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南方都市报:彭州石化的民间质疑 / 冉云飞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09日 转载)
     冉按:因为新近主编的《庄子二十讲》(全是近现代以来讲庄子的牛人)正处杀青阶段,无暇将近日官方传达给我的精神写出来,同时也无法将更多的反对声音转达上来,所以先贴《南方都市报》左志英先生的采访,让大家看到一种声音。
    
     (博讯 boxun.com)

    不论支持还是反对彭州化工项目,都有各自的道理,这是不言而喻的,因为这里面有利益的不同。最重要的是,要让民众有知情权,这也才符合温家宝总理前不久颁发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在目前中国这样的制度之下,民众相对政府及开发商,始终是弱势一方,如果不重视弱势一方的利益,建设和谐社会,恐怕大成问题。我希望官方让此一项目能够在传媒及网络上公开讨论,让大家尽情讨论后再行定夺,因为这涉及太多人的利益。特别是应该公布这一化工项目的具体污染与危害,让民众心中有底,同时也应该公布在非常状态下这一化工项目的可能后果,不然的话,这种恐惧始终无法去掉,对政府对民众对开发商都不利。
    
    
    前两天成都官方一行七人来给我讲解此一项目,我感谢他们对我的知情权的重视,但所有民众,不论学历、职业、官阶、声望、民族等,他们都应该有知情权,我希望官方一定要让反对的声音,有表达的平台,不是看见不同的声音就删除,就不准发表。我希望官方在这种事情上加以改进。不要沿袭六十年以来的强硬态度,应该审时度势,谈判、妥协、宽容才是人生之常态。2008年5月9日7:36分于成都
    
    
    彭州石化民间质疑
    
    ——南方都市报2008年5月6日A17、18版
    
    
    “解决中国严峻环境问题的最终动力来自于公众。公众参与环保的最大障碍不是缺乏参与意识,而是得不到及时、准确的资讯。” ——国家环保部副部长潘岳
    
    
    
    这个总投资380亿元的全国最大炼化一体项目虽全部通过国家环评及发改委立项核准,但并未打消民间说“不”者的忧虑
    
    
      5月5日上午,成都某公司经理秦伟正在办公室忙乱,一个同事走过来说:快看《成都商报》,上面有彭州石化的消息。
    
    
      建设中的彭州石化包括1000万吨/年炼油项目和80万吨/年乙烯项目,在成都以北30多公里,是近期当地民间热议的话题,5月4日下午,部分成都市民以极为平和的方式表达了他们对这一项目的关注和担忧,秦伟也在其中。
    
    
      秦伟拿来报纸,发现消息还挺长,头版右下角有一条,题为《四川1000万吨/年炼油项目获批》;翻过去,二版下半部还有一条,题为《建设世界级炼油一体化石油化工项目》。
    
    
      秦伟关注彭州石化已有很长时间。“两三年前,网上有帖说石化项目污染很大,能导致白血病、畸形儿等,但回应的人并不多。今年,讨论突然热起来,我也加入其中,同事们都知道。”
    
    
      建设方在媒体上公开就彭州石化项目的安全性做专门解释,这还是第一次。文中没说是对网友质疑的回应,但秦伟相信是,并立刻把这个消息通过QQ告诉了和他一样关心此事的朋友。
    
    
    彭州石化项目位于距成都市30多公里的上风上水位置。包括1000万吨/年炼油项目和80万吨/年乙烯项目,由中石油和四川省政府合资建设。总投资380亿元,占地4平方公里,预计2010年底建成投产,届时预计可实现年均销售545亿元,利税100亿元。
    
    
    质疑者担忧,由于四川盆地大气环境脆弱,常年最多风向为静风,污染物稀释扩散缓慢,很可能导致废气污染物聚集,而该石化项目的有机废水将排入水质本已堪忧的沱江上游,有使水质进一步恶化的危险,且产生的废气废水会累及成都。
    
    
    建设方称,项目投产后,相关产品优先满足本地。保守估计,成都将至少减少90万辆机动车的有害尾气排放量。此前经过专家的核算,四川“炼化一体化”项目每年排出的污染物,仅相当于1.3万辆机动车每年排出的有害尾气。两相冲抵,四川“炼化一体化”项目投产之后,将减少约88.7万辆机动车的尾气排放量。“这将有力促进本地空气污染治理”。
    
    
    “成都,我为你呼吸”
    
    “为了经济,难道要牺牲掉自己的家?”
    
