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政治化的奥运与超级政治化的北京奥运/刘国凯
请看博讯热点:北京奥运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07日 来稿)
    
     作者 刘国凯
     (博讯 boxun.com)

    当前,中共政权把中国民主志士和国际民主社会对它的某些批评斥为把奥运政治化。理由是,奥运是体育运动会,与政治无关。可是奥运真的与政治无关吗?在北京举行的29届奥运会真的没有政治气味吗?我们不妨进行一下探讨。
    
    一、奥运会早已被政治化
    
    一个体育运动会如果真的只是一班来自世界各地的体育爱好者在纯粹民间人士的组织下进行比赛,分享竞赛的乐趣和优胜的喜悦,那当然没有政治内容。例如世界各地接踵举行的各种“选美大赛”、“健美大赛”就不会有政治化的内涵。这是因为:一、参赛者纯粹以个人身份参加。二、举办者是民间人士,政府不介入。三、参赛优胜者的荣誉和奖励属于优胜者个人。
    
    奥林匹克体育运动会与此截然不同。一、参赛者不是纯粹以个人身份参加,而是代表国家参加。是某个国家的代表队。二、政府机构介入举办。在某些民主国家举行奥运会,具有一定的民间色彩,如1984年美国洛杉矶奥运。而在专制国家举行奥运,则国家政权一律强力介入。可以直截了当地说,就是该举办国的政府在主办这场体育运动会。三、参赛优胜者获得的荣誉主要不属于他(她)个人,而属于国家。各单项比赛结束后升国旗、奏国歌,就是确凿无疑的说明。比赛过程中和比赛全部结束都公布各国代表队获得奖牌的数目,这就把体育运动水平的高低与国家荣誉直接挂钩起来。
    
    以上三点就足以说明现代充满政治性的奥运会与公元前八世纪发源于古希腊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已大相径庭。
    
    古希腊城邦战争频繁。记录于荷马诗史中竟有为争夺一位名叫爱伦的美女而发生的惨烈的特洛伊战争。在战争联绵不断的社会背景下,各城邦都积极训练士兵。而体育是培养能征善战士兵的有力手段。古希腊奥运会的比赛项目也就带有明显的军事痕迹。公元前八世纪斯巴达王和伊利斯王签订了“神圣休战月”条约。古希腊城邦的混战告一段落,但勇捍好斗的人们还是觉得需要有地方显示他们的力量、竞技和英雄气概。古希腊的奥运会由此产生。让勇建者在运动场上一比高低,既安全地释放了他们的过剩精力,也为社会带来了特殊的娱乐。
    
    一千五百年后,当近代奥运会复兴时,火器已全面取代冷兵器。士兵的军事技能训练各有其专门项目。纯体育训练不再与军事密切挂钩。可是另一种挂钩却迅速出现,那就是奥运与政治挂钩。
    
    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于1894年6月23日成立。发起人顾拜旦制订的第一部奥林匹克宪章强调了奥林匹克运动的业余性,规定在奥运会上只授予优胜者荣誉奖,不得以任何形式发给运动员金钱或其他物质奖励。但是,这业余的、非物质的性质很快被颠覆。由于运动员代表国家参赛,国家自己给运动员物质奖励,奥委会管不着。至于是否业余也难以界定考证。中国的运动员全都是专业,哪有业余?但中国政府可以说他们都是体育学院的学生,不以体育为赚钱的职业,故都算业余。
    
    二、奥运政治化走向国际
    
    奥运的政治化,除了上述列举的三点之外,还越出了国界成为世界上大国、强国,和国家集团之间争斗的场所和工具。这个斗争的主要表现形式就是抵制奥运会。
    
    1956年在墨尔本举行的第16届奥运会上首次发生国家层面的抵制行为。由于苏伊士运河危机,埃及、伊拉克和黎巴嫩宣布不愿和英法两国同时出现在奥运赛场而拒绝参加奥运会。同时,荷兰、西班牙和瑞士三国为抗议苏联出兵匈牙利,也宣布拒绝参加此届奥运会。
    
    1980年和1984年东西方国家集团之间的两次对等抵制成为奥运史上最佳“美谈”。
    
    1980年的莫斯科奥运会遭到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抵制。理由是抗议苏联入侵阿富汗。中国也参与了抵制行列。
    
    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成为苏东集团报复前一届莫斯科奥运会被欧美集团抵制的最佳时机。保加利亚、东德、越南、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蒙古、老挝、阿富汗、南也门和古巴等拒绝参加洛杉矶奥运会。中国参加了此届奥运会。由于苏联、东德等体育大国没有参加,中国在此届奥运会上大有暂获。奖牌获得数名列第二。
    
