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自立:马英九的六四语文不及格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0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自立更多文章请看刘自立专栏
    
     期待不久的马英九六四发言出笼了。纵观之,好像温和,软性,和平,但是,其中自律成分很浓,其言深怕一掌过重,打在对方身上,败坏了两岸弹冠相庆的节日气氛。这个表态是否可以解释,可以谅解?我们大陆人,大陆媒体人,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活在自律之中,情有可原,但是,台湾民主社会何以也会自设言囚,不敢越雷池一步呢?这是一桩很值得思索的事情。为甚说老马也是自律,也是媚共,也是前言不搭后语,这里稍事分析。 (博讯 boxun.com)

    
    以下是马关于六四看法全文。我们不敬,做一个拆解。
    
    "自從1989年'六四'事件發生以來,每年屆時我都會參加紀念活動或發表文章。我對'六四'的關心,主要在於關心大陸同胞能否享有自由民主的生活。
    
    今年'六四'跟往年最大的不同,就是在三週前,四川發生了大地震,災區廣達十餘萬平方公里,死傷超過四十萬人,至少五百萬人無家可歸。從大陸官方搶救災民的迅速、大陸首長對災民的關懷、災難及抗爭新聞報導的開放、大陸人民捐輸的踴躍、到對外國救援團隊的歡迎,對台灣救援團隊的友善,與1976年唐山大地震時期的表現已大大不同,國際媒體亦迭有佳評,顯示中國大陸改革開放三十年,已有一定的成果。
    
    我在5月20日就職演說中,曾經表示:'我們真誠關心大陸十三億同胞的福祉,由衷盼望中國大陸能繼續走向自由民主均富的大道,為兩岸關係長遠的和平發展,創造雙贏的歷史條件。'今天我們關心'六四'真正的意義,也就在此。"
    
    所谓——"今年'六四'跟往年最大的不同,就是在三週前,四川發生了大地震,災區廣達十餘萬平方公里,死傷超過四十萬人,至少五百萬人無家可歸"——该如何理解?
    
     这段分析很奇怪。说今年六四,是大陆地震,死难多人,这在逻辑上并无不善。但是,人们看到,所谓"今年六四",本来应该是对89六四的一个回应,而不是偷梁换柱,把六四这个特别词汇,变做"地震"。马的这个用心不可谓不良苦也!他要指向什么?
    
     就是,第二,六四和地震关系说。现在很多作者说明之:六四杀人,夺去学生性命;地震,豆腐渣房子,也就是腐败,夺去孩子们的性命,这两者之间异同皆备,原因就是,六四反对的腐败,因为六四被镇压而变本加厉,致使孩子们花季陨没。老马智商哈佛,难道不知道其间关系!
    
     三,今年六四确乎关系地震,但是,人们悼念六四,主要是悼念六四死难者,追究真相,惩罚屠城,而非转到地震救灾"进步"这个部分而回避如何处理六四遗产问题。马在这个地方的作文,不及格——他说,今年地震救灾"进步",所以,六四概念就可转换成为"进步"说,以面对六四,且表示很为乐观——他难道不知道,六四,就是六四;地震救灾是不是"进步",是另外一个主题,其间,并无逻辑关系。也就是说,只有区隔六四历史,面对地震事实,才能二者分别阐述清楚。
    
     说六四因为地震救灾之"进步",就可以一笔带过其滔天罪恶,只是说明你马英九被国、共两党的虚拟和平,冲昏了理智!
    
     四,唐山地震没有改变毛氏极权政权的性质。虽然,毛也并未枉顾灾情。其出动两千架次飞机,各军种兵种,救援队,医疗队,赶赴救灾;同时,他规避外国援助,拒绝新闻公开——请问马同志,这次救灾,房毁屋塌,多殃及学校;外国救护队72后才姗姗来迟;地震预报,全被搁置;新闻开放迅速复辟为新闻钳制,一切倒退到歌功颂德……一系列问题,在中共"进步"中,难道可以不被追究,不被审查吗?这样严重的救灾阻力难道是一句"进步"就能搪塞的吗?
    
     五,老马懂得,极权主义政权往往和自然灾祸的救护不利甚至肇祸于之相联系,天灾人祸,人祸当头——如阿马雅.森的饥荒理论,涉及毛的大跃进、三面红旗、人民公社,致使千万人死亡——这次地震死难七、八万人,尤其是儿童生命,难道和政权破坏生态环境和枉顾长江大河的自然秩序,贪官腐败权治,毫不沾边吗?在这样一种悲惨的废墟上,果然有中共因灾"进步"的神话吗?你马英九是不是到北川,到汶川,去问问死难孩子的父母,问问他们,你们因为孩子的捐躯而导致中共进步,是不是也很值得呢?——你马英九会得到什么样子的回复呢?"灾难进步论"是一个奇谈怪论,其面目可憎,几不可忍。在民主台湾,居然也有市场,真是中华民族之悲哀!
    
