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一位失地农民对彭州巨毒项目的控告书 / 冉云飞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02日 来稿)
    
    
     冉按:因在港忙且上网有些不便,今天发一位朋友转给我的因彭州巨毒化工项目失地农民的控告书,请意欲采访的媒体核实并对此种损失予以报道与关注。因为彭州巨毒化工项目,不只是伤害城市里几百万人的利益,而且也影响到众多农民的利益。此种项目不经公开证明与讨论,真是祸害匪浅。请大家对此项目继续予以关注。2008年5月2日8:03分于香港 (博讯 boxun.com)

    
    
    
    控告书
    
    我们是四川省彭州市80万吨/年乙烯工程的的搬迁失地农民,我全名李德春,住四川省彭州市隆丰镇新华村一组。四川省彭州市80万吨/年乙烯工程占地3350亩左右,2007年彭州市政府和隆丰镇政府又新征收土地1500亩左右,而且项目不明确,由于彭州市政府和隆丰镇政府在乙烯工程征地拆迁时,没有依法征地拆迁,严重的损害了搬迁失地农民的利益,政府领导还一次又一次的打击报复残害信访人,我受搬迁失地农民委托和搬迁失地农民一起,于2006年6月12日和2007年4月18日,两次到国家信访局信访,多次到四川省委省人民政府信访办信访,成都市委市人民政府信访办信访,彭州市委市人民政府信访办信访后,我们信访举报反映的问题至今仍没有得到处理解决。为了维护我们失地搬迁农民的合法权益,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请 领导给我们四川省彭州市80万吨/年乙烯工程的搬迁失地农民主持公道,在国家法律、政策允许范围内,搬迁失地农民应该得到享受的利益得到享受,应该得到补偿的利益得到补偿。
    
    下面是控告的具体内容:
    
    彭州市政府和隆丰镇政府把彭府发[2001]158号文件执行在2006年80万吨/年乙烯工程征地拆迁时使用,而且实行的是先拆迁后补偿安置,在搬迁失地农民的要求下,政府至今也没有出示过房屋拆迁许可证。根据国务院文件国发[2004]28号,中共四川省委文件川委发[2004]1号,成都市文件成委发[2005]47号等文件的出台,彭州市政府和隆丰镇政府没有执行新出台的文件通知精神依法征地拆迁,而执行的是已过时的彭府发[2001]158号文件进行征地拆迁。根据中共成都市委文件成委发[2005]47号文件明文规定,坚持先补偿安置,后实施拆迁的原则,严禁先拆迁后安置。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控制城市房屋拆迁管理规模严格拆迁管理的通知(2004年6月6日,国办发[2004]46)规定:严格拆迁程序,确保拆迁公开、公正、公平。要积极推进拆迁管理规范化,所有拆迁项目都必须按照《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国令305号)和《城市房屋拆迁指导意见》(建住房[2003]234号等规定的权限和程序履行职责,严格执行申请房屋许可证……。根据《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二章拆迁管理;第六条规定:拆迁房屋的单位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后,方可实施拆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法第三十条:经审查。认为有下列不适当的情形之一的,有权予以撤消:(一)超越权限,限制或者剥夺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二)同法律法规规定相抵触的。
    
