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奥运使当局变得疯狂了,我们最该做什么/公民监政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02日 来稿)
    
    如今,奥运快要使北京有点再兴奋,因为他们想借助奥运给自己再充点电,打点气,好使自己在苟延残喘再拖一阵,作为胡大镖头,是做梦也想的事,所以,在海外,用那更加卑鄙的行为攻击正义的法轮功群体,在海内,采用跟踪、监视、抓捕的手段要挟民主信仰者。
     在现实条件下,要想让这样的一群人文雅起来,或变好一点,恐怕得有个下辈子再说的事,因为他们的骨子里的坏劲不会自然消泯。任何前提下,流氓总是这样,让他们能够上个台阶,成为文明中人,这未免也太难为了他们,他们确实没有这样的人文素质来做好这样的自己。 (博讯 boxun.com)

    中国处在邪恶当道、流氓横行的非常时期,让我们民主信仰者从新与他们友善,巴望他们做点人事,歼灭兽性,这没有必要了。特别是,最近些年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使我们看到,能形成文明的风气,国内海外,只要有“中共”进来,也就不具备这样的条件了。
    最近,与文友发了个电子邮件,内容是:“先生:您好。看到你的大作,以公民监政上贴,很好。我们的监政会如果认真经营,还是大有希望,但流氓是不愿意我们走在一起的,甚至会采取十分卑鄙无耻的手段,说是‘和谐’,当然,穷人与富人总是要有矛盾,特别是富人是强奸犯、流氓犯或黑恶渣滓的时候,这样的和谐前提肯定是失败的,所以,我们有所举措原本没错,可就是缺少更好地认识和切合实际地活动而已。
     看到你的邮件地址,本人与你联系,是想请教你我们下一步如何走才更好,前提是:合情、合理、合法。这是我一向与同仁交流时的大前提,因为任何不合法的做法都是不可行的事。而且,国内民运最急需的是有一个基础,这个基础,谁来建立?怎样建立?是当前我们的首要职责了。
    我办了个实体,意欲有点补益,目前就是需要请教更多的同仁怎么继续下去?欢迎你来献技献策。李上即日”。
    可是,当我用电话与其谈时,他十分生气地问我是否用信息威胁的那个人?我说这样的流氓事我能做么?因为我有他的电子信箱地址,所以给他发了这个信,意思想听听他的高见,可是,流氓是不会让我们在合法的前提下交流的,因为我们所要关心的已经不是怎么揭露北京当局的丑恶行径,而是怎样改变中国当前的流氓当道的态势,使中华民族从新进入到文明进化的行列中来。
    我们一致认为,在中国,民主之所以没有进展,是因为凡是民主信仰的人几乎都是穷人,而穷人由于没有必要的经费,就自然是一事无成,尽管这里面不乏欲用走民主道路挖自己的金子的人。而北京当局最明白,民主队伍这么庞大,要是真的有了起码的经费,那不是给他们敲响丧钟的时刻吗?所以,胡锦涛在澳洲,能够与大毒犯谈天说地,这是因为他很清楚,白道上的民主资金也就这么点,不可能使民主人士捉襟见肘的经济起色,而黑道上的资金如果能够投入到中国的民主事业里,那就是很大的一笔活动经费。
    因为他们的丧钟敲响之时,也就是他们垂死挣扎之时,他们的违法行为也就会使他们被民主法庭利用公正的法条给予他们审判。这就是他们不管是怎么不要脸也愿意做的根本原因,也是万不得已的流氓做法,再加上他们中的人,没有几个是用智商思考问题,而是用鼻子不是鼻子、屁股不是屁股的脸继续撞世界民主之墙。
    到了现在这个阶段,我认为,只要有人能给民主人士打造出行进的“基础”,至于建筑上面的“工程”,恐怕是邪恶势力无法阻挡得了的大趋势,而能做好在一点,光用口号不用行动,真的已经落伍,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采用什么手段,拥有什么思想,只要不知道民主人士需要个发展民运事业基础而又不去努力,也只能是一般的政治能量。
    
    2008年6月2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