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两个中国母亲对计生的血泪控诉/沙倓冠(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13日 转载)
     --冤!痛失爱女,我将随女儿而去
    
    
     作者:YAYA20010504 提交日期:2008-5-7 0:20:00
    
      节假日生病该死吗?生命脆弱,莫让悲剧重演
         各位,在此,请求耽误你们五分钟的宝贵时间,看完这篇文章。
        我们是陈雨诗洋(小名:丫丫)的父母,相信你们可能都已知道了丫丫在省医不治而逝的消息了。在此,我们想告知大家丫丫无奈离开这个美好世界的真相,以求今后能最大限度地避免悲剧的发生。
        我们的女儿丫丫(6岁零九个月)自小酷爱运动,五岁已会骑自行车,参加游泳班,并即将注册运动员。在她五岁生日那天买了一台钢琴做为生日礼物,希望我们的女儿能够健康、快乐的成长。2007年9月丫丫进小学一年级了,第一次参加运动会就为班级拿了拍皮球全年级第一名,拿了她人生第一张奖状(没想到也是最后一张奖状)。可是一场突来的、不该发生的、人为的灾难骤停了我女儿如花的生命,如今我们每天望着我女儿丫丫的相片,回忆着我女儿丫丫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心如刀割,泪如血流。
        悲剧是这样一步一步造成的:
         2008年2月6日,今天是一年中最喜庆的日子—除夕之夜,我们一家三口起床后,准备回奶奶家过年,可是在九点钟,女儿告诉我们,她不太舒服,我们量她的体温,达到38•5度,于是我们立即带着女儿丫丫来到贵州省人民医院就诊,当时儿科医生姜军,三十岁左右,也许是除夕夜的原因,该医生粗略的观察了一下丫丫,就诊断为上呼吸道感染,就为我们开了两天的输液计划,当时我们要求用头孢类的药物,而他认为不需要,仅仅开了磷霉素作一般性治疗。但是两天的输液计划完成后,丫丫的高烧并没有退下,一直持续在39度—40.3度之间,其中,2月7日(大年初一)儿科姚发华医生听出了丫丫左肺有问题,并做了门诊记录(有门诊的病历为据,),可姚发华当时并未告知我们,也没有采取任何辅查手段(照胸片、CT和痰培养)和治疗措施,依然以上感进行一般性广谱消炎治疗,这可是丫丫最宝贵的活命机会啊!!!就这样被她无情的扼杀了。在2008年2 月6日至2008年2月10日的整整五天当中,其他的当值主任每天早上都在听诊,均告诉我们一切正常,可是在这可怕的五天中,丫丫一直通宵达旦高烧不退(高时达40.3度),除了每天的输液计划完成外,我们只有根据医生的要求给丫丫冰敷和涂酒精,以图能让丫丫的体温降下来。但是根本没效果。在这五天中丫丫根本就无法入睡,也未进食,儿科是了解这一情况的,可儿科却一直都按上呼吸道感染进行治疗,在这期间,儿科刘开宇医师和陶静医师分别告知我们,丫丫患的可能是伤寒、脑炎、川畸病等,可是就没有考虑肺部的问题,也没有采取任何辅查手段以明确病因。直到2月10日下午五点钟。另外一位当值主任黄玉瑛听诊出了丫丫的肺部有严重问题,立即照胸片和CT,当时丫丫已不能行走,因为这五天她滴米未进,高烧不退,是我们抱着她去完成的检查,结果是丫丫的左肺已经全部实变并失去功能,还伴有肺部积液。黄玉瑛主任当时告知我们,丫丫患的是大叶性肺炎,根本不是上感和伤寒等,并给我们发了一张病危通知书。如果黄玉瑛主任早两天当值,丫丫的情况也许就会改变了。之后,儿科仅仅只为丫丫做了穿胸抽液手术,并未积极采取其它有效的抢救措施,任凭丫丫又回到病房高烧了一整夜,直至第二天中午才开始实施抢救治疗,这期间又整整耽误了近20个小时,这也是丫丫又一次活命的机会,就这样白白的错失了。(由于长期高烧不退,导致肺部实变,同时导致ARDS)。
         2月11日(大年初五)早上10点半左右,没想到今天是极其恐怖的一天。儿科主任王予川和其他几个副主任把我们叫到办公室,告知我们丫丫的病情突然加重,不一定能抢救过来,叫我们准备丫丫的后事,我们顿时就被吓晕了。怎么一直被诊断为上感的小儿发烧就突然变成了重症肺炎呢?怎么就会要命呢?我们不断地跪在王予川的面前,祈求她们救救我的女儿。为什么在长达五天的治疗中,而且又有医生听出了丫丫肺部有问题,可她们就始终如此漠然?始终就不愿采取照片和CT来确诊呢?为什么会这样??? 一夜之间肺炎就会恶化得如此之快吗?我女儿一直高烧不退,这难道不是主要原因吗?请你们大家给予公论!!!
