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主权阴影笼罩下的救灾
请看博讯热点:四川地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1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四川大地震发生后国际社会和各国政府,立即向中国政府表示向灾区提供捐款和提供物资以外,也将派出救援队到灾区援救。但是中国政府除对捐款和提供物资表示接受以外,对救援队则表示在适当的时候再作考虑。从而使大批的国际救灾组织处在有力无处使的状态,眼看着灾民一批批的死亡。
     (博讯 boxun.com)

    地震发生后,大批的灾民被压在断墙残垣和瓦砾之中,谁都知道时间对他们来说就是生命。救命的黄金时间只有三天七十二小时,过了这个时间,被压的灾民会因失血缺水饥饿等原因而死亡。中国政府虽然派出大批的军队前往救灾,但都是没有经过救灾专业训练的人员,也没有适当的救灾设备,所以尽管人数众多但效果并不理想,特别是在汶川这样的崇山峻岭中,大部队很难施展,反而会造成道路堵塞和有力使不上的情况。而希望前来中国救灾的国家,都是训练有素的专业队伍。美国的一个专业救灾人员,其能量相当于二十个士兵。而且都配备生命探察仪和小型挖掘机械等工具和救灾犬。日本作为一个地震多发国家,其地震救灾人员有着相当丰富的救灾经验。台湾也是一个地震频发地区,台湾陆委会在地震发生后也表示,救灾专业人员都已随机待命,一当中国允许,立即直航灾区。但是三天即将过去,七十二小时的黄金救灾时间已所剩无几,那此瓦砾之下的奄奄一息的生命正在消去,中国依然没有允许海外救灾队进入灾区援救。
    
    在一个国际化的现代社会,人权是无国界的,世界正在成为一个地球村,一个国家发生灾难,各国国家出动人员进行救援已经成为国际惯例。近年来中国也在不同的国际场合参加各地的救灾工作,并且引以为傲。然而当中国发生灾难需要救援时,中国则吞吞吐吐拒人于千里之外,不但辜负了国际求援组织的一片情意,更重要的是多少本来可以获救的生命,在望眼欲穿中死去。人权高于主权,还是主权高于人权,历来是专制和民主两种不同社会的一个根本区别。民主社会是人权高于主权,人是第一位,人权就是一个一个鲜活的个体其生活和生命得到最大限度的保护,而主权只有体现人的价值时,主权才有其存在的意义,主权一当不能体现人的价值时,主权就一分不值。而专制社会则认为主权是高于一切,将主权神圣化,把人权当作主权的附庸,为了主权可以牺牲人的利益直至生命。而中国政府正是以这样的思维,拒绝各国国家的援救队进入中国,甚至连带拒绝了,口口声声称作和中国不可分割一部分的台湾的救援队进入中国抢险救灾。在他们看来一当海外救援队进入中国,则会丧权辱国,会被看作中国政府没有抗险救灾能力,有失大国的形象,是事关主权尊严的大事。但是生命与主权相比,主权算可屁,纵然有一千个理,一万个理,没有比生命更重要,纵然中国政府对西方有深仇大恨,也没有理由不让西方人来中国救灾。
    
    中国现时的救灾,应该说钱并不是最重要的,因为钱卖不回生命,再说中国有一万亿外汇的存款也不缺这个钱。钱只能表达捐款国捐款人对灾民的一片心意。灾民最需要的是救援队,生命不能等待,数万被压在废墟下的灾民等待着救援,过了七十二小时的黄金救命时间,生命就会消失,再多的钱与这些生命也毫无关系。但是中国政府却恰恰不要救灾队,只要救灾钱,是典型的要钱不要命。被压在废墟下的灾民,他们无法发出自己的声音,他们的生命只得由政府处置,由着中共长期以来对西方社会的妖魔化,他们到死都不曾想到,他们的生命会受到千里之外的国际社会的关注,各国救援队会整装待发准备前来抢救他们,他们的生命曾经有过获救的机会。主权对压在废墟下的生命毫无意义,无论什么国家,无论什么人,只要能来救他们都是救命恩人。如果当他们知道政府因主权的考虑不允许国际救灾人员来救他们时,他们一定会拼死喊出:去你的主权,我要命,我不要主权。我们无法告诉那些已经在废墟掩埋下渐渐失去的生命外面的真相。但是我们知道,如果没有主权的阴影,中国政府畅开胸怀允许国际救灾队在第一时间到达灾区,那么能挽救多少个在废墟中滴血期待的生命。
    
    从中国政府拒绝国际救灾队进入灾区救灾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所谓的主权,只不过是中国领导人为了维护自己的颜面和权力的借口。他们为了颜面,为了权力,他们可以牺牲中国老百姓的性命。一个国家一个政权,如果不是把人权放在第一位,当自然灾害来临时,就会将一场天灾变成一场人祸。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天灾加人祸 天变道亦变
  • 陈维健:从中藏会谈看奥运临近的中国形势
  • 陈维健:蓝天绿地泛红潮,豪车尽插五星旗
  • 陈维健:中藏会谈历史经验和机会
  • 陈维健: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三)(图)
  • 陈维健:西方重遭义和团 四海翻起五星旗
  • 陈维健:达赖喇嘛是汉藏和平的庇护神
  • 陈维健:中共对西藏的屠杀唤醒了西方社会的良知
  • 陈维健:种族主义者的“反手掌”
  • 就西藏问题给中国留学生的一封信/陈维健
  • 陈维健:西藏一个民族的生存与死亡
  • 陈维健:马英九胜选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生态
  • 陈维健:拉萨血案中共还世界的一个惊奇
  • 陈维健:中共囊括罗马教廷颁布的七项新罪
  • 陈维健:从马谢辩论会看台湾的民主
  • 潘晴、陈维健:在中央台接受采访说奥运谈民主(图)
  • 陈维健:布什閉眼說瞎話
  • 陈维健:我是你们这个制度的掘墓人
  • 陈维健:雪灾不是战争 民工不是敌人
  • 陈维健:大西藏行政区和共产党领导
  • 陈维健:中国一个讨薪被打被杀的黑社会
  •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