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徐文立:吴伯雄、国民党、中国人的得与失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徐文立更多文章请看徐文立专栏

吴伯雄、国民党、中国人的得与失 ——得:“一中两府”的正式确立; 失:中共“一党专制”的近期终结
     (博讯 boxun.com)

    徐文立 (2008年6月1日)
    
    汶川大难,丧生十万。
    一分天灾,九分人祸。
    
    祸在豆腐渣校舍;
    祸在豆腐渣民居;
    祸在预警缺失;
    祸在初战指挥失当;
    祸在72小时内拒国外专业救援队于国门之外。
    
    更祸在中共领导下的贪腐泛滥和中共控制下的市场经济富了权贵、穷了百姓。
    
    然而,当今中国却是:是非颠倒!黑白颠倒!
    
    1989年6月4日杀了人的屠夫,反倒成了“英雄”。
    
    “杀他二十万,保二十年江山”,反倒成了一切崇拜暴力者的圭臬。
    
    参与1989年民主运动的辛辛学子和北京市民,反倒成了“反革命暴徒”!
    
    天理何在?!
    
    此次汶川大震,十万人牺牲,竟然可能成全“一党专制”的中共政权又苟延若干年!
    
    天理何在?!
    
    中共永远靠得是两杆子:枪杆子和笔杆子。
    
    中共的笔杆子,现在又多了个香港 “凤凰台”;更多了一个别动队,八十年代开始,所谓的“民主花瓶党”帮助共产党造就的爱党、爱“国”的“愤青和愤老所组成的‘红卫军’”,他们已经红旗飘飘、“威震”寰宇了……。 此次地震,中共的枪杆子奋力救人,当然就更有利于中共的专制统治。
    
    特别要说的倒是共产党的老冤家、老对头——国民党。 中国老话说得透:不是冤家不聚头。
    
    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这两个冤家一聚头,中国人就无谓地牺牲了几千万!六十年后,资本家依旧,地主依旧……,穷人依旧……,专制更依旧!
    
    可,中国国民党却常常不情愿地成了中国共产党的福星!
    
    君不见,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国共第一次合作,让中共得以羽翼丰满;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国共第二次合作,让中国共产党夺得了中国国民党的政权;这一次,中国国民党主席吴伯雄主动拜会中国共产党党魁胡锦涛,国共第三次合作,中国国民党又在帮助中共度过西藏事件和奥运所遇的双重危机,甚至可能帮助中国共产党悄然全面登陆台湾。
    
    吴伯雄、中国国民党、乃至全体中国人大大地“失”了,可能再次失去了近期终结中共的“一党专制”的愿景!
    
    得了大头的共产党,自然也暂时对国民党有求必应。
    
    因此,吴伯雄、中国国民党、乃至全体中国人也并非只有失,而无所得。
    
    国共两党暌隔六十载,再次走到一起,应了中国人“六十甲子一轮迴”的宿命。
    
    中文媒体称此次吴伯雄和胡锦涛的会晤为:两位执政党领导人的首次会晤,即两个分别在中国海峡两岸的政府取得了执政权的执政党领导人的首次会晤,亦即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这两个现在正在现实地执掌着“两岸政府”的执政党领导人的首次会晤。
    
    中文媒体的这种定位,不论人们用什么样的方式去解读,都不可避免地有这样的一种解读,即:在“一中”、同时搁置“各表”的前提下,中国疆域之内,除了中国大陆有一个政府;在台湾,也有一个政府;这两个政府是分别由两个不同的政党在执掌着现实的政权。
    
    也就是说,这种定位明白无误地承认了:中国大陆的北京政府现在由中国共产党执掌着;与此同时,现实的台北政府由中国国民党执掌着。或者,由着双方官方的说法,叫做:中国共产党执掌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府;中国国民党执掌着中华民国的政府;当然,同属一个中国;只是“一中各表”中的“各表”,暂时搁置不论。
    
