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天笑:六四到汶川地震 中共的变与没变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07日 转载)
    
    六四屠杀19年以来,中共用灯红酒绿和歌舞升平抹去了当年的弹痕和血迹。在汶川地震中,海外主流媒体也认为中共的表现比以往有改进。地震遇难者和六四死在坦克和冲锋枪下的学生和市民已经不会说话了,但地震死难孩子的家长和“天安门母亲”却在向中共讨公道。
     (博讯 boxun.com)

    中共十九年变了还是没变?
    
    首先,从六四到汶川地震,中共为维护一党私利和政权稳定而草菅人命的本性十九年不变。中共始终置党的政治利益于人民生命之上。89年,中共对学生的要求完全可以用克制的方式解决,避免大规模流血。学生和市民的抗议非常理性平和,目的仅是“反官倒”和“推动改革”,尤其到后期广场的人数趋少,用屠杀清场实无必要。中共的政治考量是,不杀人见血就不足以震摄民众,就不能维持政权稳定。在广东汕尾和西藏也是这样,为了党的利益,中共军队情愿持枪杀人,也不向民众让半步。
    
    这种为维持政权可以让民众大规模死亡的残暴本性在汶川地震中再次显示出来。中共怕影响政权稳定和奥运环境刻意隐瞒预测结果,并在72小时黄金时间内拒绝外国救援队,导致人民生命财产遭受巨大损失。地震并不一定导致人民死亡。76年唐山大地震青龙县46万人脱险和这次安县桑枣中学师生毫发无损的例子证明了这点。震前知情不报,就决定了民众大规模死亡的基数。而拒绝外国救援队和军队救灾迟缓则扩大了死亡人数。这已不仅是渎职,而是谋杀罪。
    
    中共在使用军队进行镇压和救灾上的不同态度也同样显示了对人民生命的蔑视。中共在六四中调动了30万大军和700辆坦克去镇压几千学生;而在汶川地震中只出动了不到六四镇压一半的军队和落后的器材去救援4千多万灾民。
    
    其次,中共媒体在六四后和汶川地震后颠倒是非、歪曲和封锁事实真相,也是十九年不变。十九年来,中共一直在“天安门广场没死人”上大做文章,否定六四的血腥程度。同时大力宣传六四屠杀的必要性,以至于杀人的军人变成了英雄,而被杀的学生变成了“暴徒”,出现了举国对六四的淡忘和缄默。
    
    变化也有,但不是中共媒体有所改进,而是汶川地震后,中国记者抵制中共的管制,稍微推开了一点新闻自由的门缝。李长春开会要求媒体不得擅自采访报导,必须按新华社通稿发消息,并以正面引导为主。但中国记者凭良知和勇气大量前往灾区,冲破了这些禁令。
    
    六四和汶川地震有什么关系?
    
    六四对汶川震情有直接的影响。六四屠杀堵死了民主政治之路,中共的腐败失去抑制力量,百倍千倍地疯狂滋长起来。这是今天导致汶川地震中“豆腐渣”教学楼倒塌压死大量学生的根本原因。
    
    中国的教育拨款本来就低于联合国标准,中共地方官员腐败透顶,经层层克扣,等用到地方教学楼施工建筑中已所剩无几。中共官员在施工中要求“少花钱,多办事”,承包商不偷工减料也难。政府楼没倒,教学楼倒了,这正是中共腐败的结果。
    
    19年来,中共一直在“天安门广场没死人”上大做文章。就在今年六四纪念日前夕,“天安门母亲”在网站上公布了遇难者的死亡地点和死亡医院分布图。尽管网站在开通两三个小时之后即被中共封杀,但这张当年屠杀的血路图,首次铁证如山地显示了死在广场上有名有姓的人。
    
    从中共草菅人命到隐瞒真相,再到失去控制的腐败,联结六四与汶川地震的同样是一张血路图。这是中共带给中国人民苦难命运的一个缩影。
    
    今天和六四最大的不同是,当初学生和市民还是在体制内帮助中共推进改革,在给中共机会。中共却一次又一次推开和拒绝了人民给予它的机会,一次又一次玩弄和亵渎了民众的善良期望。今天人民已经抛弃了中共,用退党来断绝与中共的关系,创造一个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流芳:“六四”19周年祭
  • 缅怀六四英灵,责问震灾人祸/萧明(图)
  • 六四周年與轉型正義/桑普
  • 曹长青:从六四屠杀到汶川地震
  • “人民军队忠于党?”——六四与地震随想/张成觉
  • 孙文广:济南异议人士烛光悼六四和地震死难者(图)
  • 陈一谘:为了孩子!救救孩子!——在洛杉矶纪念“六四”19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 你们搞的什么民运?——六四感叹/詹余
  • 人性的光辉照耀在我们头顶——谨以此短文纪念六四惨案19周年/吴高兴
  • 灾后中国凸现“六四纪念日”——让“被扭曲的历史集体记忆,摊开在阳光下”/牟传珩
  • 六四随感——献给六四逝去的先烈/悼红轩
  • 纪念六四--在悉尼六四烛光晚会上/彭勃
  • 警钟(金仲兵):无言的六四
  • 刘自立:马英九的六四语文不及格
  • 七律·六四遣怀/草翅膀
  • 马上不一样/马总统例行发表六四感言 强烈措辞变不见?
  • 四川大地震是“报应” ——谨以此文祭奠19年前“六四”死难者/陆不平
  • “六四”19周年告全国父母书/钟月华
  • 六四19周年湖南民主斗士周志荣再致中共魁首胡锦涛的一封公开信
  • 当局严密监控和打压“六四”纪念活动
  • 訪民編歌悼念六四死難學生/RFA
  • 六四燭光會 逾六百人參加
  • 范子良老先生在家中悼念“六四”先烈被传唤
  • 胡錦濤哦會平反六四——今日中國官場新趨勢(下)/秦漢
  • 孙文广:六四赴京受阻记 ——悼念六四19周年
  • 六四实拍:北京抓捕遣送大批上海访民(视频)
  • 鲍彤呼中国政府公布“六四”真相/ABC
  •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 六四天安门很紧张,公安部的高官亲自上阵(视频)(图)
  • “六四”19年,为了忘却的纪念/DW
  • “六四”:十九年的坚持与遗忘/BBC
  • 前中央党校校长阮铭:六四天安门屠杀历史教训
  • 网民举行盛大网络聚会,纪念六四19周年
  • “六四”之夜,异议人士均被警方控制!
  • 在悲惨的六四纪念日,李鹏看到了希望
  • 大地震天灾与六四人祸 都是对中国的拷问
  • “六四”纪念日前夜,维权律师浦志强被国保强行送回家(图)
  • 为六四死难英灵默哀3分钟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