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不宜“借军方监控重建”——再与崔少明先生商榷/张成觉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7日 来稿)
    张成觉更多文章请看张成觉专栏
    《信报》所载《兴邦还是天谴?》一文,建议“借军方监控重建”。愚意期期以为不可。
     (博讯 boxun.com)

    作者认为:“要掌握每个村子的需要,合理分配,适时运送,交收顺利,控制成本,可能还是要借助军方。”这段话概念含混,缺乏逻辑性,经不起推敲。
    
    “要掌握每个村子的需要”,首先应听取村民意见,同时也离不开当地原有各级官员的参与。前者是切身利益所系,毋庸细说;后者毕竟熟悉情况,而又比普通民众眼界开阔一些,全局观念较强。上下结合,官民互补,应属最佳搭配。
    
    相比之下,外来的军人从天而降,人地生疏,怎么可能比村民与地方官员更了解民情,知其所需?
    
    说到“合理分配”,倘是指分发救灾所用生活紧缺物资,则显然不合逻辑。因为那是安置阶段的任务。重建者,顾名思义,是指各种建筑物,包括民房、办公用房、学校、医院、厂房等,以及文娱体育设施,还有道路、交通、通讯设施,等等。只要是村民需要,都应尽量满足。不存在什么“合理分配”的问题。更无非借助军方不可的理由。
    
    至于“适时运送,交收顺利,控制成本”,这些也同样未必非军方介入不可。除非“大吉利市”,其间不幸再次发生强地震,引致交通断绝,一定要出动直升机或空降兵施加援手,否则大可不必再次劳烦子弟兵也。
    
    文中提出一个所谓“政治不正确”的建议(不知为何“政治不正确”?)。内容是“由军委主席胡锦涛抽调优秀兵员,在灾区的村子驻扎,监督整个过程,向中纪委汇报,定期公布进度和问题。完成后,军方撤出。”
    
    若跟封建时代皇帝派到军中负责监督军务的文人“监军”相比,文中建议的是由大陆最高统帅胡锦涛派出的军人“监民”,职司检察“民事”。作者堪称用心良苦,可惜此议既不具备可操作性,又脱离了大陆的社会现实。
    
    请问,何谓“优秀兵员”,标准为何?由胡主席一人“抽调”?每村驻几人?这位钦差“监民”既奉胡主席命执行任务,为何不向中央军委汇报工作,而向与军委并无统属关系的中纪委汇报?他是否相当于明朝的“东厂”或“锦衣卫”?
    
     文中解释委派军人“监民”的理由及好处称:“因为和平时期,军人能够抽空,而且成本低、服从调配、纪律严厉。只要胡锦涛抓得紧,军方应不敢庇护渎职的驻村官兵。”
    
    这几个理由站不住脚,好处也未必有。因为虽是和平时期,军队却有战备任务,中共决不会同意长期抽调之改任民事。要说“成本低”,倘指“监民”者为战士,所领津贴较地方官员薪酬为少,则此等低收入之战士能否抵抗物质诱惑?若驻村者为军官,则其薪酬并不比地方官员少,成本反而更高。
    
    尤其是军队并非处于真空中。上世纪80年代就有驻军以军舰走私汽车的案例。现时军队的腐败,与地方党政官员不遑多让。海军副司令员王某即属大贪污犯。故其“纪律严厉”只是作者幻想罢了。
    
    文中说“只要胡锦涛抓得紧,军方应不敢庇护渎职的驻村官兵”,那也是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试问,胡讲反贪腐讲得还少吗?他怎能真正做到“抓得紧”呢?谁能起这个威慑作用令“军方不敢庇护”那些渎职的“监民”呢?
    文中后面所说的奖优惩恶更纯属空谈。特别是对滥权者“军法从事”,简直是空中楼阁。且看此次对侵吞救灾物资者及“豆腐渣”工程的责任者如何处置再说吧。
    
    作者最后称,“民事官员本身有工作,也不愿常驻山区。”故由军方驻村监督为好。而且山村没钱没权,军方不会因驻村而坐大。这两点均属似是而非,不经一驳。
    
    诚然,民事官员或多不愿常驻山区,但若属职司所在,其负责的工作就是主管重建,则本人不愿也不行。除非他不想再当公务员。鉴于目前大陆公务员薪酬待遇相当吸引,权衡利弊得失,绝大多数应会接受所分配的任务,哪怕常驻山区。此其一。
    
    再者,“山高皇帝远”,倘军方人员进驻山村,亦难保不会坐大。在偏僻山区当土皇帝,便是有权又有钱,甚至财色兼收。在这方面,文革时期实行军管的军垦农场已有先例。现役军官强奸女知识青年,最多的一个竟达140名。其他以权谋私的事例不胜枚举。
    
    要知道,那基本上属于不受制约的权力。地处偏僻,交通不便,举报困难,却由一个没有享受过权力欲的普通军人高高在上,君临一切,这将会产生何种结果,不是不言而喻的事吗?
    
    综上所述,作者的建议实无可取,如非出于对大陆茫无所知,就不知何以出此了。
    
     (08-5-27)17:28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多难未必兴邦 自强方为首务——谈对灾区学童的心理辅导/张成觉
  • “非重灾区”、“豆腐渣”及其他——对救灾的几点思考/张成觉
  • “猫论”指导好得很——“群策群防”“土洋结合”防地震/张成觉
  • 救灾采访不设限是可喜的突破/张成觉
  • 信任之余 毋忘监督——谈港人对北京当局态度的变化/张成觉
  • 北京当局应给灾民一个“说法”——汶川地震预报与震级的疑问/张成觉
  • 就是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驳孙力舟似是而非的谬论(地震预报争论)/张成觉
  • “人们,我是爱你们的,。。。”——写在全国哀悼日/张成觉
  • 中环广场不在中环——汶川地震命名有误/张成觉
  • 救灾岂容有空白?——汶川大地震的一个盲点/张成觉
  • 错过时机 前景堪虞——胡温救灾的失误与隐忧/张成觉
  • “这是为什么?”——六问温家宝总理/张成觉
  • 摒弃“阴谋论” 人命大于天——有感于对四川地震的评论/张成觉
  • 责无旁贷与逆耳忠言——对四川大地震的思考/张成觉
  • 康生为何先毛而得“善终”?/张成觉
  • 请勿中伤胡耀邦/张成觉
  • “慨当初,依飞何重,后来何酷。”——《大公报》名记者范长江的命运/张成觉
  • “这鸭头不是那丫头”——80年前的中国共产党一瞥/张成觉
  • 57反右是毛走向独裁的分水岭?——与章立凡先生商榷/张成觉
  • 主张“缓建三峡工程”的反对派——访地理学家王维洛博士/张成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