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看看三年前我是怎么颠覆国家政权的:何謂真正的新中國/赖锦东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13日 来稿)
    作者﹕賴錦東(梅州)
    
     巍巍中華滄桑沉浮數千年,昔文景之治、貞觀太平、康乾盛世不及歷史長河十分之一,余非戰亂即人禍,白骨盈野、民不聊生。「長太常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 (博讯 boxun.com)

    憶中山先賢們披荊斬棘、歷盡磨難,驅除千年專制王朝,締造共和民國。悲命途多舛,怒袁賊竊國,恨蔣氏獨裁,以致神洲禍亂,生靈塗炭,數萬萬同胞復又陷入苦海深淵!
    
    喜八十三年前,中國共產黨高擎「要民主、爭自由,反一黨專制獨裁」之美麗彩旗而贏得廣大民心,千辛萬苦地建立起中華人民共和國,舉世矚仰,萬民歡騰!億萬人民熱切憧憬著,中國從此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未料國步依然艱難,泱泱華夏大地上噩駭不斷、惡夢連環:
    
    公元1957年,「新中國」獨裁者「放開言論,引蛇出洞」,五十五萬為國是精忠建言的知識分子被誣為右派亂臣,受盡磨難,默然消逝,無波無瀾。
    
    公元1959-1961年,專制者的魯莽狂熱使得大饑荒赤地千里、餓殍載道,不少地方出現了人吃人的現象,僅幾年間,數千萬鮮活生靈哀怨終天,無聲無息。
    
    公元1966-1976年,惡魔統帥一手導演的十年文化大革命慘絕人寰,舉國暗無天日,全民忍聲吞氣,酷刑、殺戮乃至肢解活割、生剖煮食人體的慘劇悍然開幕,數百萬良善無辜橫遭虐殺,文明古國數千年來的人性道德蕩然無存,無硝無煙。
    
    公元1989年,共和國野戰軍坦克公然開向反腐和平訴求的學生、平民,鮮血汩汩。又是「穩定」壓倒了一切,槍桿子壓倒了一切正義良知,人們無言無語。
    
    此後,大家噤若寒蟬、舉國萬馬齊喑,善良的人們只得眼睜睜地任由極權妖魔肆虐橫行,專制鬼怪狂呼亂舞,結果腐敗猖獗,貪污氾濫,以致國家資財被蠶食鯨吞十五年後,銀行爛賬纍纍,國企扒空倒閉,資源極度浪費,生態急劇惡化,道德嚴重淪喪,社會分配畸形不公,貧富懸殊異常巨大。在侵吞民眾利益,透支社會未來的虛假繁榮下,天怒人怨,危機四伏,國歌悲鳴,中華民族復又到了最危險的時候了!
    
    或許有人說,這是危言聳聽。中國早就爆炸了原子彈,「神五」也上了天,GDP年年高速增長,中國有許多大城市比美國紐約還漂亮,中國不錯嘛,共產專制政府真的偉大光榮正確嘛!
    
    是的,地球永續自轉,社會總是向前發展,中國人民沒有偷懶,廣大群眾不停勞作、創造著社會財富。無論是誰當權執政,歷史都在譜寫,草木依然要發芽成長,江水依然要奔流入海。你能據此就說這是共產專政的功勞嗎?這是多麼弱智幼稚的論斷啊!因為,一個政府是否偉大光榮正確,難道能憑表象去推定嗎?難道不該從民心這一根本去評判嗎?當年,「蜀山兀,阿房出」,數百座宮殿覆壓三百餘里,繁華絕世,那時的中國,應該歸入第一世界國家,你難道能據此說秦始皇專制集團偉大光榮正確嗎?萬里長城今猶在,你又能說秦始皇永垂不朽?清朝洋務運動後,其時年經濟增長率遠高於今日的中國,代表先進生產力的東西,大清帝國一應俱全,甚至還出現了地位上相當於(或超過)「神五」的漢陽飛機修造廠,那時的廣州、上海又是何等的繁華鼎盛啊,你難道又能據此說清朝專制政府偉大光榮正確嗎?
    在專制極權制度下,獨裁者可以不顧民生,傾全國之力建一座萬里長城或爆炸一顆原子彈,亦可盡量耗國民之財讓「神五」上天神氣一下。然,長城帶給百姓幸福嗎?原子彈的蘑菇雲能阻止慘絕人寰的文革發生嗎?甚至連國家主席劉少奇的命都保不了!「神五」的絢麗光彩能解決「三農」問題嗎?能解決下崗失業、養老社保問題嗎?能從根本上消除滔天透頂的貪污腐敗嗎?
    
