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计划生育强行堕胎是不是犯罪?/江登兴
请看博讯热点:临沂计生维权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05日 转载)
    
    二评临沂野蛮计生
     (博讯 boxun.com)

    与胎儿是生命的观点不同,今天,我们对于腹中胎儿的看法,可能受了另外一种观念的影响,就是落地三声才是人,只要落地不会哭,就不是人,把胎儿成功杀死在腹中就不是犯罪,这样的观念需要我们重新考量。包括最近山东临沂野蛮计生的作法相信也与此观念有关。——题记
    
    
    父亲也曾抓计生
    
    
    看了临沂野蛮计生调查报告,面对其中许多野蛮的做法,比如差两天十个月的胎儿都打来的行为。我忽然想起来,自己已故的父亲也是乡镇干部,于是问弟弟,不知道以前这些事爸爸有没有干过。弟弟回答说:“肯定干过!”他说,有一次父亲带队到一个叫梅林的村里去抓计生,一户人家的孩子怀孕5个月了,但是属于计划外生育,他们就要对这一家执行强制堕胎,那一家人情急之下,喝农药自杀。据说那时候父亲急了,说:“快组织抢救,不然要出人命的。”
    
    父亲本来是厚道的人,心中很有恻隐之心。但是他参与计划生育工作是身不由已。相信他事后也为此非常后悔。我们做儿女的也为了父亲生前的作法感到惭愧。
    
    我想到,那个绝望的父母或者爷爷、奶奶,看到自己怀孕5个月的骨肉要被打下来时是何等的绝望。所以他(她)的喝农药自杀绝不是一般的以死要要挟,而是真正的绝望,和对胎儿要被“流产”的痛苦。
    
    
    强行打胎是不是犯罪?
    
    
    但是,比起此次山东临沂的调查所暴露的问题,其中的一些堕胎比我父亲当年所做的残忍得多了。
    
    “……费县……其中一个叫房中霞的村民……她本人在怀孕七个月时被强制堕胎、结扎。”
    
    “费县:我们又给另外一位叫陈西荣的下家沟村村民做笔录,由于她的儿媳妇李娟计划外怀孕,陈西荣被非法拘禁,后来,怀孕10个月(孩子就差两天出生)的李娟被计生办人员拉到医院强行注射药物,十个小时后孩子出生,是个死体,随后被医院处理掉了。”
    
    由此,需要提出一个问题,就是在计生工作中,强行把差两天出生的婴儿、把七个月、八个月的婴儿打下来是我们政府的政策允许的吗?腹中的胎儿有没有不可侵犯的权利?这个问题在我们的法律上有没有界定?
    
    那强行把差两天出生的胎儿打下来的干部要不要承当法律责任?如果滕彪律师他们起诉他有没有法律可引?
    
    再推而广之,如果一个暴徒强行把一个怀孕差两天分娩的孕妇注射针剂,导致她的婴儿死胎,法律上怎么定他的罪?
    
    
    堕胎与人道及生命权
    
    一、堕胎与人道。我是支持计划生育的,但是我们在具体的做法上能否人道一些。因为堕胎,从生理和心灵的角度来说对于孕妇和她的家人都是一个极大的伤害。能否人事先避孕上更下点功夫,我相信我们的政府正在这方面努力,也相信这样的做法有利于“和谐”。我曾经访问过一个怀孕五个月后自行堕胎的朋友,她说自己因此好多年后身体不好,脚发麻。对于堕胎可能对女性身体造成的损害方面,需要有更多的专家出来进行研究和说话。
    
    所以从人道的角度而言,为了父母和胎儿亲人的身心健康,有必要反对暴力的堕胎。
    
    二、堕胎与胎儿的生命权。我觉得我们的社会需要思考一下怎么看待一个未出生的胎儿。
    
    应该有很多人都会同意,胎儿还没有出生时就是一个人。吾乡土话,称一个人怀孕为“有仔了”,而“仔”就是孩子的意思,我长大后,妈妈有时表示疼爱也叫我为“仔”,而吾乡也称一个人去堕胎为去“刨仔”。
    
    我很惊讶,我们国家对于腹中的胎儿的态度是有点分裂的。一方面我们在胎教时教导父母从刚刚怀孕时起就
    给予腹中的孩子教育,而另一方面差两天出生的孩子就轻而易举地堕下来。
    
    那些把差两天出生的孩子打下来的干部曾经做过父母吗?我的一个朋友是某种著名的作家,他的妻子怀孕时,根据胎教的教导,太太要他不时对腹中的孩子说话,我们的作家先生羞了,没词了。很美的一种境界!
    