    世界上还有个国家既拒绝参加莫斯科奥运会,也拒绝参加洛杉矶奥运会,那就是伊朗。被原教旨主义主宰的伊朗将美苏两国均称为'恶魔'。
    
    八十年代真是奥运会的多事之秋。四年后的汉城奥运会,北朝鲜宣布抵制之。虽然与北朝鲜关系良好的苏联、中国没有响应,但也还有古巴、埃塞俄比亚和尼加拉瓜等支持北朝鲜、宣布抵制汉城奥运会。
    
    可以说奥运会在国际关系上的政治化在八十年代到达顶点。随着前苏联和东欧诸国的迅速民主化,苏联、欧美两大国家集团之间的冷战划上句号,奥运会国际关系层面上的政治化式微。但这并不代表说奥运会就再没有政治化的困扰。因为奥运会本来就与政治撇不清关系。
    
    三、奥运圣火传递仪式之最
    
    奥运会政治化是普遍性的,但政治化的深浅度则与国家的性质、国力强度、国家领导人的心态取向有很大关系。
    
    1932年第10届奥运会在洛杉矶举行。中国首次参加。其代表队仅由刘长春一人组成。当时军阀混战、民不聊生,更有强邻虎视眈眈的中国,根本无心思也无力去在国际体育层面上去争一席之地。奥运根本不在中国的关注之中,遑论政治化!当年中国政府的心境也可拿来说明当今许多弱小国家对待奥运会的态度。
    
    1936年的第11届奥运会在柏林举行。当时正是希特勒政权开始叱咤风云之时。希特勒充分利用这届奥运会为纳粹政权脸上贴金,以举办此届奥运会展现纳粹政权的国力,威摄国内外反对力量。尤其突出的是希特勒纳粹首创了圣火传递仪式。成为体育运动与国家政权高度结合的代表作。
    
    近代奥运会上燃点圣火首发于1928年阿姆斯特朗奥运会。而在1936年柏林奥运会上才有所谓圣火传递。这个点子是柏林奥组会秘书长卡尔. 戴门想出来的。希特勒闻之大喜。于是就有了把圣火从希腊奥林匹克山传递到柏林的政治大秀。希特勒纳粹政权在这场政治秀中斩获极丰。最后一名火柱手弗日特兹把圣火传递到奥林匹克运动场时,伸出右臂行了个纳粹军礼。纳粹党徒们的情绪在此沸腾到极点。
    
    几十来虽然圣火传递仪式沿袭下来,但任何一届都没有像当今29届北京奥运会搞得那么规模宏大。中国共产党政权,这个可以与当年希特勒政权媲美的、世界上“硕果谨存”的大国专制政权有着与当年希特勒政权极为相似的心态。它要利用举办这场奥运会大发一笔政治横财。
    
    翻翻奥运圣火传递的历年记录可以发现,除了2004年雅典奥运因为有奥运回家之说,才有穿越五大洲,历时七十八天的圣火传递,其他各届奥运会的圣火传递规模都有限。如1984年洛杉矶奥运,圣火只在美国国内各州之间传递。1972年德国慕尼黑奥运,圣火在奥林匹亚点燃,基本上是直线穿越7个国家抵达慕尼黑。1980年莫斯科奥运也类似这样,只历时31天,途径四个国家而已。规模较小的传递更多。如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圣火火炬接力只进行了5天,仅1214名火炬手参加了传递活动。相比之下,现今的北京奥运创圣火传递之登峰造极。中新社的新闻稿有这样意气洋洋的文字;“本届奥运会火炬传递将在130天内,飞越境外19个国家与地区的21个城市和境内的113个城市,行程超过13万公里,参与人员超过2万,无论是传递规模,还是行程和参与人员均创历届奥运会之最。”
    
    中国--说得更准确些是中共政权为何如此醉心搞奥运圣火传递之登峰造极?政治!完全是出于政治上的需要。
    
    四、超级政治化的体育与超级政治化的北京奥运
    
    当代中国是古往今来、古今中外政治化最浓厚的国家。社会生活的所有内容都与政治挂钩。连婚姻都不例外。八十年代以后,政治化的强度开始逐渐退潮,经济内容开始趋向社会中心,但这并不等于说政治就已经边缘化。实际上,关键的社会阀门仍然掌控在政治手中。一颗载人飞船上天的科技项目就被大肆炒作为共产党杰出领导下的民族崛起,闹得全国上下一片轰轰然、飘飘然,就是中国社会生活政治化的一大注脚。
    
