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严家伟:给奥运降点温,为救灾加把力!
请看博讯热点:四川地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19日 转载)
    做游戏,恐怕至今也还留在我们每个人的童年记忆中,诸如什么捉迷藏、“过家家”之类。这当然是孩子的事。而成年人也有成年人的游戏,体育就是成年人的一种重要的游戏,奥运会也就是世界上成年人的一场大型游戏而已。游戏就是游戏,说白了就是大家凑在一起热热闹闹,高高兴兴地玩一玩。孩子的游戏如此,大人的游戏也是如此,根本没什么“神圣”二字可言。更与什么国家,民族,爱国,卖国扯不上边。-----硬要把它同什么国家民族扯在一起,不是别有用心,至少也是心理不正常。正如当年孩子在一起捉迷藏,莫非张小娃“捉”住了王小妹,就是张家的“光荣”或王家的“耻辱”不成?同理,A国的某某先跑过了终点线,或举起了多少公斤,也仅就是他在这场游戏中取胜了。除了他本人及其亲友,教练特别高兴外,和其他人根本就没有多大关系。你高兴就看一看,喝几声彩,鼓几下掌,凑个热闹;不高兴,看都可以不看。所以不管你什么奥运会,“天运会”,在中国13亿人中,真正把它当回事来关注的,最多不超过3亿人。如果套用某大人的口头禅,这3亿人纵然不算“一小撮”,“极少数”,在全中国也肯定算不得多数。
    
     (博讯 boxun.com)

    我这样说,也许马上就有人要骂我“不爱国”甚至是“汉奸” 了。不过请大家想想,中国几亿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当他们在田间地头收割,打场,累得腰酸背痛时,能有几个人会牵挂刘翔是第一个还是第二个冲过终点了?那些在烈日下干着又重,又脏活儿的农民工,能有几个人会去关注女排能否进入决赛?更不要说时时面临下岗的工人、走投无路的失业者、失地的农民、被强制折迁的无房户、被私企老板逼着加班的男女工、以及黑煤窑、黑砖窑的奴工、东莞的童奴、被城管赶得鸡飞狗跳的小摊贩、明天的米钱还无着落的贫民......这些人加起来是多少亿?他们对于奥运会的“漠不关心”,恐怕也正如焦大先生不会去关心林黛玉小姐的健康状况一样。所以那些唱着什么“全民族大喜事”、“全民盛会”爱国高调的朋友们,对此不知是不知道,还是不愿知道。因此奥运会不过就是某些少数生活优裕的成年人和未成年人参加和关注的一场大型游戏,如此而已,岂有他哉?
    
    
    把奥运会当成“国家大事”来抓的始作俑者,大概是希特勒先生,此君一门心思要借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来显示所谓日耳曼民族是“最优秀的民族”,显示战败后的纳粹德国已经“崛起”了。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历史,我就不多说了。
    
    
    冷战期间我们的苏联“老大哥”和东德老弟,对此又有创造性的“发明”。苏联把当时一向只属业馀运动员参加的奥运会,用偷梁换柱的方法全部改为职业选手,对外给这些选手披上大学生之类的外衣,实则由苏联政府出钱一切包干,不惜剥夺苏联普通老百姓应享有的体育设施的福利,把一切体育资源全部投入到培养他的国家级的职业选手身上,用这些政府培训的职业选手,来与西方民主国家的业余选手同场竞技,在完全不对等的条件下,苏联在奥运会上的金牌数节节上升,最后超过了美国。苏联便以此炫耀其所谓“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更无耻的是东德,它根本不顾给运动员身体带来的巨大危险,秘密的集体使用各种兴奋剂,以提高运动员成绩。由于当时人们对兴奋剂的检测设施和检测方法都极不完善,因此被东德一次次地蒙骗过关。尤其在游泳,田径等项目上,东德更凭借兴奋剂,“异军突起”,甚至一度在金牌总数上超过了美国。虽一时使“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大增“光彩”,但骗局一旦穿帮便一文不值。更为可悲的是许多东德运动员,身体受到严重伤害,许多人过早夭亡,而幸存者,特别是女运动员,弄得来不男不女,终生无法婚嫁。这就是把本属游戏之事,用来和“国家民族“,“爱国主义”强行挂钩,造成的巨大悲剧。这样的蠢事,难道不值得人们深思么?
    
    
    而最终结果却表明奥运金牌的总数,并不能证明什么,更不代表国家的先进和制度的优越。当年世界上两个靠牺牲民众的福利外加弄虚作假而“崛起”的体育强国,苏联和东德,在世界民主洪流的冲击下,谈笑间便灰飞烟灭。而反观那些在奥委金牌总数上,表现平平,甚至“敬陪末座“ 的如瑞士,瑞典,挪威……其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社会福利,民众生活无不为人称道,受到举世的尊重,其人民则康乐富有,其国体则固若金汤,在当今之世的民族之林中堪称绝代妖娆。再次证明,体育,奥运不过游戏而已,与什么民族强弱,国家兴亡,硬扯在一起实可叹可笑之至。
    
