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亚笛多星:巨龙早该体检 国家急需化疗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博讯 boxun.com)

    ---------为什么?我们总被危机牵着走!我们的行政总不能前置且忙于救火?
    
    
    在美术上:龙是多个动物的身体合成。
    在文化上:龙是中国的图腾。
    在封建专制上:龙是帝王极权的化身。
    龙很威猛浩荡。烈焰轰…隆隆中:双眸闪电;颜须狂舞;钢钩利爪;金鳞
    锵锵…。
     经过 几千年的无眠.无食.无倦.无情超自然的升腾游逛…今天的他,己盘扎在中国北京红墙里。
    可惜,几千年的刀霜剑雪;人间祸患;慢性炎症。己让中国这条太老太老的巨龙身心交瘁;内臧衰竭。也让龙盘踞的国家,进入癌肿后期的恶性循环
    
    怎么办?是不是该做个体检?也做个化疗?
    。
    
    中国很大。问题很多。中国的危难也很多!
    危难来了。怎么办?四部曲:一是抵御;二是救援;三是梳理。四是警鉴
    国家很大。中央集权的中国,不存在国务多头;行政无首;政令断层的问题。
    
    当危难到来时。迅速高效调动国家公权力资源;财经资源;人力与军力资源;担当四部曲责任的主体机构只有一个。中央人民政府的行政中枢:国务院
    
    一个具备中国行政内臧;配备十数个部、委、局、办;宗旨服务于十四亿人民的最高吏务机关。
    
    人民可否知道?由谁任命央府的总理?又由谁去监理国务院的工作的程序;计划;效能;效绩?如果这个国务中枢发生了病理病灶;出现了基本功能紊乱。造成国患民难!又由谁去整治谁去追究?
    
     是中国一党专权的人大!是人大中的霸位元老?还是那些个党叫选谁就选谁:“上上镜头诵口号;拍拍手了又举手”的人体道具?
    
     按照中国的政制架构解读!的确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但是这个完全由他的最高脑干—中央政治局设定的道具》人大。能否具备着象西方民主文明共和国的人民议会那样权力与功能。
    
    党主席胡锦涛先生和中国人大主席吴邦国先生一再在公开场合强调:“人大归党管。中国决不走西方议会的道路!”正面说明:中国人大的真正宪法意义上上内涵已被党所镂空。他当然不能代表人民去担当国务院的东家暨行政产权的法人产权。
    
     集权与专权对这样一个金字塔顶尖上的:“人民最小!我最大!的党领袖”来讲,有其体制的惯性与前领袖遗留特权衣钵之使然。
    
    国务院同一切行政机构;法务部门;财经系统;军事组织;文化与新闻社团括为民主党团都成了共产党的党产。都成了共产党的骨骼;器官;肌肉;皮肤。
    
    在这样一种巨大的政治形态与功能的失衡状态下。功能异化的国务院,就变成了:太子贵族院;随意失职院;占位养老院;利益交易院;国资垄断院;党军后勤院;危机救火院;凡事马后放炮院。
    
    
    在这样古老古怪又混乱的政务体系下,体现国务之根本的:“时效;实效;绩效”很难践入现实。
    而古老劣吏痼疾祸害国务之本的:“扯皮;推诿;懒散;权术;内斗;惟私;结邦;浪费;混世;贪腐”倒相当“时效;实效;绩效”。
    
    越来越多的危机危患表明:垄断着中国天下一切权力的党,如不采用真正的民主共和宪政方式。似乎很难翻转正反颠倒的格局。
    
     没有迹象表明:人民把民主人权置私利之上。贫苦众群主要的精力和时间,在为钱;为明日能生存不去。
    
    受过精良教育的富人,他们的主要精力和时间,也在为钱;为个人的功利;品牌;名牌高尔夫;豪华派对;华宴;全球旅行。为明天更多之钱。
    
    我国主干的中资产阶层与大资产阶层对民主共和宪政的认识与参与,与西方的中资层和大资层比。我国的这群体并不为相当落后而感到羞愧。
    
    我国的中产与大产群体几乎不信随灵魂家园的宗教。更注重如何从9亿穷人、平民口袋里把钱赚出来。
    
    西方的这一群体,几乎都信随宗教。在拼命想方挣钱的同时,也努力为社会的穷人、平民担负各种非政府济助责任。
    
    西方这个群体对构成坚固的民主基础;并大力巩固推进宪政民主,很值得中国反省。
    当中国政制的社会主干-中产层、大产层、士的阶层都解卸了这种义务和责任。中国的政治结构当然患了重症。
    