    再如,目前能幸福快樂地生活在繁華都市的中國人又有多少呢?廣大打工妹、打工仔及農民工忙來忙去仍繼續貧困著,甚至不少人連工錢都拿不回來----2003年1-9月,光建築欠薪就達1000多億元(《羊城晚報》2003/12/14)。
    
    至於GDP神話,更不足為揚。GDP是國內生產總值,該值將所有交易不加分析地匯總計入經濟總量中,積極正義的也好,消極破壞的腐敗、犯罪、浪費、疾病、生態惡化及至戰爭等等也好,只要有人類建設或破壞且能用貨幣計量的經濟活動都形成了GDP。極權專制下的中國,連年來,形象工程、政績工程、達標工程、重複上馬工程、「扶貧工程」、豆腐渣工程等等貪污腐敗、揮霍浪費工程無不極大地拉動著GDP上揚。國家統計局公佈的2003年大陸經濟增長率為9.1%,但固定資產的投資額已達GDP的47%,銀行被迫大肆放貸,其放貸額占GDP的比重比亞洲風暴前的泰國還要高。在這龐大的GDP工程中,一方面,貌似繁榮了,與此同時,腐敗權力層層級級滲入其中,幹部公僕們各顯神通,大發其財;另一方面,國民財富因此被慢慢蠶食扒空!投入是高成本的,產出卻往往是低效益甚或負效益的,國民經濟很難由此而固本培元,老百姓很難從中真正長期地得到實惠,這也是中國社會矛盾愈演愈烈之緣由。
    前央行行長戴相龍說過,即便不算己經剝離到資產管理公司的壞賬,四大國有商業銀行的壞賬仍高達25.37%。到了2002年底,四大行不良貸款率加權平均己達26.12%,不良餘額為20881.03億元(《深圳商報》2003/12/2),按國際通行標準,這些銀行早該破產清算了。又中國統計年鑒表明,到2001年底,國企淨資產不過0.988萬億元人民幣,勞動人民辛辛苦苦50餘年的建設積累幾乎消耗殆盡!《破產法》起草者之一的曹思源教授經充分調查研究後曾指出,流出的國家財產大都落入領導幹部(及利益奸商)口袋中。國情問題專家胡鞍鋼研究測算,腐敗造成的損失平均每年達9875-12570億元人民幣,佔大陸GDP總量的13.2%-16.8%,腐敗成了拉動GDP的頭等功臣!如《羊城晚報》2003年7月20日載,2002年公款吃喝數額達1000億元以上,光吃喝就佔去GDP1.1%強,十多年來,公僕幹部們等於每年吃掉上萬間規模不小的學校,上萬間學校足以容納5000萬人上學哪!在腐敗權力的破壞下,中國的基尼係數早就超過0.5,即1%的人佔有超過50%的社會財富(2001年時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數字是0.46)。故而在專制極權制度下,GDP越增長,國民資財損失就越大,少數人越富有,大部分人越貧困,社會危機越沉重。所以,我認為,中國的經濟問題,與其說是過熱或泡沫問題,不如說是資源破壞、資金浪費並最終導致社會危機的問題。問題的根源在於專制極權的政治制度。
    
