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纪念六四--在悉尼六四烛光晚会上/彭勃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05日 转载)
    
    作者:彭勃
     (博讯 boxun.com)

    (悉尼民主平台供稿)
    
    
    近百年来,一个邪灵,一个共产主义的邪灵在中国的土地上肆虐。在镀金的天空中,飘满了八千万死难同胞弯曲的倒影。面对着水深火热中的民众,你们——六四的英烈,你们站起来,站起来用生命发言。
    
    你们不能忍受千百年来蒙受苦难的民族继续以往的历史,你们不能忍受千百年来被遗忘的人民的权利再被冷落,你们不能容忍那些无能但却绞尽脑汁吸取人民血汗的贪官再施淫威。
    
    于是,十九年前,你们离开教室,走出了校园,手挽着手。你们渴望民族的进步,用善良和平的方式向政府请愿。天安门广场上耸立着自由女神的塑像,要求民主的声音响彻四面八方。
    
    然而,你们却被屠杀了。十九年前的今天,黎明前的黑夜,广场上突然亮起的光,把徒手的你们钉在方砖的地上。你们的腿断了,你们爬、喊、抽畜、挣扎,却被钢铁的履带压得稀烂。我们不能忘记,枪响的刹那,你们吃惊地看着,那些乌黑的枪口,捂住突然喷血的胸膛。你们整齐地坐在地上,刽子手整齐地对着你们的脸开枪。装甲车从你们的身上压过去,到处都是你们的脑浆。机枪的子弹追赶着你们,运死人的车追赶着你们。直升飞机、汽油和火焰喷射器追赶着你们。你们的皮肤发黑、焦裂,受伤的人和死人一起被烧掉。
    
    你们倒下了,鲜血洒在了黎明前的广场。我们不能忘记,你们只比我们年轻一点,走起路来头抬得更高些,会象孩子那样笑。我们不能忘记,滴血的刺刀把你们逼进了墙角,只是为了问也不问地杀你们。只是因为有儿童站在路边,看见了冒烟的枪口,儿童的眼睛就成了罪恶。只是因为有妇女不愿意沉默,说不要杀人,妇女的声音就成了罪恶。只是因为有市民从家里出来,救一个流血的人,市民的行动就成了罪恶。枪一阵阵响着,把你们的身体捣成一团团血肉。
    
    你们倒下了,倒在生你们养你们的土地上。邪党的嘴和枪还在响着。他们杀了你们,还要杀你们所有的同学、兄弟、姐妹、你们的父母。他们在路上,向保护你们的老人开枪;在学校,在实验室门口,他们企图杀掉所有你们爱的人和爱你们的人。邪党要抹去所有人的记忆。他们把腥臭的谎言泼在你们身上,他们是一群吃人的豺狼。
    
    邪党说,现在胜利了。他们以为把你们变成烟,把血冲走,你们就永远消失,永远无法说出可怕的冤屈。你们死了,他们就可以安享罪恶的生活。他们以为不愿做奴隶的人可以被杀死、杀光。他们少数人的独裁统治就会稳当。
    
    我们活着。我们会发出血的呐喊。在漫长的被监禁中,我们喊得那样凄凉。在流亡的岁月里,我们喊得这样悲壮。我们会进行火的抗争,高举起民主、自由的大旗,完成你们未竟的使命。死,消灭不了你们。你们是夜明珠,在中国的暗夜里,放射出灿烂的光芒。你们是太阳,离开了地平线,却闪耀在天上。
    
    看吧!邪党灭亡的丧钟已经敲响。我们相信,最后审判的日子即将来临。等到驱逐了马列,等到那自由、民主新中国诞生,我们会重回广场,告慰你们在天不朽的英灵。再也不会有眼泪与仇怨,再也没有流血与离散,我们——龙的传人,将共有一个美丽的家园。
    
    (悉尼民主平台供稿)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警钟(金仲兵):无言的六四
  • 刘自立:马英九的六四语文不及格
  • 七律·六四遣怀/草翅膀
  • 马上不一样/马总统例行发表六四感言 强烈措辞变不见?
  • 四川大地震是“报应” ——谨以此文祭奠19年前“六四”死难者/陆不平
  • “六四”19周年告全国父母书/钟月华
  • 六四19周年湖南民主斗士周志荣再致中共魁首胡锦涛的一封公开信
  • 陈维健: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 “六四”是最大的《河殇》——纪念“六四”19周年、《河殇》20周年/和薪
  • 国内论坛的六四帖子(藏头文)
  • 六四之夜我所经历的一个片断:装甲车开过来
  • 六四是大屠杀,英烈不需要屠夫的平反和降旗!/我思我在
  • 官方网怎么说“六四”?/武振荣
  • 中国官方为何不给六四平反?/高洪明
  • 一位大陆朋友的“六四祭”
  • 六四时的济南/老兵孔强
  • 妙觉慈智法师纪念六四诗文
  • 六四之夜,北京汉子的声音划破了夜空“李鹏,我X你妈!”
  • 遗忘六四是中国人文精神的死亡(图)
  • “六四”19年,为了忘却的纪念/DW
  • “六四”:十九年的坚持与遗忘/BBC
  • 前中央党校校长阮铭:六四天安门屠杀历史教训
  • 网民举行盛大网络聚会,纪念六四19周年
  • “六四”之夜,异议人士均被警方控制!
  • 在悲惨的六四纪念日,李鹏看到了希望
  • 大地震天灾与六四人祸 都是对中国的拷问
  • “六四”纪念日前夜,维权律师浦志强被国保强行送回家(图)
  • 为六四死难英灵默哀3分钟
  • 六四事隔19年,近百民运人士仍在囚
  • RFA张敏:“六四”十九周年祭:尊重生命寻求真相
  • 小周报告:天益网六四之际关闭社区论坛
  • 人权民运信息中心:600多人在六四屠杀中死亡,两万人被捕
  • 六四前夕各界提醒北京不要忘记改善人权的承诺/RFI
  • 人权组织促北京释放在押六四人员/VOA
  • 丁子霖:用沉甸甸的六四天安门惨案血路图纪念十九年前死去的亲人(图)
  • “六四”十九周年 仍有不少人为此被监禁
  • 六四前夜,大陆有人点燃蜡烛(图)
  • 亲历者回忆:我知道谁开了六四第一枪 (图)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