    大流量的现实资讯告诉世界:约束中国官吏道德的最后一道防线《政治信仰》早形存实亡。主流官吏们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并非都投在本职上,而是研究私人的利益进帐、公贵舒坦的扩张…揣摩官吏环境里纵横交错的上下级与平级的微妙关系。
    
     每一方都不肯扮演社会滤水器角色。
    
    每一地政府都不愿成为体制危机的泄洪区。
    
    一个默契的共识:把忧难、矛盾、隐患祸水一致推向社会,推给金字塔顶层。
    
    而僵化笨重顶层结构里的集权中央,在根本不能即时;智慧、绩效地梳理、解决由地方层层上传中央中枢的问题。
    上传的各种问题,大多数要么被中央晾在“别管他”“管不了”的真空中。更多的,就是那来那去!
    
    央地二级官吏们都在叫:由我领导由我管!到头来无人理!也无人尽职管!
    当公权、法权也成了自由市场上的肉铺铁钩上的猪头论价的商品,可私下交易。黑箱碰手。巨龙的癌肿那有自救之机?
    
    只要在中国任何一个乡、镇、县、市…随时看一看:
    遍野的塑料垃圾痕迹;
    河道里的污水;
    密集在山里、河边、林间、坡边、农田…小工厂群的烟囱;
    随处燃烧塑料垃圾升腾的毒烟;
    城乡街道地面上,到处都印积着污秽的痰迹…
    堂子、馆子、厅子、池子前皆是豪华公车美女;
    华灯下,皆是脑满肠肥官吏,浪笑在美酒佳肴的声影…
    垃圾山前,许多穷人在追着驶来的垃圾车大呼小叫…
    
    这是中国!中国的真实雕塑。
    一幅幅中国病案的透视片强烈证明:地方同中央的这种玩太极球式的投来抛去的终端结果是:归集社会。任由其恶性循环的政府癌肿。己不是新闻。
    
    因此,昔日城与乡相对平顺的社会,便演化成了一个又一个堰塞湖。
    吏治的腐化;世风陋劣提升了湖面。
    私欲横流的社会风气,转过来又腐蚀年轻一代人靠忠良、勤俭、诚信惠世的品质。中央到地方的各级行政部门,优越的央企;出国成了年青人向往功利的港湾。
    
    下层官吏疯狂盘剥人民;践踏环境。上层体系同样疯狂搜刮一切可帐的利益。行政运作成本日益加大,强大公权私用的驱动。再惊世骇俗的天象预报;科学警钟;历史鞭笞!对公权占用者而言,都是空谷之声。
    
    如果,人民最大!他不急吗?
    
    龙的传人龙的人民,仍在为国家过去的种种犯罪在还债。在埋单。
    
    90年代.《三峡工程》这个举世瞻目的特大项目,在最初的论证阶段里,民间;学界己向中央提出强大的用科学数目字为据的反对意见。
    专家们特别提到了:水坝、地震、同三峡地质条件的互动关系。同时提出:人类对环境生态保护的无视;对环境的无度破坏。必然会遭到大自然的惩罚。
    
    时任央府的总理大臣李鹏听到了没有?又采纳了没有?他听到了?但他没有采纳!
    他只想在世在家乡,再做上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他只想象秦王那样留下千古的建墙名气。他只想在任内,同一群同党进行最大最后的公费晚餐。决不再意水坝完工以后,是否会出现地震水患!是否会祸水横流动地惊天!
    
    如今,三峡库区附近真的变生了惨绝人寰的特大地震。人民生灵涂炭。国家受到重创。民心深受伤害。
    当初由各学所组成庞大的专家组向中国的最高头脑宣读的《强烈预警》今天是否可再调出来公刊在央视上,由人民背书?
    还是调集中宣部手下的大炮,把这一群早早《预警》的专家们狠狠地批骂一顿。批骂“都是专家们预警的乌鸦招祸嘴嘎嘎引来的大地震”?
    人民会追求政府的失职吗?政府会向人民谢罪吗?
    这不是国家的又一个重症吗?
    