    
      四川1000万吨/年炼油项目和80万吨/年乙烯项目,由中石油和四川省政府合资建设。去年3月8日,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中石油总经理蒋洁敏和四川省长蒋巨峰在合作协议上签了字。
    
    
      根据协议,中石油持股75%,四川省持股25%,项目总投资380亿元,占地4平方公里,预计2010年底建成投产,届时预计可实现年均销售545亿元,利税100亿元。该项目是全国最大的炼化一体项目,已被列入国家《炼油工业中长期发展专项规划》和《乙烯工业中长期发展专项规划》。
    
    
      环境容量本已吃紧的四川盆地,是否还有能力接受如此大型的石化项目?不少人表示担心,网友胡梓是其中之一。
    
    
      胡梓,成都的一名公务员,同时是某NGO组织的志愿者。他多年来致力于藏羚羊保护,参加过长江源冰川科学考察。
    
    
      胡梓注意到彭州石化项目,是在2006年2月底3月初。“当时看报纸上说,年产80万吨的乙烯工程在彭州举行了奠基仪式。”多年的环保经验告诉他,这是一件关系到切身利益的大事。“成都的水,都是从都江堰流经彭州而来;成都的风,最多风向为静风,次多风向为北风,而彭州恰恰位于成都以北,两地相距30多公里。在成都,废气来得容易散得难,一年难见多少回蓝天,彭州若建大型石化厂,其产生的废气废水无疑会波及成都。”
    
    
      彭州是西南地区的菜篮子,“全国蔬菜十强县”之一,胡梓家的餐桌上,天天都有来自彭州的蔬菜。“乙烯厂的污染很大,万一殃及彭州的水和土壤,彭州的菜还怎么吃?”
    
    
      “为了经济,难道要牺牲掉自己的家?”胡梓忧心忡忡。他把自己的所思所想发到网上,成为最早对彭州石化提出质疑的人之一。帖子的标题是《不要让成都成为一个来了就跑不脱的城市》,后来被很多反对彭州石化的人当作有力论据。
    
    
      而更多的成都人知道彭州石化是在最近。
    
    
      “剧毒化工厂现在彭州动工了,这种剧毒化工厂一旦生产,就等于在成都安放一颗原子弹!盆地里的气流相对不流通,不容易散出去,人民以后的生活将在白血病、畸形儿中度过。我们要生活、我们要健康!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成都,我为你呼吸!我们有选择的权利,我们有和平而理性的表述方式……一边呼吸成都的清净空气,一边真诚地祈祷:不要失去她,不要成为遗憾的回忆。”
    
    
    4月26日左右,这样两则短信在成都市民中飞来飞去。知情人士称,第一个发短信的人是名媒体工作者。
    
    
      在此之前,成都的一些“博主”已在陆续呼吁关注此事,冉云飞是其中一个。
    
    
      冉云飞,当地知名作家,敢于说话,对官方的批评不遗余力,无论是对成都还是对外地,无论是在博客上还是在公开场合。
    
    
      几年前,冉云飞对彭州石化已有所耳闻,“但苦于手中没有资料,且无专业知识分子介入,再加上手上事多,就搁置了下来。去年,许多人向我问起此事,再加上一个朋友做的实地调查让我深受触动,于是写了两篇帖子,但也没有引起关注,非常遗憾。”
    
    
      短信广为流传时,冉云飞又在博客上发帖,呼吁“有血性的成都人站起来”,采取力所能及的办法反对彭州石化项目。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艾伦的普通读物”、“西门媚神仙记”、“小你的虚空间”等多个博客上,一串关于彭州石化的帖子传递出博主的忧思:大型石化项目落户彭州是否合理?是否合法?
    
    
      尽管有短信和博主传播,但知道彭州要建石化项目的成都市民似乎并不多。记者问过十名出租车师傅,要么是没听说,要么是有所耳闻而已。但想法几乎一样:“彭州离成都30多公里,化工项目能影响到我们吗?就算能影响到,我们也没办法改变。”
    
    
      而在彭州,乙烯项目和炼油项目几乎无人不知,它们意味着机会与财富。
    
    
      “上学那会,老师就说,你们毕业后能到石化基地工作。”一名30多岁的“的姐”回忆说。小时候的梦想没有变成现实,但她很快就要沾到石化项目的光,“前些天公司开会说,5月17日之前,会有1000多名石化管理人员到彭州,让我们注意文明礼貌。”
    
