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曹长青:地震掀起民族主义狂暴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7日 转载)
    中国四川地震,死亡人数已愈五万,世人悲痛、哀悼。但北京当局却一如既往,利用其全面控制的媒体,借大灾难宣扬党和政府的救灾功绩,煽动民族主义狂热,以此强化其统治。遗憾的是,台湾的某些媒体和政党,也以什么“中华民族”的民族主义口号,情不自禁地迎合北京的宣传。
    
     自地震以来,中国媒体每天都有密集的救灾报导,但其主旋律和毛时代的惊人相似,足令人叹为观止。观众在电视屏幕反复看到的是: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关注和及时救援,什么温总理到灾区讲话,胡主席奔赴四川,胡温灾区汇合,俨然一副当年“朱毛”井冈山会师般“伟大”。 (博讯 boxun.com)

    
    在电视直播的大型救灾晚会上,那些所谓的文人艺术家们,用拍卖场的方式,现场唱名捐款,当众表白他们“热爱中国” “振兴中华”的满腔热血。晚会以全体高唱几十年来被灌到每个中国人血液里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这支革命歌曲结束。最后把观众的情绪调动到近乎文革时代的亢奋。全部的不同是把当年对“党和毛主席”的热血,变成了今天的对“中国和中华民族”的沸腾。一场带来巨大生命损失的灾难,就如此自然而然地再一次变成了煽动民族主义情绪的契机。
    
    强迫捐款,“爱国”恐怖
    
    步奥运火炬传递后尘,这次煽动更是功效卓著。例如,对事先已有地震征兆,但为何没有预警一事,不仅在中国媒体不许质疑,更不能公开批评,即使在自由的美国,有人对四川地震没预报提出质问,竟遭到亲共华人殴打(打人者已遭拘捕)。而对捐款更是不容分说成为“必须”之举,少捐就是不爱国,遭到谴责、辱骂。中国有些单位还“定额、定指标”,要求人们必须捐多少。有企业家愤怒这种“强迫”方式,只捐一元钱,近乎被网上暴民强暴。中国的“愤青”们甚至去围攻他们认为捐的不够多的“麦当劳”等外国连锁店。一股巨大、狂暴的民族主义、群体主义之风,借灾难再次席卷中国。
    
    在群体主义、国家至上,甚至多数暴政的气氛中,个人权利(捐和不捐的权利)、个体价值,自由主义精神等等,完全没有立足之地。在把“捐”变成“强迫”的同时,没有任何人提出,在中国那个层层官僚贪污的腐败制度中,怎样监督捐款真正送到灾民手中。
    
    在这样一种全民疯狂的精神状态(mentality)下,即使没有政府的严密控制,对这场地震没有预警的质疑和讨论恐怕都没法进行。1976年唐山大地震导致24万人丧生,现已证实,其中具有巨大的人为责任。因震前22天内,地震专家提出过9次预警报告,但由于怕影响正在进行的政治运动,这些警报均被压住,官方没有向社会“预报”。现任中国地震局长陈建民曾对媒体公开承认:“唐山地震漏报是事实”。但这个造成20多万人死亡的“漏报”责任,至今都没被追究,更没有一个官员遭处分。
    
    对地震事先并非不知情
    
    今天的四川地震,已有很多迹象证实,很可能像唐山地震一样,也是因政治原因而“漏报”。据报导,至少有两名中国地震专家发出过预警报告,但也是被压住不报或无视。但四川当地的军工部门和煤矿等,事前都接到地震警报;煤矿以“地质不稳定”为由,震前已停工,说明相关政府部门并非完全不知情。连中共甘肃省委书记陆浩也在震后讲话透露,省地震局“在震前就对这次地震的趋势做过预测,并向省委、省政府做过报告”。但该讲话报导在中共新华社网站刊登不久,就被删除,没有做出任何解释。中国地震局官员强调,“为了不影响奥运火炬的正常传递和不引起社会的恐慌”。
    
    在震后的中国地震局新闻发布会上,新加坡《联合早报》记者提问,他们曾接到四川地震局七名职工投诉,说在震前几天就察觉到地震迹象,但局里说为保证奥运前的安定局面,禁止透露这个消息。
    
    “人命关天”在中国早已被意识形态和“民族大业”而取代。在民主国家,无论政府怎么做,媒体和民众都首先要检查和谴责政府失职的错误。但在专制国家,正好相反;连灾难都成为抬高独裁者、膨胀民主主义的发酵剂。在这种状态下,中国民众就要沿着当年军国统治下的日本、纳粹统治下的德国民众的路子往前走。这并不是危言耸听。
    
    ——台北《自由时报》2008年5月25日“星期专论”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