         在后来我们与儿科的交涉中,她们认为:虽然没有照胸片、没有做CT、没有确诊肺部的问题、虽然一直以上感进行治疗,可是一直都在进行抗炎治疗,所以她们并无过错。试问:上呼吸道感染等同于肺炎吗?上呼吸道感染的治疗措施等同于肺炎的治疗措施吗?
         在之后长达近一个月的抢救中,我们给院长下跪,给医务处长下跪,给重症室主任下跪,给急诊科主任下跪。每天小心翼翼,生怕做出让儿科有一丝不高兴的言行,怕以此误了给丫丫的治疗。可是由于之前的误诊,已经延误了最佳治疗时机。
         丫丫在进入重症监护室后,先后进行了气管插管、气管切管手术,并上了呼吸机,已不能说话。丫丫留给我们的最后一句话是:谢谢爸爸、妈妈。(这是在2月15 日她从病房转入ICU之前说的)可是小小的她,坚强的丫丫始终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并积极的配合医生的各种治疗,曾几次举起她幼小无力的拳头鼓励在她面前流泪的医生姚发华,她的坚强感动了所有的医生和护士,素不相识的护理部主任李勇兰每天都来看望她。我们到重症室看她,她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病床上,我们的心都碎了,控制不住流下了眼泪,每当我们要离开时,我都紧紧拉着丫丫的小手手不愿放开,她却坚定、毅然的挣脱我的手,一次又一次,并挥手打着再见的手势,她坚信白衣天使会救她的,坚信爸爸、妈妈一定会带她回家的,她想回到学校,和老师、小朋友们在一起,可是,由于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导致病情恶化,最终要了我心爱的丫丫如花的生命。我心爱的丫丫生病前体重有58斤,可到了最后却只有30余斤,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个多么大的打击啊!!!
         3月8 日凌晨3点25分我们的女儿永远的离开了我们,离开了她最爱的爸爸、妈妈,离开了这个美好的世界。当时,我们目睹着丫丫的心电图成了一条直线,而我们却无力救她,我们悲痛欲绝,大声的喊着她的名字,在她的眼角上留有一滴泪珠,是不舍?是悲恨?还是绝望?谁也说不清楚了。凌晨4点30分我最后一次给我美丽的丫丫梳了头发,并扎了两条可爱的小辫子,最后一次给丫丫洗了脸,最后一次给她穿好衣服,最后一次抱着丫丫坐在自己的车上,我们以每小时10码的速度,车内放着丫丫最喜欢听的音乐,可却不是回家,而是去了原本不该她去的地方--殡仪馆。大家可以想象我们当时的境况是多么的悲凉。奶奶的血压高达185,并入院抢救,公公、婆婆全都病倒了,我们该怎么办?我们家的天塌了!!
        更令人震惊愤慨的事情还在后面,丫丫走后我们乱了方寸,没有及时封存病历,3月 11日11点左右我们到医院办理善后事宜,无意中发现儿科主任王予川、副主任崔玉霞等正在讨论、修改丫丫的病历,当时在场的还有其他几位副主任和医生,她们每人拿着一本病历勾勾画画,场面十分热烈。我们的突然出现,让她们不知所措,当我们质问她们时,王予川以其党性和30年医龄保证,她们没有在篡改病历,可是她当时给我们写的证明就与实际并不相符。苍天有眼,我们的及时出现让她们惊慌失措,虽然我们当时就复印并封存了病历,可是该病历绝大部分已被篡改了,但我们还是拿到了有力的证据:在整套病历中就发现了多达80余处被涂改过的地方,并发现了两张被涂改得面目全非的病历纸,同时还有王予川和崔玉霞写的证明等等。
        一个不为她们所重视的小儿发烧,不仅让我们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精神上的极度折磨,而且也付出了二十余万元人民币的昂贵医药费代价!
         此时此刻,我们只能对心爱的丫丫说一声"对不起,宝贝,一路走好"。爸爸、妈妈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为宝贝讨回公道!!!我们相信和谐的社会定有公道!
        在此,我们感谢重症监护室所有的医务人员!感谢李勇兰主任!
         以上情况均是事实,如有虚假,我们愿为此承担法律责任。
         丫丫的父亲、母亲:陈杰、罗岚
         电 话:13885092507
         13885173337
      
