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斯巴达克斯起来以后/宋泽睿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09日 转载)
     宋泽睿

    罗马的驯兽场又在夕阳的落落余影中敲响了铜锣。斯巴达克斯绝望地 望着身边即将被放出栅栏的狮子,闭上双眼、深深吸了口气。旁边坐 在大型角斗场中的贵妇呷着葡萄酒漫不经心伸了个懒腰。苏格拉底开 始沉思:生命的价值、对于奴隶或者自由民,该放于哪杆秤上称呢?

     我趴在书桌上,透着晨昏曚影,思绪在无意中掠过了这一小小的历史 片断,或许它并不小,只因为我在现代化的迷乱中冷漠地暂忘了那个 只为求生而活的时代。 (博讯 boxun.com)

    生存还是生活,我忽然发现了一个新命题,是的,生命的意义一定还 并不止于求生,她还有更理想抑或是终极的价值。只是,生存与生活 之间,我们要修一座怎样的桥,才能满足生活的生命,我们给予少有 的尊重与保护和付出的微量成本是否能被普世价值所肯定,当我们还 只有生存的时候,又该以什么态度来面对,是跨入生活之桥,还是麻 木不仁地安于现状。

    斯巴达克斯击败了狮子,击败了凶猛的野兽,而他的义举不过是赢来 了奴隶主贵妇们因声色刺激而起的一阵阵快感般的喝彩,“嘿!多威 猛的人,连野兽都被他打趴啰!”而斯巴达克斯的掌声则是他用生命 换来的,只要他稍有不慎,抑或较有一点羸弱,他必是命入狮口。于 是,他似乎觉醒了,我是个人哪!我的生命价值岂能就此一般?我活 着的意义难道就是取乐于人?我生命的重量与一只狮子同重?终于, 他选择了反抗,选择了逃离,逃离这座人间的炼狱。

    他成功了吗?我不知道,我忘了那故事的结尾。想起希波克拉底的从 医誓言,里面有两句:“无论至于何处,遇男或女,贵人或奴婢,我 之惟一目的,为病家谋幸福,以及不论进何人家,我皆维护患者利 益,戒绝随心所欲的行为和贿赂。”在他的内心深处,医学实为仁 术,妙手回春之技源于对生命的敬重与平等的看待。希波克拉底生活 于奴隶城邦时期的古希腊,比起当时东方人类以及阿拉伯人类要宽容 得多,但人之阶梯等级还是有所区分的,如奴隶、自由民、贵族等等 的称谓。而希氏作为一代名医,依本人之见,必是有所独特与超前才 能观念才方可具有非凡之才艺,鹤立鸡群。这种独特与超前,不是别 的,正是一种对整个人类无微不至的终极之爱以及人人皆为尊贵之生 命的理念,也正是这种激情、这种博爱、这种超越成就了一代名医。

    也许你会说,对于一个脑死亡的病人,一个死囚,一个因肉欲而罹患 艾滋的人,他们也有“资格”浪费医疗资源吗?我的回答是:有资 格;也许你还会问?当一个脑死亡病人与一个科学家都需要使用心脏 起搏器时,而心脏起搏器只有一个,该给谁呢?我的回答可能有些暧 昧:“这个我也说不清,不过,若心搏器起先已在脑死亡患者身上 了,似乎也不应把其又夺走,因为众生平等,人生命的价值若把他建 构在一个对社会是否作出贡献的功利性基础上以及对别人的情感是否 予以支出时,生命的价值变成了赤裸裸的达尔文主义,优胜劣汰,只 有竞争进入优秀行列的人,才配得活,才拥有普世的人权,反之,你 若是个智障、残疾、你对社会无所建树,那么,你健康,我们拿你没 办法,你生病,那你活该,让你去见黄土吧。反正你呼吸着,活着, 一没有用,二浪费资源,还是让阎王爷来养你比较划算。

    于是,不知不觉中,人被工具化了,有用与没用成了衡量人生命价值 的标准。劣势者弱势者几乎在某程度上失去了平等做人的资格,人权 变得象货币一样,可以随着经济的发展而贬值或增值。

    班上出现了一个给予大家讨论的问题,那就是当一个科学家与一个婴 儿都需抢救时,而医疗资源又相当有限,只能仅供一人救治之需,先 救谁呢?我犹豫了顷刻,心中暗自答道:“婴儿”。为什么呢?因为 抛开人内心深处的功利与自私,单从生之价值来看,婴儿与科学家生 命平等,若从可生之长短来看,婴儿更能活得长些,更能长久地彰显 出生命的活力与韵味。而科学家也已感受过了人生一定的历练与体 悟。可婴儿则刚刚才开始触摸这个世界,当他手中来自这个世界的余 温还未升到他可以知晓的那一刻时,让他毫无体验地离去,而仅仅只 是为了成全一个科学家的功利。这样做,人们是否会因自己枯燥的偏 心世故而心有戚戚焉呢?而因此丧失生活的美感而倍感人生空虚寂寞 无味,而又大叹信仰危机呢?抛开一切功利的计算与主张,抛开社会 贡献决定论,单从人的生命体平等存在价值上看,我们是不是还只能 是科学至上,无奈舍弃婴儿新出生的生命呢?而偏激的我,却只能暗 自叹息:科学家,对不住你了,因为我们也不愿这样,是实在没有办 法啦!

    斯巴达克斯终于开始反抗权威了,他想通了、看透了、也站起来了。 可是,站起来,站稳了以后,要干些什么,要改变些什么,要怎样面 对新生的自己以及他人生命的价值,包括那些曾经压迫过他和他同伴 的贵族们。是倒回过去,重复前人的秩序,自己做新兴贵族,把原贵 族们又送进训兽场!抑或是开拓无序的市场经济,顺应一切以经济建 设为中心,把全身心顺应社会,全力以赴作社会螺丝钉的工具化之人 看作贵族,而将热爱自由生活方式的"浪漫者"看作奴隶,无价值者甚 至专政的对象?或者是从此醒悟,就此立地成佛,接受人类普世价 值,平等爱人、敬畏生命,在尊重人的天性与保障其人权的同时,开 拓有序的市场,在不伤害人身心健康的前提下发展经济,人人平等共 创有价值的文明。然而斯巴达克斯没想过,他只能凭借他有限的知识 与智慧,依他有限的经验,与他的同伴们再次组成新的利益集团,在 享尽奢华与富贵之后,又一次踏入历史的重复和循环,最终以暴民的 形象成为某个特殊时代受颂扬的英雄,而事实上,于历史,他是毫无 建树。

    今天,21世纪,离斯巴达克斯的时代已经很远,也确实应该很远。无 论在经济上、科学技术上,还是人类当有的思想层次上。

    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一千个人决不会变成一千种动物。

    人就是人,是人就应当有其该有的高贵性,我们热爱劳动与贡献,但 我们不是工具,既不是社会的工具,也不是我们自己的工具。我们是 创造工具的人,用我们创造的工具使我们活得更象人、更高贵!

    〔提供者:(贵阳)吴玉琴〕 转自《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