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夜郎自大者自食其果/张鹤慈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4日 来稿)
    
    崛起的中国,就像一个暴发户一样,修家谱一定要和唐朝的皇帝或宋朝的宰相联上;今天的中国,又掀起了一股中华文化的狂热。
     (博讯 boxun.com)

    任何民族和国家,对自己的特有的文化保护,发扬,都无可厚非。甚至应该是提倡的。但,过分的夜郎自大,过分的排外的标榜,反而是没有自信的表现。
    
    不论中国的历史多么的悠久,文化多么的辉煌。百年前中国人已经认识到,不换一条路,中国将被世界淘汰。中国文化的致命的缺陷,虽然众说不一,但今天的中国在吸收了西方文明后才可能有今天的发展。中国文化的变化,我认为最主要的是:一,按照西方的语法而改造了中国的文字表达,二,引进了系统的以数学为基础科学。三。以个体的人为基础的人文科学。
    
    今天的国学热,满世界的办什么孔子学院。把八卦宣布为电脑的理论基础,把周易作为后现代学科的指导。
    
    中国现在自己尝到了自己种的苦果。地震后的所谓非主流的地震学家,狠狠的打了国学派的一记耳光。
    
    在中国学术界,为什么在地震预报领域会出现这么多的非主流人物?不知道今天的中国怎么样,我没有离开前,可以在电线杆上看到大量的广告:专门医治绝症。这些连普通的阑尾炎都医治不了的江湖医生,却专门能够医治大医院都医治不了的绝症。
    
    这些江湖医生有他们的市场,被大医院推出来的病人,不愿意无所作为的等死,病笃乱投医,死马当作活马医。这些江湖医生也没有什么风险,反正这些人已经是在生死簿上已经打了勾了。
    
    明白这些只能够医治绝症,而不会看普通病的江湖医生群体的存在,也就明白了地震预报领域里的江湖科学家的存在了。反正你们报不出来,我怎么说就都没有关系了。
    
    如果一个运气好的江湖大夫,遇到了一个大医院误诊的病人,或一个患了绝症的病人多活了一段时间。这个大夫可能就会成为一代神医;同样,这些非主流的地震预报专家,如不断的卖六合彩的赌徒在碰运气一样,希望有一天成为幸运儿。
    
    非主流的地震专家,基本都产于文革结束前后。那个时候的中国是百业凋零;远远的落后于世界潮流的特殊时代,为什么会在地震预报上一支独秀?
    
    
    文革后期,中国整个的落后于世界,为什么会出现怎么多,比二十多年以后的美国尖端科学家还先进的预报专家?
    他们比美国的同行多什么?科学知识?仪器设备?只是多了一个毛泽东思想和国粹中的歪门邪道。
    
    其实当时可不是在地震预报上走在世界的最前列,在所有可以胡说八道的领域,都走到了世界领先的舞台。
    对人的普通的功能还没有弄清楚的中国人,特异功能成为了中国的显学。
    独裁国家都是终身制,都是老人政治,老人都怕死,老人都好骗。当年气功师出入中南海,大兴安岭的火灾都是在北京的气功师发功给灭的。
    周易成为预测学的宠儿,就是因为他的晦涩,所有的预言诗和算命的话一样,都必须不清不楚,都可以被随意解释。
    
    
    今天崛起的中国在从5。4以来西方化的进程中倒退。想为崛起的中国的家谱和过去的皇帝,宰相链接的当局,现在自己吃到了自己酿造的苦果。
    
    
    张鹤慈。24。05。08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鹤慈:抵制奥运和地震。
  • 张鹤慈:四川地震救灾中的最大失误是什么?
  • 温的讲话没有一个字提到共产党和马列主义意识形态/张鹤慈
  • 请换一个思路看新闻的真实性和公正,客观/张鹤慈
  • 张鹤慈:到底怎么看【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 】?
  • 张鹤慈:西藏独立问题的探索。
  • 张鹤慈:请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送回托儿所去补习。
  • 中国正在形成左右合作的反西方联盟/张鹤慈
  • 探讨:西藏问题主要是民族问题还是民主问题/张鹤慈
  • 张鹤慈:想故意找这么笨的领导人都不容易---谈公祭黄帝
  • 从漢城奧運的成功,来看抵制北京奥运的错误/张鹤慈
  • 马英九选举胜利后讲话的败笔/张鹤慈
  • 为什么北京政权死死的咬住达赖?/张鹤慈
  • 为胡佳一辩/张鹤慈
  • 毛泽东的最新指示/张鹤慈
  • 张鹤慈:对维权运动认识中的一些误区
  • 张鹤慈:高智晟是因为妻子儿女而屈服的?
  • 吕耿松煽动了谁?/张鹤慈
  • 张鹤慈:为什么在厦门事件中,海外民运集体缺席?
  • 张鹤慈:今天中国人权的焦点究竟是什么?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