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不丹国王强加民主到中国民众强求民主/刘淼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8日 转载)
    
    3月24日,喜马拉雅山的小山国不丹王国迎来历史上首次立法选举,73万国民将第一次享有投票权,选举国民议会议员,并在此基础上产生该国首届民选政府。从网上看到这则消息,我的第一直觉便是,难道又一个君主专制政权被推翻了?坦白说,我对不丹唯一的印象是在某届亚运会上,他们的代表团人数最少,仅25人,当时听完解说员的介绍,我还笑着对一旁的朋友说,估计这个国家还没有我们长沙市大哩。现在,既然它“推翻”了君主专制政权,我不妨多了解了解,看看这个国家的人民是如何通过“浴血奋战”取得胜利的。
     (博讯 boxun.com)

    了解的结果自然是大失所望——岂止是大失所望,简直不可思议。原来这个被誉为“世界最后的香格里拉”的南亚小国,之所以能从君主专制转变为议会民主制,与他们的人民完全无关,他们的人民不知道有多爱戴国王,有多热爱现行的君主制,恰恰相反,议会民主制是国王吉格梅•辛格•旺楚克决定退位前强加给人民的,为什么说是强加?原因是几乎所有国民都存有抵触之心,他们认为不丹不需要民主,但为了不让国王为难,大家才勉强接受。或许有读者会以为这个国王是英国爱德华八世的翻版,不爱江山只爱美人;或许有读者会认为不丹王朝的内部发生了重大矛盾与危机;还或许有读者敏锐地想到多半又是美国佬搞的鬼, “颜色革命”再一次取得了成功……总之,我想任何头脑正常的人,都不会认为世界上会有如此善良的君主。然而,事实胜于雄辩,这件事的的确确发生了,并且就发生在与我们国土相连的不丹。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国王旺楚克作出一个如此重大的决定呢?事实上,不丹人民在目前的君主体制下,生活得十分幸福,国王旺楚克提出的“国民幸福总值”甚至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属首创,并且,由于对环保的高度重视,不丹还被联合国授予了首届“地球卫士”奖。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了人们,不丹实在无需改变现有的政治体制,因为他们有一个全国人民都衷心拥戴的好国王,有一个不管见了谁,都双手合十作揖的平民式国王。在这个国王身上,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的缄言已然失效,在这个国王身上,老百姓才是他真正的子女。可是,第一个国王可以做到如此完美,第二个国王也可以做到如此完美,那么,是不是说,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乃至以后所有的国王都可以做得如此完美呢?我想,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不会这么认为的。正因为如此,国王旺楚克说:“我可以努力做个爱民的国王,但我无法保证不丹代代都有好国王,为了不丹人长远的幸福,我们必须推行民主,一个有效的制度比王位更重要,君王一爵矣。”
    
    好一个“君王一爵矣”。难怪有评论指出,旺楚克面对权力时所表现出的精神境界,堪比华盛顿。当年,华盛顿原本可以永远做美国总统直到去世,但他连续三次拒绝连任,从而为美国奠定了坚实的民主基础。华盛顿所担心的正是权力对个人的腐蚀所造成的可怕后果,这样的后果将会给国民带来巨大的灾难。
    
    现在,让我们再将历史回溯十九年,也就是1989年,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化,中国的经济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经济发展,必然会引起政治体制与经济体制的双重变革,在这两个关键体制没有变革的情况下,中国社会必然会出现一种类似于股市的“滞胀”局面,其具体表现为:物价上涨、通货膨胀、官员腐化、官倒猖獗、各种思潮泛滥、信仰危机加剧。解决这些问题的唯一途径只有一个,那就是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说得更明确一点便是实行民主化。这是因为,中国共产党已经由一个最初为人民谋福利、为中国谋发展的的先进政党,渐渐蜕变成一个利益集团,一个只为该集团内部人谋福利的利益集团。实行民主化的目的就是引进西方多党合作制,依靠轮流执政实现权力的互相监督,从而在制度上保证社会的进一步发展。遗憾的是,民主化苗头刚刚显现,共产党的元老尤其是以邓小平为代表的元老,意识到政治制度的变革必然危害本集团的根本利益,他毅然下命令于6月4日这天向天安门广场的学生举起了屠刀。新中国的一个新的转折点,最后在枪炮声中黯然泯灭。
    
    为什么同为国家元首,身为君主制下的国王旺楚克懂得“有效的制度比王位更重要”,而作为一个自称全世界最先进政党的党魁的邓小平却不懂得这个道理呢?我以为,邓小平是绝对明白这个道理的,他坚决要求取消国家领导人终身制,就是出于这一方面的考虑。但邓小平的局限在于,他仍然没有脱离“血统论”的束缚,在他看来,既然江山是共产党打下的,其统治权力必然永远归于共产党,任何其他个人或政党都不得染指。他寄希望于党内制度的监控,寄希望于党内各派系的相互制约。然而,既然同为一个政党的人员,虽有可能出现这样或那样的矛盾,但他们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寄希望于内部纪律的制约,无异于天方夜谈。
    
    纵观当代世界的发展趋势,民主的步伐是坚定而又迅猛的,十九年前,中国民众用鲜血来强求民主,十九年后的今天,时值奥运盛典的举办,中国民众对民主的呼声也越来越强烈。民主究竟是要靠暴力来获取,还是靠和平谈判来解决抑或者由现今的统治者良心发现来获取?我觉得,暴力固然不可取,寄期望于统治者良心发现也过于天真,惟有依靠国际社会不断的督促,民众的不断和平抗争才是正道。正因为如此,不丹的宪政民主的实现,对于中国的启示,也就格外具有特别的意义。
    
    ──《观察》首发 _(博讯记者:吕洪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