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通向自由的路还有多长——成都秋雨之福及其他教会被冲击之感想
请看博讯热点:宗教迫害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08日 来稿)
    作者:底波拉

    纵观基督教来华200多年的历史,经历了数次“反基督运动”。1922年世界基督教同盟大会定于4月在北京清华学校召开,北京大学的一批学生就成立非宗教大同盟,提出宗教是反人类的,以科学精神来反对基督教;同年3月31日北大的周作人、钱玄同等五位教授发表了《主张信教自由宣言》,并得到梁启超等名流的支持,认为反基督运动是野蛮倒退的,违反了宪法信仰自由的精神。发表过后,此次反基督运动风波才平息。1924年国共合作第一次合作,从民族主义、爱国反帝出发,使反基督运动走上前台,1925年5月上海爆发的“五卅运动”,更将反基督运动推到了顶点,教会受到攻击、教会学校被占用、教产受焚毁……,直到1927年3月,国共关系破裂,第二次反基督运动才嘎然而止。文化大革命期间,基督教又因无神论思想,在全国范围内受到空前的破坏和打压。文革结束后,基督教再次兴起,似乎迎来了在中国宣教的春天。然而,在宪法36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的光环背后,依然看到全国各地发生打压宗教活动的行为,很多基督教会合法的宗教活动(包括敬拜、聚会、祷告、读经等)被官方以非法聚会、非法传教等借口破坏,教会带领人、信徒在不同程度上受到官方的骚扰和迫害。近期,成都秋雨之福教会的室内聚会被成都市宗教管理部门及警方以“涉嫌非法传教”为名而进行了冲击。对在场的信教公民进行强行登记、拍照,对聚会的主要带领人进行隔离询问,扣押了信徒的私人财物,并强迫中止了信徒的合法聚会;北京的牧者团契也被迫解散。基督教徒正常合法活动遭到破坏,严重违反了宪法所保障的公民基本权利,其中包括中国宪法第36条所规定的宗教信仰自由。也违反了《世界人权宣言》第18条中提倡的宗教或信仰之自由,以及独自地或与他人一起,公开地或私下地,于宣教、修行、崇拜及礼仪中表达其宗教或信仰之自由。

     这不禁让人思考为什么中国共产党如此敌视基督教。在道德沦丧和信仰缺失的当代中国,人心虚空,人与人之间缺乏相互尊重、爱惜、共同分担的责任心和爱心,而宗教信仰活动(尤其是基督教)对公民精神危机救济、对道德复兴产生的影响力,让共产党认为已经对其统治构成威胁,不得不加强控制宗教以维护稳定。这种错误的判断和认定,导致共产党制定过于偏激的宗教政策。其所谓的改进宗教工作,“使宗教同社会主义相适应”,目的并不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公民宗教自由,而是对宗教团体施加压力,加强对宗教的控制,实质是坚持其执政地位,使宗教按共产党的意愿发展,宗教团体都处于其掌控之下,让宗教更加顺从共产党的领导;而其依法管理宗教的实质则是依“法”剥夺、限制公民的宗教自由。宪法第36条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公民不仅有在思想上、精神上信仰宗教的自由,也应有进行外在的、有形的、有组织的、群体的宗教活动的自由。宗教活动自由是保持和实践宗教信仰的必不可少的重要内容,与精神活动不可分割、同等重要的。没有进行宗教实践与宗教活动的自由,所谓的“宗教信仰自由”是抽象的、没有意义的。然而,从目前我国的行政法规和地方法规、规章对宗教活动的限制来看,根本无法体现出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行政机关可以“未登记”为由随意判定宗教活动为“非法聚会”,并以此为由限制、剥夺公民人身自由,查封、扣押或没收宗教组织或宗教信徒私人财产,宗教信徒发放宗教出版物的宗教行为也能构成“非法经营罪”,会被追究其刑事责任。这些根本不是从保护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立场出发,而是为了控制、打击公民正常的宗教活动。我国现行的规范宗教事务的法律--《宗教事务条例》,规定国家依法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其中并没有特别明确的标准,规定何为正常、何为不正常,国家成为所有宗教活动的仲裁者,赋予了政府太多的任意干预宗教活动的权利。而就宗教活动本身而言,根本不可能存在一个统一的、普遍适用的“正常”标准。在实际操作中,对于什么是非法集会,什么是非法团体,完全由政府机构去把握。 (博讯 boxun.com)

    宗教团体是宗教信仰者的自愿组合,这种组合就应该完全是非盈利的、非政治的、不具任何官方色彩的群众组织。而在中国,宗教团体本身首先需经过严格的审批登记才能成立、才能具有合法性。宗教信仰者无权建立自己的宗教团体,即使建立了,没有经批准和同意,这样的宗教团体无法取得合法地位。一个宗教团体,只能接受宗教事务部门的领导,按宗教事务部门的意志活动,否则,就是非法的。那么中国的宗教团体究竟是由宗教信仰者自由自愿组成的表达宗教信仰的组织,还是政府设立、按其意愿操控的“官方机构”?信教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的合法权益何在?

