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就彭州化工项目答南方都市报记者左志英问 / 冉云飞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05日 转载)
    
    
     2008-05-05 14:39 (博讯 boxun.com)

    
    冉按:刚回家,收到成都朋友们因彭州化工项目散步的信息,这是我前两天回答南都记者左志英关于彭州化工项目的一些问题,于今补发于此,全当今天的博文。2008年5月5日14:49分于成都
    
    
    一: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彭州石化一事的,到现在为止,都经历过哪些事。听说,您的博客此前也曾被关过。
    
    答:数年前听说过这一项目,但苦于手中无资料,再且没有专业知识分子的介入,再加上手上事多,就搁置下来。去年又有许多朋友问及此事,加上有朋友去作了实地调查,于我于10月26日和11月22日连续写了两篇关于朋友的帖子,但是也没有引起更多的关注,这是件非常遗憾的事。也就是说对朋彭州的实地关注,至少于我已是大半年的事了,但现在的进展越来越不令人乐观。不过,再不乐观,我也得做出自己的一点努力,何况还有众多朋友们的齐心努力与支持。
    
    我对我自己所在地生存状况的关注,并非始自彭州化工项目,而是从紫坪铺工程和柏条河水电站这种危害民众生存的大型项目开始。我并不漠视自己所在城市民众利益受损的事,虽然这里面风险比较高,但也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表达自己的声音。当然要批评这些项目,得罪人是必然的,有谩骂的,有恐吓的,有骚扰的,反正的是匿名,凡是能用的手段,他们都在用。但这么多年来,这些项目的既得利益者很少有堂堂正正地来反对过,他们不敢公布他们的真名,不敢公布他们的单位,不敢公布他们与此等项目之间的利益关系。说实在他们谩骂我们反对工作,正好说明他们在这里面的猫腻。
    
    至于说博客被封,当然也与我写关注民生的话题以及更多与权利有关的敏感话题有关。我并不只是抽象地反对专制制度对我们生存环境的破坏以及对民众利益的破坏,也具体而微地反对他人对我及周围民众生存利益的剥夺。我知道作为一个人的力量有限,但不管怎样的有限,看上去微不足道,但认为做出自己的努力,依旧是值得的。虽然不一定能改变整个社会的进程,但整个社会都是由我们这些微弱的声音,以及具体而微的事而组成的。
    
    
    
    二: 关注彭州石化以来,特别是最近,您有哪些个人感受,主要是情绪上的变化,比如说有没有过悲哀、无奈、愤怒等。
    
    答:其实我关注中国很多事情,并对这些事情发表一点自己的浅见,我也愤怒过、无奈过,但我并不悲观。虽然我知道事情很难办,现在这个社会有很多利益千丝万缕,特别是权力集团在里面对民众的宰割,的确是无所不在。但我觉得作为知识分子,就是多方面提供更多的信息让民众选择,提供更多的路径,让人们去思考。我是个日拱一卒的信奉者,我不相信任何复杂的事情可以速成,我相信渐进改良、零星社会工程,所以每天专门写博客,为大家提供一点不同的声音和不同的信息。这不同的声音和不同的信息,当然不敢自命正确,但如果能在信息并未完全开放以及知情权仍遭剥夺的情形下,给大家提供另一种思考的维度,我就非常满足了。我认为这个世界,总体说来,有许多方面的较量,但在信息的自由流通与公开上的竞争与较量上,中国还有慢长的路呆走。前几天五一节中国政府公布并实施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我希望民众多看看,以后凡是政府及相关部门封锁与民生有关的、理应公开的信息,那就是一种渎职,民众可以公开告他们。虽然告也不一定能完全解决,但也算新近得到了一项解决信息封锁的武器,大家要学会利用这些武器争取自己的权利。
    
    对于民众争取自己权利的打压,发短信的屏蔽,对理性散步的阻止与威胁,都是我们应该反对的,因为这是对宪法的蔑视。我从来不高看自己的努力,但也不低估我的点滴努力,对社会带来的些微进步。总之,做社何事,都应该有持续的耐心和恒久的毅力,反对彭州化工项目也不例外。
    
    2008年5月3日下午于香港
    
    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9a8d78ea2bd04f5a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