      
    作者:小红星2008 回复日期:2008-5-7 0:38:32 
      阿弥陀佛,愿YY早得往生!一定得替YY讨回公道。这帮披着人皮的狼,披着白衣的魔鬼,让他们都不得好死。希望网客们曝光这些杂种的住址等等的详情,让这些见不得人的东西都大白于天下。
    
    
    作者:有人权吗 回复日期:2008-5-7 0:41:25 
      孕妇被“计生办”强行引产并打死出生婴儿(转载)
      
      
       作者:有人权吗 提交日期:2008-5-7 0:24:00
      
        我不是一个沾火就着的人,但当我看到这样的事,我真的怒了:一个河南的女孩2007年8月份和男朋友结婚前怀孕了,但在2008年3月31号也就是腹中的孩子将近7个月的时候,被所谓当地“计生办”的人强行拉到医院引产,并把活生生的孩子弄死——这是不是杀人?难道这样杀人没人管吗?!
        也许你听到这样的消息有些无动于衷,但是当你看到这个女孩和她身边的死婴的照片后,你也许会感到真正的震撼!
        让我们听听这个女孩的自述——
        我叫王丽萍,女,汉族,今年23岁,住河南省郑州市惠济区古荥镇钓鱼台村。几年我认识了一个男朋友,因对方家庭条件困难,迟迟没有办理结婚手续,07年8月份,我怀孕了,因为我在家里是老大,又是第一次怀 孕,家里十几年没有见过小孩,全家都非常高兴和重视。
        2008年3月31号下午6点多,我在古荥镇大街上突然被一伙人叫住,要我跟他们走,我说你们是谁,他们只说,“我们是古荥镇计生办的” 没出示任何相关证件,强行把我拉到车上。他们先后拉着我到古荥卫生院;解放军空军医院和堂李卫生院,上述医院都没有同意这伙人的要求。后在23点左右到了老鸦陈卫生院,在没有做任何术前相关检查的情况下,在没有我本人同意签字的情况下强行给我做了人工流产手术,把我怀孕已七个月大的孩子残忍杀害,我不同意,并没有签字并大声呼救。
        在场的那伙人打我,并和几个医生和护士强行拉着我的胳膊把我按倒在地上脱我的裤子,在我腹部胎儿的位置打了一针,然后用绳子把我捆在病床上,我没有一丝反抗的力量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想不到在今天愤然会出现这种惨绝人寰令人发指的禽兽行径,到了4月2日凌晨3点多,我已经成形的孩子出生了,孩子还凄厉的哭了几分钟,后来孩子的哭声也没了,孩子一动不动,这时候没一个人在旁边守护,我大声呼救喊了好长时间,才有一个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打着哈欠的护士走了进来对我吼到:“喊什么喊!~!~”我说:“你看看我的孩子。”那个护士到孩子的旁边一看,说孩子已经死了,然后把孩子扔到旁边。
        听到孩子已死的噩耗,我痛不欲生,晕了过去,等我早上醒来,医生站到我的床边,说让我拿钱把孩子处理掉,我说没钱他们就把孩子用塑料袋把孩子包起来放到我床头,面对没有人性,没有医德的医护人员面对灭绝人性道德和基本法制观念的所谓“计生办”人员,我精神极度崩溃。
        我很难想象在法制社会健全的今天,我们最起码的人权都到哪里去了。直到4月3日我才与家人取得联系,在我与家里没有取得联系的那断时间,我的家属到计生办要求他们出示强行将怀孕七个多月婴儿的我强制人工流产并杀我腹中胎儿的相关法律政策和依据,他们凶神恶煞般的拍着桌子把我的家属强行赶出政府大院。同时老鸦陈卫生院再次给我下了催款通知,让我交钱……
        
