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闹地震/大宗师
请看博讯热点:四川地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16日 来稿)
    
    第一次闹地震是在山西,那是林彪“一号通令”,我父母单位从北京“战备搬迁”到山西阳泉娘子关附近不久。我从江南才来到山西父母单位不长时间,对当地和江南风物如此不同的崇山峻岭、动植物、民俗、气候、层层梯田等都感到十分新奇。娘子关因李世民的姐姐平阳公主在此镇守而得名,当地水资源十分丰富,当地人用水动力来发电、洗衣服、磨面。每当下雨之时,山洪暴发,大水从山上冲到山下,哗哗的响,老远都能听见、看见,十分壮观。大水过后,山脚下经常拾到有颜色的石子,用火能点燃,现在看来估计就是油母页岩,那里没准有石油啊。Anyway,那天父母亲回来说单位传达地震预报,讲今天晚上有五级地震,要做好预防。哇,那时就有地震预报啊。父母在单位都和同事们商量过了,大家准备相互到建筑比较坚固的同事家住一晚上。我们就去他们的一个同事家住,我们将桌子、大家具摆在一起,大家在桌子底下挤在一起睡,下面还准备了水、饼干、电筒等。头一次遇见这事,新鲜得很,而且这家同事有个女儿,小屁孩那时什么也不懂,但旁边睡着一个女孩,心里还是怪怪的,胡思乱想一时还睡不着,终于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大人们大叫“地震了”,醒来却什么也没感觉到。后来听大人们说,那晚上是四级地震。现在那个女孩长得什么样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她性格像个男孩似的,成天疯跑,但愿她长大后性格能变好些,现在她也一大把年纪该是个老太婆了。
     (博讯 boxun.com)

    第二次闹地震是海城地震,那时林彪已经自我爆炸,我父母的单位就可以从山西搬回来了。但单位原先在北京的房子已经被别的单位占了(中国科技大学当年也是这么个情况,就只好留在合肥,但有些教授还硬是跑回北京,要上课时再回合肥),吵了半天也没个结果,部里最后和稀泥,这么着吧,北京附近某城市有块地,给你们钱,你们去那里吧,我父母的单位就搬到北京附近的那个城市去了。海城地震也是准确预报了的,那时国家非常重视地震预报,周总理要求搞地震短、中、长期预报,搞大量的群众性的地震预测网点,搞土洋结合。唐山地震后,我也参加了群众性的地震预测网点,这将在后面的唐山地震中讲到。海城地震后,大院传达了国家地震局的中长期地震预报,讲短则一、两年内,长则二十年之内,京津唐地区有七级以上大地震,要大家做好防震、抗震工作。那时我们就知道地震是怎么回事,有什么预兆,建筑的哪些区域强,哪些区域弱,哪里最容易有伤亡,怎么逃避,一旦压在下面应该怎么办等等,后来唐山地震时都用上了。刚传达完文件时,大家都热情很高,自己都想出不少土法子,比如家家都倒着放个啤酒瓶子什么的,还组织防震治安队晚上巡逻。但几个月过去,天下太平,人们就把这个文件慢慢的丢到脑后去了,很快连提都不提了。
    
    第三次闹地震就是著名的唐山地震,地震前有没有异常现象,譬如鸟乱飞、鼠乱跑、鸡乱叫、鱼翻白、井水混、地震云等等,还真想不起来,气候异常则更没感觉了,肯定没有这几年气候异常厉害,但的确震前有不少人头疼感冒,震后就全都没事了。1976年7月28日是终身难忘的一天,那天凌晨,我还睡在床上,突然惊醒,听到轰轰的巨响,有点像当年在山西听到的发洪水的声音,又有点像我们住的楼旁边正有列火车隆隆通过,望窗外一看,蓝光闪闪,紧接着床上下猛烈的颠了几下,随后便左右摇晃,地震了!这是我的第一个反应,翻下床来,就往床底下钻。当年防震、抗震宣传时讲到,大震时往外跑砸死在门口的比砸死在屋子里的多得多,最好是钻床底或厨房、厕所或趴在高大结实的家具旁边。国内那个时候,大楼里面厨房、厕所较小,结构紧密,到处都是钢管、水管,相对不太容易坍塌,而且有水,有吃的,还有管子通气,塌下来也能坚持较长时间,国外的House是两码事了,不能照搬。过了一会儿地震停了下来,爬出来和家里人一起跑出去,看到大院里都是人,个个衣衫褴褛,狼狈不堪,抬头看看四周的大楼,都好好的,还真结实。大家聚在一起,就自然交流起地震时个人的情况。大多数人都讲到地震时门打不开,都堵在门口了,这时候如果房子塌下来,门口连个依靠的、藏的地方都没有,肯定砸死在那儿了,看来当年防震、抗震宣传时讲的在实践中得到印证,很有道理。还有提到地震时日光灯会发亮,手表停了,看来地震时确有强磁场出现。当时没有电,大家没有信息来源,都不知道震中在哪里。没多久,就听到旁边的公路上有车队的声音,跑过去一看,是军车队,一辆辆大卡车盖得严严实实的,从北向南开,开过去得有几百辆。后来知道,震中是唐山,对外称震级是7.8级,其实八级都不止,我们看到的军车队是去唐山抗震救灾的,军队果真是反应快,几个小时就出动了。
    
