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狼与羊的新寓言——北京福音教会被冲击事件的神学启迪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06日 转载)
     王光良
    
     如果我们不愿受治于上帝,则我们必受治于暴君——威廉·佩恩 (博讯 boxun.com)

    
    2008年5月25日,北京福音教会多个聚会场所被政府部门干扰冲击,这些工作人员来自市宗教局和各区民族宗教委员会,市、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当地派出所以及文化委员会4个部门,声势浩大,来势汹汹,不仅干扰信徒们正在举行的神圣庄严的敬拜,勒令立即停止聚会,而且不顾公民个人尊严,强行录像,搜查房间,扣押书籍,要求在场基督徒登记个人信息,而且整个过程态度粗暴,甚至推翻讲台,威胁恐吓。种种行径,早已超出正常执法范围,毫无疑问,这是在赤裸裸地践踏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粗暴干涉公民宗教信仰生活,涉嫌违法违宪,也再一次伤害了我们对中央政府宗教自由政策的美好期待。
    
    事情出来以后,北京福音教会迅速发布了一份《北京福音教会关于主日聚会被干扰告会众书》,并在互联网上广泛发布,许多关心家庭教会的网友也纷纷转载。在告公众书中,福音教会把事情的经过和真相告诉给公众,坚称自己的聚会合情合法,并引用神的话语宣告将坚持公开化聚会,不会屈服于政府部门的逼迫,更难能可贵的是,告公众书在提出的几项建议中,提到依法坚决维护自身和他人的合法权益,为家庭教会做了美好的见证,更是为主打了美好的胜仗。
    
    
    
    这次事件也给了我很多的触动,中国的福音化和民主化,绝不会水到渠成地实现,中国的宗教政策,其实质一是利用宗教,一是消灭宗教,“三自”系统就是中国政府控制、摆布基督教的工具,掌权者的恩典是靠不住的。用王怡弟兄的话说,真的教会必须以不惜玉石俱焚的心志,去拒绝世俗权力对教会事务的介入和干预。今天的家庭教会,能否在无神论的政府掌管之下生存并发展,以及如何处理顺服在上掌权者和顺服神的关系,如何在狼群中做羊,如何荣神益人,我们必须做出自己的选择和回答。
    
    一、狼制定的法则就是狼要吃羊
    
    狼与小羊的故事想必我们都已耳熟能详,一只狼为要吃掉小羊,诬蔑羊污染了它喝的河水,小羊说,我在下游你在上游,我怎么会弄脏你的水呢,狼遂又说,你去年在背后说我坏话,是个坏家伙,小羊委屈地说,去年我还没出生呢。有一种观点认为,只要基督徒和教会安分守己、遵纪守法,政府就会认识到基督教的好处,就不会再干涉我们的宗教活动。事实是怎样的呢?诗篇里说:不从恶人的计谋, 不站罪人的道路, 不坐亵慢人的座位,这是对基督徒的要求;但对恶人来说,他们不但要自己做恶人,还要拉别人下水,要利用人的软弱,以证明世界上没有人比他们更好,连基督徒也不过如此。这就是恶人的计谋。如果不认清这点,我们就会消极等待,而不是与恶人积极抗争。
    
    宗教自由是一种权利吗?从公民自己的意愿来看,答案毫无疑问是肯定的,然而,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政府部门把宗教信仰自由看做是公民权利了吗?这就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了。从我们的立法和执法实践来看,共产党政府更多的是把宗教作为可资利用的工具,用官方说法就是利用宗教的积极因素。这就等于说,政府要跟宗教界做一个交易:你们可以有宗教信仰的自由,前提是必须听从政府安排。什么时候聚会,在什么地方聚会,由什么人讲道,一个地区有几个聚会场所,统统需要政府掌握,否则,聚会就是非法的,可以即行取缔。这也等于说,宗教活动要给政治活动让路,上帝的权威比政府权力低一个等级——这也是中国数千年的传统,所谓以神道设教,就是利用神道达到政治目的,宗教信仰从来没有上升到公民权利的高度。
    
