政审表格递给我,问,这样可以吗?我一看,上面写着:“该同志在校期间遵守四项基本原则.......” 然后主任示意了一下在床上装醉的校长说:“张校长说了,你不在校期间的情况我们不清楚,我们只能实事求是地写你在校期间的表现。”
    
    于是我可以蒙混过关得以到上海读书。
    
    那一年有好几位合肥的学生领袖考取了研究生,有的被拒绝录取,像我们学校的王XX,他当年考取了清华大学的研究生,后来又连续三年考上不同学校的研究生,最终都无法录取;有的是读了几个月被开除,我是一个幸运的漏网之鱼。
    
    再过几年,四个人之中的吴XX在6月4日生下了一个儿子,起名为: 吴尔丹,由当年两位学生领袖的名字组成;
    
    再过几年,谢XX考上了研究生并一直读完了博士,现在是中国政法大学的教授。
    再过几年,王XX想办法把档案里面的材料处理了,终于如愿以偿读了研究生,目前正在准备博士论文。
    
    ………………………
    
    因为今天的粽子,使我无法入睡,在半夜写下这些回忆。不少当事人都已经退休,估计不会影响到他们;当年的同学暂时隐去名字,但是我相信有一天他们自己会站出来。千百万当年的学生,也会一个个站出来的。
    
    是的,我们已经创造了历史。
    
    我们也一定会重新书写这一段历史的。
    
    这一天不会太远。
    
    郑存柱
    
    2008年6月8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郑存柱:给安徽省人民政府和其他相关单位的公开信
  • 国家地震预测研究所在干什么?/郑存柱
  • 中国国民党的三大战役/郑存柱
  • 处于昏迷状态的中国共产党/郑存柱
  • 六四未平反 统一也要谈——致中国民国新总统马英九先生的公开信/郑存柱
  • 共产党需要重温历史之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郑存柱
  • 关于恢复1954年宪法第八十七条的建议/郑存柱
  • “郭泉事件”并不单一,外国公司再次查封中国政党领袖的名字/郑存柱
  • 为民主辩护!——对当前反民主理论的回答(上)/郑存柱推荐
  • 郭泉起诉GOOGLE. 起诉委员会组建中,欢迎参与/郑存柱
  • 你们曾经这样承诺 ——共产党需要重温历史/郑存柱整理
  • 悉尼支持中国民主化工作平台:我们支持汪兆钧、郑存柱、郭泉等仁人志士的政改呼吁
  • 放弃新的“两个凡是”,重新解放思想/郑存柱
  • 致谢与说明/安徽商界人士郑存柱
  • 20余名政协委员建议中央授权深圳试点政改/郑存柱推荐
  • 中国改革发展大事记(1月)/郑存柱推荐
  • 中央党校谈政改专著出版/郑存柱整理推荐
  • 专访徽商郑存柱:形成舆论启动政治改革/RFA 张敏
  • 专访郑存柱:“政治体制改革的时机已经熟透了”
  • 共产党机关刊物刊登社会民主党理论研究室主任郑存柱的文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