     5.12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几个小时后。惟央府的总理温家宝先抵达震区。如此特大的地震发生后最金贵的48小时里,迅速赶到的只是一点邻近的队伍。
    
    由中央急调的最快一支2000人的部队,也是在震后45个小时5.14中午空运到锦阳机场。
    真正大规模行动是从5.16日即震后约90个小时才出动。
    
    当然,不管早到还是晚点。任何一个救人行动;任何一个人赶到现场都是感人的!可嘉可赞的!
    问题是:我们快吗!规模吗?
    我们的整体协调的好吗?
    我们事前的国家应急准备及特大灾难应急法制定了吗?
    此次救援中,我们可否做的更好!可否救出更多的人?可否让更多的人从地下出来?
    
     如果说:“中央行政中枢因此次地震之鉴,才高速颂发了一份从2008.7.1开始执行的《关于特大灾难应急规定》。”代价是不是太大了!
    
    《特大灾难应急规定》有二个政治功能。
    首先填补的功能。用行政法规形式确定了,今后如发生自然灾难。应急的时限、规模、手段、责任、绩能将依灾难的级别而定。
    特别厘定:特大灾难发生后,应备机构。必须在X个小时内通报全国;在X个小时内赶到事发地。进行紧急救援。
    
     其次掩护失职的功能。制定该法规的国务院法制局,又给严重失职的唯一行政责任人暨他的老板国务院总理。作了一个巧夺天工免予追求的理据。即:不知者不为过!法规未确定前,也不为过。国家没有国务院的失职,当然失去了鉴定的公器。明文规定:“应急的时限、功能、奖惩的标准!”
    
     国家真正的政制处处出现真空。而歪门邪道的国务把戏确冒充良政填补执政处处的缺失。
    
     一次次华北矿难;水患;森林大火;SARS;禽流感;雪灾;手足口病;西藏流血;汶川强震…一次次让巨龙;让国家;让人民惊心动魄的灾祸来到时。那些代表我们窃取了最高政治意志和权力选票的人民代表在干什么?
    
    他们会象宪政民主国中那些千千万万个自由的人民议员,即便在非危难时期。都会不遗余力地;不受任何极权者收买控制地走在民间,为选民呼号?
     为人民监察每一届上任时:举手向人民向宪法宣誓人民至上的政府。
    
     中国史上积遗的问题己够多啦!
     中国因制度引发新生的问题更多?
    
    靠这个所有公器公权部门早己患上,共同由体制造成血系统严重癌症的国家吗?靠这一群只能逢会上镜;开会上戏的二千三百多名人民代表吗?
    
    靠不到!完全靠不到!
    
    中国的今日国情,又一次走进国歌的呼号中!
    巨龙
    国家都需体检。
    巨龙国家都急需新生!
    
    靠什么药方?
    靠什么手术与化疗的方案?
    
    仍旧靠共产党自己吗?还是真正的民主宪政模式?
    
    己比过了!己看过了!
    
    良政之药人民去选!
    
    还等什么?一起改变中国!
    
    
    ---------亚笛多星
    OOF》2008.5.29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亚笛多星:南郭执政多壮志 敢教红猫变雄狮
  • 哈达飞扬五环呈祥 盼奥运 达赖能回家看看/亚笛多星
  • 总理总有理 独峰显乱云/亚笛多星
  • 《国家动员 把他们运出来》致:元首人民的一份紧急呼吁/亚笛多星
  • 寻觅镂空的历史算盘 改良虚伟算了的民族/亚笛多星
  • 空军蜗牛真厚颜 晚点还要抢头功/亚笛多星
  • 由著名的空投柏林再鉴中国空军效能/亚笛多星
  • 让资讯神剑穿越天幕 空降中南海/亚笛多星
  • 空军蜗牛真厚颜 晚点还要抢头功/亚笛多星
  • 胡锦涛嗖嗖亮剑指向谁?/亚笛多星
  • 愚钝的元首 晚点的行动/亚笛多星
  • 举国哀痛 深圳在嬉笑中捐款/亚笛多星
  • 国家巡展 六只铁笼锁不住的呜咽/亚笛多星
  • 西藏 纷繁冲突下的历史路标/亚笛多星
  • 西藏 一个老人同一个强大政权的“马拉松”赛跑/亚笛多星
  • 西藏 一个地球屋脊上的奥斯维辛?/亚笛多星
  • 西藏缺氧小将缺德 领袖更缺政治鲜氧/亚笛多星
  • 开火成本巨大 后果难以盘点/亚笛多星
  • 沉默不应太长久/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凤凰抬皇轿 金羽藏党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