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看计划生育专家的诡辩伎俩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12日 转载)
    舟木
    
     诡辩之术博大精深,但计划生育专家们早已精通熟练,他们瞒天过海,为计划生育政策执行近30年立下了“汗马功劳”。中国人口学家为了给计划生育政策寻找理论支撑,多年以来刻意歪曲人口数据。对于表面看上去似乎有利于计划生育政策的数据大呼小叫,对于明显不利于计划生育政策的数据避而不提;用诡辩伎俩错误解读人口数据,误导民众;用偷换概念转移话题,混淆视听。 (博讯 boxun.com)

    
    一、精心选择选择人口数据和比较方式,用错误的逻辑蒙蔽公众思想,营造中国人口“过多”谎言
    
    一是强调中国人口13亿,人口“太多”
    
    不仅强调中国人口世界排名第一,还强调美国国土面积与我国相似,而人口只有3亿,似乎我国落后的原因是比其他国家人口多,应该实行计划生育。如果这个逻辑成立的话,我们换一种比较方式会得出相反的结论: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人口(中国、越南、老挝、朝鲜、古巴)14亿,而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人口51亿,是不是就可以说明社会主义制度国家落后的原因是人口少,而应该鼓励生育呀?
    
    二是强调中国人口密度“过大”
    
    中国大陆人口密度137人/平方公里,人口密度是不小,可是在世界上只排名第59位,德国、英国、日本、韩国、越南,比中国人口密度大的国家比比皆是,这些国家人口密度不“过大”,怎么中国人口密度会“过大”呢?
    
    三是强调中国人均资源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误导“世界平均水平”含义
    
    “世界平均水平”本来只能为统计做一个参考。但人口学家却悄悄向公众灌输“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就是不足”的思想,误导公众,营造人均资源紧张,必须计划生育的谎言。
    
    如果说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就是不足”的逻辑成立的话,那么中国大陆人口生育率1.72,仅相当于世界平均生育率2.8的62%,相当于发展中国家平均生育率 3.5的49%,在世界上224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174名(2004年版“The World Factbook”数据),是不是可以说中国生育率过低呢?
    
    二、偷换概念,混淆视听
    
    用偷换概念转移话题,混淆视听,是一种常用的诡辩伎俩,中国人口专家使用此法可谓登峰造极。
    
    不知什么时候计生委一领导站出来说中国不是“一胎化”政策,“一胎化”是“反华势力”给我们扣的帽子,说中国城镇和部分农村实行的是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这部分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是35.9%,也就是说总人口中35.9%是属于生育一个孩子政策的。在农村,实行生了一个女孩再允许生一个的,一共有19个省,它占总人口的比重是52.9%。在农村我们允许生两个孩子的,有5个省,占总人口的9.6%。在部分省或者部分地区,如人口比较少的少数民族地区,实行允许生两个以上孩子的生育政策的,占总人口的1.6%。所以中国实行计划生育绝对不是“一胎化”、“一孩化”,是分类指导、有所区别的政策。
    
    我就不明白,35.9%只允许生一个孩子还不能叫“一胎化”,那么照这个逻辑当年日本在南京也未执行屠杀政策了,因为才杀了30万人,还有很多人没杀,是分类指导,有所区别。
    
    事实上,叫不叫“一胎化”又有什么意义,它只不过是别人称呼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一个符号。如果非说“一胎化”是“反华势力”给我们扣的帽子,那计生委领导口中的“反华势力”是不是一顶大帽子呢?
    
    总而言之,“一胎化”与“分类指导、有所区别的生育政策”之争是寄生专家偷换概念,混淆视听的一个手段。
    
    三、大肆宣扬人口负担论
    
    正如何亚福先生所说,“真正可怕的,是把人当作包袱”经过人口专家的“辛勤”宣传,人口负担论象一个邪恶的幽灵扎根在大多数人的心灵深处,甚至国家领导人也未能幸免,竟然出现了“小问题乘以13亿会很大,大成绩除以13亿会很小”,“少生4亿人少排放多少二氧化碳”的荒谬说法。可见人口专家视人如敌寇的思想将全国人民彻底洗脑,下至普通百性,上至国家领导,均未幸免。
    
    总结:即使强大的教会对布鲁诺施以火刑,也不能改变地球绕日运行的真理,所谓的人口专家仅靠封杀《大国空巢》和拙劣的诡辩伎俩或许能够一时欺骗党和人民,但是决不能阻挡在科学发展观指导下中国人民对人口真理正确认识的脚步,我始终坚信在党的领导下,中国人口政策终究会回归到正确的轨道。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