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冉氏新闻评论周刊(59) / 冉云飞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02日 转载)
     一:四川紫坪铺大坝部分坝顶沉陷急需评估。http://news.sina.com.cn/c/2008-05-30/024015646491.shtml我在《悲伤的大地与我的同胞》一文中对岷江流域的过度开发尤其那上面的水电站(含水库)深致不满,其中最不满的就是官方顶风上马的紫坪铺。有读者看了我的文章后请我拿数据,我再次强调一遍,我评论现实问题时观点不一定都有道理,但一定有相当之事实来源与根据(虽然也可以因为信息垄断不够全面,但一定有消息源),这一点读我新闻评论比较久的人都应该知道。这次汶川大地震的诱因当然可能很复杂,但不能说与岷江流域的过度开发比如像紫坪铺水库这样的工程毫无关系。把紫坪铺的水放掉许多后,减少了相当的压力后,都江堰乃至成都才可能安全一点,但也并非高枕无忧。搞地质研究的范晓和搞江河科考的杨勇,都对此有很深的担忧。就连支持紫坪铺工程的一些专家,也同意此次地震使得紫坪铺整体位移,5月31日中国地震局地质科学研究所所长张培震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说,汶川大地震造成地表的垂直和水平两个方向均发生位移,最大的垂直位移有4米多,水平位移也达到4米以上。这种位移致使四川盆地下沉,龙门山大幅度抬高,重庆地区也有所抬高。这样的位移对有众多电站与水库的整个四川地区和三峡大坝有何影响,恐怕有待进一步的观察。
    
     二:四川地震遇难学生家长考虑采取法律行动。http://www.ftchinese.com/sc/story.jsp?id=001019723&pos=0&loc=SECTION我认为只有在法律框架范围内解决此事,寻求尊严与正义,对死者是个安慰,对生者是个恰当的补偿。同时,在法律范围内解决此事,才可能对当事人和整个社会带来相当良好的多赢效果,才使得无辜冤死的人在黄泉之下真正安息。四川这次地震校舍倒塌7000多间,有不少校舍的倒塌已引起多方的质疑,像聚源镇中学这样的校舍就连谨慎的倾向官方的主流专家都说,这几乎可以认定是有问题有猫腻的校舍。因为聚源镇和富新二小这样的校舍,在震塌之前,就有许多家长向上反映其校舍已成危房的问题,可是没有人搭理这样的“抹黑”,终于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四川省建设厅的三条结论的第三条中说到四川倒塌校舍中的结构、设计、施工都是有一定问题的。这比无耻的四川省教育厅秉承其教育部旨意所做的五点结论,要更近于事实一点。我认为死难学生的家长,当然应该起来继续为自己和子女的权益而斗争,不能让自己的孩子白白冤死,同时也不能让这样的人祸再来残害更多的人。我认为家长与懂法律的热心人士,应该尽量多地保留原始证据,做系统的取证工作,在做好相当之准备后,再进入法律程序,起诉此次校舍倒塌的相关部门及有关人员。 (博讯 boxun.com)

    
    三:维护灾区稳定法律问题研讨会。http://live.jcrb.com/html/2008/243.htm这个标题我认为值得修改的,至少应该为“维护个人利益和灾区稳定法律问题研讨会”,没有个人利益的所谓灾区稳定,就会成为损伤个人利益的灾难,会在天灾之外,发生一种滥用权力而侵害公民权益的另一种“地震”。用维护灾区(社会)稳定这样的高帽子压人,不考虑或者有意抹去灾难中的人祸因素,已成中国社会处理灾难问题的常态,这是一种违背灾难处理真正以人为本的思想。但这样的会议之召开,我认为是有价值,除了最高人们检察院一些官员的套话没有什么价值外,其他学者和律师如贺卫方、许志永等的具体建议都值得当下处理灾区问题的各级政府部门的官员注意。尤其是这次灾难中引发许多人祸因素的部门,应该受到整个社会更多的批评与监督,如教育部门、建筑部门、水电部门等单位。这个研讨会也提出了一些从法律角度如何维护自己权益的可行性做法,值得校舍倒塌中的许多死难学生家长加以注意,并从中汲取经验,从而为争取自己的权益而努力。
    
    四:福建晋江商人拎28万元现金徒步到灾区发放。http://news.sohu.com/20080531/n257191912.shtml这次地震灾难极大地激发了人们的爱心,各种救助方式层出不穷,在官方救援之外,各种民间组织和个人都以自己的方式对灾区的民众表达自己的善意。各种民意组织和个人表达善意与爱心的方式有时不免原始,这是目下整个中国官方组织缺乏公信力的情况下,民众和个体无奈的选择,同时也是公民社会正在崛起的必然结果。像以前那种我只管捐款,不问其透明与否,贪污与否,使用情况如何,不看是否有独立的第三方的审计机构的暗箱操作时代,逐渐会被甩到身后。但在有公信力的民间组织尚未建立起来之前,就会出现象这位福建晋江的商人通过自己的调查,拎28万去进行有效发放的、令比较成熟的公民社会诧异之举。个人行善和众多民间组织小规模救援的做法,当然对救援也有拾遗补阙之效。但整体效率是否高,能否避免有限资源的重复乃至浪费,这是应该考虑的一个问题。我认为一个社会的爱心也应该高效,减少相当的运作成本,必须发展良好的公民社会,不能由官方进行慈善的资源垄断,官方不应该对民间组织及公民社会深感恐惧而私下打压(四川省秉承上面官方的旨意,强调志愿者暂时不要进川就难免有这种害怕公民崛起而用此方法打压的嫌疑)。一个正常的社会,政府当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政府也不是什么事都可以做,无论从法律范围和责任上来看都是如此),而民众也可以在宪法和法律框架内做自己可以做的事,二者并行不悖,才是民众和社会的福音。
    
