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冉氏新闻评论周刊(56) / 冉云飞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04日 转载)
     一:凉山童工东莞贩卖产业链揭秘。http://news.ifeng.com/special/childlabor/北方黑媒窑黑砖窑的罪恶尚在四处蔓延之中,现在又来了南方的童工贩卖、折磨、压榨的利益链条,不管有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这都是一个国家的耻辱,民众的灾难。你可以是贫困造成这一切灾难的根源,可什么又是贫困的根源呢?如果你找不根源,那么又为何又那么多人贪污腐败呢?一边是无边的贫穷与对儿童的摧残,严重践踏人权,另一边又是无度的贪污腐败,这一切很不协调却又无处不在地在中国不断上演着。社会是要创造各种财富让民众过上幸福的生活,可要过上这样的生活,却需要机会的均等,过程的公正,以及结果上良好的二度分配。如果没有这一切,那么不当之收入、腐败之资产,民穷的贫弱凋敝,将像不可调和的予盾一样如影形随,成为中国这个社会不可解决的阿喀琉斯之踵,而受伤的将是整个社会。对未成年人对儿童的摧残,已在中国的南北被暴露出来,我们还在到处去为那些不着边际的空洞“爱国”而疯狂,不知有没有人真正想一想这其间错位的尴尬。
    
     (博讯 boxun.com)

    二:胶济铁路两旅客列车相撞。http://tv.sohu.com/s2008/jiaoji/4月25日铁道部长刘志军还信誓旦旦地说铁路运输是安全的,三个过后的凌晨胶济线的大灾难就来掴他的耳光。这种信誓旦旦的谎言被当众揭穿,对于官员们来说当然不是一两次,但他们似乎稳坐钓鱼台,好也罢坏也好,官我自为之,我自岿然不动,绝不辞职以谢国人,以悼死难者。1988年当时的铁道部长丁关根在发生死人的灾难后辞职了(当然后来又找办法将他提升了),看来如今的政府真是与时俱进,他们连象征性的辞职都不肯了,完全一点也不怕所谓的民愤,置民意于不顾,哪怕他们的官帽下是累累白骨、伏尸巨万,他们依旧是人民的“公仆”,依旧是“伟光正”的不朽标兵。铁路春运之不力,已是显而易见,铁路之沉疴难起,亦是众所周知,但似乎政府就是喜欢任用这些祸国殃民的官员。难道民众除了甘受毒荼外,没有第二条道路可供选择了吗?
    
    
    三:安徽阜阳肠病毒亡童家属遇“封口令”。http://www.zaobao.com/special/newspapers/2008/05/hongkong080501a.shtml阜阳这个地方真是中国的缩影,实在是最为中国的地方。把阜阳看作中国的缩影,是因为它隔三差五就会爆发出相关的害人丑闻,让我们有多少副眼镜都不够跌。从盛产贪官(当然不是此地的特产)到毒奶粉事件,再到大头娃娃事件,接着又演出肠病毒,看来阜阳真是恶事连台。从这个地方频发所发生的一系列恶事丑事来看,似乎有一个政府比无政府更坏,这更加真实映衬出了这是中国的缩影。我虽然不是个无政府主义者,而且知道“政府是个不得不要的坏东西”(这是很有名的政治学话语,一时想不起为谁所说),但觉得阜阳政府在欺上瞒下方面,的确颇能得各地政府欺上瞒下的精华,什么事他们都可以瞒到最后不可收拾的地步再让盖子艰难被揭,但却暗中继续捂盖子,如威胁事件的受害者和当事人,就是他们治理民众的不二法门。
    
    
    四:农民上访时用手机给领导拍照 被勒令道歉写检查。http://www.ce.cn/xwzx/shgj/gdxw/200804/29/t20080429_15313666.shtml看来吴宗和没吸取魏文华因手机惹祸的教训,魏文华因给行凶作恶的城管拍照而当场死于非命,而吴宗和则是因想监督官员认真办事给官员拍照而被迫受辱,被迫写下与事实不相符的检查,才得以脱身。官员自称公仆,却对主人如此凶恶,这当然也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特产。一个人受纳税人所养,纳税人找其办事,并且希望监督他而拍照(拍照是否符合相关的法律可以争论),就被官员利用手中的权力,进行胡乱的处罚。这和许多地方官员利用短信案进行对言论自由的压制,是官员们日常滥用职权的具体表现。你既然要做官,除了法律保护你的权利外,你的一切公民均可监督你,哪怕是被拍照。何况官方整治农民吴宗和的办法与条款,真是可荒乎其唐。
    