    也就是说,现在中国、存在着由两个执政党执政的两个政府,分处台湾海峡两岸,当然可以简约为“一中两府”。虽然,以往的中共领导人一再反对“一中两府”。
    
    如果这种主要以经济互惠为前提的现实主义政治格局,被确立下来的话,就有可能避免了台海的战事,而造福全中国老百姓。两岸的好战分子再想挑起战端也难。
    
    当然,这两个执政党的执政权的取得方式还是存在着根本性的差异,它的差异就在于,中国国民党这次的执政权是由民主选举而取得的。然而,中国共产党的执政权,依然还是延续着用暴力夺取政权和以暴力维持政权而取得和维持的。这可能就是,吴伯雄和中国国民党其他的领导人一再以拜谒孙中山陵寝的方式,善意地、柔性地提醒中国共产党,应该回归到中国共产党也推崇的孙中山先生所倡导的“宪政民主”的道路上来,真正在法制的轨道上,通过争取全体国民的选票来取得执政权,这也是我们中国民主党人的期待。
    
    我们中国民主党人在2005年初,就提出了:“摈弃一党专制,搁置台湾独立,复兴民主中国,共建均富联邦”的政治主张。
    
    我们中国民主党人2006年5月15日公布了《敦促中共政府在大陆实行政治改革的路线图和时间表》,希望“中国大陆应从2007年起,经过五年渐进的政治改革或改变,至2011年即亚洲第一共和国——‘中华民国’成立100周年的时候,初步完成政治改革或改变的预订目标。”
    
    “与此同时,中共政府应和台湾政府及其朝野多党、西藏以达赖喇嘛为首的流亡政府、法轮功人士、新疆和内蒙古寻求独立的人士、六四受难者群体进行公开、和平的富有成效的对话,并吸纳他们的代表人物参与2009年的‘国是大会’。”
    
    “经过2008年起的一年多的酝酿和准备,于2009年秋天在北京召开中国共产党和政治反对派人士共同参加的‘国是大会’;进而于2010年召开‘国是大会’授权的‘制宪会议’。”
    
    我们中国民主党人在2007年6月4日海外的第一次代表大会上,再一次地提出了两岸及全民和解共荣的最佳方案——励志建设“中国第三共和”。
    
    尽管善良的人们暂时都是一厢情愿,可是形势比人强,形势未必全对中共有利,其实当今中国大陆内部的矛盾重重、危机四伏,总爆发只是早晚的必然,以上愿景倘若假以时日,得以实现,也倒是国之大幸,民之大幸也!
    
    当然,中国大陆的官方,很有可能否认这种解读和推演,国民党方面也有可能不愿意把事态的发展解读得如此清晰和明确。更何况,由于时代的进步,中国大陆不得不放宽了全民议政的可能。现在,在中国不论在大陆、还是在台湾、乃至全世界有关中国的政治力量,有关中国的政治派系空前活跃,使得中国仍处在一个有多种选择的关键时刻,这些选择概括起来可能主要有以下四种:
    
    第一种,中国共产党一统天下。这种论调的主要依据是,六十年前,中国共产党取得中国大陆的执政权,尽管是靠暴力革命取得的,尽管它是在所谓的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以阶级斗争的方式取得的,那也是人民选择的结果。当人们要和共产党讨论它的合法性的时候,他们会毫不掩饰地蛮横地说:要想让我们下台,请拿人头来换。中国大陆三十年来,经济上有了长足的发展,尽管党的权贵们依然攫取着全国大部分财富,但是因综合国力的增长,另外西方的自由民主的政治制度也并非那样尽善尽美,西方社会在经济上也时会有衰退或滑坡,使得此种论者有底气地认为,只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才有可能解决中国这样一个大国的问题;甚至认为在中国,中国共产党并不需要放弃马克思主义,并不需要放弃公有制为主、即党贵所有制为主,并不需要放弃所谓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政治制度,中国共产党不但能解决中国问题,还有可能解决全世界乃至全人类的问题。这些人的感觉好极了,尽管他们是极少数。以他们的主张,这次邀请吴伯雄来中国大陆访问,只不过是用柔性的办法、经济陷阱和主动出击的方式,一统中国,乃至于一统天下的一个步骤而已。
    