    民主国家与中国,还有前苏联、东德一些共产党专制国家的诸多根本区别中,有一条是绝不把体育成绩高低与政权的巩固度挂钩。民主国家的政府依规定年限的大选重新确定。获得民众拥戴而能在大选中获胜的筹码与体育成绩不相干。即体育成绩不算政绩。专制国家的政权不由定期的选举更换,而由某个政党、政治集团垄断。垄断政权者大都有全能情结。我是无人可替代的。因为我样样都可以做得最好。科技成就、体育奖牌都可以用来论证垄断政权的优越性。故苏、中一类共产党国家特别热衷于做体育大国。
    
    同样是大国、强国,专制国家比民主国家对奥运政治化有着浓厚得多的兴趣。洛杉矶取得第23届奥运会主办权后,美国政府一毛不拔。商人尤伯罗斯承担起来:他先用自己的钱在银行里开了个“洛杉矶奥组委”的账户,然后租下一个房间办公,连电话都是自掏腰包安装。之后又卖掉了自己的一个旅游公司,得一千多万元用于启动,再满世界到处去拍着胸口拉赞助。
    
    办奥运究竟是赚钱还是赔钱难以一概而论。洛杉矶奥运大赚,而雅典奥运大赔。现今北京奥运将会如何?是赚是赔?
    
    提出这个问题意味着对中共政权缺乏了解。第一、中共政权的经济账外界永远无法算清。除了那里面有大量黑箱作业外,还因许多账根本无法计算。一位署名“谷粱”的网络作家对此有极好的描述。他说:中共政权“像封建中央集权国家那样,不计成本、不惜代价地任意调集全中国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来操持奥运:从申奥期间的公关宣传,到筹奥期间的强行拆迁、大兴土木、改善交通、美化市容、运动员训练、志愿者招募,再到奥会期间的停工停产、限制交通、限制进京、安全保卫,最后到会后的善后收尾,其中没有一个环节不是由政府一手操控并由政府全额投资。”这林林总总之中,许多是无解的数学方程式。你怎能知道它究竟花了多少钱?第二、中共政权根本不在乎经济上的赚或赔,它在乎的是政治账。共产党当然盘算过,经济上管它赚还是赔,而政治上肯定是可以大捞一把。2001年中共政权申奥成功之时,中共的宣传喉舌曾有这样一段文字“北京申奥成功,标志着世界对中国的承认。它是历史上中国人民无数次血与火的斗争的成果,是改革开放所取得的各项伟大成就的总检阅,也是中国人民多年来不屈不挠、艰苦奋斗所得来的无愧的荣誉。”这段貌似豪情满怀,实则心智扭曲的文字暴露了中共政权把办奥运与其要在政治上大捞一把的内心世界自我揭露出来。把这段行话“翻译”出来就是:
    
    办奥运可以把相当一部分民众的注意力引向这场体育盛会,有助于淡化他们对社会弊端的不满。办奥运可以煽起民族自豪感。在这种自豪感的非理性泛滥中,共产党与民众对立的鸿沟可以悄悄地填平,亦即可以不动声色地得回业已流失的政权合法性。办奥运使中国以准超级大国的形象出现于世,可以增强中共政权在国际事务中的话语权,也可以增加抵御国际社会批评它的能力。
    
    中国曾长期内战不休、强邻入侵、兵燹连年。民众食不果腹、衣不蔽体,谈何体育?强邻退去、内战消弭后,民众衣食足自有爱好体育运动者出来振兴之,一洗“东亚病夫”之耻。国家政权对此予以辅助也在情理之中。但中共政权对此作了超量投入,其真实目的与其说是振兴体育,毋宁说是它全面控制社会的一环。共产党创建了体育的“举国体制”。堂堂共军元帅贺龙任国家体委主任。运动员由国家包起来,并被强力灌输为国争光、和一切成绩都来自党和政府的栽培、一切荣誉归党和政府的思想。
    
    女排的三连贯被赋予民族振兴的内容;洛杉矶奥运会上“零的突破”和大量奖牌被归结于改革开放的成果;更早一些的“乒乓外交”更是直接把体育用于政治。在中国,体育早已被共产党涂上厚厚的政治色彩。
    
    由希特勒纳粹政权开创的奥运圣火传递仪式在当今中国共产党手中发挥到极致。国际社会的种种猫腻也都搀和其中。例如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对圣火在巴基斯坦的传递表现出极大的投入。这显然是想讨好中共政权,以求中共政权给予其因逃不脱暗杀贝-布托的干系而摇摇欲坠的地位以支持。圣火在北朝鲜的传递也得到极其隆重的礼遇。毫无疑问,北朝鲜当以此隆重礼遇来换取中共政权给予他政治经济双重的支撑。
    
