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六四19周年湖南民主斗士周志荣再致中共魁首胡锦涛的一封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04日 转载)
血 书 荐 良 知-----2008年“6.4”再致中共魁首胡锦涛的公开信

    
     中共胡锦涛总书记: (博讯 boxun.com)

    今天是1989年“6.4”十九周年纪念日!2005年“6.4”前,我就采取多种方式给你寄送了这封公开信,事隔一年,2006年10月1日,我因替湖北柳山镇移民依法维权而被你们中共湖北赤壁地方法院枉判入狱一年半,我刚出狱还只有二个月零四天。经湖北赤壁看守所和湖北沙洋小江湖监狱一监区一年半惨无人道的、非法的肉体和精神摧残与折磨,我现在身体状况极差。因为这次的枉法被判刑,我现在每月仅相当于100美元工资的工作又被你们专制政府停发工资了,现在我全家四口人零就业,毫无任何收入来源,你们专制政府还采用一切卑鄙手段阻挠我各种合法途经的谋生,使我全家现在生活陷入绝境。我出狱这两个月,虽然我只是每天在家煎服中药,恢复身体,但你们的公安特务仍每时每刻、采用多种特务手段对我如临大敌,严密监控,威胁恐吓。在你们公安特务明的暗的,阴的损的,软的硬的“卓有成效”的努力工作下,现在湖南乃至全国及海外绝大多数民运同仁和朋友甚至对我这样一名三十年来始终不屈反抗专制独裁制度的民主斗士都极其误解甚至刻意孤立,他们甚至正如你们的公安特务所期望的那样,认为我只不过是一个民运的“投机者”、“浦志高”、毫无人格魅力和道义感召力的“下三烂”……尽管你们的公安特务威胁恐吓我今年“6.4”如有任何“过激”言论和行动,就立即将我再次投进监狱还刚刚离去,但我仍决意要公然发布三年前我写给你的这封字字泣血,字字如锥的公开信!
    胡锦涛总书记,2008年北京奥运会举行在即,这是整个中华民族千载难逢的盛大喜事。奥运会虽具有促进人类正义、进步与和平的秉性和巨大的威力;在奥运会的历史上,虽然也发生了奥运会被希特勒利用于为其法西斯罪恶行径张目的巨大蒙羞,但是我不会企图采用抵制和破坏奥运会来反抗你们的专制独裁统治。 5月12日四川汶川大地震刚刚发生20多天,造成我中华民族骨肉同胞几十万生灵伤亡,在整个中华儿女正沉浸于巨大悲痛的期间,我更深深意识到当前抗震救灾是举国乃至举世的头等大事。但是我仍然要大声的告诉中共魁首胡锦涛:对于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来说,中共的专制独裁统治是比四川汶川地灾更可怕的深重灾难!因此,在整个中华儿女正沉浸于汶川地震的巨大悲痛的期间,我仍不能完全停止与你们中共专制独裁体制的道义战争,但我仅采取给中共魁首胡锦涛写公开信这种纯理性的战斗方式。
    
    以下是2005年“6.4”前我写给中共魁首胡锦涛的公开信:
    
    中共胡锦涛总书记:
    我是湖南省湘潭市一名命运很悲惨的公民。我出生于全国饿死了二千多万人的20世纪50年代未的特大灾难年月;幼年、青少年时一直生活在洞庭湖水乡绝对贫穷的农民家庭,深刻地体验了中国农民极其苦难悲惨的生活;1977年我有幸考入湖南师大地理系,受到了人类现代文明的沐浴洗礼,从此我誓死要为尽早结束中国的专制独裁制度、争取中国人民的更加民主自由和人权而奋斗;自从1979年起至今的近30年间,我长期遭受你们共产党专制独裁政权的残酷迫害,九死一生。但我仍然本着人类的良知,本着深藏于人性之中的社会正义感,始终不屈的反抗你们共产党的专制暴政,争取中国人民的自由民主和神圣人权。我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遭到你们领导指挥下的特务警察更加严重的威胁利诱。
    与我如此卑微的生命相比较,你们虽然是在共产党阴暗野蛮的政治游戏规则中窃据了国家最高权力,但你们毕竟现实是中国13亿多人民的最高统治者、命运主宰者。你们是中国封建体制现代版下的“党皇帝”、“宰相”。你们与我生活在中国和人类历史的同一时期,你们还是“硕士”、“博士”,你们与我相比有绝对有利的条件获取更广博的人类现代文明的信息,你们比我受到了无法相比的人类现代文明的沐浴洗礼。
    依据人类现代政治文明的普世原则,基于人类追求正义、真理和良心的天性,你们在消除专制独裁统治给中国人民造成的深重苦难,争取中国人民更加自由民主和人权方面是否应该比我负有更加义不容辞的责任呢?按照这个人类当代普世的法理逻辑,你们早己是对13亿中国人民的头号渎职罪犯!