    鉴于中国当前的宗教政策,各基督教家庭教会似乎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依附于组织归属政府的宗教系统,进入政府精心编制“笼子”,只能按照政府的意愿,在其指定的宗教活动场所进行各种宗教活动,没有自治权;要么继续被当作非法宗教组织,以各种名义进行依“法”打击。2008年奥运会临近,世界聚焦中国,中国宗教自由的现状也成为各国关注的焦点。这种形势下,为了缓解国际舆论压力,共产党提出改进宗教工作,坚持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但其坚持宗教信仰自由不是基于保护人权,而是一种斗争策略,是被动的策略性的改变。但本质上,中国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权利并没有得到保障,只是强化了国家对宗教事务的控制,变相的限制了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对宗教团体如此全面、严格,如此直接、具体的控制,中国一切宗教团体的事务实际上将变成政府工作的一部分,严重背离政教分离原则的。世界各国处理宗教问题的经验表明,一个国家,一个社会,能否实现宗教和睦与社会和谐,不在于有无政府宗教事务部门,而在于国家能否有一套完整健全的法制体系,是否实行了政教分离的原则。

    中国能否摒弃对宗教发展将对政府管理社会事务产生不利影响的观念,保障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权利,而不是强化国家对宗教的控制,建立一套完整健全的法制体系,实现政府与宗教间相互平等、独立,各宗教间也平等,政教关系完全由法律调节,达到真正的政教分离。真正承认公民单独或集体、公开或秘密地以礼拜、戒律、实践和教义来表明其宗教信仰的自由,对于中国而言,任重而道远。

    对华援助协会2008年6月8日首发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狼与羊的新寓言——北京福音教会被冲击事件的神学启迪
  • 谁是家庭教会的朋友和敌人?——评2008年5月中国家庭教会受逼迫系列事件/杨圣山
  • 毛泽东、共产党教会、红卫兵与爱国华人/柳丝
  • 如果河水泛滥,那一定是基督徒干的?!---家庭教会的基督徒回应叶小文局长的谈话
  • “强调做好宗教工作”是什么意思?-一位家庭教会知识分子领袖对胡锦涛讲话的回应/迦勒
  • 中国基督教华南教会致社会各界的公开信
  • 李国涛:见证宗教迫害:家庭教会传道人周恒案透视
  • 家庭教会部道人刘风纲看望袁伟静
  • 家庭教会部分成员就耿和遭殴打事件的声明
  • 三自教会:专横的谦卑/綦彦臣
  • 中国家庭教会杰出的传道人蔡卓华弟兄
  • 田晓明:地下教会是道德重建中的重要力量
  • 王光泽:美国乐见中国出现基于基督信仰的政治—布什总统与中国家庭教会成员会面解读
  • 王光泽:美国乐见中国出现基于基督信仰的政治——布什总统与中国家庭教会成员会面解读
  • 爱国教会:民主特区还是看门狗?/林保华
  • 范亚峰:家庭教会的兴起和生存困境
  • 华南基督教会被打压的一些情况(图)
  • 华南教会许云兰诉说受迫害经历(图)
  • 华南教会孟喜存诉说受迫害经历(图)
  • 山东潍坊家庭教会神学院校长自述被当局袭击经过(图)
  • 河南家庭教会成员因参与救灾反而被抓捕 (图)
  • 山东潍坊家庭教会神学院被袭击三人被抓,维吾尔族基督徒阿里木江案一审因证据不足退回补充侦察(图)
  • 北京冲击北京家庭教会8个聚会点 教会领袖被传讯
  • 吉林教会牧师郝玉吉自述被当局殴打经过(图)
  • 贵州省4家庭教会领袖因信仰被拘留了15天
  • 新疆家庭教会领袖娄元启以涉嫌分裂国家罪遭刑拘(图)
  • 新疆家庭教会领袖娄元启以涉嫌分裂国家罪遭刑拘
  • 王怡:秋雨之福教会汶川地震救助事工简报 / 冉云飞
  • 北京范亚峰博士主办家庭教会查经班受警方冲击
  • 黑龙江省一家庭教会被强行取缔(图)
  • 政府人员冲击北京守望家庭教会
  • 本月大陆发生多起家庭教会成员被抓案
  • 被抓的山东青州市家庭教会负责人张永亮获释
  • 中国当局阻挠家庭教会聚会 搜缴圣经扣押教友
  • 王怡:政府反应过度 奥运前对家庭教会的打压在升级
  • 山东、吉林家庭教会被公安突袭:7人仍然被抓,台湾牧师遭驱逐
  • 王怡:秋雨之福教会关于成都双流宗教局对我作出行政决定的通报
  • 王怡 等对成都宗教局和警方冲击秋雨之福教会的声明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北京政府人员强迫守望家庭教会信徒登记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
  • 北京政府人员冲击北京守望家庭教会
  • 来稿: 祷告词违法 河南家庭教会领袖张义南判两年劳教(图)
  •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公布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 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华惠棋的祷告呼求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