        面对这一切,我不知该说什么,我觉得必须让大众知道,我也会告诉一些媒体负责社会新闻的记者,让他们去报道和调查
        
        两个中国母亲对计生的血泪控诉/沙倓冠
        
    
    
    作者:sihaitingchao 回复日期:2008-5-7 0:50:11 节假日生病该死吗?生命脆弱,莫让悲剧重演
         各位,在此,请求耽误你们五分钟的宝贵时间,看完这篇文章。
        我们是陈雨诗洋(小名:丫丫)的父母,相信你们可能都已知道了丫丫在省医不治而逝的消息了。在此,我们想告知大家丫丫无奈离开这个美好世界的真相,以求今后能最大限度地避免悲剧的发生。
        我们的女儿丫丫(6岁零九个月)自小酷爱运动,五岁已会骑自行车,参加游泳班,并即将注册运动员。在她五岁生日那天买了一台钢琴做为生日礼物,希望我们的女儿能够健康、快乐的成长。2007年9月丫丫进小学一年级了,第一次参加运动会就为班级拿了拍皮球全年级第一名,拿了她人生第一张奖状(没想到也是最后一张奖状)。可是一场突来的、不该发生的、人为的灾难骤停了我女儿如花的生命,如今我们每天望着我女儿丫丫的相片,回忆着我女儿丫丫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心如刀割,泪如血流。
        悲剧是这样一步一步造成的:
         2008年2月6日,今天是一年中最喜庆的日子—除夕之夜,我们一家三口起床后,准备回奶奶家过年,可是在九点钟,女儿告诉我们,她不太舒服,我们量她的体温,达到38•5度,于是我们立即带着女儿丫丫来到贵州省人民医院就诊,当时儿科医生姜军,三十岁左右,也许是除夕夜的原因,该医生粗略的观察了一下丫丫,就诊断为上呼吸道感染,就为我们开了两天的输液计划,当时我们要求用头孢类的药物,而他认为不需要,仅仅开了磷霉素作一般性治疗。但是两天的输液计划完成后,丫丫的高烧并没有退下,一直持续在39度—40.3度之间,其中,2月7日(大年初一)儿科姚发华医生听出了丫丫左肺有问题,并做了门诊记录(有门诊的病历为据,),可姚发华当时并未告知我们,也没有采取任何辅查手段(照胸片、CT和痰培养)和治疗措施,依然以上感进行一般性广谱消炎治疗,这可是丫丫最宝贵的活命机会啊!!!就这样被她无情的扼杀了。在2008年2 月6日至2008年2月10日的整整五天当中,其他的当值主任每天早上都在听诊,均告诉我们一切正常,可是在这可怕的五天中,丫丫一直通宵达旦高烧不退(高时达40.3度),除了每天的输液计划完成外,我们只有根据医生的要求给丫丫冰敷和涂酒精,以图能让丫丫的体温降下来。但是根本没效果。在这五天中丫丫根本就无法入睡,也未进食,儿科是了解这一情况的,可儿科却一直都按上呼吸道感染进行治疗,在这期间,儿科刘开宇医师和陶静医师分别告知我们,丫丫患的可能是伤寒、脑炎、川畸病等,可是就没有考虑肺部的问题,也没有采取任何辅查手段以明确病因。直到2月10日下午五点钟。另外一位当值主任黄玉瑛听诊出了丫丫的肺部有严重问题,立即照胸片和CT,当时丫丫已不能行走,因为这五天她滴米未进,高烧不退,是我们抱着她去完成的检查,结果是丫丫的左肺已经全部实变并失去功能,还伴有肺部积液。黄玉瑛主任当时告知我们,丫丫患的是大叶性肺炎,根本不是上感和伤寒等,并给我们发了一张病危通知书。如果黄玉瑛主任早两天当值,丫丫的情况也许就会改变了。之后,儿科仅仅只为丫丫做了穿胸抽液手术,并未积极采取其它有效的抢救措施,任凭丫丫又回到病房高烧了一整夜,直至第二天中午才开始实施抢救治疗,这期间又整整耽误了近20个小时,这也是丫丫又一次活命的机会,就这样白白的错失了。(由于长期高烧不退,导致肺部实变,同时导致ARDS)。
         2月11日(大年初五)早上10点半左右,没想到今天是极其恐怖的一天。儿科主任王予川和其他几个副主任把我们叫到办公室,告知我们丫丫的病情突然加重,不一定能抢救过来,叫我们准备丫丫的后事,我们顿时就被吓晕了。怎么一直被诊断为上感的小儿发烧就突然变成了重症肺炎呢?怎么就会要命呢?我们不断地跪在王予川的面前,祈求她们救救我的女儿。为什么在长达五天的治疗中,而且又有医生听出了丫丫肺部有问题,可她们就始终如此漠然?始终就不愿采取照片和CT来确诊呢?为什么会这样??? 一夜之间肺炎就会恶化得如此之快吗?我女儿一直高烧不退,这难道不是主要原因吗?请你们大家给予公论!!!
