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亚笛多星:南郭执政多壮志 敢教红猫变雄狮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中国.你多了什么?丢了什么?少了什么?人民又在等什么? (博讯 boxun.com)

    
    中国人都知道:《伯乐识马》和南郭先生《滥竽充数》的寓言。
    也都知道:世纪屠夫小平的《猫论》
    
    中国政界里高、知、尖的鞋匠们,很会活学活用这二个故事。一逮到机会,就卿卿喳喳。白猫黑猫…
    
    60年代未,中共王朝最悍猛的金钱豹,林彪.被九大推定为:国家领袖接班人。
    于是,文革时民间剩下那一帮子命大福大,在反右、四清、文革的许多出卖灵魂;践踏生命;腥风血雨运动中未被整肃的惊鹰们。为奴媚讨好佩着红袖章的鼠辈痞子们,惊鹰们装扮成一群乘乘的小鸡。跟着中央文革领导小组极左声调。振翅扬脖欢叫:“英明哪!英明!”“伟大的毛主席眼光真英明哪!林副统师在井冈山时期就被毛主席培养了!他是毛主席的好学生好战友!妙绝了!世界过去几千年今后一万年,都不可能出现毛主席这样伟大的领袖。真是我们的幸福呀!”
    
    70年代中期,老态龙钟歪嘴流淌着腥臭口水的毛泽东,昏昏沉沉中拉出个小学文化;平头葫脸的老乡,华国锋来当原子弹大国的中央主席。
    惊鹰们又转了风向声声大赞:“主席真的英明!太伟大了!”“华主席一定会带领我们将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70年代未,邓实质己执掌中央大权。连续被毛泽东弹劾三次的不死鸟邓小平,深谙如何骑驭那些大难不亡,逃过无数场运动清洗,幸存下来学域老油子。多多少少向这个春江水暧鸭先知的知识群体发出了一点温和的信息。
    这帮旧时代的老惊鹰们,受宠若惊。忽悠地变成新时代精英。个个弹冠相庆:“那是周恩来的英明…时代的伯乐周公早在20年代的巴黎,就相中千里马-我们的小平同志。”
    
    80.90年代中国。转型的中国,出现了历史上第一个。也会十分转型的“四脸伯乐”他,就是一生都在研究、发明、从事逮各种老鼠技巧的邓小平。
    
    第一次:他逮到胡耀邦接总书记;“人民信任你!”
    
    第二次:他让紫阳同志接替下台的胡耀邦;“党信任你!”
    
    第三次:被8964事件惊心动魄了的他,又令江泽民从上海紧急飞抵北京,替补空缺的总书记位置;“好好干!我们信任你!”
    
    第四次:这个快气若游丝奄奄一息;脑电波己严重紊乱的邓小平,一把逮到了胡锦涛。并为他为替代江泽民担任国家一号人物作了最后的安排。
    
    精英们不愧是变色龙!把总伯乐邓小平四次《右…《右…》左…》左…变脸识马,象旧中国豆腐坊小老板,随意替换伙计的儿戏,也当成毛时代的旧话新提。
    “英明!英明!不愧为世纪伟人!”
    
    可见,中国的政制是一个南郭当朝;阿Q普世的社会。
    对更多的知识泰斗而言:活命是第首要的。
    真理、真言、诚信、尊严要绝对地让道给邪理、谎言、欺骗、卑劣。
    
    有时为了逃出清洗,可以象海里的乌贼鱼那样,向进攻者喷出墨汁。隐身而逃,把一劫又一劫的危机甩于其类群。
    
    知识最大的浓缩就变成圆滑。有时惊鹰们为了保住一个职称;一份粮草,他们会象犹大指认耶稣那样!争先恐后地向党;向军宣队;向红卫兵学生司令部揭发同一牛棚;同一火坑中;同一楼道里的同学、同仁、和同僚。
    
    更多的“士”“XX师”“XX家”在国家上下;几万万人都卷进相互揭发;相互戕害的相互浇粪;每一个人都可能是“犹大”!每一个人也都可能是“耶稣”的指标大指认的丑陋卑污运动里!能沉默的已是很少的了。
    
    比沉默更少的,“士”只有宁静地走向黄泉。这一类宁死不屈的“士”。如林昭、老舍、储安平…纵有千次的凌辱百次的死亡。也不会让邪与正来个颠倒!
    
