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又见非法经营罪——关注董雨弢牧师“非法出版”案/王光良
请看博讯热点:宗教迫害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8日 来稿)
    
    据对华援助协会5月12日的消息,5月9日,北京市国保部门以涉嫌“非法经营罪”为名抓捕了北京城市复兴家庭教会四名负责人之一的董雨弢牧师。据悉,董雨弢牧师在前去接收外地寄来的一些圣经和宗教书籍时被刑事拘留,北京城市复兴家庭教会系北京最大家庭教会之一。从2005年的蔡卓华案,到去年的新疆周恒案,再到最近的董雨弢案,“非法经营罪”始终如噩梦一般惊扰着中国基督教的发展。
     (博讯 boxun.com)

    关于非法经营罪本身,笔者已经不想再多谈,在2004年的蔡卓华一案中,众多知名律师和法学专家曾详细探讨过这一问题,大家的一致看法是,无论是印刷,还是赠送,甚至包括出售《圣经》,都不应该构成非法经营罪,既然《圣经》不能公开出版发行,也就不存在所谓的市场和市场秩序,当然也就不存在扰乱市场秩序的问题;而且《圣经》是全世界发行量最大的书籍,内容合法自不待言,无论印刷多少本,大概都不会危害社会;严格来说,印刷《圣经》、解经书籍和内部资料的行为根本就不是经营行为,而是一个宣教、传教的行为,是宗教信仰的组成部份。宗教信仰自由既包括信的自由,也包括表达自由,这是为多个国际公约所普遍肯认的基本原则,中国的国情还不至于特殊到宗教信仰自由会有如此狭小的定义吧?由此看来,以非法经营罪为名来打击《圣经》和内部宗教资料的刊印,绝非像某些部门所说仅仅是打击非法经济活动,而是彻彻底底的宗教压制行为。
    
     以下几个问题,也许能让我们明白其中曲折。
    
    一问:为什么不能公开出版发行《圣经》
    
    中国几千万信徒面临的现实就是,《圣经》的印制、发行被垄断,无法公开出版发行,这是任何其它宗教都没有受到的特殊待遇。我们现在使用的《圣经》只准许全国惟一公开印刷《圣经》的江苏爱德印刷公司印刷,发行也只能由三自和基督教协会控制的教堂里发行,私人书店和新华书店不准发行。这种事实上的垄断,使得《圣经》只能在小范围传播,不能更大范围地进入的公众传播范围。随着中国基督教的蓬勃发展,“三自”系统出版的图书数量已经远远不能满足教友的需要,为更好地明白神的话语,并使主内信徒有必要的交通,信教群众开始自费印刷内部资料性出版物,其中既包括《圣经》,也包括教会内部交流用的小册子。
    
    对于一些不进入市场流通的内部资料来说,信教群众自发印制,是完全正当的信仰传播行为,我国的行政许可法规定,对下列事项不再设定行政许可:(一)个人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能够自主决定的事项;(二)市场竞争机制能够有效调节的事项;(三)……;(四)行政机关采取事后监督等其他行政管理方式能够解决的事项。《圣经》及相关的解经书籍、神学教程的印制,显然属于宗教组织能够自主决定的事项,在宪法和法律已经做出规定的情况下,行政法规和部门规章不能再加以限制。行政许可的意义在于维护社会公共利益,规范市场行为,对于书籍的出版印刷来说,内部可以由宗教团体自主决定,外部可以由市场调节,国家的管制行为既不能搞活经济增加税收,又不能因控制言论而让社会更稳定。如此垄断,无任何正当性存在。
    
    二问:为什么将编印内部资料性刊物入罪
    
    印刷《圣经》和宗教图书,是一个满足“需求——供给”规律的市场行为,正因为有需求,才会有供给。我们看《刑法》中对经济类犯罪的规定,总的指导思想是把那些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破坏市场竞争规则,损害其它市场主体利益,具有社会危害性的行为规定为犯罪。如果不是市场行为,无从扰乱市场经济秩序,则不存在非法经营的问题,如果没有诸如侵犯版权,内容非法,造谣诽谤等情形,也就不存在构成其它犯罪的可能性。而印刷《圣经》和内部资料,不但被判定为构成了犯罪,而且要由国家安全保卫部门进行侦查,如果仅从刑法的角度去看,这是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在蔡卓华案中,辩护律师指出:蔡案涉及到出版物到底是因为违反了有关监管规范而成为非法出版物,还是因为在有关部门看来,基督教就是当然的非法宗教,所以基督教书籍就一定是非法出版物,或者我们根本就不去计较有关部门的胡言乱语,这批书它干脆就是非法出版物,那么,这批非法出版物与被控罪名有什么关系呢!
    
    所以,所谓非法经营罪仅仅是一个幌子,遏制基督教的正常发展才是真正目的吧?
    