    彭州市政府和隆丰镇政府在80万吨/年乙烯工程征地拆迁时,执行的是彭府发[2001]158号文件,即土地补偿费加安置补助费是25倍乘以1160元=29000元,每亩按2.9万元补偿,土地补偿费是多少?安置补助费是多少?政府至今也没有给搬迁失地农民公布、公告过,也没有按征地前3年失地农民的生活水平,平均产值进行补偿,擅自降低失地农民的生活水平。我们被征土地的村是小康村,是中国有名的大蒜基地,土地肥沃,物产丰富,盛产水稻、大蒜、小麦、油彩籽和其他经济利益高的蔬菜作物等,根据彭州市相关部门统计,我们被征土地农民前3年的平均产值是4200元左右,平均生活水平在4500元左右,政府把土地补偿费加安置补助费每亩按2.9万元补偿,除去安置补助费,土地补偿费是难以相信的低,这样的补偿标准离我们失地农民的生活水平相差太远,政府也没有按被征土地农民前3年的实际平均产值和生活水平进行补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条第二款:征用耕地的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的标准,为该耕地征收前3年的平均产值为标准。根据国务院文件国发[2004]28号,完善征地补偿办法。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要采取切实措施,使被征地农民生活水平不因征地而降低。要依法足额和及时支付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以及地上附着物和青苗补助费。根据四川省委文件(川委发[2004]1号)文件的第四项产值规定,征用耕地前3年种植业的平均值必须以统计部门调查公布的数额为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德擅自更改。不得用全县的平均产值数据。
    
    彭州市政府和隆丰镇政府至今没有公布小组和小组、村与村之间实际被征用的土地面积数据。我们的旱地政府只给我们分6成。
    
    搬迁失地农民失去土地后,以后的生活要有所保障,就需要有社保来作保障,彭州市政府和隆丰镇政府实行的是搬迁失地农民自己买社保。因政府没有依法征地拆迁,补偿太低,失地农民买不起社保。根据中共成都市委文件,成委发[2005]47号文件,按照成府发[2004]19号文件规定,2004年1月1日以后征地的农转非人员的社会保险费,全部由征地部门向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一次性缴纳。
    
    搬迁失地农民要搬两次家,每户的搬迁费是多少?彭州市政府和隆丰镇政府实行的是没有搬迁费。根据《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三章,拆迁与安置第三十一条,扩迁人应当对被拆迁人支付搬迁补助费。
    
    由于彭州市政府和隆丰镇政府没有依法征地拆迁,我和搬迁失地农民一起从2006年6月12日和2007年4月18日,先后两次到国家信访局信访,多次到四川省委省人民政府信访办信访,成都市委市人民政府信访办信访,彭州市委市人民政府信访办信访,我们信防举报反映的问题,还没有得到处理解决,搬迁失地农民还没有和政府签订土地补偿协议,没有领取土地补偿费,政府没有依法征地拆迁的情况下,彭州市政府和隆丰镇政府强行征用土地。根据国务院文件国发[2004]28号,国务院关于深化改革严格土地管理的决定的第三条、第十五节:加强对征地实施过程监管明文规定:征地安置不落实的,不得强行使用被征土地。
    
    我和搬迁农民一起,从2006年6月12日和2007年4月18日,两次到国家信访局信访,多次到四川省委省人民政府信访办信访,成都市委市人民政府信访办信访,彭州市委市人民政府信访办信访后,我们信访反映的问题,还没有得到处理解决,政府没有出示房屋拆迁许可证,我和李德全没有和政府签订房屋拆迁协议,我和李德全没有收到人民法院的强制执行拆除通知书的情况下,彭州市政府和隆丰镇政府强制拆除了我和李德全的房屋。政府的行为严重的损害了我们的私有财产权利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章第十三条[保护私有财产],国家依照法律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权和明确提出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可侵犯。第三十九条[住宅安全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根据《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二章拆迁管理;第六条拆迁房屋的单位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后,方可实施拆迁。
    
    彭州市政府和隆丰镇政府在乙烯工程征地拆迁时,没有依法征地拆迁,搬迁失地农民不愿和政府签订土地补偿协议,政府领导下令,派彭州警察到处抓村民代表和村民,并进行威胁、毒打、逼供,新华村13组张志德(村民代表)、新华村一组张乐兵(村民代表)、王兴跃(村民代表)、周玉清、阳成碧、雷会明、张文书。
    
    政府在征地拆迁时徇私舞弊,给政府有关系的一部分搬迁户多写、多开房屋面积几千元和上万元,新华村1组张志银(文书),13组王维松等。政府工作人员和搬迁房周玉森串通,给不存在的人上户,冒名骗取土地补偿费60218元。
    