    今天,中国已走进21CN.与三十年前比。物化与心化的质和形都有巨大的变化。至少再也不会还原中国的文革。
    
    可是,新时代就一定能够覆盖掉中国已顽固了几千年的劣吏腐化;学士愚民又媚官的深根土壤吗?不能!也没有!
    相反,复苏的经济与科技手段恰从另一个时空角度,营养了他!改良了他!复原了他!拯救了他!
    
    今天,中国大学2007.一年新出炉的550万个“士”的资讯质量与人数总量。远远超过1976年倒至汉.206年的二千一百八十二年的总和。
    
    今天的中国,受过大学教育的“士”之阶层,已达到了九千万之众。是1919.5.4时绝对的倍数。而89年前永耀亚洲历史的5.4《激情100%指数》到今天不但没有丝毫的发扬提高,而是冷却下降了《90%指数》。人们只能在黑白电影中,看到5.4过去式的一道景观。
    
    
    中国的政治制度依旧停留100年的状态。以人民政治层面上的许多方面,甚至还大大不如100年前。
    
    人民依旧象上一代又上一代人那样!遗疏比生命更珍贵的自由和民主。也象过去许多代人一样!中国总要有个王!王朝里面总要有一帮人!
    谁当王来都一样;管他东南西北头!
    
    这正是中国人民政治生活中的“自嘲”。是“天下为私”的基因元素复制。
    
    人民何时能净化这种丑陋的文化元素?
    真正站起来,向专制者讲:“人民最大!还我权利!”
    
    今天,能兴起一个全民参与的宪政论坛。将宪政主题牢固锁定。人民领袖的产生,究竟是以什么模式好?
    
    3600年以来,中华民族除了真正用人民民主公选方式确定国家元首的今日台湾外。确定领袖的方式不外乎有这样几种:
    
    一、 尧舜的让贤(此仍传说?)
    
    二、 血统承继。如秦、唐、宋、元、明、清、民国(蒋家王朝时期)
    
    三、 暴动起义。推翻当朝,建立新朝。如汉、元、明、清、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
    
    四、 独裁体制威权元老们的推定。如:1976.10.以后至1997.原由独裁者毛泽东一个人握权的绝对格局。在其死后不到三个月,转变为几个元老一起掌权的相对阵势。
    
    五、毛泽东与邓小平将国家政治总产权当作本家私产权那样,从不用人民的选票来说话。以私人威权方式,对领袖作即兴的任命和随意的罢贬。
    
    这种:原始威权领袖;次生威权领袖;再由次生威权传承下来的:非威权领袖;三种领袖演义方式看:实质是最高权力的不责任化与最高权力的僵硬化。国家权力私人化的变形翻版。最后发展到“一元的公权己尽,多元的官权、职权、军权、吏权、私权的泛滥崛起”。
    
    清未民初的中国就是这个样子。1911.10.10以后更是这个样子。没有王朝的世袭领袖;没有威权的领袖;也没有民选的领袖。失了纲常!空了礼序!没了章法!逐天下大乱;枪阀割剧;盗匪猖獗;群雄竞起…
    
    
    这种威权下沉式的退化和领袖变种倒退演化!很象这样一个卡通流程:
    开国雄狮》…1》建国猛豹…2》护国土犬…3》乱国家猫…4》
    
    中国的知识惊鹰们,知道这个恶性循环的流程不利于专制体制。也不利于一国一党大家长。也非常懂得在如何在人民不觉察到痛疼感觉下,为人民头脑做:《真与假;有与无的掉包手术》让人民的脑理空间中,永远识别不到:“雄狮》…》猛豹…》土犬…》家猫…君主威权与能力在转化中必然产生的巨大差别。”
    
    于是北京体制内这群御用高手们就共显神通了!他们:
    
    在红狮的脖子上,挂上一快:党和国家第一代领导金皮牌子;
    
    在红豹的脖子上,挂上一块:党和国家第二代领导银皮牌子;
    