    五、天真的国际社会必然失望
    
    在讨论是否给北京主办29届奥运会时,本有不同的意见。《奥林匹克宪章》指出,奥林匹克精神(Olympic spirit)就是相互了解、友谊、团结和公平竞争的精神。这种精神浸透了人权原则。试想,在连人权都不保的情势下谈何友谊和了解呢?故此,国际社会有许多人都不赞成把奥运主办权交给人权记录极差的中国。
    
    但是,国际社会对中国尽管不乏成见,却也不乏天真和轻信。许多人听信了中共政权代表的慷慨陈词。将中国的变革寄希望于一届奥运会上。时任美国国务卿的鲍威尔的反应可算代表。他曾表示:让北京主办奥运会是给中国提供了一次机会,即中国“会用几年的时间朝着创造一个更积极环境的方向发展。人们有理由希望,中国可以通过主办奥运成为一个更加开放和包容的国家。”
    
    然而事实如何呢?就在筹办奥运的密锣紧鼓之中,中共政权囚了郭飞雄、抓了杨春林、捕了吕耿松、判了胡佳……中共政权丝毫没有走向开放包容的迹象。
    
    3月10-13日,西藏僧侣和平请愿遭到军警的粗暴对待。中共政权并违反申奥时关于新闻自由的承诺,驱赶在藏所有中外记者。3月14日对本来可以轻而易举予以弭平的少数藏人的施暴故意撒手不管,3月15日起则以那有限的藏人暴力作为在西藏展开全面强力镇压的理由,并煽动内地不明真相的汉人仇恨藏人。把部分藏人与中共政权的矛盾转化为汉藏两个民族的矛盾。
    
    毫无疑问,国际社会让29届奥运在北京举行是错误的抉择。奥运与政治脱不了干系。前国际奥委会主席安东尼奥•萨马兰奇也明白。他说:“历史告诉我们,奥林匹克运动中始终存在着政治,不可能没有政治!”既然明白这个道理,为什么还让中共政权主办奥运,使奥运为中共政权的反民主政治服务呢?
    
    在失望的愤慨情绪下,国际上传出抵制北京奥运之说。可是,既然已决定让中共政权主办奥运,再谈抵制就很不适宜了。因为中国共产党以办奥运来发一大笔政治横财的企图已与相当数量中国民众以主办奥运为荣的民族情绪;与相当数量中国民众以观看奥运来丰富娱乐生活的期盼;与许多中国运动员苦练经年想出成绩的愿望统统搅和在一起。你这时再谈抵制奥运,岂非为渊驱鱼、为丛驱雀?
    
    六、亡羊补牢与改革奥运
    
    这么说,中国民主志士和国际民主社会就在中国共产党的超级奥运政治化面前一筹莫展了吗?当然不是。亡羊补牢、为时未晚。我们可以坚持要求中共政权兑现其申奥时改善中国人权状况的承诺。在中共政权拒不兑现其承诺时,我们可以揭露抨击其出尔反尔、尽食前言的丑恶行径。
    
    我们还可以呼吁各民主国家政府首脑不要去出席开幕式。不出席开幕式不算抵制,因为它完全不影响各项比赛的正常进行。但出席开幕式可以诠译为对中共政权政治上的支持。不出席则向世人表示对这个政权的保留和批评。
    
    这些当然都是政治行为。中共政权指责这是把奥运政治化。我们应告诉中共政权,把奥运超级政治化的正是你们。以你们之道还治你们之身不是很合情合理吗?
    
    奥运会本身也的确需要改革。奥运与政治确实难以完全割裂,但对其政治化的深浅度则可限定。现仅就以下几项提出浅见:
    
    1、 限定圣火传递只在举办国内举行。它要办得多辉煌就在它自己国家里去闹腾吧!
    
    2、 各项赛事结束颁奖时不升国旗,不奏国歌。只升奥运会会旗,和奏奥运会会歌。
    
    3、 开幕式、闭幕式一律不邀请各国政要参加。
    
    4、 入场式不以国家代表队顺序人场,而以各运动项目入场。如各国田径队都合在一起入场。
    5、最关键一项,奥运会一律由民间主办。政府可以借钱或资助主办者,经济上可以分账,但政治上不可提出任何要求。政府官员不得担任奥委会任何领导职务。
    
     2008年4月27日 _(博讯记者:陳釗)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国凯 刘因全:在洛杉磯文革演講會上的發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