    彭州市政府领导和隆丰镇政府领导一次又一次打击报复、残害信访人,2006年7月26日、7月27日两次派人打烂我和李德全的房屋四间,并把墙推倒,打烂我们的全部生活用品,包括有锅碗瓢盆、水缸、水桶、桌子、凳子、床、箱子、衣服等全部打烂,我们两家人的房屋被打烂后,随时都有可能倒塌的危险,我们有一位78岁高龄的父亲,李德全还有一个两岁左右的小孩,我们两家人都要靠别人接济送饭才能够生活、生存。2006年8月3日晚11时左右,政府领导派人左右把我和李德全的房门打烂,冲进房间,手里拿着凶器,大声说,警告了你们几次,喊你们搬你们不搬,老子弄死你们,我们大声呼救,才暗杀未遂。以上三次事件我们都报过警。2006年6月16日,我刚好从国家信访局信访回家,政府领导把莫须有的罪名强加给我们信访人,下令派彭州警察从我家里强行把我拘禁毒打致伤、致病、致残(头部、身体多处打伤,有伤情照片、有彭州市人民医院医生的诊断证明),并对我刑询逼供后,还把我关押10日。2006年9月18日,下午2时30分左右,政府领导再次把莫须有的罪名强加给我们信访人,下令派彭州警察以冒充国土资源部门的工作人员了解征地拆迁相关情况为名,把我骗到彭州市消防队门口抓我。2006年9月18日下午2时40分左右,政府领导把莫须有的罪名强加给李德全,政府领导下令派彭州警察以打电话买树木为名,把李德全骗到彭州市的军乐镇抓捕。我和李德全都被遭到毒打,刑询逼供12小时左右后,于2006年9月19日把我和李德全送达彭州市看守所关押,于2006年10月26日被彭州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于2006年12月26日拿到委托辩护通知书,于2007年1月15日和2007年1月17日过起诉检,我和李德全被关押4个月后,于2007年1月19日由政府安排的担保人担保释放。我和李德全的逮捕证上都没有办案人员的签字。我和李德全被无故关押在彭州市看守所期间,政府领导、彭州警察和彭州市检察院的检查官都说过,把你们的房子推了又咋子嘛,你们到北京去上访的嘛,给你们开有圣旨、开有免死金牌的嘛,拿出来给你们撕又咋子嘛。2006年11月30日,政府领导和彭州警察(潘波、樊波、周兵、马相友)一起在彭州市看守所强行要我和李德全和政府签订房屋拆迁协议,并3次要我和李德全写以后不再到北京信访的保证书,保证书的内容也是政府拟定好后,再要我们按照政府拟定好了的内容写保证书,写好后交给政府领导看,不合意又重写,直到政府领导满意为止,政府领导说,如果我们不和政府签订房屋拆迁协议,不写保证书,不管我们有没有罪,都可以判我们5─7年有期徒刑,我们受到威胁后,只好在彭州市看守所和政府领导、彭州警察签订房屋拆迁协议和写保证书,我和李德全都是遵纪守法的中国公民,从没有做过任何违法犯罪的事。以上发生的一切事件,都是政府领导对我们信访人的打击报复、残害行为。我和李德全在彭州市看守所被关押期间,我的小妹里凤兰和李德全的的妻子王成凤一起,于2006年10月8日到北京相关部门为我们伸冤,是政府领导在北京把她们挡回带到彭州的,我和李德全都被政府领导打击报复过,房屋被强行拆除,现在无家可归。2007年8月3日在彭州市隆丰镇的岚锦村遭到一辆小车拉来的、车牌号用纸挡住的不明身份的三个人,用钢管把李德全的头、手和身体多处打成重伤后迅速逃离现场,伤势至今还未好。根据信访法《信访条例》第六章,法律责任第四十六条打击报复信访人,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或者纪律处分。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条[人身自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查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
    