    四百多年前,法国人民就确立并根本享受到了《人权宣言》;二百多年前,美国人民也确立并根本享受到了《独立宣言》和《美利坚合众国宪法》,而我可悲可怜的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时至今日还在《中国共产党党章》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下,遭受你们领导的共产党专制独裁政权的残酷统治,过着全世界最低水准人权的痛苦生活。“寻求并支持每一个国家和每一种文化的民主运动与民主机制发展壮大,最终目标是结束全世界的专制暴政”,这早己是联合国所确立的最高宗旨,是当今人类政治文明的最高智慧和成果。今天和近期内,消除专制暴政,实现自由民主肯定是中国人民的最高意志和最大的根本利益。可是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你们为什么硬要指挥你们的特务警察对誓死反抗共产党专制暴政,争取中国人民更加自由民主和人权的中华民族之精神脊梁予以越来越恐怖的、超限手段的威胁利诱,务必使其彻底泯灭呢?!
    我今天要以此血书,企图唤醒你们被权欲、对荣华富贵的贪欲所泯灭的人类的良知!你们比中国封建时代的皇帝更反动和可恶:那时人类还沒有自由民主的政治智慧和成果,而你们今天是昧着良心的明知故犯!
    你们领导下的中共专制暴政甚至挟持十三亿多中国人民做人质,拼死抗拒世界民主国家阵营对中国人民争取自由民主和人权的帮助。剥夺中国人民自由民主的当代最大元凶毛泽东曾说“中国应当对于人类有较大的贡献”。可是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你们就那么忍心让我们中国永远当全世界专制独裁国家的领袖?!让我们中国永远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政治文明的反动和逆流?!你们个人的一己权欲、荣华富贵就那么重要,甚至可以超越13亿人民的最大福祉?!
    我真的很难于理解:你们为什么要死抱专制独裁这个当今世界政治文明的反动和逆流不放?30多年前,邓小平在毛泽东绝对专制独裁威权刚结束时即扬弃毛泽东的绝对专制独裁,提出改革开放,有限度的还经济自由于中国人民,结果尽管邓小平顽固死守政治上的专制独裁,可是他仍获得了中国人民相当的感激与拥戴。你们今天若扬弃邓小平、江泽民的死守政治上的专制独裁,提出政治体制上的民主转型,还政治自由于中国人民,难道中国人民不是空前绝后的感激与拥戴你们,还会去记恨和清算你们以往专制独裁所犯下的罪孽?
    你们现在死抱专制独裁这个当今世界政治文明的反动和逆流不放,也许是你们担忧和害怕在政治转型中你们会失去国家最高权力,失去你们在中国13亿多人中最大的荣华富贵。但是中国历史上的封建皇帝,他们一生中最在乎的也不是生前的荣华富贵,而是他们死后给后世留下的英名与丰碑。当年美国总统华盛顿不贪恋个人的权欲,身体力行美国的民主宪政,现在,华盛顿不仅在美国人民心中,而且在全世界人民心中都具有最伟大的英名与丰碑。可是你们共产党专制独裁政权的领袖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卡斯特罗等等之流,他们在生是痛享了绝对的权欲,可是他们还没死的时候,就遭到最广大人民敢怒不敢言的憎恶,死后更与希特勒一样,遗臭万年。你们今天若扬弃邓小平、江泽民的死守政治上的专制独裁,提出政治体制上的民主转型,还政治自由于中国人民,不仅你们在生时会比你们现在获得中国人民更加发自内心的感激与拥戴,你们死后,也必将获得远远超越于中国唐宗宋祖的英名与丰碑!
    也许你们以为,现在你们掌握了强大的国家暴力和国家的全部资源,你们镇压人民的反抗可以高度神速机动的调动最现代化的几百万军队,你们也拥有中国封建专制时代无法相比的信息手段。而在你们的绝对专制独裁统治下,中国人民都手无寸铁,又很难形成对你们有组织的足够规模和强大的反抗,而且一切反抗者的信息都完全及时的被你们监控。于是你们就以为可以“千秋万代”的残酷统治鱼肉中国人民。一切专制独裁统治者在这一点上为什么总是这么弱智呢?