         在后来我们与儿科的交涉中,她们认为:虽然没有照胸片、没有做CT、没有确诊肺部的问题、虽然一直以上感进行治疗,可是一直都在进行抗炎治疗,所以她们并无过错。试问:上呼吸道感染等同于肺炎吗?上呼吸道感染的治疗措施等同于肺炎的治疗措施吗?
         在之后长达近一个月的抢救中,我们给院长下跪,给医务处长下跪,给重症室主任下跪,给急诊科主任下跪。每天小心翼翼,生怕做出让儿科有一丝不高兴的言行,怕以此误了给丫丫的治疗。可是由于之前的误诊,已经延误了最佳治疗时机。
         丫丫在进入重症监护室后,先后进行了气管插管、气管切管手术,并上了呼吸机,已不能说话。丫丫留给我们的最后一句话是:谢谢爸爸、妈妈。(这是在2月15 日她从病房转入ICU之前说的)可是小小的她,坚强的丫丫始终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并积极的配合医生的各种治疗,曾几次举起她幼小无力的拳头鼓励在她面前流泪的医生姚发华,她的坚强感动了所有的医生和护士,素不相识的护理部主任李勇兰每天都来看望她。我们到重症室看她,她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病床上,我们的心都碎了,控制不住流下了眼泪,每当我们要离开时,我都紧紧拉着丫丫的小手手不愿放开,她却坚定、毅然的挣脱我的手,一次又一次,并挥手打着再见的手势,她坚信白衣天使会救她的,坚信爸爸、妈妈一定会带她回家的,她想回到学校,和老师、小朋友们在一起,可是,由于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导致病情恶化,最终要了我心爱的丫丫如花的生命。我心爱的丫丫生病前体重有58斤,可到了最后却只有30余斤,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个多么大的打击啊!!!
         3月8 日凌晨3点25分我们的女儿永远的离开了我们,离开了她最爱的爸爸、妈妈,离开了这个美好的世界。当时,我们目睹着丫丫的心电图成了一条直线,而我们却无力救她,我们悲痛欲绝,大声的喊着她的名字,在她的眼角上留有一滴泪珠,是不舍?是悲恨?还是绝望?谁也说不清楚了。凌晨4点30分我最后一次给我美丽的丫丫梳了头发,并扎了两条可爱的小辫子,最后一次给丫丫洗了脸,最后一次给她穿好衣服,最后一次抱着丫丫坐在自己的车上,我们以每小时10码的速度,车内放着丫丫最喜欢听的音乐,可却不是回家,而是去了原本不该她去的地方--殡仪馆。大家可以想象我们当时的境况是多么的悲凉。奶奶的血压高达185,并入院抢救,公公、婆婆全都病倒了,我们该怎么办?我们家的天塌了!!
        更令人震惊愤慨的事情还在后面,丫丫走后我们乱了方寸,没有及时封存病历,3月 11日11点左右我们到医院办理善后事宜,无意中发现儿科主任王予川、副主任崔玉霞等正在讨论、修改丫丫的病历,当时在场的还有其他几位副主任和医生,她们每人拿着一本病历勾勾画画,场面十分热烈。我们的突然出现,让她们不知所措,当我们质问她们时,王予川以其党性和30年医龄保证,她们没有在篡改病历,可是她当时给我们写的证明就与实际并不相符。苍天有眼,我们的及时出现让她们惊慌失措,虽然我们当时就复印并封存了病历,可是该病历绝大部分已被篡改了,但我们还是拿到了有力的证据:在整套病历中就发现了多达80余处被涂改过的地方,并发现了两张被涂改得面目全非的病历纸,同时还有王予川和崔玉霞写的证明等等。
        一个不为她们所重视的小儿发烧,不仅让我们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精神上的极度折磨,而且也付出了二十余万元人民币的昂贵医药费代价!
         此时此刻,我们只能对心爱的丫丫说一声"对不起,宝贝,一路走好"。爸爸、妈妈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为宝贝讨回公道!!!我们相信和谐的社会定有公道!
        在此,我们感谢重症监护室所有的医务人员!感谢李勇兰主任!
         以上情况均是事实,如有虚假,我们愿为此承担法律责任。
         丫丫的父亲、母亲:陈杰、罗岚
         电 话:13885092507
         13885173337
      