    敬拜上帝的权利不是掌权者的恩赐。不管这种权利是天赋的,还是官方意识形态所谓法律赋予(也即人赋)的,都与政府的恩赐无关,它要么是上帝的恩赐,要么是我们自己的争取。如果是天赋权利,则任何人间法律都不可剥夺它;如果是人赋的,那也是公民之间通过某种契约约定,赋予它不被侵犯的绝对性和排他性。无论如何,这种权利都是不得随意更改随意限制,更不得随意践踏的。这也意味着,对于基督徒而言,如果承认敬拜上帝的权利来自上帝的恩典,我们便无权随意处分它,只能按着神的美意好好使用;如果该种权利受到侵犯,则我们就有拼死维护的义不容辞的责任。正如福音教会告公众书中所说:“我们绝不是在和政府对抗,也不是与任何政府工作人员争战。……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散布谎言、挑拨离间、威胁恐吓并控告我们的良心),我们要听主的声音,不要被魔鬼引诱利用”,要求“弟兄姐妹勇敢地为自己的信仰做见证,做好甘付代价的准备”。
    
    罗纳德·里根说,如果历史教会了我们什么,那就是对对手一味妥协或一厢情愿实属愚不可及。它意味着背叛我们的过去、虚掷我们的自由。诚哉斯言!
    
    二、基督徒参与政治就是要以羊胜狼
    
    有的基督徒以不参与政治自许,似乎唯如此才能显出信仰的纯正。然而,不参与政治本身就是一种参与,政治就是进行社会治理的过程,为了完成耶稣基督交付的使命,基督徒必然进入公共场所,处理形形色色的人和事,社会不是封闭的修道院,只要与社会事务打交道,就必然要参与政治。政治参与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处理与掌权者的关系。
    
    基督徒的政治观。基督徒持一种消极的国家观,在政治上不代表某一个政治集团,而是着眼于整个国家和民族以及神施行拯救的整个历史。这一点也许是中国的基督徒比较难克服的,因为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都是讲人的阶级性和局限性,很难超脱这一既有藩篱。但我们要知道,这种阶级性和局限性和圣经中所讲的人的有限性是完全不同的,前者是人的标准,后者是神的标准。因此,基督徒应系统地理解在上掌权者的权柄和顺服的关系。
    
    第一,在上掌权者的权柄和基督徒的顺服。保罗说,“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但我们同时还要注意到《使徒行传》5章29节的话,“彼得和众使徒回答说: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在上有权柄者指的是谁?一个称霸一方的军阀是在上有权柄的吗?它是一切高高在上、发号施令的人,还是那些经过合法程序获得权力、并依照法定要求来履行自己职责的统治者和政府官员?从圣经的启示看,保罗明显指的是后者。我们顺服掌权者,“因为他是神的用人, 是与你有益的”, “他是神的用人, 是伸冤的, 刑罚那作惡的”, “因他们是神的差役, 常常特管这事”。 从这些话里我们看到,掌权者只是上帝的临时工人,基督徒作为独立的个体和公民,顺服掌权者并非与他们结合成统一战线,而是顺服他们对于社会的治理工作,否则,我们就不能叫做公民,而只能称为奴仆了。第二,我们有权按照从上帝而来的感动和恩赐来批判掌权者。惟因掌权者没有绝对权威,一切在上掌权的都不过是藉着神行审判,因此,当掌权者背离圣经真理时,即便他们没有直接触犯基督徒的权利,我们也有义务批评政府,只有这样,才能彰显圣经真理,否则就有颠倒黑白之嫌。第三,基督徒还要积极影响政治,改造社会。
    
    具体到福音教会,首先我们明白,这种聚会是合法的,完全合乎圣经,是基督徒天然的权利之一,因此具有不可剥夺性;其次,宗教活动不能侵害社会秩序、公共安全,应该遵从公共准则,因此,基督徒也应该遵纪守法,但前提是:(1)宗教活动危害了公共秩序(2)法律本身具有正当性,二者缺一不可。而实际上,福音教会并不满足任何一个条件。因此政府部门自说自话自己设置的“不登记既非法”的条款不具有正当性,相反,它限制了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变相剥夺了上帝赋予公民的敬拜权利;再者,我们不但要继续聚会,还要对政府的非法行为提出严厉批评,并通过自身的维权行动,促使政府改进工作,从而祝福到其它教会和弟兄姊妹,而且,这也是顺服的一部分。
    
    基督徒的政治参与包括三个相互依存的方面:顺服政权,批判政权,改造政权,三者都十分重要,没有厚此薄彼的区别。基督徒不是以政治为中心, 乃是以上帝的话为中心,我们必需本于上帝之道来过我们的生活, 更需本于上帝之道来关心政治, 藉此在今生作上帝真理的见证人[1]。
    