    此外,对于胎儿的生命权。西方有一种支持者不在少数的观点是:胎儿虽在母体之中,然而却是独立的一部分。因为孩子的基因与母亲完全不同。基因学的研究表明,卵子一经精子穿透而受精,就形成了23对染色体,孩子的性别、高矮、体型、肤色、头发、眼睛、个性、智力,都已经决定了。
    
    瑞典科学家尼尔森(Lennart Nilsson)的《一个孩子的出生》(A Child is Born)里面提供了精彩的照片,描述一个胎儿在母腹听过程,怀孕3到3个半星期,胎儿的小心脏就开始跳动。怀孕到第4周,,虽然胎儿只有1/4英寸,但头与身体已可区分,眼、耳、嘴也已具雏形了。第6到第7周,脑功能可以测得到。到第8周四肢都已俱全,包括手指、指纹及脚趾。第9或10周,胎儿已经能够用手抓东西、用口吞咽,甚至可以吸吮大拇指。到了第13周,胎儿已完全成形,母腹里的是一个小小婴儿;他可以改变姿势,对痛楚、声音、光线有反应,甚至还会打嗝。此后只是大小与体重的发展。第6个月开始,孩子已有头发、睫毛、指甲、乳头,可以哭、握拳、挥拳、踢足。据说倘若以子宫切开术进行堕胎,有时会看到这种情形,令医护人员很难过。
    
    英国1978年的渥那克报告肯定“人的胚胎应当具有特殊需要地位”,这地位“应当在法律中明文规定”。不少学者认为胎儿的已经具有发展成为一个完全的人所有的潜力,更有的观点是胎儿应当被当作一个人的生命看待。
    
    这些研究对于我们探讨胎儿的权利的有益的参考。
    
    
    个人从宗教角度提出的观点
    
    
    最后,我要从宗教的角度提出我个人的一点看法。我个人是一个基督徒,这里表达的也只是我个人基于《圣经》的立场。圣经的观点是,人的生命是上帝创造的,因此是神圣而不可轻易剥夺。这个观点有点可以类比于中国人的“人命关天”的看法,人的生命具有与“天”相关而永恒之价值,及不可侵犯之尊严的。更有甚者,《圣经》诗篇139篇说:“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我要称谢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我在暗中受造,在地的深处被联络,那时,我的形体不向你隐藏。”
    
    这里以“覆庇”(knit)亲切地形容上帝赐生命的工作,说他好像“陶匠”与“编织者”,使人想到造物主仁爱的心肠,也更加珍视自己的生命和他人的胎儿的生命。
    
    更有甚者,《圣经》中上帝说“你在母腹中,我已拣选你”,上帝这样用“我”与“你”关系来形容腹中的胎儿与他的关系,更给我们对于腹中生命宝贵的信念。
    
    胎儿是宝贵的,因为他是父母的骨肉,这一点所有有良知的人都会同意。
    
    当然赞同《圣经》的人还会加上一点,胎儿的宝贵的,因为他是上帝在他的慈爱中所创造的,也是他眼中所认识的。
    
    前天我的朋友生下一个女婴,她们疼爱地称她为“宝宝”,然而这个孩子是因为在腹中时没有羊水了,提前7、8天打催产针生下来的,但是,她生下来后是一个可爱的生命,我的朋友非常的爱她。然而出生以前,你可以打催产生生下一个可爱的宝宝,也可以强行为一个孕妇注射毒针,使她生下一个死胎。
    
    与胎儿是生命的观点不同,今天,我们对于腹中胎儿的看法,可能受了另外一种观念的影响,就是落地三声才是人,只要落地不会哭,就不是人,把胎儿成功杀死在腹中就不是犯罪,这样的观念需要我们重新考量。包括最近山东临沂野蛮计生的作法相信也与此观念有关。
    
    敦是敦非,让人们的良知去掂量吧!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