      
      
    
    
    作者:小红星2008 回复日期:2008-5-7 0:38:32 
    
      阿弥陀佛,愿YY早得往生!一定得替YY讨回公道。这帮披着人皮的狼,披着白衣的魔鬼,让他们都不得好死。希望网客们曝光这些杂种的住址等等的详情,让这些见不得人的东西都大白于天下。
    
    作者:有人权吗 回复日期:2008-5-7 0:41:25 
    
      孕妇被“计生办”强行引产并打死出生婴儿(转载)
      
      
       作者:有人权吗 提交日期:2008-5-7 0:24:00
      
        我不是一个沾火就着的人,但当我看到这样的事,我真的怒了:一个河南的女孩2007年8月份和男朋友结婚前怀孕了,但在2008年3月31号也就是腹中的孩子将近7个月的时候,被所谓当地“计生办”的人强行拉到医院引产,并把活生生的孩子弄死——这是不是杀人?难道这样杀人没人管吗?!
        也许你听到这样的消息有些无动于衷,但是当你看到这个女孩和她身边的死婴的照片后,你也许会感到真正的震撼!
        让我们听听这个女孩的自述——
        我叫王丽萍,女,汉族,今年23岁,住河南省郑州市惠济区古荥镇钓鱼台村。几年我认识了一个男朋友,因对方家庭条件困难,迟迟没有办理结婚手续,07年8月份,我怀孕了,因为我在家里是老大,又是第一次怀 孕,家里十几年没有见过小孩,全家都非常高兴和重视。
        2008年3月31号下午6点多,我在古荥镇大街上突然被一伙人叫住,要我跟他们走,我说你们是谁,他们只说,“我们是古荥镇计生办的” 没出示任何相关证件,强行把我拉到车上。他们先后拉着我到古荥卫生院;解放军空军医院和堂李卫生院,上述医院都没有同意这伙人的要求。后在23点左右到了老鸦陈卫生院,在没有做任何术前相关检查的情况下,在没有我本人同意签字的情况下强行给我做了人工流产手术,把我怀孕已七个月大的孩子残忍杀害,我不同意,并没有签字并大声呼救。
        在场的那伙人打我,并和几个医生和护士强行拉着我的胳膊把我按倒在地上脱我的裤子,在我腹部胎儿的位置打了一针,然后用绳子把我捆在病床上,我没有一丝反抗的力量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想不到在今天愤然会出现这种惨绝人寰令人发指的禽兽行径,到了4月2日凌晨3点多,我已经成形的孩子出生了,孩子还凄厉的哭了几分钟,后来孩子的哭声也没了,孩子一动不动,这时候没一个人在旁边守护,我大声呼救喊了好长时间,才有一个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打着哈欠的护士走了进来对我吼到:“喊什么喊!~!~”我说:“你看看我的孩子。”那个护士到孩子的旁边一看,说孩子已经死了,然后把孩子扔到旁边。
        听到孩子已死的噩耗,我痛不欲生,晕了过去,等我早上醒来,医生站到我的床边,说让我拿钱把孩子处理掉,我说没钱他们就把孩子用塑料袋把孩子包起来放到我床头,面对没有人性,没有医德的医护人员面对灭绝人性道德和基本法制观念的所谓“计生办”人员,我精神极度崩溃。
        我很难想象在法制社会健全的今天,我们最起码的人权都到哪里去了。直到4月3日我才与家人取得联系,在我与家里没有取得联系的那断时间,我的家属到计生办要求他们出示强行将怀孕七个多月婴儿的我强制人工流产并杀我腹中胎儿的相关法律政策和依据,他们凶神恶煞般的拍着桌子把我的家属强行赶出政府大院。同时老鸦陈卫生院再次给我下了催款通知,让我交钱……
        