    五:云南决定拆除近600万平方米学校危房。http://news.sina.com.cn/c/2008-05-16/091215551999.shtml四川大地震一出,云南省教育厅深知教育危房不少,于是趁机来个“大扫除”。推掉或者加固危房,改善学生学习的安全空间,我是百分之百赞成的,像云南省教育厅这样反应迅捷也是部分值得嘉许的。为什么是部分值得嘉许呢?因为他们这种做法,虽然迅速,却没有相当的问责制度,即这600万平方米的学校危房,哪些是年深久远的自然老化,哪些是因为质量问题应该追究的危房?这一点在报道的新闻里并没有透露出有效的追究机制。没有问责、没有追究,推倒重来,倒是省事,似乎是皆大欢喜。家长开心自己孩子将有个安全的学习空间,那些贪腐者更是开心不已,真是天赐良机,不必问责了。同时,另外一批教育官员,也因此有重新借修校舍而贪墨发财的机会。在此等没有监督和问责的机制下,你拆除再多的危房校舍,也不能指望能建设相当稳固安全的校舍。说不定过不了几年,又来一次没有问责追究的推倒危房,糟践的当然是纳税人的血汗钱,中饱的是官员的私囊。云南省教育厅推倒危房校舍的故事说明,表明上看他们是多么体恤民情,但其实他们在做什么,我们只要稍动点脑子,都知道他们在打什么算盘。
    
    六:如何在地震中保护学校 世界经合组织报告提供有益启示。http://www.ngocn.org/?action-viewnews-itemid-28473看看人家世界上那些根本不喊口号,不把“人民”挂在嘴上作为愚民工具的政府,是怎么做的,再返过来看,我们这个成天“人民”不离口的“人民”政府是如何视“人民”的生命和财产为儿戏的。发生同等强度的地震,美国死难人口是日本的十分之一,而日本又是中国的十分之一,即美国死一个人,中国要死一百个人,至于这三国的学校学生死难之比,就更为惊人。美国也好,日本也罢,学校是所有建筑中抗震标准要求最高的,可以成为人们避灾的庇护所,而在中国却是惊人的相反。《读卖新闻》谆谆告诫日本人,在中国避震千万不能到学校去,用日本的思维在中国避灾,你将小命不保。如果说以前我们许多人都不清楚中国政府在哪些地方不作为和乱作为,那样对比着看吧,我想这点思维能力是我们民众应该有的。
    
    七:中国财政支出结构的过去现在与未来。http://www.unicornblog.cn/user1/unicornblog/15577.html严格地讲,这不是新闻,而是一篇某种意义上的学术论文。但这学术论文却因事关我们的生活,紧密联系实际,而变得有相当的新闻价值。我们只有纳税的义务,却没有相应的权利。我们只有把钱交给政府来处理,却没有要求财政的来去及其使用公开、透明的监督权利,所以官方的财政收入与支出,都让中国的老百姓极度不信任。交了大量的税,却没有得到相应的权利(至于不代表不纳税就暂且不提),这使得中国税收中的弹性造成税收机构及相关官员贪墨,同时也让许多民众不愿纳税,偷税漏税的理由也因此充足。与西方相比,中国的行政管理费是德国的九倍多,是美国的二倍半,其吃饭财政、人浮于事的财政支出体系一览无余。行政管理费在中国的财政支出中是最高的,而科教文卫及社会保障的支出是最少的。最要命的是,科教文卫及社会保障的每个领域,都是民生切实相关。整天大喊关心民生,口惠而实不至,这就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之所在。因为科教文卫及社会保障投入得太少,才造成了199万平方米、7000多间校舍的倒塌,才造成了成千上万的学生因此人祸因素而死难。
    2008年6月2日8:28分于成都
    
    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93edd871770128e3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冉云飞:一个对不起孩子们的国家
  • 两个人背景下的一帮混蛋官员 / 冉云飞
  • 最不可辜负的是民心 / 冉云飞
  • 冤死的孩子们何以瞑目? / 冉云飞
  • 号召学英雄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 冉云飞
  • 悲伤的大地与我的同胞 / 冉云飞
  • 冉氏新闻评论周刊(58) / 冉云飞
  • 地震惊魂与我的感想 / 冉云飞
  • 说几点后就哆嗦着到灾区 / 冉云飞
  • 两条与救灾有关的质问 / 冉云飞
  • 收到捐赠过百亿,请满足来自重灾区青川的呼救 / 冉云飞
  • 五千年来一国殇:痛悼四川大地震死难者 / 冉云飞
  • 介绍“四川5.12民间援助服务中心” / 冉云飞
  • 接受BBC的采访:批评是为了更好地救人 / 冉云飞
  • 中国民间组织参与汶川地震救灾行动邀请函/冉云飞
  • 成都地震惊魂记 / 冉云飞
  • 冉氏新闻评论周刊(57) / 冉云飞
  • 母亲节的抗议 / 冉云飞
  • 南方都市报:彭州石化的民间质疑 / 冉云飞
  • 5月23日灾区闻见录 / 冉云飞
  • 5月22日灾区闻见录 / 冉云飞
  • 王怡:秋雨之福教会汶川地震救助事工简报 / 冉云飞
  • 第一线消息与地震见闻 / 冉云飞
  • 冉云飞:再次发表对彭州项目几点说明
  • 冉云飞先生演讲会 2008年2月22日在香港举行(图)
  • 冉云飞:坚持说负责任的话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39)
  • 冉云飞: 十七年生死永难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