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收到捐赠过百亿,请满足来自重灾区青川的呼救 / 冉云飞
请看博讯热点:四川地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0日 转载)
    原标题:来自重灾区青川的呼救,现标题是博讯编辑所加
    
     冉按:成都这两天余震不断,官方少有的公开发布余震预报,昨晚又夜宿寺庙中。生活工作当然也不可能按部就班的进行,各方面的救助联系工作,也进展缓慢,但总算有进一步眉目。同时正在联系灾后孤儿的收养问题,有不少的朋友希望我在这方面替他们作些联系。现在只能等官方的政策出台,然后再找民政局方面的朋友加以联络,以便给孤儿一个安稳的家,一个心理治疗的机会,也希望给收养孩子的朋友们增添喜悦。 (博讯 boxun.com)

    
    有许多朋友到了营救第一线,他们通过电话、短信、邮箱发给我不少的资料,我只能择相对紧急和重要的,作一些公布。这次四川汶川大地震,四川各个地方的官员表现并不一样,有许多官员还是比较老套的思路,灾难一下来,他首先想到的是捂,少报或者不报灾情,以便不影响他的政绩和官位的升迁。从网络上看,这里面被谴责的有绵阳市委书记谭力(尤其他是见着胡温后那张夸张的笑脸,已经说他搞了个“笑脸门”)、有什邡市委书记和市长何明俊和李成金等,当地民众质疑他们谎报和少报,且不说出灾情深重的实情,致使当地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从而延误了救人的速度,让一些能够获救的人,从而永远离开了人世。像以上的这样地方官,应该在灾后查实情况,公布对他们的检查情形,给民众一个据实而满意的答复。相反广元的市长马华哭诉灾情反而让人们理解,我觉得他的情感真实性应该得到认可,但就是在他所辖的青川也有救灾尚未到达的死角,因此当地人说:“迟定青川为重灾区是一种犯罪”。我的一位朋友雪瑶女士曾组织一批药品到青川,亲自走了几个乡镇,感觉到事态的严重,觉得有必要将那些的实情说出来,以引起更多人的重视。下面是她写给我信中的消息。请政府救助机构和民间救援组织引起重视。
    
    2008年5月20日8:49分于成都
    
    呼救1:缺药及医护人员。青川县八所学校倒塌,因缺药一堆堆的小孩挖出也是等死,好不容易找到一点药又不够,乡上没有医生和护士,小孩在送往途中又一个个死亡,家长哭天喊地,有的小孩面目全非,或头首分离,有数百尸首无人认领,也不排除留守儿童在内。
    
    呼救2:需空投食物和药品,活着的人已快饿死。青川县关庄镇石坎乡5000人,石坝乡4000,马工乡5000人整体山体滑坡,房子全部倒塌,五一村,八一村,大部分人死亡,无人知晓无人上到离镇60里的深山中救助,没有食物没有帐篷,砸伤的人在山中等死,有的人已被饿了好几天。如果背食物进山需好几天来回。
    
    呼救3:需断山排水救人。红光乡东河口地震使两山靠拢,整体滑坡阻断了河流,使其水倒流20公里,水深400米,日本专家炸山开河未果。如果现在炸开就会堵塞唯一的北线公路。运输伤员和救灾物质的生命通道。是放弃红光乡5000人还是下游的近十个乡镇。下游的竹园镇居民已放弃危房和倒塌的家园爬到随时塌方的山顶搭棚。
    
    呼救4:急需消毒液。因发现较晚,温家宝去后才定为重灾区,没有得到及时抢救和挖出深埋或火葬,人牛猪粮食全被埋葬,到处是一股死尸的气味。十坝乡12号有一家人给儿子办满月酒,70多人被活埋无人清理。
    
    呼救5:急需帐篷3000个。楼子乡,七福乡,石坝乡,竹园镇,凉水井,嘛工乡,红光乡等房屋全部垮塌,只有外面看得见的镇,不是全垮就是一场雨和余震即可倒塌的危房。我到的青川房子几乎无幸免,没有一处能避风的好房。
    
    呼救6:急需锅碗,盐和酱油,那里好多回民不吃方便面和猪油。连泡面的开水都没有,希望政府及社会去赠粥,而不是每天发一包方便面,引起了急需肠胃的药去救治。
    
    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23d987f996a515a8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作家廖祖笙夫妇向胡温呼救并乞讨
  • 廖祖笙夫妇向全社会呼救
  • 中国作家廖祖笙向国际社会紧急呼救
  • 缅侨向联合国与国际机构火急呼救!
  • 李国涛:紧急呼救周育田 抗议黑手操纵迫害
  • 覃玦珺:广西大化法院不执行民事判决,紧急呼救
  • 耿达乡一位中学教师紧急呼救!3000余人危在旦夕
  • 绵竹清平发出紧急呼救:千人快饿死了
  • 生命之危:临沂暴力计生受害者紧急呼救/RFA张敏
  • 狱中郭飞雄被“严管”三个月,家人探视受阻再呼救援/RFA张敏
  • 山东莘县遭强拆群众再次呼救 :断水断电, 谁来救助我们!
  • 悲剧!内蒙古包头被强拆户的呼救!!!(图)
  • 访民刘纯宝被押回老家 大呼救命(图)
  • 湖北黄燕的愤怒与呼救
  • 武汉花楼纵火强拆:居民向中央呼救(图)
  • 袁伟静在京临险呼救助 律师维护公民人身自由权(图)
  • 黑龙江富锦失地农民代表于长伍被抓紧急呼救
  • 输液却被“注砂”,受害者陈文福呼救
  • 湖北老妇遭法官打残 关押中呼救各界
  • 陈光诚再度被抓,紧急呼救!
  • 来自胡佳妻子的呼救(不寐论坛专稿)
  • 北京民运人士疾呼救助任畹町先生(图)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紧急呼救鲁德成!!!
  • 劫匪派出所门前逃脱 民警不理呼救
  • 山东肥城汶阳镇三娘庙村村民:要民权、求生存 我们向大家呼救
  • 关于广西区大化法院不执行已生效的民事判决的情况反映及紧急呼救
  • 呼救:从我的遭遇看中国的反腐败/江波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追讨工资却被判刑 《名人》杂志冤案记者紧急呼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