    
    五:为奥运奖牌而过度劳累的中国儿童。http://www.stnn.cc/ed_china/200804/t20080428_770977.html不要跟我说中国的奥运是非政治化的,不准别人用政治来批评他们非常政治化的奥运,只是为了从中逃脱他人对此事的批评罢了,其实像如此大规模地为奥运让步,为奥运而丧失人性,伤害的人权的事都不罕见。为了获得一枚金牌,费掉纳税人的巨资,同时有许多小孩为此做出了默默的牺牲,这里面的血腥(包括众所周知的让球风波等),真可谓一枚金牌万骨枯。许多人都只是冠军的垫脚石,至于普通老百姓与金牌的关系,就只剩下牺牲与付出,而没有任何之收获。那种因金牌而取得的虚幻的爱国和民族情感,最终且最大的受益者只是为党派之私的官方而已。奥运可以办,但我们希望官方把奥运办得更加人性一点。
    
    
    六: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发布 条例重点解读。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07-04/24/content_6017836.htm信息是民主之源,选择是自由之本,这是一现代公民所应了解的基本常识。一个正常的社会,应该实现信息的公开及无碍流通,只有信息的无碍流通,才能使人们最大限度地选择自己的生活,做出于自己有利的判断。那种限制公共信息自由,以掌控信息为能事的做法,就是为了巧妙地剥夺他人利益的做法。信息与言论自由是互为表里的,没有言论自由,信息的自由流通与公开,就不能得到完全的保证,从而有效控制了他人的利益与思想。可以毫不隐讳地说,除了少量属于国家机密(而这个词应该有其相应的限度,以后得便时说说)的信息外,政府应该无条件公开其诸种信息,把自己的执政许划、税收收取、财政使用、干部任免、民众福利等方面,完全置于社会民众和新闻媒体的监督之下。今年五月一日开始实施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民众应该善加利用,时常提醒政府,并不惜政府相关部门进行法律较量,以推进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不是一纸具文。对照新近发生的几个大案——我前述之几条——民众可以逐条驳斥政府如何捂盖子,将来在突发事件中政府捂盖子便是违法行为,大家可以公开起来反对。
    
    
    七:外交部发言人姜瑜答首尔街头暴力事件。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078680/外交部发言人很多时候的作风,该把外交部称为无礼部和气急败坏部,他们的回答常常是僵便和看上去让你觉得非常丢脸。不论什么样的暴力,我都反对,不论中国人针对外国人的,还是外国人针对中国人的。为了维护一个顾拜旦巨型打火机,不惜去夸奖中国人自己针对外国人的暴力,不懂得尊重他国的法律及风俗习惯,政府如此公开袒护此种极端行为,这才是真正有损中国政府的形象。早已有人说过,中国政府不对自己的民众进行真正的公民教育,不能忍不同声音,才是此种在他国发生暴力的根源。留学生对他人实施了暴力,应该受到相应的惩处,但中国有关方面也应当切实保障他们在韩国的人身和财产安全(据说他们在韩国受到威胁),不能见事不管,这是一个政府对自己本国公民应尽的关怀之责。昨晚临睡前看了梁文道先生一篇文章,名叫《爱国是这样子爱的吗?》(http://www.bullog.cn/blogs/liangwendao/archives/133686.aspx)涉及到对此次维护火炬系列事件对中国的负面影响,我认为是理性的好文章,推荐大家看看,以作为对此种行为的一个总结。2008年5月4日7:50于香港
    
    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de1cb3447b1e92a8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彭州失地农民联名控告信 / 冉云飞
  • 一位失地农民对彭州巨毒项目的控告书 / 冉云飞
  • 关于彭州巨毒项目的几点个人声明 / 冉云飞
  • 冉氏新闻评论周刊(55) / 冉云飞
  • 十个读书博客的基本分析 / 冉云飞
  • 冉云飞:有血性的成都人起来
  • 有血性的成都人起来 / 冉云飞
  • 爱国与网络大清洗 / 冉云飞
  • 破除六十年来的爱国迷信 / 冉云飞
  • 爱国的经济学分析(二) / 冉云飞
  • 冉氏新闻评论周刊(54) / 冉云飞
  • 爱国的经济学分析(一) / 冉云飞
  • “爱国者”的十七大自由/冉云飞
  • 到处都是爱国主义的“破尸” / 冉云飞
  • 国“爱”死你了,你爱国否? / 冉云飞
  • 世界著名“卖国贼”言论集 / 冉云飞
  • “爱国者”的十七大自由 / 冉云飞
  • 一九四九年后的内部发行图书/冉云飞
  • 冉云飞:我对西藏问题的态度
  • 冉云飞先生演讲会 2008年2月22日在香港举行(图)
  • 冉云飞:坚持说负责任的话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39)
  • 冉云飞: 十七年生死永难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