    專制極權腐敗牽引下的所謂繁榮,只是屬於上層及權利關係少數人的!權貴們坐靚車吃佳餚住豪宅腰纏萬貫,中國的五星級賓館達175座己是美國的4倍了,卻還在擴能升星爭取更大的繁榮,公僕仍未忘不斷加薪,工人農民則繼續貧困;幹部歡樂百姓愁,數百萬人窮得賣血度日,血禍震天,大量愛滋孤兒哭天喊地,淒慘欲絕;上訪群眾空前高漲,民怨沸騰;每年有20餘萬農民因極度貧困而又無力抗爭而絕望自盡(《南方週末》2003/11/27),陝西旬陽縣湧泉村農民李立文窮得連自殺的農藥都要賒!!!(央視《新聞調查》2003/8/23)。如此慘酷之狀竟然發生在號稱偉大光榮正確的共產黨領導下的21世紀的「新中國」,這是何等的令人酸鼻心寒啊!!!
    
    在政治上专制、经济上放纵下的空前绝后的贪污腐败盛世令世人惊悍。
    
    八九六四反腐学潮被指为反革命暴乱,从此,贪污腐败与时俱进地成为共产党的革命事业。多年前,国情专家胡鞍钢教授研究证实,中国腐败每年造成的损失高达一万亿元人民币以上,约占全年GDP13.2%-16.8。2006年大陆媒体报道,光公款吃喝,公车私用就远远超过人民币5000亿元。十余年来,几乎无官不贪,不贪就呆不下去,大大小小的贪官们为成就党的革命事业更是不遗余力,原中纪委副书记刘丽英指出,腐败往往是串案、窝案。
    
    如审阳“慕马”案牵出142人,河北国税局长李真案涉170人,黑龙江原副行长丁志国案70多人卷入其中,黑龙江绥化市原市委书记马德案浮出100多人,远华案超过600多人,轰动一时的湖南“郴州腐败窝案”涉原郴州市市长、湖南省国资委党委书记周政坤,原郴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现郴州市委副巡视员刘清江正式立案审查等等,受牵连被查处的各级官员及企业界人士已达160余人。
    
    还有广州商业银行案,上海周正毅刘金宝案,河南上蔡县委书记案等等等一查就是一串一窝,举不胜举。06年,中纪委、国务院研究室、监察部的联合调研后,作了题为《关于党政国家机关系统挪用、侵占公款(税收)的状况》的报告。调研是从二00六年十一月一日开始进行的,至十二月十八日完成,共抽调了七百多名纪委、监察、审查和专业人员,投入调研和复核,由中纪委副书记、中央书记处书记何勇负责。
    
    一份令中央震惊的联合报告出笼:公款挥霍、挪用、侵占的金额,年超二万亿元,这是一个天文数字!二万亿相等于二00六年全国税收收入三万九千八百余亿元的50.5%,相等于二00六年国民经济总产值十八点五万亿元的11.5%。 二万亿元相当于九六年、九七年度全国税收收入(九六年税收一万七千一百余亿元,九七年税收一万九千八百三十亿元)。 二万亿元相等于八一年、八二年的全国国民经济总产值(八一年国民经济总产值一万八千八百九十五亿元,八二年国民经济总产值二万零一百四十一亿元)。 二万亿元相等于二00五年全国农业、林业、畜牧业的总产值。
    
    朱镕基立志做清官、真心实意想为民干点实事、坚意铲除腐败却被搁置,公义,良心在专制黑暗官场注定短命。
    
    更為豈有此理的是,農民迫於生計背井離鄉外出打工也膽顫心驚呀!10餘年來,身為號稱1949年已經站立起來的中國人民,卻還有花錢買暫住證暫住中國,否則,連露宿街頭的權利都沒有,沒有暫住證,農民隨意會以「三無」罪名受拘留收容乃至被打死。這樣的暴行,比當年南非白人對黑人的歧視之惡有過之而無不極,就是在萬惡的舊社會也沒有這樣過啊!
    官風不正世風必壞:政治腐敗下,人性扼滅,麻木怯弱、欺上瞞下、造假成風、責任薄弱、假冒偽劣、偷稅漏稅、冷漠自危、物慾橫流、見錢忘義、官匪勾結、真謬顛撲、善無善報!
    人遭殃,「物」受害,專權昏昧政府主導下的大躍進、大煉鋼鐵、學大寨、亂砍亂伐亂開採、片面追求經濟增長的高污染、高能耗、重複投資、粗放式生產企業的折騰破壞、化肥農藥的濫用等等非科學理性行為,導致生態嚴重失衡,環境異常惡化。
    