    在红犬的脖子上,挂上一块:党和国家第三代领导铜皮牌子;
    
    在红猫的脖子上,也挂上一块:党和国家第四代领导铁皮牌子。
    
    为强化品牌效应:1992年至2003年.金牌毛泽东;银牌邓小平;铜牌江泽民…齐齐挥手走进树立在全国各省市的中心广场;机场;码头;车站;进城路口上一块又一块如蓝球场般大的巨幅政治广告里。
    
    为献媚主子上的主子;为向主子表明党正在行动:惊鹰们将自己的《高级代号》中共XXX宣传部,印制在巨幅政治广告右下角。
    
    平面的地方广告再多也跟不上资讯席卷的形势。
    
    人民对腐败的政权和无威权的政府表示了质疑!怎么办?
    光当专制体系的吹鼓手;发明师还不够!还要争当刷新时代;改变印象的高级擦鞋匠。
    
    用什么招数?
    去链接前面的威权?
    去洗涤、漂白日益腐臭的国家专制身躯?
    
    专制营垒中的第一红色思想教皇:李长春同第二教主:刘云山不谋而合地齐齐探进斯大林时期的发明创造“洗脑洗脑再洗脑”的工具箱里,拾掇出几样劳什子!
    在主题:革命红色主旋律。全国宣传部长的会议上。抖擞了出来!
    
    很快!中国全境出现了二个互为呼应又互为默化奴性的了帝王剧和红色经典剧。
    他们是:永久专制的史诗:《赤壁之战》《汉武帝》《康熙大帝》《乾隆下江南》《纪晓岚与和坤》…
    
    是红色共产岁月故事构成的三大经典:
    
    一、《永远的记忆》主题下:数百个影视组群。
    
    二、《永远的丰碑》主题下:上千个影视组群。
    
    三、《永远燃烧的岁月》主题下:更多的影视组群
    
    反映上下三千六百年的千百部电影、电视大片;小说、杂文、回忆录、专栏、书刊…没有一部一文是以民主共和为主题的故事。
    由此更进一步证明:中国历史与民族对文明最关健元素—民主与共和的缺失。
    
    也证明:体制内为政吏、文吏、党吏、学吏、军吏的中国“精英知识分子”
    南郭们!将所受到精良的现代教育智能,全用于惟上;惟臣;惟愚!而不惟天;不惟神更不惟民的利誉功能中去。
    
    古代的南郭,因不会吹竽,冒充专业。被眼尖智慧的王看出破绽。赶了出去。今日的南郭们己更新换代,很会吹竽且个个吹的惊天动地。他们己与他们的王结成党盟。
    
    真理的法则,总比威权的信用筹码更具有效期。
    
    19世纪以来的世界证明:专制的国家制式,是一切灾祸的主题策源。
    是一条看不见轨道;看不见港湾;看不见坚实的岩石路面;也看不见中途服务区和透明路牌的沼泽路。
    其从初兴…震荡…流血…动乱…钳锁民脑…崩溃,寿命都不很长。如果加上人民深痛恶绝腐败贪懒吏弊,这些政制燃料,会更加速度地耗尽其专制的全部威权。
    
    社会民主的宪政,是一切福利与政治安全的基本保证。
    是公民共同拥戴的唯一模式。
    与其说:他的流程象一条阳光、坚实、功能齐全的高速公路;不如讲更象一套完整的公司股东章程。选民都是美丽的政治孔雀!被选出来的也是国家政治的金孔雀。
    
    
    民国孙中山时代制定的宪法,已断然铲除了君主靠血统承继的根基。尽管花生米老蒋介石为一己私念,违犯了这个“不得承继;不得复辟”的国本禁忌。将位移交其子。但以血统论人种论得失的陈腐陋见,己被二岸人民所唾弃。
    
    
    以上几种生产元首的模式,从一副广角镜看:当然有其历史之必然和当时环境设定的模糊背景。
    但是用一只长焦镜,聚焦历史上元首轮换的路标看:唯赖于暴力威权设定的元首演变。成本太大且全都钻不出同一个恶性循环的黑洞。
    