    
      “等乙烯厂和炼油厂建起来,人更多,我的生意当然会更好。”她喜不自禁,对于可能出现的环境问题并不担心,“科技这么发达,应该没事。”
    
    
      坚持对彭州石化说“不”的,是成都的一些文化人。
    
    
    不受欢迎的表达
    
    
    “话务小姐说我的信息中含有敏感词汇,所以被屏蔽”
    
    
      “小你”的手机一度不能接发短信。
    
    
      “小你”,泼辣的贵州妹子。虽在成都已安家落户13年,但总觉得身在异乡为异客,以为这个城市的事与己无关。但彭州石化一事,让她一改消极,不再游离,因为“实在看不下去了,这是人的反应,而不是成都人的反应。”
    
    
      4月27日上午,“小你”给朋友转发了那两条短信。发到20多条时,手机屏幕突然显示“发送失败信息被禁用”的字样。“打电话给10086,话务小姐说我的信息中含有敏感词汇,所以被屏蔽,24小时后才能恢复使用。”同一天,“毛毛”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小你”的博客至今被封。5月1日,“小长假”第一天,“小你”前往距成都100多公里的一个小镇游玩。那里的古朴与安静,是她喜欢的。在镇上,她抽空上网,发现自己的天涯的博客进不去了。“他们到底在怕什么呢,如果一个事情非常正当的话?”与此同时,同在天涯的“艾伦的普通读物”也被封。“西门媚神仙记”还算幸运,能打开,但里面有关彭州石化的文章全部被删除。
    
    
      很多人感到了压力。
    
    
      这种压力,胡梓早有体会。
    
    
      2006年12月5日,国家环保总局西南环保督察中心在成都挂牌成立。听到消息后,胡梓把《不要让成都成为一个来了就跑不脱的城市》略作修改补充后寄给了督察中心主任马宁。过了几天,有人找到他家,他正好不在,那人就留了张纸条,说督察中心想与他面谈。
    
    
      “估计捅了马蜂窝,搞不好会被扣上破坏四川经济建设、与四川人民作对的帽子。”胡梓心里打鼓,朋友也劝他不要去,但他还是去了。“督察中心的人说,我是第一个向他们反映彭州石化问题的人。”
    
    
      “督察中心的人对我的工作单位和所在NGO好像很感兴趣,问了几次。”这让胡梓有点紧张。但临别时,他还是说,“会一直为这些事折腾下去。”
    
    
      去年上半年,胡梓用手机群发过彭州石化的事,结果惊动了四川省有关部门,他“就不敢再做了”。现在,收到自己曾发给别人的类似信息时,他却不再想为这些事折腾了,“我已经尽力,很失望。”
    
    
      “彭州石化的事,牵涉的问题太多,很复杂,很敏感”。至于细节,胡梓说“不谈了,不能谈”。他博客上最后一篇关于彭州石化的文章上传于2006年12月18日。
    
    
    说不的机会一闪而过
    
    
    可以对炼油项目表达意见的机会,反对彭州石化的成都人没抓到
    
    
      成都人注意到彭州石化是最近两三年的事,实际上,它在20年前就开始酝酿,只是普通市民没有察觉也难以察觉到。
    
    
      官方资料显示,1988年,四川省委、省政府作出了新疆原油入川,建设四川炼油厂的重大决策,并着手进行调研和开展项目的前期工作。
    
    
      1993年5月,初步确定彭县和绵阳市作为比选的两个方案,彭县为直选方案,绵阳市作为比选方案。
    
    
      1994年5月,有关部门实地踏勘论证后认为:“彭州厂址比较理想,具有很多建厂优势。”
    
    
      1998年1月,经国家计委6个司会签后,以《国家计委关于审批四川500万吨/年炼油厂项目建议书的请示》上报国务院。
    
    
      “由于种种原因,四川炼油厂项目搁置。”至于是何种原因,这份官方资料没有给出解释。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四川在寻找新的大型石化项目。
    
    
      1999年3月,从“石油石化工业十五发展规划思路座谈会”上获悉国家将在西部地区布点建设大型乙烯项目后,四川省、成都市立刻着手乙烯项目的前期工作并成立了工作班子。当年出台的《成都市城市总体规划(1995一2020年)》中,彭州被规划为石油化工基地。
    