    大震之后,余震不止,大家都不敢回去,单位就组织在外面空地里面搭临建棚住。没几天,天降倾盆大雨,这是我记忆里在那个城市遇到过的最大的雨。住临建棚是大人们的nightmare,小孩子们的天堂,其中一个典型节目就是聚在一起讲鬼故事,越是害怕越要听,著名的有“一双绣花鞋”,“梅花党”,“绿色尸体”,“ 叶飞三下江南”,“南京长江大桥”等。不久唐山方面的信息陆陆续续的传了过来,整个城市基本上全部被摧毁,人员伤亡惨重。但还是有个别街区、乡村基本没有人员伤亡,原来唐山地震还是有预报的,当时报了上去,上面大概见得多了,没真当会事儿,以为还是喊“狼来了”,就压下了,没成想这次狼真的来了。但预报的当事人很认真,就愣是把街坊邻居直至全街道的人喊起来守夜,救了全街道的人。还有就是有的乡村震前家畜、猫、狗闹得非常凶,全村挺有灵性,当晚就没敢睡,结果也是都躲过了地震。几个月后伟人辞世,粉碎四人帮,大家就离开临建棚,回家了。当年冬天又有一次较强余震,大家又出来住了一小段临建棚。
    
    上中学时参加课外小组活动,其中有一个课外小组坚持最长的就是地震小组。那时搞群众性的地震预测网点,我们学校就是一个点。我们地震小组天天测这么几个数据:地电、地磁、地应力、井水中氡气的含量、井水水位,每天将这些数据打电话报到地区地震办公室。我们自己也做图表,观察这些数据的变化,据说如果这些数据都有巨大变化,那么something going on down there。几年后,上面不再拨经费了,地震办也撤了,地震小组也就散伙了,不过这段活动的印象还是挺深的。
    
    第四次经历地震是在国外了,那晚上躺在床上,感觉床在摇,就问太太是不是在动,太太回答没有啊,地震了!那次震级不大,也就四级左右。最近的一次是震中在芝加哥附近的四级地震,我往日一般都睡得好,但那天大半夜不到凌晨就醒了,怎么也睡不着,起来干点事,结果不大一会儿就又有地震了。5月12日前几天,我太太看到网上讲国内某地上万只青蛙集体迁徙,她就讲:“异常现象,是不是又要地震了”,果不其然,5月12日四川汶川大地震!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国家政治、经济的几点认识和看法(5)/大宗师
  • 国家政治、经济的几点认识和看法(4)/大宗师
  • 国家政治、经济的几点认识和看法(3)/大宗师
  • 国家政治、经济的几点认识和看法(1)/大宗师
  • 海外华人子女教育和文化传承/大宗师
  • 毛主席军事思想中的一些简单的博弈学道理/大宗师
  • 电影金刚(King Kong)寓意些什么/大宗师
  • 大宗师:也来说说未来可能的科技灾难
  • 海外华人在西方国家达到犹太人或黑人的地位还有相当难度/大宗师
  • 最近一系列事件反映出国内各级政府职能效率日渐低下,急需选拔造就人才/大宗师
  • 文化、宗教与少数民族问题随笔/大宗师
  • 人文定量分析方法解析主流与星星之火/大宗师
  • 信息科技对当代社会的冲击/大宗师
  • 改革开放小史/大宗师
  • 要常有发自内心的欣喜/大宗师
  • 历史是由后代来评论的/大宗师
  • 不同的人采取不同的处世方法,但又不局限于一种方法/大宗师
  • 热爱、接受并身体力行中华文化的人就可以算是中华人/大宗师
  • Ignorance is bliss – 难得糊涂/大宗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