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洛绒泽仁:我们与班禅大师女儿的两次碰面(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0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洛绒泽仁:我们与班禅大师女儿的两次碰面
    班禅大师是格鲁派的第二大领袖。格鲁派是不结婚的。所以大家都知道现在藏传佛教的最高领袖也是没有结婚的。后来班禅大师刚出狱后,需要有人照顾,于是便和一个将军的女儿李洁结合了。之后生了一个女儿,叫尧西班仁吉旺姆。我们藏族称其为“公主”。班禅大师1989年去世后,过了几年,公主便去了美国读书,后来大学毕业后,接受国家主席的召唤,回国读清华大学。按照藏传佛教传统,公主也属于堪卓玛,是智慧的象征。受信教群众尊敬。
    
    
洛绒泽仁:我们与班禅大师女儿的两次碰面

    西藏公主尧西·班·仁吉旺姆在她的父亲第十世班禅佛像前
    
    
    当听说公主要来,我觉得很好奇。毕竟我们只是知道老班禅迫于当时环境还俗结婚生女儿,这是我们都理解的。母亲也很激动。这事情也是兰措婆婆告诉我们的。她毕竟做过地方官员,虽然退休,门路还是广的。这是2006年的事情。
    当时是听说公主要来我们甘孜州的道孚县,参加一些庆典,是由一个甘孜县的大活佛邀请的。当然了其实一个活佛有什么能力邀请公主啊。肯定是公主自己要来的。听说国家主席先不准,怕出事情。但是后来公主还是来了,还有夫人。
    也是一个夏天,公主去道孚顺便路过泸定。作为藏区的东大门,泸定迎来了不少大人物。红军长征飞夺泸定桥就是这个地方。
    夏季是藏区最好的季节。我想也是游客最喜欢的季节。
    那天兰措婆婆打电话来,说公主到了,在泸定桥宾馆。由于是主席嘱咐的,所以一向保密。兰措婆婆也只通知了一些她熟悉的人。妈妈这次带着我又去了,姐姐还没放假,所以见公主依然还是我们母子的事情。
    我和妈妈匆匆来到宾馆。已经有三十多个阿妈和年轻人在那里了。大家都拿着哈达。我可能到不少熟人,有吃素30年的兰英婆婆,有天天逛康巴大桥的那姆婆婆。它们都穿的是藏袍。大家都顶着太阳等着。其实公主就在楼上的茶楼里。兰措婆婆已经上去请安了。
    不一会公主下来了,随行的人不多。但是我看到了院子里那辆防弹车格外显眼。公主穿着黄色的藏袍,夫人也穿着比较朴素的藏袍。两人打扮的都很好看。公主皮肤深色,但是很美丽。夫人已经是中年了,却还是像20多岁的人。公主要给大家摸顶赐福。有位汉族官员打着普通话说:“这个好像不好吧。”此时一个穿着藏袍的老头子说:“这算什么,在藏地,信教群众成千上万,就这么点人,你担心什么?”
    后来公主和夫人都给我们一一赐福。因为他们是有运气的人,大家接近他们,运气也会来一些的。公主和我们一一握手。我已经握了,妈妈又说我,叫我再去握。于是我又一次和公主握了手。我都怪不好意思的。
    公主话没有多少,表示感谢之后,我印象最深的话是:“我的一生要奉献给我的民族,到关键时候,需要我说话的时候我会出来的。”
    接着就是合照。我一边走着一边喊着:“阿玛拉,嗯啦桌(妈妈,这来)。”公主好像明白了,就招呼我和妈妈站在他旁边。于是我就站在了公主的旁边照了这张合照。可惜后来一直没有得到这张照片。
    最后公主便随车上康定了。
    过了半个月,公主回来了。姐姐也在家了。于是我们又再一次迎接公主。后来在泸定桥头看到了公主和一行人。大家都在接受她们的赐福。大家都是那样虔诚。一些游客见当地人这样围着两个女子也跑过来凑热闹。当听说是班禅的女儿后,就也让公主赐福。还拿出相机来拍照。姐姐也给公主拍了几张。
    此时旁边站了个老头,穿的很华贵,手上五个手指上戴满了金戒指,还有金耳坠,象牙手镯。还有一个小辫子和眼镜。看到他和兰措婆婆聊了一会,但是他不苟言笑。听说他就是那个甘孜县的大活佛。旁边有个很漂亮的姑娘就是他的老婆。活佛还俗了就不能穿袈裟了。班禅大师结婚后就没穿袈裟了。但是妈妈没有看他,大家都没有看他。因为他的金光刺我们的眼睛,我们受不了。
    不一会公主和夫人都上了车。一个车队好几辆车。此时阿妈们又一次哭泣了。有个阿妈自己编了个花篮送给夫人。她拉着夫人的手就哭起来了。之后一群阿妈都哭了。公主和夫人也哭了。大家都知道她们也不容易。可是我们心里也比较难过。想念十世班禅大师了。
    当初班禅大师去世的时候,爸爸就叹息一口气:“再没有人为我们藏区说话了。”尽管父亲是汉族,但是他也很伤心。藏区各族百姓都是爱戴十世班禅的。他直言不讳,对于工作上的不好东西,他就坚决的批评。很多人说受不了他,但是他赢得了群众的爱戴。
    两次都是那样少的人。但是公主和我们都有交流,大家彼此都微笑着。这是很温馨的。
    最后车队走了,很多车。游客们笑嘻嘻地说拍到活佛的女儿了。我们则没有那么开心,我们很平静。许多藏族阿妈站在那里看着车子的消失。一切都有恢复了,好像她们刚才根本就没有来一样。
    我望着桥那头的观音阁,深深地祈请上师保佑公主和夫人,保佑雪域,保佑我们的朋友和敌人……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