    
      2000年4月至2001年6月,对多个厂址比选后,最终推荐了彭州厂址。
    
    
      2002年10月“兰成渝”输油管线及彭州分输站建成通油,为乙烯项目的原材料输送提供了便利条件。
    
    
      2005年4月国家环保总局通过了乙烯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书。
    
    
      在此之前有一段时间,应该是留给公众表达意见的,因为2003年9月起实施的《环境影响评价法》明文规定,“专项规划的编制机关对可能造成不良环境影响并直接涉及公众环境权益的规划,应当在该规划草案报送审批前,举行论证会、听证会,或者采取其他形式,征求有关单位、专家和公众对环境影响报告书草案的意见。”同时,“国家鼓励有关单位、专家和公众以适当方式参与环境影响评价。”
    
    
      3年后的今天,正在关注彭州石化的成都人无法确认,乙烯项目进行环评时有没有设置过倾听民意的环节。
    
    
      2005年8月,国家发改委产业司司长刘铁男亲临彭州考察乙烯厂区,在向马凯主任写的报告中明确表示支持四川乙烯项目,并提出按炼化一体的要求同步建设1000万吨炼油厂的建议,有力地推进了项目核准的进程。
    
    
      时隔7年,炼油项目又被提上日程。
    
    
      2005年12月13日,四川80万吨/年乙烯项目获国家发改委核准。
    
    
      2006年2月28日,乙烯工程项目在彭州奠基。
    
    
      乙烯项目是炼油项目的下游产业,乙烯项目既已获批,炼油项目的筹备工作自然就紧锣密鼓。
    
    
      2008年1月,“四川1000万吨/年炼油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简本”在彭州公众信息网网站公示区公示,为期10天。
    
    
      可以对炼油项目表达意见的机会,反对彭州石化的成都人同样没抓到,“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公示的。这么大的项目,事关所有成都市民的利益,为什么不在成都市政府网站公布?”2006年2月发布的《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暂行办法》规定,建设单位或者其委托的环境影响评价机构、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应采用便于公众知悉的方式,向公众公开有关环境影响评价的信息。
    
    
      此后不久,炼油项目环评报告在国家环境部通过。
    
    
      “现在也可以对该项目提意见,但不会影响到批文。”国家环境部环评司的工作人员说。
    
    
    谁来回答民间的担忧
    
    
    彭州邻近的,是几乎没有纳污能力的沱江。一旦发生爆炸或泄漏怎么办?
    
    
      彭州石化项目在国家环保部门均获认可,但反对者的疑虑依然顽固地存在着。不过,它们的危害到底有多大,反对者都说不清楚,他们的判断大多来自直觉、经验或网上转来转去的一些帖子。
    
    
      “化工厂万一爆炸或泄漏怎么办?”在张亮看来,彭州不具备可以经受“万一”的考验的能力。
    
    
      张亮,大学学的是化工专业,毕业后在一家大型国有化工企业里工作过两年,在一线经历了几次死里逃生后,他毅然辞职。现在,他是一名公务员。
    
    
      在张亮的常识里,大一点的化工厂或炼油厂,都建在大江大河或大海边,因为如果发生泄漏或爆炸,污染物可以被尽快稀释、带走,但彭州邻近的,是几乎没有纳污能力的沱江。
    
    
      资料显示,两大石化项目的污水排放口主要面向沱江。
    
    
      “没有大江大河更无大海的地方,化工厂一旦发生爆炸或泄漏,对环境的破坏无法弥补。”在张亮的经验里,化工企业发生事故很常见,就连世界一流的美国杜邦公司也难免,他无法想象,彭州石化怎能做到万无一失。
    
    
      “恳请海内外的化工专家,特别是成都的化工专家出来发表你们的意见,我们需要你们专业的支持。没有你们专业的支持,我们将举步维艰。”冉云飞在博客上发帖求助。但直至今日,没有哪个本土专家公开回应。
    
    
      对此,宋石男颇多感慨:“《史记》说:千夫诺诺,不如一士谔谔。当面临重大社会问题时,当千百人沉默时,‘士’即所谓知识分子,或曰知识精英的责任就更加凸显,他们所发出的‘谔谔之音’尤其珍贵。去年3月,就厦门PX项目,当地专家赵玉芬联合上百名全国政协委员提交提案建议迁址,发出了他们的‘谔谔之音’。现在,面临彭州石化问题,本土专家却集体失声,令人感到悲哀。”
    
    
      记者辗转联系到几名从事相关研究的本地专家。
    
    
      “主要是选址有问题。”四川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研究所所长艾南山基本赞同网友的意见,第一,成都的地理条件不适宜建化工厂;第二,与成都和彭州的城市定位不符,前者要最适宜人居,后者要发展绿色经济,如旅游、农业。
    