        面对这一切,我不知该说什么,我觉得必须让大众知道,我也会告诉一些媒体负责社会新闻的记者,让他们去报道和调查
        
        两个中国母亲对计生的血泪控诉/沙倓冠


        
    
    作者:sihaitingchao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计生委”将t引领中国宪法革命?/杨支柱教授
  • 苍天有泪:我去计生委“自愿”堕胎全程记录/苦莲花
  • 高中女生为筹两万计生罚款进夜总会坐台/庞祝君
  • 刘晓波:广西博白计生风暴之源
  • 刘晓波:官权“明抢”与广西计生风暴
  • 广西“计生暴乱”折射出怎样的中央与地方关系?/潘小涛
  • 茉莉:一个盲人涉入法律盲区—陈光诚和野蛮计生
  • 计生委正在毁灭中华民族的未来/何亚福
  • 美国学者驳斥‘计生’谬论
  • 四川杨泽香计生致瘫 上访16年受尽迫害
  • 计生干部何以法力无边?(图)
  • 从十大禽兽新闻看八旬老太咬伤计生官员事件/王鑫海博士
  • 生命之危:临沂暴力计生受害者紧急呼救/RFA张敏
  • 浙江女企业家曾其红被计生办强行剖腹结扎,上书全国人大!
  • 如此“烈士”——河南新县计生委主任醉酒后猝死受表彰
  • 唐山市计生委主任坠楼亡 引起民间诸多猜测
  • 计生成绩显著,30年后中国将没有小学在校生
  • 河南计生委严惩收养弃婴 按照超生罚款
  • 湖南计生委主任把暴行当政绩作诗炫耀:追孕妇,守疑窝,动干戈!
  • 吉林省女副省长李斌掌国家计生委
  • 广西计生案两人判刑 定罪伪造文件煽动骚乱
  • 广西省博白县“计生风暴”--“和谐”
  • 计生屁股摸不得 张铭璇等两人因披露计生命案被拘/张铭山
  • 广西计生风暴揭秘:镇书记率“强征队”抄户
  • 广西计生骚乱又起:围堵政府、焚烧汽车(图)
  • 广西计生风暴不息;三镇4000农民再骚乱
  • 广西计生风暴:生育站站长家遭围攻火烧
  • 广西计生骚乱:居民对骚乱平息说法嗤之以鼻
  • 广西博白再爆计生骚乱:三镇民众冲击政府(图)
  • 广西博白计生风暴在蔓延
  • “计生委”将t引领中国宪法革命?/杨支柱教授
  • 毫无人性共产党计生干部——发生在我家庭的一场悲剧/曹跃国
  • 惨绝人寰,“计生办”残杀婴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