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水:将9万名罹难者姓名镌刻在四川地震纪念馆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8日 转载)
    刘水更多文章请看刘水专栏
    
     据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布,截至5月27日21时,四川地震罹难者已达67183人,失踪20790人。地震已过15天,这些失踪者绝无生还的可能。尽管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在情感上很难接受,总期望奇迹发生,但是这些失踪者等同于罹难,这是震灾善后必须需要理性对待的难题,因此,官方公布的最新罹难数据应是87973名。 (博讯 boxun.com)

    可以想见,那些山区和矿井等偏僻角落里还有未曾发现的遇难者,估计最后罹难者人数将在9万名左右。
    温家宝二次视察北川县城时,称将要在此建立永久地震遗址纪念馆。民间早已有此呼声。绵阳市博物馆也已在灾区搜集抗震救灾资料并向全球征求建馆方案,最大的缺憾是忽略了遇难者。这次地震不光波及四川,不能遗忘甘肃和陕西等地震灾区。纪念馆不是歌功颂德,而是记录苦难,记录每一个有名有姓的罹难者。如果遗漏了罹难者姓名,这座纪念馆将是冷森、残缺的。
    因此,如何祭奠罹难同胞,彰显对每一个卑微生命的尊重,是在考验中国政府“以人为本”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更为重要的是,不管是活者,还是逝者,都有生命价值和尊严,并不因为他们的离世,而让价值和尊严遭受贬低。刻下他们的姓名,不是与时间抗争,而是表达每一个活者和后来者对大自然的敬畏,以及对待生命的态度。
    中国人向来轻贱个体生命,无论战争,还是自然灾害,所有罹难者都是以集体形象而留存于世,只见物,不见人。这种虚幻的集体记忆,会加速灾难的重演。在科技发达的今天,和中国森严的户籍制度下,记录下地震中每个罹难者的名字,都是容易的,问题在于政府有没有这份心。
    他们的名字不该只留存在亲人和朋友的记忆中,而应该保留在中华民族的集体记忆中。因为自然灾难谁都可能不期而遇,这也是给世人一份警醒。
    罹难者名字镌刻在北川地震纪念馆的每座废墟傍边,政府除了准确统计每个罹难者的个人资料,以及筹拨资金外,其他都交给艺术家、建筑家、社会学家、民俗学家等专业人士主持。整个北川县城就是一个原生态的地震纪念馆,保持原样,只是将废墟固化。北川既是地震博物馆,也是地震纪念馆。
    每个遇难者的生平都镌刻在当时遇难的地方,比如学校、家属楼、办公区等等。
    这个名字后面应该附上出生年月、性别、职业、单位,接受救助情形,最好附着照片。
    甘肃、陕西以及四川其它灾区的遇难者,在四川地震纪念馆集中建立一处地方,同样镌刻他们的个人资讯。
    这个纪念馆跟政治和制度无关,只关乎生命和记忆。
    他们不是英雄,只是被动的受害者。历史不仅是英雄史的演绎,更是平凡人的见证史。
    人类太过渺小,所以需要记录。倚靠文字、影像和石头,抗拒遗忘。
    唯有深切的痛,才可以发现人类自己作的孽。
    触目惊心的四川大地震,留下记忆最深刻之一的是一幢幢弱不禁震的学校豆腐渣工程。川甘陕地震灾区8000多座学校,2万多名学生遇难,恐怕是世界历史上一次灾害遇难学生的最高记录,因此,四川大地震既是天灾亦是人祸。那些挺立在废墟中残败的教学楼,空洞的框架、刺向天空的铁丝,是罹难孩子嘶喊的嘴巴、抓狂的手臂和绝望的眼睛。
    我不知道那些黑心官员、规划师、建筑商、建材商的子女或孙辈,有没有掩埋在学校废墟下。尽管孩子是无辜的,他们在学校废墟下挣扎的那一刻,是否想到这是自己的父母或爷爷奶奶,亲手将他们掩埋在这个阴阳相隔的世界。
    我不想用天谴这个词,这太一厢情愿。但我想不出其他更好的惩罚方式。可以预见这些罪人不会被追究出来,但是,我想,他们的余生将在绝望和痛苦中渐渐消失,这是老天判处的无期徒刑,是对他们最好的惩罚。
    我的想法或许很阴暗、很恶毒,但是,有时候恶必须以某种更恶的方式终结,大自然惩罚人类是如此,人自己惩罚自己也是如此。
    近60年,中国大陆发生大地震,计有唐山、松潘、丽江地震等等,只有一块块简陋、空洞、冰冷的纪念碑,这是权力对生命的极度轻慢。
    中国要成为一个大国,必须从关注个体生命开始,从四川大地震开始。代表一个国家实力的,不仅仅是财富、GDP,还应有对待生命的态度,这将是一座有关人类苦难的人文景观。
    我相信四川地震摧残的不光是难属的身心,还将改变许多人对待生命的态度,以及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的下意识转变。这是属于每个人的灼痛,只可体会,不可言说。
    历史往往跟事实无关,而只跟记忆有关。这是建立四川地震纪念馆并镌刻罹难者生平的所有理由。
    
    2008年5月27日
    原载《自由圣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水:中国地震救灾须向国际社会紧急开放
  • 刘水:民主制度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
  • 刘水:两根愤怒爱国的黄瓜
  • 刘水:CNN错在哪里?
  • 刘水:奥运圣火传递与爱国无关
  • 刘水:“解放思想”难破30年改革僵局
  • 刘水快评:广东“解放思想”从保护本地记者人身安全开始(图)
  • 刘水:丁潇
  • 刘水:中国特色意识形态
  • 由“南都案”喻华峰获释回忆我在南都的日子/刘水
  • 刘水:雪灾暴露深层痼疾,欠账迟早是要还的
  • 刘水:记者诽谤案中案:官权与民权的较量
  • 诗歌:西单墙--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刘水
  • 刘水:一个劳教犯引发的对劳教制度的控诉
  • 刘水:钱塘潮该诅咒,更该诅咒政府
  • 黑砖窑事件是人治的惯性发作/刘水
  • 刘水:警惕山西黑砖窑事件不了了之
  • 刘水:北京奥运会猜想
  • 物权法:国产变党产的合法化/刘水
  • 学运领袖异议作家刘水被剥夺工作权利
  • 刘水快评:重判许霆5年广州中院偏袒银行
  • 记者无国界呼吁释放郭起真 停止迫害刘水、熊忠俊
  • 记者无国界呼吁释放人权活动家郭起真 停止迫害刘水、熊忠俊
  • 博讯快讯:刘水于今日凌晨近3时平安返回
  • 异议作家刘水在深圳被警察带走(图)
  • 刘水事件周年评述
  • 作家刘水牢狱生活七个月 意志不消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