    
      “从技术上讲,彭州石化是安全的。”四川大学环保科技研究所副所长黄川友,2006年就乙烯项目的环保问题向四川省委提出过书面建议。他也曾感到担心,但现在想法已变。“建设方很注意环保问题,到目前已投入10多亿元,包括做地面防渗等。再者,这个项目是国家战略的一部分,牺牲一点个人利益是应该的。”
    
    
      不过,更多的本土专家不愿意接受采访。
    
    
      怀疑者担忧的环保问题,似乎可以从彭州公众信息网上的一段话中找到一点答案:
    
    
      “中石油用了大量资金购入国外专利,专利费占项目总投资的5%左右(专利技术引进当前最领先的)。在专利技术的选择上充分考虑了资源节约和环保技术要求,引进先进的工艺技术从源头减少对环境的污染,环保投资占总投资的10%左右。可以说,四川80万吨/年乙烯、1000万吨/年炼油项目是一项环保设施一流的国家重点工程。”
    
    
      至于沱江有无能力接纳石化项目排放的污水,环评报告称,“将通过对辖区内采取限期治理及关闭污染物排入不达标企业、限制部分企业生产规模、改善区域能源结构等措施来满足石化基地拟排放污染物总量需要。”
    
    
      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任何当事方回应公众质疑,即使他们的某些数据某些说法看起来很有力。
    
    
    新法规支持“知情权”
    
    
    按照新颁布的法规,公众可申请公开环评报告书的全本
    
    
      质疑彭州石化项目的成都人,错过了两次在环评阶段表达意见的机会,但并不意味着从此只能被动等待。
    
    
      “既然两个项目都通过了环评,可以请相关方面出示环评报告书,看其文中有无公众参与的章节,看是否有利害关系人参加。”这是中国政法大学环境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给出的意见。而这一意见,刚刚才有了法律依据。
    
    
      5月1日,《环境信息公开办法》正式实施,这是国务院颁布《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之后,我国政府部门发布的第一部有关信息公开的法规,也是第一部有关环境信息公开的综合性部门规章。
    
    
      《办法》明确规定,公众可以向环保部门申请获取政府环境信息,而且申请人只需要提出申请公开的政府环境信息内容的具体描述和形式要求,而无需说明申请公开的理由。
    
    
      “彭州石化这么大的项目,得拿到环评报告书的全本才好评判其是否科学合理。新规章实施后,原则上可以申请查阅环评报告书的全本。”北京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说,“公众质疑某个项目,并不意味着一定要制止它,更多时候是想促使其尽可能科学合理地设计,特别是在环保方面。”
    
    
      “解决中国严峻环境问题的最终动力来自于公众,公众应充分行使宪法赋予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对各类环保公共事务进行深度参与。”国家环保部副部长潘岳的话言犹在耳,“公众参与环保的最大障碍不是缺乏参与意识,而是得不到及时、准确的资讯。”
    
    
      5月5日,反对彭州石化的人们终于在《成都商报》上看到建设方出来释疑。文中称,近日,四川1000万吨/年炼油项目正式获得国家发改委立项核准。中石油四川石化公司副总经理、总工程师张东平,通过详细生产流程试图说明一个问题:彭州石化项目技术是先进的,安全是有保证的。
    
    
    (应采访人要求,秦伟、胡梓、张亮均为化名)
    
    
    采写/摄影 本报记者 左志英 实习生 施诗
    
    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dd1af7f87f31dcc1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彭州市民给省委书记、省长的紧急呼吁!
  • 就彭州化工项目答南方都市报记者左志英问 / 冉云飞
  • 公民巡视 以什么理由参与彭州“散步”
  • 彭州失地农民联名控告信 / 冉云飞
  • 一位失地农民对彭州巨毒项目的控告书 / 冉云飞
  • 关于彭州巨毒项目的几点个人声明 / 冉云飞
  • 中石化已经在彭州动工,成都将会为此付出沉重代价
  • 黄晓敏:谁出卖了彭州济生堂?
  • 从彭州80万吨乙烯项目看成都城市发展定位偏颇/刘斌夫 华西特
  • 成都彭州,一座面临生态灾难的城市 / 风月佳人
  • 四川彭州天彭镇农民护地遭群殴 村官看望劝出院】(图)
  • 四川彭州宏盛煤矿矿难已造成12人死亡7人失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