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冉云飞:一个对不起孩子们的国家
请看博讯热点:四川地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01日 转载)
    
    有朋友说我这两天的文章火药味比较浓,这我是承认的。我没有办法,每每想起那些冤死的孩子们,那目不忍睹的求救,那绝望的眼神,那握着笔的小手,那露出一双 破鞋的小脚,那在瓦砾废墟下的小小身体,"出来如花,又被摘下",实在有一种快要崩溃的感觉。在今天这个儿童的节日里,想起他们早殒的生命,更有一种难以 言说的悲怆之感。
     (博讯 boxun.com)

    震灾中死难儿童的家长:誓为孩子讨还公道!
    
    这次大地震过去了20天,死难人数还在增加,但又有多少人连成为一个死难数 字的机会都会被隐瞒掉,彻底成为没人搭理的孤魂野鬼。大批的死难者中,有多少人如果没有人祸可以避免去死,这一点大概整个社会都不愿意去问责,而政府更是 尽力推脱责任,用尽一切办法来卸掉"包袱",从而去夺取他们一个又一个"伟大"的"胜利",进而完成他们第N次的"伟光正"表演。而在这大批的死难者中, 最令人不能忍受的是未成年人的大批死亡。他们的死难来源于他们读书的豆腐渣教室,来源于成人世界的贪渎和为政者的嗜血,来源于无处不在的官商勾结和可耻交 易。暴政害死百姓,成人世界害死未成年人,我们作为成人与有辱焉。
    
    一个国家的成人不能保护自 己的未成年人的健康生存,免受那些不安全因素的折磨乃至死难,这个国家的成年人应该有极大的罪感,而管理这个社会的政府更有不可推卸的罪恶。但我们这个国 家的成人尤其是政府好像没有发生什么灾难似的,教育部和四川省教育厅更是明目张胆地推脱他们应负之责,而媒体除少数还有一点新闻操守之外,也整个吹响主子 的旋律,将一场残酷的灾难用他们愚民的魔术棒,最终点化为一场"感谢党感谢政府"的煽情表演。真是用白骨堆成的"伟大胜利",用尸体巩固的"人民政权"。 我们甚至可以反向作逻辑推理,如果他们的"胜利"还不足够"伟大",那是因为死的人在他们看来还不够多,所以他们才会继续草菅人命,每年以清点死亡人数 (当然公开时则要隐瞒)为乐,来完成他们"伟大胜利"所需要的基本指标。
    
    有冷漠的人会说,你 快要崩溃,死的又不是你的孩子?!那好,我们姑且沿着你的"推理"前进。是的,就算我一点同情悲悯之心都没有,他们是别人家的孩子,我不该展现"滥情", 我应该理智得体,甚至应该为天灾中的人祸因素间接促成他们的死难而"感谢"政府。那么好,如果死的是你的孩子,是我自己的孩子,我们还可以这样事不关己, 高高挂起吗?做父母的无能护犊,做成人的无法保护未成年人,我们做父母的做成人的是多么无能!而我们的无能是什么造成的?难道是我们天生的无能吗?我们的 无能无力都是拜目下这样没有真正监督与问责制度的政治垄断所赐。没有公平竞争的政治垄断,生活中没有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是孩子们和平民百姓无辜死亡的罪 恶渊薮。
    
    想一想我们成人社会给孩子们带来了什么?从小没有快乐可言,只有无穷无尽的作业;没 有健康的欢笑,只有成人的压制与愚弄(有的甚至连进学校受党化教育愚弄的权利也得不到)。而当大难来临时,他们又被成人修建的豆腐渣校舍一并埋葬,真是谁 让你不幸生在中国?我最近的文章火药味是比较浓,但想着那些冤死的孩子,实在控制不住。每每看到我的女儿从我的书房走过,每每与她谈话,看到她如此健康活 泼,就想起那些已经冤死的孩子们,真是不胜悲怆,内心难受得要命。我真不敢想像,不努力批评这个社会与政府,促使他们改进,如果有一天我的女儿遭受她不应 该得到的灾难,我会如何的自责与难过。一想到这一点,真让我内心抓狂,无比不安与恐惧。这种不安、恐惧、愤怒,在我身上快要变成一种难以驱散的神经质,所 以我要不停地说出来,就像暗夜里大家互相喊几声以壮胆,在寒夜里互相挨着取暖一样,否则就会被孤苦无告、恐惧不安、愤怒膺心的情绪所劫持。
    
    看 看我们的孩子们在过一种怎样的生活,怎样在瞬间无辜香消玉殒,我们成人应该知晓在中国生孩子是一个巨大的输多赢少的赌搏,是一场令人心惊肉跳、寝食难安的 赌注。所以现在丁克家庭越来越多,不是像西方那样完全是因为自由选择生活的结果,而是许多人理性考量过后得出的"不敢生孩子"的基本判断。孩子们这次无辜 地死去,这是我们整个成人社会的罪,我们任何一个成人都难辞其咎。但最有直接责任的无疑是政府官员、建筑承包商(包括设计师)等人,我们整个社会不应该忘 记要让他们出来承担责任,不应该忘记要让他们受到相应的惩处,当然还有这害人非浅的专制制度更是罪恶的元凶。在今天这个孩子们应该欢笑的节日里,为了无辜 的死难者以及更多活着的孩子们的未来,我们应该记住:正义得不到伸张,邪恶必将遍地。
    
    2008年6月1日7:26分于成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