    在这个黑洞里,元首及他手的官僚们同人民一样,生活在随时都会出现血光之灾的恐惧中。
    
    稍有风吹草动便会刀光剑影。
    
    我国现在仍处在一个:没用制定也未用最基本的政治科学程序优选人民领袖的空白阶段。
    
    现有的一整套国家政治程序,完完全全是一副欺名盗世配制齐全的丑陋道具。
    一副连人民大会堂厕所阴沟里的四害都会笑傻的道具。
    
    一副丑化中华民族智慧与颜面的豆腐渣工程。
    
    中国人民十四亿个智慧头脑,每每不如一个老年自然痴呆领袖,是一个令民族丢脸的写照!是与人类文常识相悖的超级笑话。
    这种与资讯时代严重脱钩的;由一个!一、二个糊涂老人任命的;也是南郭式平平政客的人民领袖。也是民间天地里的一种笑料。
    
    
    1976年9月下旬的一日.中共中央在天安门广场召开毛泽东的追悼会。
    
    面对全球、全国的媒体镜头和电视前亿万观众。当华国锋主席在念长篇悼文:每翻开下一页稿子。不时地象一个黄河边老农那样。伸出舌头;用右食指头,蘸着刮着舌沟里的口水。
    
    资讯本无罪;只是人可真。
    当夜18时.这个大头新闻由中央电视台和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剃片厂,不加任何剪裁,原样向全国转播:
    “领袖平头、舌头、指头、口头、风中抖擞的纸头…大特写镜头,让无数挤在一台台小小9英寸黑白电视机前的上海市民,哄堂大笑…。
    
    第二天,第三天…许多天又有许多上海人,在非公开的私场合下。纷纷谈论领袖的这个让天下瞠目结舌的动作。沪语说“滴个乡吾宁/人,洋相把阿拉中国霉豆触尽了”!
    
    1972年.中国威权领袖毛泽东,同尼克松在中南海会晤时的口水斜淌近景镜头,己让人民留下印象。四年后,另一个领袖华国锋,也特写出一幅口水镜头。这也是《永远紧跟伟大领袖…》《永远沿着主席指引…》《永远继续和发扬…》的另一个配套吗?
    
    与自小就在农村放牛;种田的湘娃娃华国锋比,上过学堂;留学法国邓小平算是洋气十足了!
    自他从这位当了没多少天共产党主席,华国锋手上接掌实权后,他在人民大会堂频繁接见外国贵宾过程中,陋习也不比华国锋少。
    
    他并不顾忌国体形象。他照样并经常在国际视屏上,闪现这样一个邓氏镜头:高跷的二郎腿…高脚痰盂…抽烟吐烟…一个呼噜复一口痰…垂首投射高脚痰盂!在国内国外视听上传为常话。
    
    南郭们仍日夜鼓吹:“我们亲爱总设计师!我们的领路人!”
    
    读过上海交大又从旧上海滩十里洋场中混出来的江泽民,总算应该斯文儒雅风度翩然。
    他同样常出丑样。他会不顾基本的社交礼貌,在国宾云集的典庆上,忽地摸出把木梳整理疏发。或在全球记者云集南洋的一个场馆,象一个苏北水乡的泼辣村妇。冲着香港记者们,一会儿疾步上前张牙舞爪骂几句。复地快速后退数步。瞬间又冲上去…指手划脚地破口大骂!…
    
    这个粗俗粗暴的新闻一时传遍全球。让国家蒙羞。
    
    当代的南郭们照样歌颂:“三个代表…与时俱进…”
    
    几年前,胡锦涛首次访美。在参加美总统欢迎仪式上,竟也上演了一个相当缺失国君礼仪的洋相!
    
    仪式未完,有点猴急的胡锦涛便急步开溜。被同样猴急的小布什一把拽了回来…这段又让中国人民再次失颜的国际新闻摄进CNN;BBC;NHK;ORA;RFA.;德之声;.法广等各地卫星台,并都原汁原味地何世界作了播送。
    
    首都的南郭们一定相当恨!中国的红粪青们同样相当恨
    
    恨:这群狗记者们又损害了中国人民领袖的形象!
    气:中共中央宣传部为什么管不到他们!
    怨:联合国大会为什么不象中国那样,也设立一个钳制世界媒体的宣传部!
    笑:自由的西方记者们真比不上乖驯的中国记者群!
    