    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 民的身体。第三十八条[人格尊严权及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
    
    第四十一条[公民的监督权及其保障]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
    
    由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侵犯公民权利而受到损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权利。
    
    四川省彭州市80万吨/年乙烯工程占地3350亩左右,2007年彭州市政府和隆丰镇政府又征收土地1500亩左右,而且项目不明。
    
    我受搬迁失地农民委托和搬迁失地农民一起,于2006年6月12日和2007年4月18日两次到国家信访局信访后,多次到成都市委市人民政府信访办信访、彭州市人民政府信访办信访后,我们又于2007年8月27日再次到彭州市委市人民政府信访办信访,彭州市委市人民政府信访办没有按照信访法《信访条例》规定的15日之内以书面的形式告知我信访人,是否受理信访事项的告知书,至今没有给我开据有关信访事项的任何手续,成都市委市人民政府信访办和彭州市委市人民政府信访办接到我们无数次的信访材料后都推诿、敷衍、拖延不处理,至今都没有给我们开据有关信访问题的任何手续。根据信访法《信访条例》第六章,法律责任,第四十条,因下列情形之一导致信访事项发生、造成严重后果的,给予行政处分,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一)超越或者滥用职权,侵害信访人合法权益的;(二)行政机关应当作为而不作为,侵害信访人合法权益的;(三)适用法律、法规错误或者违反法定程序、侵害信访人合法权益的;(四)拒不执行有权处理的行政机关作出的支持信访请求意见的。第四十二条负有受理信访事项职责的行政机关在受理信访事项过程中违反本条例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二)对属其法定职权范围的信访事项不予受理的;(三)行政机关未在规定期限内书面告知信访人是否受理信访事项的。
    
    2007年10月17日,我们到国家信访总局信访,在国家信访总局门口被彭州市政府的周兵等三名干部把我和我随访的信访人员强行挡住带到成都市委市政府驻京办事处,不要我们信访,成都市驻京办事处的领导强行把我们关押在北京市房山区长阳镇稻田二村,并把我们的手机,身份证强行扣押,在我们被关押期间,多次对我们进行毒打,上厕所都要向他们报告,经允许后才能去,这里不是警察看管,都是不明身份的人管理,在这里我们没自由,我们被关押14天后(2007年10月17日至2007年10月31日),成都市政府驻京办事处的领导安排不明身份的5人,于2007年10月31日把我们和四川省其他地区的信访人员一起送回彭州市政府行政中心大楼的大门口,送到的时间是2007年10月31日晚9时左右,当晚彭州市政府领导又安排不明身份的7人左右,下车后把我们的头用衣服蒙住,强行把我们押上一辆早已停在政府行政中心大门的一辆面包车上,把我押送到离市政府行政中心几十公里之外的一个很偏僻的地方,准备对我们实施暗杀时,我趁他们不备时逃走了,我逃出他们的暗杀后,当晚天下着大雨,我在一片大山里分不清方向,为了逃命,我只顾往大山上爬行,不知翻了几座山,几天都没水喝,没有饭吃,饿了,渴了就捡山果子吃,就这样逃过了彭州市政府的暗杀,政府已多次对我进行打击报复,两次对我信访人进行暗杀和关押,以上发生的多次事件我们都报过警,也给四川省公安厅报过案,但至今都没破案。如果我今后不管在任何地方发生任何意外伤害和伤亡,就一定是彭州市政府领导和隆丰镇政府领导安排的人员对我信访人的打击报复。
    