    
    硬要把这本不相干的事扯在一起,其原因就在于他们本身就缺乏自信,特别是他们在现代世界文明和价值观上根本拿不出什么象样的东西,来凝聚民意和赢得世人的尊重时,于是便只好用体育游戏来煽情。把不过是游戏的体育移花接木到什么“为国争光”,“显示国力”,体现什么什么制度的“优越”,这一类的假、大、空话上去,更说白点,就是曹雪芹先生说的“意淫”而已!贾宝玉公子喜欢意淫是他个人的事,拉着千百万人去“意淫”就不免有忽悠大众之嫌了。
    
    
    而现代的民主国家,则不存在、至少是很少见这种病态。所以在对待奥运会这类体育事件上,人家表现出的是十分宽容,和谐,十分大度,优雅。当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中国女排战胜美国女排时,热情的美国观众向中国女排热烈鼓掌,充分体现出民主国度下人们“君子坦荡荡”的风度。因为在人家看来这就是一场精彩的球艺游戏,不存在什么国家民族之争。但当女足世界杯在美国举行,中美女足进入决赛争夺冠亚军时,中国的啦啦队中竟然唱起了“反帝”的文革歌曲:“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人民”。更有人打出了“妹妹的责任重,我们的冤仇深“,这样莫明其妙的横幅。而当中国女足在最后的点球大战中,被美国女足一球击败后,电视画面上的有些中国观众,一个个如丧考妣之状,一幅“小人常戚戚”的样子,给人的印象只能是四个字:小肚鸡肠。而在一次中美女兰对抗赛上,中方的啦啦队中竟唱起了“雄赳赳气昂昂……打败美帝野心狼”,这离体育宗旨,何止十万零八千里远了?!不知谁在把体育政治化?
    
    
    再看加拿大上世纪末申办奥运会,国际奥委会去加拿大考察时,加拿大国内就有一些人公开反对,并举行记者招待会,还邀请国际奥委会人员到场,说明反对的理由。加拿大政府根本未予干涉,也没有人骂这些异议人士是“加奸”,“卖国贼”,更没有人要去杀这些“加奸”的全家,诛其九族。------这就是民主社会的理性与宽容。
    
    
    再看2000年澳大利亚悉尼承办奥运会,在其国内传递奥运火炬时,路边突然跑出一个男子,用灭火器对着火炬就开始“灭火”,警察只是将此人带离现场,经短暂留置盘问,便予释放,对其结论既不是“澳奸” ,也不是“卖国贼“,甚至连什么“扰乱社会秩序”也不是,而只是称其为“恶作剧” ,也就是说他把玩笑太开过份了。体育本来就是一种游戏,这样的结论,套用姜瑜女士的一句话,那才真应叫“恰到好处”。而动不动便拳脚相向,表演少林功夫,如何能算是“好”?更不用说“恰到”了。
    
    
    目前四川大地震,死伤巳逾万,还有更多的人生死不明。看着那电视上,痛哭流涕的幸存者,绝望无助的孤儿,我们的奥运游戏是否可以降点温?把省下的钱用在救灾上。笔者所在的城市,红十字会在街头募捐救灾。市民纷纷解囊,但我们多数人又都只拿得出几元,十元。而奥运火炬每传一处,耗费起码是若干万元,这能救活多少个生命悬于一线的灾民?给多少个可怜的孤儿带去温暖和希望?再精彩的游戏也不过就如同歌词中唱的“一场游戏一场梦”,而救人一命则胜造七级浮屠。孰轻孰重,还用我多说吗?
    
    
    请给奥运降点温,为救灾加把力吧!
    
    
    
     2008年5月14日完稿。
    
     (2008年5月19日首发《议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严家伟:人面仁心与人面兽心
  • 严家伟: 如何牢记历史,方能以史为鉴?
  • 严家伟:从《三国》的一个故事说起
  • 严家伟:花前碎语(咏花绝句十八首)
  • 严家伟:“很黑,很暴力”为何无人管?
  • 马英九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大陆为何低调对待3.22大选?/严家伟
  • 严家伟:谁悄悄地蒙上了我的眼睛?
  • 严家伟 :当年毛《咏雪》引发的反响
  • 严家伟:我亲历的一次全民普选民意代表
  • 严家伟:这些左派先生才是在煽动颠覆政府
  • 严家伟:草 (抒情散文)
  • 严家伟:岂能把悲剧的责任推给每个成年人?-与西风独自凉先生商榷
  • 严家伟:漫话春节与春联
  • 严家伟:少唱点颂歌,多干点实事!
  • 严家伟:郭沫若后半生岂无大恶?--与沙叶新先生商榷
  • 严家伟:越南的悲剧绝不会在伊拉克重演--理直气壮的为美国说话
  • 严家伟:别滥用"国家形象"与"民族感情"
  • 严家伟:残篇断简读诗魂 ——介绍
  • 严家伟:不废江河万古流--答李志宁先生
  • 严家伟:一本“短命”教科书引发的思考
  • 严家伟: 我的一首“批毛”诗
  • 大陆民谣(二首)/ 严家伟 搜集整理
  • 酒不醉人人自醉,乔总经理被"双规"/严家伟
  • 五.一黄金周景区门票提价,领导"免费午餐"/严家伟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