    三问:什么样的基督教是“合法”的
    
    表面上看,这个问题与非法经营罪关系不大,其实不然。我们寻找答案时就会发现,基督教想寻求合法身份,获得合法活动的权利有多难。不仅仅是无法印刷宗教资料这么简单,甚至连基本的宗教敬拜活动,也是受到重重限制的,稍有不慎就成了非法活动。可是究竟什么样的基督教才是合法的呢?
    
    国家宗教局副局长王作安在《我们原意看到的基督教》一文中,对中国的基督教发展提出了多大数十项的要求,如,要按照建设和谐文化的要求,正确阐发《圣经》原典和教会传统中有关忍耐、宽容、谦卑、平等、博爱等理念,优化自身素质,和谐自他关系,引导人心向善,正确处理教会与社会、信徒与世人、信仰与理性、爱国与爱教、爱神与爱人等重要关系,努力建设和谐教会,促进社会和谐。在谈到爱国的时候,当今时代的基督徒讲爱国,具体表现为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体现为维护国家整体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体现为与各族人民一道投身于改革和建设事业,体现为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抵御境外利用基督教进行的渗透等等方面。
    
    概括来说,听党和政府的话就是爱国,完全顺从政府安排才是合法。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国,不登记的宗教聚会就是非法聚会,传道只能在宗教活动场所进行,家庭教会不归入“三自教会”就不能登记。家庭教会的宗教活动常常被冲击,其重要原因就是它们没有登记,这就给人造成一种印象,似乎家庭教会是社会的不和谐因素,是与政府作对的社会团体。但事实情况恰恰相反,家庭教会不登记是因为政府不予登记,或者开出苛刻条件,或者要求归入三自。难道宗教信仰也有垄断吗?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政府的话也有合法不合法之分,建国五十多年,听政府的话听错了的事情太多了。法律有上位法和下位法之分,如果下位法的规定违反了上位法,基督徒(普通公民也是如此)到底该听谁的话呢?顺服也分是否违背信仰的教义,如果顺服意味着放弃敬拜上帝的权利,真正的信徒谁会顺服?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就更为荒唐,共产党信奉无神论,它的领导必然也是以无神论为导向的,无条件地拥护就等于不承认神的存在。无神信仰和有神信仰之间只能通过法律规定和平共存,绝没有谁听从谁谁拥护谁的问题。基督徒只能拥护宪法和法律——而且宪法和法律不应剥夺公民的天赋权利,不能拥护一个信奉无神论的政党。
    
    四问:谁害怕基督教信仰在中国的传播
    
    基督教信仰使人知恶向善,上帝的公义和良善使世间一切的罪恶无处遁形。基督教打破了某些人间神话和人造偶像,它让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人原来不过是人,无论财富多少,职位高低,知识多寡,在上帝那里,这些都站立不住。毫无疑问,他把世间一切试图将人或人的组织无限高举的图谋一举击破,把所谓的人间最高权威从神坛上狠狠摔下。这也就意味着,作为由人组成的政府,它的权力必须受到限制,人民才是真正的权力所有者,政府官员不过是人民的管家或仆人。这一切都是神所命定的,有着不容置疑的效力。有人可能会问,我们的宪法里也规定了人民主权的原则,两者并不冲突吧?但是,有了宪法还要有政治结构上的安排,也即宪政,否则宪法不过是一张废纸。虽然宪法也给人民规定了很多权利,但有权机关并没把它们当回事,一旦人民当了真,要行使这些权利的时候,他们就露出了自己的狰狞面容。具体表现就是,宪法中规定的种种权利,都在各种下位法律和行政法规中被一一地剥夺了,所谓法律,成了统治者任意打扮的小姑娘。
    
    对于政府任意的取缔和管制,数千万基督教信徒必然会追问:我们进行宗教活动,传播宗教信仰的活动是非法的吗?当他们发现自己的行为并不违反教义,相反,这些行为都是教义要求的,而且也并未危害到社会稳定,并未侵犯他人利益,这个时候,他们一定会问:为什么正当的宗教活动反而遭到了政府的种种逼迫?是法律制度不合理还是政府机关滥用权力?是我们违法还是政府违法?一旦他们发现法律的正当性和公义性被践踏,政府的合法性基础就大大的动摇了。
    
    在蔡卓华案中,有一个细节值得关注,对于这样一个重要的案件,主审法官开庭一周之前还是书记员,被火线临时提拔成为助理审判员,担任此案的审判长,而另外两人是人民陪审员。公道自在人心,也许法院对当事人是否有罪心知肚明,但人在侯门又身不由自,矛盾心态也暴露出当政者的心虚。甚至宗教管理部门也认识到,除了那些既得利益者,基督教的发展对中国而言没有任何害处。马克思反对基督教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基督教强调信徒应顺服国家,这与马克思的革命精神当然是格格不入的;到了今天,以马克思主义思想武装起来的“人民”政权,却口口声声要求基督教徒顺服。是谁开了历史的一个大玩笑?
    
    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狂妄自大、藐视民权、置自己于无上高位的“人”,必将被历史唾弃。
    对华援助协会首发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