    中国封建时代几千年那些绝对独裁政权的无数次血腥更迭为什么硬教育不了后来的那些专制独裁统治者?苏联当时的共产党独裁政权比今天中共的独裁政权似乎更强大吧,为什么一夜之间兵不血刃就被民主阵营给推翻了?南朝鲜、台湾、南非、东欧等等国家的独裁政权是怎样垮台的? 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你们就那么肯定:在中国,正义永远战胜不了邪恶,民主永远替代不了专制?你们为什么也如和坤一样呢?和坤几十年都把人民和皇帝玩弄于股掌之间,做梦都沒想到这辈子还有谁会扳倒他。可是嘉庆皇帝只用五天就把他送上了断头台。你们共产党独裁政权对中国人民的罪孽足已可以与和坤相蓖美了。
    我真是泣血恳请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应当要有当今世界13亿多人民的领袖和政治家的远见卓识。由于历史的原因,你们领导的中共政权已是目前全世界最大的专制独裁堡垒,它不仅使占全人类1/5人口的中国人民仍然生活在专制暴政的统治之下,过着享有最低人权水准的悲惨生活,而且随着更加深刻的世界一体化,你们这个政权也严重威胁着全世界人民的民主自由生活和秩序。例如,当美国人民历次在摧毁世界专制独裁恐怖政权的紧要时刻,你们总是或明或暗的支持那些专制独裁恐怖政权,给美国人民的正义斗争增添巨大的代价。在全世界面前,你们及其中共政权己成为中国人民莫大的耻辱!
    目前,正是中国实现民主转型的最佳历史时期。即将在中国举办的2008年奥运会,必将使你们及其中共独裁政权被迫接受和充分受到全世界人民的道义关注和审视,你们绝对不敢在2008年奥运会前后对中国人民和平理性的追求自由民主运动发动如89年那样的血腥镇压;今天,中国人民的自由民主意识,已比89年有了更广泛和深刻的觉醒,中国人民自发的和自觉的追求自由民主的抗争,每天都像火山一样的暴发;已经民主转型的中国台湾对你们中共专制暴政构成了巨大的威胁,而对中国人民追求自由民主有着巨大的鼓舞和示范作用;在你们共产党内部,89年尚在人世的如西太后和袁世凯那样的专制独裁死硬元老,今天己基本死光,今年初你们中共北京西山高级智库会议上都己公开发出了民主转型的声音……
    历史的机遇稍纵即逝。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与其必然被人民所推翻,被你们内部的开明良知者冒死政变所颠覆,倒不如自己顺应人类历史潮流,如当年邓小平力主改革开放那样,力主民主转型,还政治自由于13亿中国人民。
    我劝你们不要再继续在13亿中国人民面前表演《皇帝的新衣》的丑剧了。你们的统治的确是专制独裁统治,是当今世界最野蛮黑暗反动的统治,而不是什么“非常优越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实际上,中国人民早就在冷眼看你们《皇帝的新衣》的丑恶表演。你们真的只是“光着屁股”。我不是第一个看到和喊出你们“光着屁股”的“小孩”,梁淑溟、方励之、魏京生、余志坚、刘晓波比我对你们喊得更早,声音更大。
    我几次通过特快专递寄给你们的《苍天落泪----湖北省柳山湖镇移民的跪地哭诉》你们收到了吗?在你们的专制独裁统治下,全国人民这样的历史沉冤、滔天奇冤又何止千万?你们专制独裁制度所孕育的贪官污吏每天都在制造这样的冤案,他们都公然拒不给人民昭雪这样的历史沉冤、滔天奇冤。就算你们胡锦涛、温家宝二人是爱民如子的“好皇帝”,“好宰相”,你们每天就是不吃不睡,你们忙得过来吗?所以你们不要再死抱着专制独裁统治不放了,赶快还政治自由于13亿中国人民吧!
    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我虽只是中国人民中最卑微的一员,但我今天要公然向你们宣示:我誓死要继续更卓越的反抗你们的专制独裁统治,争取中国人民的更加自由民主和人权。近30年来,我这名个人道德毫无劣迹的人,只因要反抗你们的专制独裁统治,争取中国人民的更加自由民主和人权,数次被你们抓捕、监禁、毒打和折磨。但我决不畏惧和害怕你们的政治恐怖,我决不流亡国外,我誓死要与遭受你们专制独裁统治的苦难的中国人民一起同呼吸,共命运!我反抗专制独裁统治,追求自由民主的意志不可动摇。我希望你们尽快指示湖南省公安和北京市公安,不要在我身上再枉费心机,白白浪费你们搜刮的人民的血汗钱了。你们的爪牙怎么愚蠢到那种程度:我岂能被你们收买去当你们专制独裁政权的走狗?!如果你们敢于当着全世界说反抗专制独裁统治,追求自由民主是触犯了你们的刑法,那你们再次把我抓起来坐牢好了!你们如果想成全我当个屈原、张志新式的民族英雄,你们干脆就杀了我!