    第二种,用西方的自由民主的普适价值,去渐进地改造“一党专制”的中国。他们的主要依据是,台湾原本的“一党专制”或“一党威权专制”,就是这样渐进地改造过来的。那么,对于同文同种的中国大陆,为什么不能用同样的方法将它改造过来呢。于是乎,他们就抓住了类似这次抗震救灾的大好时机,说服中国共产党增加新闻透明度,以寻求言论自由为宪政民主的突破口;他们又以推广志愿者(义工、志工)这种自由民主社会盛行的方式,来加速推进公民社会的建立。他们深知,在一个社会,人们拥有了一定的私有财产之后,才有可能具备公民社会的物质基础和意识基础。他们聪明地懂得,公民社会才是民主社会的第一块基石。如果中国共产党认可了台湾政府的执政权,香港、澳门地区的高度自治,乃至于各省区的高度自治,便为中国宪政民主奠定下了第二块基石,有了这样两块坚实的基石,倘若中国出现了政治大危机而促成的政治大和解的氛围,就有可能形成中国各种政治力量“圆桌制宪”的可能,乃至实行全面的普选和直选。
    
    第三种,在中国建立以儒、道、释等传统文化融合自由、民主、人权思想为价值取向的民主国家,他们的依据是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永续发展,其中虽有波折,但儒、道、释的价值观符合中国的国情,全盘的西方价值观未必能为中国人所接纳。佛教能中国化,马克思主义能中国化,自由、民主、人权的价值观没有理由不能中国化。
    
    第四种,用暴烈的手段推翻中国共产党的暴政,让中国来一个脱胎换骨的改变,他们的依据是中国底层广大民众对于中国共产党的统治的怒火已经到了临界点,一触即发。非此,中国才有前途。当然,能不能“脱胎换骨”只有天知道;想当年,中国共产党不也是要“让中国来一个脱胎换骨的改变”吗?这是因为他们不懂、或不会解读人类社会的“胎”和“骨”中的密码。在此,暂不论它。
    
    中国,你何去何从?
    
    一个社会的前途,既不以理论家、政治家的意志为转移,也不以各种政治力量的意志为转移,中国何去何从,只有拭目以待,我们中国民主党人作为一个生发在中国大陆的、理性的、负责任的政治反对派,责无旁贷地要和中国各方面积极的政治派系和政治力量,不论它来自于国民党、民进党乃至于共产党,团结配合,把中国向进步的方向推进。
    
    此次吴伯雄主席正式代表国民党回归中国大陆,尽管还不可能从政治组织这个角度上,全面回归中国大陆。 尽管香港等地区早已有不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治组织存在;尽管1998年诞生于苦难之中的中国民主党人,不但在海外、依然也在中国大陆客观存在;但是,中国民主党人和香港等地区不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治组织,从政治实力这个角度上说,都不足以打破中国共产党“一党专制”的社会现实。 然而,具有在台湾地区完全意义上的执政权的中国国民党,倘若能从经济层面上影响中国大陆的同时,也能从政治层面上影响中国大陆,那都是极为可喜的一步;或者可以乐观地说,中国共产党“一党专制”的局面既可能因吴伯雄大陆行而进一步巩固,也有可能因此开始被正式解体。
    
    我们期待着中国有一个“统(一)而不独(裁),分(即高度自治)而不(动)乱”的、即“统而不独,分而不乱”的政治局面出现。
    
    (2008年5月25日起草,6月1日定稿) ——————————————————————————————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徐文立:灾后重建边远地区中小学校校舍的建议
  • 徐文立: 我的1998西藏问题建议
  • 徐文立:中国民主社会的第二块基石—各省区的高度自治—兼谈三月台湾大选和西藏事件
  • 徐文立:胡锦涛正步着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后尘前进
  • 深山石人:新年赠徐文立先生和所有追求民主自由的人士
  •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1)
  • 徐文立:《常识》国内朋友:民主是什么
  • 徐文立:《常识》国内朋友:民主的基础(上)
  • 徐文立:《常识》国内朋友:民主的基础(下)
  • 徐文立:《常识》国内朋友:自由与面包(下)
  • 徐文立:《常识》国内朋友:自由与面包(上)
  • 徐文立:朝鲜核试的最大受害国必定是中国(2006年10月6日)
  • 徐文立:毛泽东就是毛泽东——我眼中的毛泽东
  • 任诠:从《徐文立有关中国民主党建党历史的一些说明》谈起
  • 黄济人:对徐文立先生的致歉和说明
  • 徐文立先生断然否认黄济人的谎话/杜平
  • 徐文立:在华盛顿“劳改国际研讨会”上的讲话
  • 鲍彤和徐文立回顾2004年中国人权状况
  • 徐文立:致美国总统布什信
  • 国内网站出现中国民主党主席徐文立的文章/沉舟(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