    一叶可知秋;一羽鉴雁迹。
    
    这不是领袖这个称号错。不是一个人的错!是这个伟大称号,未径民主公投;被一个极端错误极其过时的专制盗用霸占的错误。一个民族愚昧软弱自私的错。
    
    当代国产的南郭们之所以能日日兴风作浪;经常敢指鹿为马,是有其环境条件与中国的全民政治土壤元素因素。
    如果中国真正引进并实施已成功100年的西方宪政,实施西方式的新闻自由,
    今日中国南郭们还敢再鸡飞狗吗?
    
    如果西方请中国的南郭们用中宣部的规定动作;主旋律思维在西方行动?南郭们很可能是“过街的老鼠”!
    
    为什么台湾的英九获得全球华人;包括大陆人;也包括他的选敌。一致的认同!
    首先他是人民公选的!其次才是他的人格与才华。
    
    在历史的铜镜里;在今日资讯透明大舞台上。英九!锦涛!上来再上来!让我们看一看;比一比。
    
    一个:自在、热情、自信、智慧、从容!另一个:拘谨、虚浮、冷漠、刻板、迟疑!
    
    一个是专制笼中驯化的“猫”!另一个是广阔民主天地里打造的鹰。
    
    在台湾3.12蓝绿竞赛中,英九如有一次《华国锋的舌指镜头》礼义常识缺失。文明的人民会把珍贵洁净的选票,投给一个粗陋男人吗?
    
    在今日美国的选举年里,如果奥巴马是一个口吐黄痰的老人推荐的!有二百多年人民最大,全由公选的美国人民,会把高贵一票投进专制者的“痰盂缸”里吗?
    
    同样!美丽的希拉里在国事庆典中如对着CNN镜头。用木梳打理秀发…或作泼妇样!美国人民会象中国人民那样?照样喜洋洋吗?选票会赠希拉里吗?
    
    正如美国,永远不会为卑劣的政治赞美那样!也永远不会在人民领袖的铜塑前,钉上:一代;二代;三代;四代…标牌!
    
    真理勿嘘;大音无声。人民领袖;惟票铸魂。
    
    民主!3600年的漫长等待!台湾新生了!中国等老了!
    
    民主!十四亿中国人的选票不在南郭们的手上!也不靠中国第四代铁牌领袖恩赐!
    
    民主!从不拦阻中国人民进来!还再等什么?
    
    让我们走进去!让颜色进来!
    
    把南郭赶出去!出去!让鲜氧与五四火种一起回来!
    
    ------------亚笛多星
    OOF》2008.5.28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哈达飞扬五环呈祥 盼奥运 达赖能回家看看/亚笛多星
  • 总理总有理 独峰显乱云/亚笛多星
  • 《国家动员 把他们运出来》致:元首人民的一份紧急呼吁/亚笛多星
  • 寻觅镂空的历史算盘 改良虚伟算了的民族/亚笛多星
  • 空军蜗牛真厚颜 晚点还要抢头功/亚笛多星
  • 由著名的空投柏林再鉴中国空军效能/亚笛多星
  • 让资讯神剑穿越天幕 空降中南海/亚笛多星
  • 空军蜗牛真厚颜 晚点还要抢头功/亚笛多星
  • 胡锦涛嗖嗖亮剑指向谁?/亚笛多星
  • 愚钝的元首 晚点的行动/亚笛多星
  • 举国哀痛 深圳在嬉笑中捐款/亚笛多星
  • 国家巡展 六只铁笼锁不住的呜咽/亚笛多星
  • 西藏 纷繁冲突下的历史路标/亚笛多星
  • 西藏 一个老人同一个强大政权的“马拉松”赛跑/亚笛多星
  • 西藏 一个地球屋脊上的奥斯维辛?/亚笛多星
  • 西藏缺氧小将缺德 领袖更缺政治鲜氧/亚笛多星
  • 开火成本巨大 后果难以盘点/亚笛多星
  • 沉默不应太长久/亚笛多星
  • 循炬鉴镜.重估奥林匹克精神/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凤凰抬皇轿 金羽藏党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