    但我还是希望你们基于人类的天理和良知,替中国人民结朿专制制度,实现自由民主的理念和制度。你们一贯堵塞中国人民向你们反馈人类良知的一切渠道,也拒不给予人民与你们展开人类理性的辩论的平台与机会。我十分痛苦的看到,中国人民在你们的专制独裁统治下痛苦的呻吟,受煎熬,而你们每天良心也受到巨大的拷问。每当一次次人民大规模的反抗遭到军警血腥镇压的噩耗传给你们,我相信你们应该也心惊肉跳,寝食不安,如坐针毡。
    人生的最高境界和目标应该是自己的一生能够为人类的公益和福祉做出最大的贡献,而决不是执掌了多么长久的最高权力或者享尽了荣华富贵,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你们说是吗?我啼血敦促和吁请你们立即顺应历史潮流,结束独裁统治,还政于民吧!
    周志荣 2005.6.2
    
    补充:
    胡锦涛总书记:
    在我写给你这封信三年后的今天,你我都看到世界上又有多少个国家的专制独裁者要么出于人类良知自己主动的放弃专制独裁政权,实现了国家的民主制度,要么被国内人民所打倒和推翻,用民主制度代替了专制独裁制度。尼泊尔的独裁者毕兰德拉国王不是也象你一样相信自己的专制独裁统治能够“长治久安”的吗?可是他眨眼之间就被迫退出了历史舞台,象以往一切专制独裁者一样,成了历史的耻辱。而不丹年轻的国王主动放弃封建王位和王权,实现了不丹国家的民主制度,年轻国王所说的:“一个再好的国王也好不过一个好的制度。。。。。”这句震耳欲聋的话,你真的装聋作哑没有听到吗?!
    
    联系方式:手机号13762235395;家庭电话:07322617305;
    爱人手机号:13873279915;弟弟手机号:15897439301
    邮箱:[email protected]; QQ号642131504
    敬请将此信转发送给:联合国相关机构和首脑;各民主国家政府和首脑;中国最高国家机关及首脑;国内外各大媒体。并敬请翻译成各种文字,让它们象箭矢暴雨射向中共独裁专制魁首的心灵!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 “六四”是最大的《河殇》——纪念“六四”19周年、《河殇》20周年/和薪
  • 国内论坛的六四帖子(藏头文)
  • 六四之夜我所经历的一个片断:装甲车开过来
  • 六四是大屠杀,英烈不需要屠夫的平反和降旗!/我思我在
  • 官方网怎么说“六四”?/武振荣
  • 中国官方为何不给六四平反?/高洪明
  • 一位大陆朋友的“六四祭”
  • 六四时的济南/老兵孔强
  • 妙觉慈智法师纪念六四诗文
  • 六四之夜,北京汉子的声音划破了夜空“李鹏,我X你妈!”
  • 遗忘六四是中国人文精神的死亡(图)
  • 曹长青:谎言机器仍在运转—写在六四19周年
  • 不忘六四/坐困愁城
  • 六四已经19周年,民主不能再等!/司马兀立
  • 昝爱宗:六四和中共地震—纪念六四死难者
  • 把六四作為國民教育題材/許漢榮
  • 祝贺王丹获哈佛博士-兼祭六四十九周年/林泉
  • 六四倾听历史脚步声/秦晋
  • “六四”纪念日前夜,维权律师浦志强被国保强行送回家(图)
  • 为六四死难英灵默哀3分钟
  • 六四事隔19年,近百民运人士仍在囚
  • RFA张敏:“六四”十九周年祭:尊重生命寻求真相
  • 小周报告:天益网六四之际关闭社区论坛
  • 人权民运信息中心:600多人在六四屠杀中死亡,两万人被捕
  • 六四前夕各界提醒北京不要忘记改善人权的承诺/RFI
  • 人权组织促北京释放在押六四人员/VOA
  • 丁子霖:用沉甸甸的六四天安门惨案血路图纪念十九年前死去的亲人(图)
  • “六四”十九周年 仍有不少人为此被监禁
  • 六四前夜,大陆有人点燃蜡烛(图)
  • 亲历者回忆:我知道谁开了六四第一枪 (图)
  • 前中央委员许家屯:六四后有人找我秋后算帐 (图)
  • 奥运火炬六四到长沙:劳民伤财
  • 刘晓波:盼六四死難者獲國家級悼念
  • 杨尚昆生前透露 六四死亡逾六百人 两万人被捕
  • 强烈要求立即释放“六四”十九周年后仍在狱中服刑的北京市民
  • 丁子霖:国旗何时为六四死难者降下?
  • 刘晓波:盼六四死难者获国家级悼念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