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六四”19周年告全国父母书/钟月华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04日 转载)
    
    普天之下父母们:
     (博讯 boxun.com)

    每个人都有父母,每个父母都有子女,心连心,肉连肉,天下没有一个父母不心疼自己的子女。但是,普天之下的父母,你们可曾知道,有一种力量,有一种制度专门虐杀我们的子女,那就是一党专制的政治体制!
    
    普天之下的父母们,你们有生育自由吗?你们的回答肯定是没有,你们可以生育一个孩子,农村如果第一胎是个女孩子,第二胎可以再生一个。生育是上天赋予我们的权利,我们生多生少都归我们自己养育,不给社会增加任何麻烦,请问普天之下的父母,中国共产党是不是剥夺了我们最基本的人权——生育权!
    
    普天之下的父母们,你们肚子里的胎儿是个小生命吗?你们的回答肯定是“是的”,但是你们可曾知道,每年有多少孕妇被中共的计划生育干部拉去堕胎,将活生生的生命扼杀在母亲的腹中?你们知道每年有多少育龄妇女被计生干部像猪狗一样拖上手术台,斩断她们的生育能力?
    
    普天之下的父母们,你们生下来的孩子就会安全吗?你们的回答肯定是迟疑的。这次四川大地震清清楚楚地告诉大家,你们孩子的生命根本没有什么保障。你们去四川震区看看,还有几座学校没有倒塌?还有几个学校没有学生伤亡?那些水泥板掀开之后,一具具都是那些稚嫩的躯体,从此告别了父母。难道不是中共的教育行政官员、建设行政官员严重渎职,导致不符合抗震标准的房子甚至危房遍地都是。这次四川大地震,死亡的儿童最多估计达到近20000名,这2万名孩子有4万父母,有8万爷爷奶奶姥姥姥爷,请问你们作何感想?那些没有受到波及的父母,请问你们还敢相信你们的孩子是安全的吗?
    
    普天之下的父母们,你们的孩子长大了,有了自己独立的思想,请问他们敢擅自表达吗?1989年六四大屠杀清楚地告诉大家,你们的孩子没有表达自由,他们和平地表达政治观点和政治诉求,就遭到中共派遣几十万党军开着坦克端着冲锋枪杀将过来,喷火的武器直接对准你们手无寸铁的孩子。他们一片片倒在血泊之中,那个父母对这种公然的杀戮不义愤填膺?
    
    请问天下父母,你们难道不认为1989年6月4日凌晨,北京城大学生横尸街头不是中国共产党的公然屠城?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川陕甘尸横遍野不是党政机构贪腐渎职罪行的集中发作?
    
    普天之下的父母们,你们都经历了人世间的风风雨雨,你们肯定知道,在中国这个国家谁最厉害,谁最碰不得,那就是中国共产党。这个国家从1949年开始就是一个政党统治,谁也不敢公开地批评共产党,更不敢批评共产党产生的政府。导致谎言四处流窜、伪善公然横行。中国共产党就是野蛮的强盗,夺我财产,杀我亲人,不仅杀害了千百万国民政府的遗老遗少,还杀害了千百万知识精英,最后还强力推行共产主义,导致3000至6000万人饥饿而死。等到共产主义这条死路走不通了,不得不开始搞经济改革,在经济改革中,中国共产党一手抓权一手抓钱,上下其手,左右通吃,党库通国库,大贪其财。请问普天之下的父母们,你们只要是稍稍具有政治常识,稍稍具有一点点良知,都不难发现共产党根本不是自己标榜的“伟大光荣正确”的党,而是“抢光、杀光、贪光”的“三光”政党。对独裁政权的放纵和容忍,就是对你们子女的犯罪,就是把你们的子女推到火坑之中。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普天之下的父母们,如果你们敢受到伤痛和危机,从今天开始,请你们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批评你们一辈子都不曾敢批评的政府,监督你们从不敢奢望监督的政府,勇敢地对独裁制度说“不!”。如果你们真的有了言论自由,有了选举人大代表和选举官员的权利,你们就可以把那些犯罪和失职的官员绳之以法,你们就可以不再放过一座危房,你们就可以堵住大部分伤害你们孩子的漏洞。
    
    海峡对岸的台湾同胞,和我们一样同宗同族、血脉相连,但是他们已经成功地施行了民主制度,他们很少也绝对不会像我们中国大陆这样犯如此大规模低级的错误,更不会对那些说了几句激愤之词、手无寸铁的孩子动用枪炮屠杀!台湾的中华民国能做得到,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也一定能做得到,因为两岸都是一家人,同属一个中华民族!
    
    
    一个和你们一样为人父母的人
    2008年6月4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19周年湖南民主斗士周志荣再致中共魁首胡锦涛的一封公开信
  • 陈维健: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 “六四”是最大的《河殇》——纪念“六四”19周年、《河殇》20周年/和薪
  • 国内论坛的六四帖子(藏头文)
  • 六四之夜我所经历的一个片断:装甲车开过来
  • 六四是大屠杀,英烈不需要屠夫的平反和降旗!/我思我在
  • 官方网怎么说“六四”?/武振荣
  • 中国官方为何不给六四平反?/高洪明
  • 一位大陆朋友的“六四祭”
  • 六四时的济南/老兵孔强
  • 妙觉慈智法师纪念六四诗文
  • 六四之夜,北京汉子的声音划破了夜空“李鹏,我X你妈!”
  • 遗忘六四是中国人文精神的死亡(图)
  • 曹长青:谎言机器仍在运转—写在六四19周年
  • 不忘六四/坐困愁城
  • 六四已经19周年,民主不能再等!/司马兀立
  • 昝爱宗:六四和中共地震—纪念六四死难者
  • 把六四作為國民教育題材/許漢榮
  • 祝贺王丹获哈佛博士-兼祭六四十九周年/林泉
  • 大地震天灾与六四人祸 都是对中国的拷问
  • “六四”纪念日前夜,维权律师浦志强被国保强行送回家(图)
  • 为六四死难英灵默哀3分钟
  • 六四事隔19年,近百民运人士仍在囚
  • RFA张敏:“六四”十九周年祭:尊重生命寻求真相
  • 小周报告:天益网六四之际关闭社区论坛
  • 人权民运信息中心:600多人在六四屠杀中死亡,两万人被捕
  • 六四前夕各界提醒北京不要忘记改善人权的承诺/RFI
  • 人权组织促北京释放在押六四人员/VOA
  • 丁子霖:用沉甸甸的六四天安门惨案血路图纪念十九年前死去的亲人(图)
  • “六四”十九周年 仍有不少人为此被监禁
  • 六四前夜,大陆有人点燃蜡烛(图)
  • 亲历者回忆:我知道谁开了六四第一枪 (图)
  • 前中央委员许家屯:六四后有人找我秋后算帐 (图)
  • 奥运火炬六四到长沙:劳民伤财
  • 刘晓波:盼六四死難者獲國家級悼念
  • 杨尚昆生前透露 六四死亡逾六百人 两万人被捕
  • 强烈要求立即释放“六四”十九周年后仍在狱中服刑的北京市民
  • 丁子霖:国旗何时为六四死难者降下?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