    由此觀之,所謂的「新中國」新在哪裡呢?「新中國」何慶何幸之有?人民需要這樣的「新中國」嗎?我們牢記黨中央的英明教導,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根據五十多年來共產中國的實踐,鐵的事實只能讓我們得出這樣一個結論: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以謊言、暴力和貪污築成的國民地位嚴重不平等,精神道德日益淪喪,生態環境不斷惡化的現代化的「黨天下」專制極權王國。在這個王國裡,人民沒有掌握國家權力,民主法治遠未能實現,少數專制權貴奴役著廣大勞動人民;在這個王國裡,政治異常腐敗,無數無辜良善慘遭迫害,開放的市場經濟下,公僕幹部們的權力資本化,權錢交易公行,貪污犯罪猖獗。共產專制極權政體越來越失盡民心而變得形寒骨削,「弱不經語」----至今仍不敢依法保障公民的言論自由,愛國異議人士愁腸百結,和平地發表一些看法,講了點真話,政府當局就屁滾尿流,驚恐萬丈,動輒以顛覆國家政權等罪名將政治異議人士鎮壓逮捕、治罪入獄。
    
    專制極權制度首創於2000多年前的秦始皇,當時焚書坑儒殺異議人士460人。2000多年後的中國,仍是專制極權的天下,57年反右迫害異議人士55萬人,文革十年更是變本加利,89年六四學運時,坦克公然碾過手無寸鐵的學生,專制暴虐者極盡惡權之威扼殺學生的民主政治訴求。所謂的社會主義共產「新中國」一點都不新,一點都沒有生命力,剝奪人民當家作主的自由,實際是在助紂為虐,我們還能指望這樣的政府能為人民帶來什麼?這樣的政府只能趁彌留之際拚命搜刮民膏民脂,盡量粉飾太平、欺世竊譽以求苟延殘喘。共產專制極權政治實質是2000餘年封建專制統治的強駑之末,垂死掙扎能奈幾何?迴光返照安能久乎?
    
    專制極權是各國人民一切禍亂之源!專制極權千夫所指!專制極權罪大惡極!專制極權必亡無疑!前蘇聯、羅馬尼亞、阿爾巴尼亞、柬埔寨等共產國家專制政權的倒台就是明鑒。多行不義必自斃,天理昭昭,報應不爽。
    
    憲政民主制度則遍佈全球,憲政民主制度是人類最為寶貴的歷經無數代價而取得的政治成果,是普世的價值觀,為全人類共享有。中國人憑什麼還要死抱專制極權而自我殘害呢???
    
    澳洲在立國時就從多國民主憲政制度中擇優移用,充分享受人類的政治文明成果,少走了彎路,避免了許多災難而成就了今日的輝煌。
    
    日本於1945年戰敗後一無所有,後日本在政治上效仿歐美民主憲政治國模式,雖然日本國資源極度貧乏,人口密度又是中共國的2.54倍,但今日之日本是世界經濟強國,全體國民共同富裕。2002年,小日本的國內生產總值約合40萬億元人民幣(4.8萬億美元),其人均收入是共產中國的33倍。天朝中共國儘管國土面積是小日本的25倍,而同期的GDP只有9萬億元人民幣,且腐敗、生態等成本代價不小,結果是如前所述,幹部歡樂百姓愁,數百萬農民窮得賣血度日。
    
    又如俄羅斯,自從蘇共極權暴政解體後,俄一度曾陷入困境,幾經波折後終於步入了民主憲政國家行列。據《中國經濟時報》載,俄2003年GDP達13.3萬億盧布,合4652億美元,俄2003年人均GDP是中共國的3倍,而且結束專制極權後的俄國經濟運行很健康,沒有中共國的資金浪費、虛熱失調的問題。俄民意調查機構顯示,俄70%以上民眾對前途充滿信心。
    