    三、基督徒的权利就是上帝赐予的武装
    
    基督徒行使公民权利就是尽自己对上帝的本分。我们不能跟上帝谈权利——尽管他赋予了我们如此之多的自由权利,但我们需要跟非法限制公民权利的人争战,把本属于我们的权利要回来。因为我们行使的是敬拜上帝的权利,没有心灵自由,没有完全的释放,就没有对上帝的独一信仰,就没有尽到对上帝的本分,也就违背了上帝的诫命。耶稣基督要我们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我们的神,并要爱人如己,而且把它看做最大的诫命。既要尽心、尽兴、尽意、尽力爱主我们的神,就不能在信仰上屈就威权,这是没有丝毫转圜余地的;既要爱人如己,就不能对欺压孤儿寡妇的事情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必须积极行使上帝赋予我们的能力和权利,奋起抗战。
    
    基督徒争取权利也是为了不信的人。回顾1949年以来的中国,基督徒群体和基督教并不是唯一受到迫害的群体,也不是受迫害最严重的群体,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反复强调政权相对性的原因。如果承认政府发布的一切命令都要顺服,对政府的一切行为都要恒久忍耐甚或默不作声,这无疑是助纣为虐。今天,政府可以将坚持宗教自由作为它的基本政策,因为它需要你们跟它组成统一战线;明天,它同样也可以把宗教信仰作为封建迷信加以取缔,因为它已经“团结”了大部分不信神的人,将自己塑造成了人间绝对权威。惟有我们通过争取自身权利,牢牢地把政府束缚在围栏之内,我们才能保护教会,保护所有的百姓。文革中,多少基督徒妥协了,软弱了,跌倒了,可我们也看到,也有上帝忠心良善的仆人坚持真理,至死不屈,林昭就是其中的一个。她在狱中写下血书说:“作为人,我为自己的完整、正直而干净的生存权利而斗争,那是永远无可非议的。作为基督徒,我的生命属于我的上帝,我的信仰。为着坚持我的道路,或者说我的路线,上帝仆人的路线!基督政治的路线!这个年轻人首先在自己的身心上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这是为你们索取的,却又是为你们付出的。”[2]我们能说林昭不爱国、不顺服吗?
    
    怎样判断自己是在行使正当权利?怎样界定合法权益和非法权益?北京福音教会的告公众书公开发布之后,一些基督徒提出质疑,认为家庭教会不登记就聚会确实是违法的,告公众书引用国务院白皮书和宗教局长的著作似乎没有法律依据。实际上,这仍然是一个顺服谁的问题。第一,基督徒有权聚会,该聚会的权利不容剥夺,登记与否只能是在不停止聚会的前提下才能讨论的问题;第二,《世界人权宣言》,《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都规定了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前两者还规定这种权利包括按照教义公开或秘密的进行敬拜活动,而限制公民此种权利的都是行政法规和规章,本身合法性不充分,而且也毫无道理;第三,不是家庭教会不登记,而是无法登记,或者必须登记在“三自”系统之下,这与基督教“自治、自养、自传”的总方针不符,在已经尽到顺服义务仍然无法取得合法身份的情况下,当然能够继续聚会。
    
    小结:要顺服不要软弱
    
    消极对待信仰权利的实质是顺服还是软弱?坚持地下办教会是保持独立性,还是无原则妥协甚至以福音为耻?回答这些问题也许并不容易,它最能触动我们心里的软肋。但若不靠着耶稣基督经历人的破碎,又则能有灵的出来?家庭教会是“公开教会”,不是“地下教会”,我们是光明之子,行使权利不能偷偷摸摸,战战兢兢,爱里没有惧怕,行使权利还要有顾虑?让我们凭着信心和爱心大胆地说,我们是基督徒,我们有权利聚会,一切抵挡神的,神必拆毁它!也求神给我们勇气,在面对那些最不信神的人时也要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
    
    
    --------------------------------------------------------------------------------
    
    [1] 陈佐人:“基督徒与政治”, http://www.stephenchanweb.org
    
    [2] 引自余杰《如羊进入狼群——论基督徒如何在不公义的世界里坚守信仰》。
    
    对华援助协会2008年6月5日首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