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秦晖该争的是“免于堕入贫民窟的自由”/郭松民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04日 转载)
    秦晖更多文章请看秦晖专栏
     “有贫民区的城市,并不就会比其他城市矮一头,相反却是尊重农民工等城市贫民的自由,给予城市贫民福利。我认为深圳完全可以率先兴建贫民区,在关外开辟一块土地专用。”日前,知名学者清华大学教授秦晖在深圳演讲时用诗一样的语言对贫民区做了如是赞美,他认为,可以用设立贫民区的方式,来解决中国城市化过程中“那些由农村转移到城市的移民”的安居问题(4月14日中国新闻网)。
     (博讯 boxun.com)

     用“贫民区”而不是“贫民窟”,这体现了中国学者在谴词造句时的特殊智慧,那么两者的区别究竟在哪里呢?秦教授并没有解释,但综合他整篇的演讲来看,“区”就是“窟”,只不过听起来不那么刺耳罢了。
    
     虽然秦教授用了“自由”、“福利”等美好的字眼来装饰贫民窟,但对贫民窟有一点感性认识的人,就不见得会同意。美国《史密森学会会刊》记者约翰.兰开斯特在印度孟买最大的贫民窟达拉维看到:在这片面积1.7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竟拥挤着100万人口,巷子里堆满了废品和垃圾,散发着浓烈的腐臭味。这里也几乎没有什么卫生设施,平均每15个家庭共用一根水管,每天只供水两个小时,每1440个人共用一个厕所……,约翰的结论是:“这里是城市里的地狱!”
    
     此外,各国的贫民窟无一例外地都是当地社会动乱的根源,是流行病的渊薮,是黄、赌、毒泛滥和黑社会控制的地盘,是正规的警治和法治社会不能建立的“化外之地”。任何一个城市的市长,都不会把自己城市有贫民窟作为比别人“高一头”的理由,相反,他们提起贫民窟来总是会满面羞惭,把它看成亟待治愈但又无法治愈的城市之癌。
    
     也许有人会为秦教授辩解说,设立贫民窟是一种无奈之举,是为了让农民工能够以比较低的成本安顿下来。但在我看来,这一举措不仅没有改变城市对农民工的制度性歧视,反而把这种歧视更加制度化、合理化了。对于城市的雇主来说,由于无须考虑返乡的费用,他们甚至可以把农民工的工资压得更地低,而城市的管理者也可以更加理直气壮地不承担贫民窟居民的任何福利,这一点只要看看孟买贫民窟的状况就知道了。
    
     所以我认为,如果秦教授真的关心农民工的自由和福利的话,那首先就应该为农民工去争这样一种自由——免于堕入贫民窟的自由!这才是真正值得去争取的自由,要知道,一个人一旦堕入了贫民窟,则相当于被社会抛弃了,还有什么自由、福利可言呢?
    
     从更加宏观的角度看,由于中国巨大的人口基数,用贫民窟来解决城市化问题,也是很难想象的。据学者温铁军统计,如果按国际惯例,把在城市居住半年以上、并且从事的是非农职业的人都统计为城市人口的话,则中国已经有了全世界最大规模的城市人口。假如按照南亚或拉美的比例,有一半左右的城市人口是住在贫民窟的话,那这个数字将是三亿多人。在如此规模的贫民窟里,我们看到可能不是自由和福利,而世界上最大规模的人道主义灾难。
    
     解决中国的城市化问题,如果说不能照搬西方经验的话,那么照搬孟买或里约热内卢的贫民窟模式就更不应该了。从长远来看,中国的城市化还是应该两条腿走路:一是按照新农村建设的既定方针,加大对农村的投入,使农民在农村也能过上一种富足安适的生活,这不仅为中华民族未来的粮食安全投资,也是为了增强农民工在城市的谈判地位,使他们可以选择不去贫民窟;二是给每一个愿意在城市定居的农民工以同等的国民待遇,提高工资占GDP的比例,使他们能够在城市里过上一种有基本尊严的生活——至于贫民窟,就还是让它留在国外吧。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秦晖:没有贫民窟 中国农民工都住在哪?
  • 马恩讲“专政”: 内战状态, 只能以暴抗暴/秦晖
  • 秦晖:不能用抢劫来降低交易费用
  • 增进福利与责任政府之路——访秦晖
  • 秦晖:关于“福利国家”的问答
  • 陈志武驳秦晖:《南方周末》从启蒙沦为“二花脸”/朱健国
  • 秦晖:左手要福利,右手要自由
  • 秦晖:在现代文明的共有平台上
  • 秦晖:"中国奇迹"的形成与未来—改革三十年之我见
  • 秦晖:“中国奇迹”的形成与未来
  • 秦晖:给农民地权对抗圈地
  • 秦晖:给农民地权对抗圈地
  • 秦晖:在现代文明的共有平台上
  • 秦晖:和谐社会:难得的全民共识
  • 论中俄经济之别及中国贫富分化的原因,兼驳秦晖、吴敬琏/冼岩
  • 秦晖:我们需要怎样的“重农主义”?
  • 秦晖:为什么人心散了
  • 秦晖:不要民粹主义,也不要精英主义
  • 秦晖:东欧左派内部的派系斗争
  • 良知的呐喊:清华教授秦晖建议深圳率先兴建贫民区
  • 清华大学教授秦晖建议深圳率先兴建贫民区 (图)
  • 学者秦晖南都演讲[直播+专访](图)
  • 『关天茶舍』秦晖:文化无高下,制度有优劣
  • 秦晖:这场改革 发生翻船决非戏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