    再談一下美國。就制度而言,美國是個民主法治國家,崇尚人權自由,建國200多年成就有目共睹。而中國是專制人治的「家天下,黨天下」王國,封建等級森嚴,國民地位極不平等,官權難約束,官為民主,民為官奴,從秦始皇算起,建國已有2000多年了,風雨飄搖,本質世人皆知。2002年美國人口普查局就貧窮問題發表年度報告,2002年美國窮人近3500萬,統計顯示這些窮人中73%擁有小汽車或卡車。按中共標準,中國的窮人也是3000多萬人,然日均收入只有2美分(年625元人民幣)!若按國際通行標準----日收入低於一美元來計算,中共國貧困人口會有多少億呢???
    
    中國人過得不好,非中國人不勤勞、不聰明也。中國的四大發明遠遠領先於世界,可惜在長期的專制桎梏下,天朝活力難現,民權停滯不前,腐敗永往直前。指南針引來鴉片毒品,火藥成為列強入侵的利器,造出的紙張上寫滿不平等條約,先進的印刷術下記載的是中華民族的屈辱史!專制專制,何功之有?專制專制,禍國殃民!自吹自命為「三個代表」的天朝中共黨為何死抱腐臭嘔心的專制不放?我不禁仰天長歎,中國的老百姓幹嘛就這麼倒霉呢?在專制惡政下,出產的反右、大饑荒、文革、八九六四、滔天透頂的腐敗、因貧窮而引發的愛滋血禍及日均500多人的農民絕望自殺等等慘酷悲劇,有哪一幕代表了廣大人民利益、先進生產力、先進文化???我,我?我不知說什麼好了!倘若魯迅在世,恐怕老先生肺都會被氣炸!
    
    共產中國以來,我們的共產黨許下無數美麗諾言、吹出無數漂亮口號,至今還在樂此不疲。誠然,我們相信黨,也依靠黨,但結果為何總是令人大失所望呢?政府為何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失誤」不斷呢?牛皮吹多了,就是騙子!
    
    拖拉機是飛不起來的,不管你怎樣對其修補翻新,帖上波音牌子,寫上三個哪怕是三億個代表也罷,拖拉機永遠是拖拉機,永遠飛不起來,要飛起來,只能按航空器原理進行全新的設計變革。
    
    專制是與民主為敵的,不管你怎樣對其改良裝飾,帖上民主牌子,寫上三個哪怕是三億個新三民主義也罷,專制永遠是專制,永遠也不可能民主起來,要民主起來,只能按民主憲政原理進行徹底的政治改革。
    
    「凡是忘掉過去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轍!」。德國人沒有忘掉過去,成就並統一了今天健康祥和的德國!,一個有良心的政府,一個真正地想對歷史對人民負責的政府,就得乾淨利落地脫下騙子外衣,驅除秦陰霾;就得認真懺悔、徹底反思,勿讓殭屍再管活人;就得改弦更張,堅決破除造成纍纍災難的邪惡吃人制度,消滅「黨天下」的一元專制極權制度!我們必須,也只有必須設計出科學進步的民主多元分權制衡新政體,才能開創數千年來中國民主憲政的嶄新世界。
    
    在民主憲政制度下,橫的方面,有立法、司法、行政三權分立,縱的方面,有中央與地方的分權,社會上各行業各單元各自成為一個獨立自主的多元權力制衡系統:
    
    1、任何人任何單位都不可能握有專斷一切的權力,不存在濫用權力、胡作非為的問題。
    2、任何政府的決策都必須經過代表各階層人員的意見後才能付諸實施,決策很少失誤。
    3、凡事都是在公開公平公正的狀態下進行,都受法律、公眾的監督和裁判。通過「三公」開放競爭,促使多元個體不斷進步,整個社會欣欣向榮。
    4、體現選民對執政者的同意、監督和控制的權利,政府必鬚根據選民的委託代選民辦事。
    5、人民真正成為國家主人,政府真正成為人民公僕。主人可以依據一定的法律程序把不符合民眾意願的政府的權力收回,另外委託給其它政黨,而權力永遠掌握在人民手中,人民的權力永遠不會被割讓、出賣,人民的意願永遠也不會被強姦,權力永遠掌握在人民手中,人民永遠也不會失去主人翁地位。
    