    我们的信访人李德春又于2008年3月24日到北京信访,在天安门广场侧的武警招待所里,1至2点被吉林省驻京办事处的陆海宏和彭州市的警察等十多人把信访人挡住(当时只有陆海宏拿的有彭州市警察的警官证,其余都没有出示警官证,而且陆海宏是吉林省驻京办事处的政府领导,根本不是警察,难道他能代表彭州警察,在北京随便抓人吗?陆海宏的警官证是那里来的,这是在冒充警察),并拉到北京市青少年广场后面一个公司的库房里,再用牌照为京A-52059的公车送到河北与北京两交界的地方,再上车把信访人送回四川省彭州市的蒙阳镇,又转上警车,并用衣服把头蒙住拉倒派出所审问,之后又由警车蒙住头送到离彭州市中心几十公里之外的白水河山上的黑监狱里关押,并毒打,饭吃不饱,觉不准睡,折磨到2008年的3月28日下午7点至8点,把他们拉到看守所,被公安机关以扰乱四川省80万吨/年乙烯工程为借口将他们拘留14天,14天后, 2008年4月11日晚上彭州市政府领导和彭州警察又用警车把他们从拘留所强行拉到彭州市白水河山上的黑监狱里关押,至今没有放出来。以上这些事件我们都找过地方各级政府,公安机关。找到公安机关,公安机关的领导说这是政府的事不是我们公安机关的事,喊我们找政府,我们找到地方各级政府,政府的领导说,抓人和关人是公安机关的事,我们没有这个权力,就是这样把我们当球一样踢来踢去,事情仍然得不到处理解决,信访人还仍然遭到关押,毒打,折磨,到现在还有两人被政府关押在彭州市白水河山上的黑监狱里。
    
    以上列举的问题说明,彭州市政府和隆丰镇政府不依法征地拆迁和多次打击报复信访人的事实,搬迁失地农民不满,我受搬迁失地农民委托,于2006年6月12日和2007年4月18日两次到国家信访局信访,多次到四川省委省人民政府信访办信访,成都市委市人民政府信访办信访,彭州市委市人民政府信访办信访后,我们信访举报反映的问题至今仍得不到处理解决,我们信访人还一次又一次遭到政府领导的打击报复。彭州市政府和隆丰镇政府不贯彻执行党中央国务院的指示,有法不依,无视国家的法律、法规,把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于不顾。为了维护国家的法律尊严,认真贯彻执行党中央国务院的方针、政策,为了搬迁失地农民的利益,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请 给我们四川省彭州市隆丰镇80万吨/年乙烯工程的搬迁失地农民支持公道,依法解决我们经过千辛万苦举报反映至今没有得到处理解决的问题。在此:我代表四川省彭州市隆丰镇80万吨/年乙烯工程的搬迁失地农民向关心我们的 领导表示衷心的感谢!
    
    此礼!
    
    四川省彭州市隆丰新华村一组
    
    信访人 李德春
    
    2008年5月
    
    联系电话:13982013318
    
    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f0f8b8f0ce4eaa41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关于彭州巨毒项目的几点个人声明 / 冉云飞
  • 冉氏新闻评论周刊(55) / 冉云飞
  • 十个读书博客的基本分析 / 冉云飞
  • 冉云飞:有血性的成都人起来
  • 有血性的成都人起来 / 冉云飞
  • 爱国与网络大清洗 / 冉云飞
  • 破除六十年来的爱国迷信 / 冉云飞
  • 爱国的经济学分析(二) / 冉云飞
  • 冉氏新闻评论周刊(54) / 冉云飞
  • 爱国的经济学分析(一) / 冉云飞
  • “爱国者”的十七大自由/冉云飞
  • 到处都是爱国主义的“破尸” / 冉云飞
  • 国“爱”死你了,你爱国否? / 冉云飞
  • 世界著名“卖国贼”言论集 / 冉云飞
  • “爱国者”的十七大自由 / 冉云飞
  • 一九四九年后的内部发行图书/冉云飞
  • 冉云飞:我对西藏问题的态度
  • 冉云飞:政党、政府、国家之我见
  • 关于冉云飞博客被封事件的几点看法/流水
  • 冉云飞先生演讲会 2008年2月22日在香港举行(图)
  • 冉云飞:坚持说负责任的话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39)
  • 冉云飞: 十七年生死永难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