     我说过,老马上台,是搞"台湾小民主"。不想,现在马英九是搞极权和民主同舞,死难与进步共生,真不知台湾总统之政治观究为何物!
    
     最后简单一说。所谓"由衷盼望中國大陸能繼續走向自由民主均富的大道,為兩岸關係長遠的和平發展",是抵制和否定大陆的专制极权政权,还是与之"双赢"——他赢了,你怎么办?是赞助这个政权之赢,还是抵制这个政权之赢——这个"双赢",如果其中有期待这个政权之改变,其改变前的政治,定性如何?如果是双赢于一个大陆民主政权,你现在又该如何?这其间,难道不需做一个基本判别吗?
    
     你台湾,如何对待这个转型前后不同的政权之性质呢?难道可以囫囵吞枣,一齐消化之吗?
    
     再说了,尼克松以美国总统身份访华,无人敢于说他仅仅是"尼克松先生"——而你如果访问大陆,难道可以认定你的政治身份吗?换言之,你如何称呼对岸之尊呢?国、共价值观,本来就是"双赢"于"双败",从孙文到中正,皆是,蒋最后偏安一隅;而毛赢,难道不是大陆之败,之患,之恶吗?所以,是双败;你们前辈的"融共"和"国、共合作",以彻底失败告,就是因为国民党价值观的首鼠两端,欧美政治观加苏联政治观,这是国民党惨败于共产党的终极原因。
    
     更何况,原来国、共是强弱关系,现在是弱强关系。这个关系更不利于国民党。如果国民党和中华民国政府还有不同,那么,吴,连,萧等人,是不是过于一厢情愿于你们惨败之共产党之统战呢?
    
     台湾政府之政治处理又该如何呢?
    
     总之,马英九在六四问题上的态度分析和立场表态已经严重堕落。我们期待的,类似"六四不平反,统一不能谈"之马英九,基本上已经消失。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七律·六四遣怀/草翅膀
  • 马上不一样/马总统例行发表六四感言 强烈措辞变不见?
  • 四川大地震是“报应” ——谨以此文祭奠19年前“六四”死难者/陆不平
  • “六四”19周年告全国父母书/钟月华
  • 六四19周年湖南民主斗士周志荣再致中共魁首胡锦涛的一封公开信
  • 陈维健: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 “六四”是最大的《河殇》——纪念“六四”19周年、《河殇》20周年/和薪
  • 国内论坛的六四帖子(藏头文)
  • 六四之夜我所经历的一个片断:装甲车开过来
  • 六四是大屠杀,英烈不需要屠夫的平反和降旗!/我思我在
  • 官方网怎么说“六四”?/武振荣
  • 中国官方为何不给六四平反?/高洪明
  • 一位大陆朋友的“六四祭”
  • 六四时的济南/老兵孔强
  • 妙觉慈智法师纪念六四诗文
  • 六四之夜,北京汉子的声音划破了夜空“李鹏,我X你妈!”
  • 遗忘六四是中国人文精神的死亡(图)
  • 曹长青:谎言机器仍在运转—写在六四19周年
  • 不忘六四/坐困愁城
  • 在悲惨的六四纪念日,李鹏看到了希望
  • 大地震天灾与六四人祸 都是对中国的拷问
  • “六四”纪念日前夜,维权律师浦志强被国保强行送回家(图)
  • 为六四死难英灵默哀3分钟
  • 六四事隔19年,近百民运人士仍在囚
  • RFA张敏:“六四”十九周年祭:尊重生命寻求真相
  • 小周报告:天益网六四之际关闭社区论坛
  • 人权民运信息中心:600多人在六四屠杀中死亡,两万人被捕
  • 六四前夕各界提醒北京不要忘记改善人权的承诺/RFI
  • 人权组织促北京释放在押六四人员/VOA
  • 丁子霖:用沉甸甸的六四天安门惨案血路图纪念十九年前死去的亲人(图)
  • “六四”十九周年 仍有不少人为此被监禁
  • 六四前夜,大陆有人点燃蜡烛(图)
  • 亲历者回忆:我知道谁开了六四第一枪 (图)
  • 前中央委员许家屯:六四后有人找我秋后算帐 (图)
  • 奥运火炬六四到长沙:劳民伤财
  • 刘晓波:盼六四死難者獲國家級悼念
  • 杨尚昆生前透露 六四死亡逾六百人 两万人被捕
  • 强烈要求立即释放“六四”十九周年后仍在狱中服刑的北京市民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