    1940年1月,毛澤東在《新民主主義論》一文中寫道:「(把中國)變為一個政治上自由和經濟上繁榮的中國。」(1991年版《毛澤東選集》第二卷P663)政治自由而非一黨專制獨裁才是原始科學的毛澤東思想,實行民主憲政政治乃無數革命先烈浴血奮戰、孜孜以求的目標。毛澤東本來是大好人,見到窮人會流淚,可惜,1949年後,趕走了國民黨,一黨專制了,又有了現代化的條件、手腕,毛變得比秦始皇還秦始皇,1979年的北京西單民主牆上有這麼一幅漫畫:「希特勒握著毛的手說,兄弟,你幹得比我漂亮!」。如此足見,專制極權可以把好人變為惡鬼,把人間變為地獄!
    
    专制强权就是以自我为中心,以自我为神,就是没有爱,没有公义。以爱为本、敬天畏神、民主憲政制度下的中國才是真正的新中國!
    
    在這個新中國裡,,强权不再是真理,人们不再崇拜人间上帝、大小人神。
    
    在这个新中国里,国民有深厚的信仰基石,国家实施民主宪政,以民为本,神州儿女在这大家庭中彼此成为弟兄姊妹。
    
    
    在这个新中国里,主權在民,憲法至上。在這個新中國裡,狂惡異類斷不能興風作浪,無數良善得以安寧。
    
    在這個新中國裡,破列朝列國之最的貪污腐敗「盛世」不復再生。
    
    在這個新中國裡,社會道德良好,國民精神健康。人人善者愈善,不善者亦善,專制腐敗政治下的貪官會變為好公僕,毛澤東會變為華盛頓。
    
    在這個新中國裡,上至中央顯要,下至黎民百姓,人人生而平等,無尊卑之分,無干群之怪。整個社會秩序井然,神州中国从始四海一家、和睦互爱、公义广行如天地自行,日月自明。
    
    在這個新中國裡,憲政清明、崇真尚仁,無有冤枉、強不凌弱,天下和順、國豐民安,四海一家,愛滿人間!同時,很自然地,台灣、外蒙的回歸統一問題均可迎刃而解。
    
    這是一個幸福祥和的新中國,這是一個長治久安的新中國,這是一個激動人心的新中國,這是巍巍中華民族歷史的新紀元!我們高興、我們歡樂、我們起舞!
    
    挺起胸膛,揚眉吐氣,我們值得為新中國獻身奮鬥!我們何懼之有?
    
    民主憲政的正義之聲必將碎裂專制腐敗暴虐之膽,震醒國民麻木沉默之魂!
    
    專制極權反動政府色厲內荏,理虧心虛,連人民公開自由地講真話都怕,不敢反思歷史惡行,不敢徹底掘毒挖瘤,不敢向人民懺悔,這樣的政府談何強大?簡直連豆腐渣工程都不如!
    
    火山緘默已久,臨界狀態在即,共產極權帝國亦必如當年大清帝國一樣轟然倒塌崩潰!
    
    我們展望,開明睿智的胡錦濤、溫家寶新政府會相信、依靠人民,順應潮流、不負眾望!
    
    大鵬嚮往展翅藍空,人民憧憬康樂世界!民主憲政新中國萬歲!萬萬歲!!
    
    (这篇文章曾是本人颠覆国家政权罪证之一,大家再看看,我说出这样的心里话会颠覆什么样的国家政权?一个反对专制腐败,疾恨强权官僚思想的人,不正是倡导民主法治的中国共产党的最忠实的好公民吗??不正是民主法治的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的最有力的支持捍卫者吗??仅以本文作为本人坐牢三周年纪念。谢谢大家!(原文稍作增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赖锦东:颠覆罪论
  • 中共腐败不除,GDP越高执政寿命越短/赖锦东
  • 赖锦东:中国政治论
  • 赖锦东关于黄金秋被无罪重判的抗议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